她吃力地央求著,只希望 老馬能放下他的魔掌,停止對她的挑逗,她甚至想要松手了,讓老馬去解決下面的問題。

  可是老馬依舊不依不撓,反倒揉捏的越加肆意,甚至還想從衣衫下透進去,穿過奶罩愛撫自己那對好久 都沒被人滋過的白嫩! 張倩想著要松手哩,可是不知怎的反而把老馬身下握的更緊,一上一下的更加沒有著落!她想不了其他了,眼睛盯著老馬的身下,小手飛快地 套弄了起來。

  兩人都不說話了,房間里傳出都只有兩人沉重的呼吸聲,互相在折磨著,互相也因此得到快感……足足半個多小時,張倩是真的受不了了,她上面被抓得生疼,下面可是空的痕癢!急促的喘息中,張倩終于選擇了對老馬求饒。

  “馬哥,求你不要了,我不行了,我好難受……”誰知道她抬頭一看,卻只見老馬的雙眼早就變得通紅,里頭寫滿了對她的欲望。

  “倩妹兒,我知道你哪里難受,讓我幫你解決吧,讓我進去那地兒!”“不行!”試探的話剛說出口,張倩就立馬 拒絕了

  盡管張倩很想,可是她不能真的跟老馬做那事。

  自己連孩子都帶來了,就是為了想借此擋住老馬,可是自己現在這么做,到底又是為了什么?!這讓她覺得羞恥,又覺得自己低賤,自己這么做,和外面站街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同?張倩還保持著一絲理智,老馬沒有得手,也只得選擇徐徐為之。

  在張倩小手的套弄下,他感覺自己越來越激動了,昨天晚上沒能釋放的,加上今天積攢的都要一次爆發出來。

  老馬盯著張倩櫻桃般的小嘴,那小嘴張合之間可都誘人極了,讓人想要進去……于是,老馬就出聲了,引誘著張倩把小嘴張得更快一些。

  張倩正給老馬套弄著,一時沒反應過來地就張大了嘴, 這一張開,她立馬感覺到老馬身下一抖,緊接著有什么噴 進了嘴巴里,舌尖下意識地舔了一下,咸腥腥的,咕嚕一下還吞了下去……這一吞下去,張倩立馬明白了是什么東西,剛才老馬還抖了一下,不是那里出來的還能是哪里?她的小臉紅的不行,自己連死鬼老公的都沒吞過,現在居然吞了老馬的。

  老馬被張倩給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趕緊想要撐起身來,可誰知道張倩動都沒動,他下面的巨大頂上去,反而還打在了張倩的臉上。

  自己臉上也沾了那黏黏的液體,張倩頓時更加羞惱地站了起來。

  “老馬!”她快要羞瘋了,要是老馬剛才再對準一點,她還要把那巨大給含在嘴里了!滿肚子怒氣地喊了一聲,張倩趕緊地就朝著衛生間跑去,開水要把臉上和嘴里的都給清理干凈。

  老馬見張倩羞惱地離開,心里卻沒有一點不舒服。

  他現在可是高興得很哩!想起張倩剛才叫他一聲,嘴角邊都還溢出一絲濃白色的,老馬就激動地想跳起來,可惜腿腳不利索哩,不然他準保跳個幾米高!高興歸高興,老馬也沒想著要得罪張倩,畢竟以后的日子可還長著哩!把自己身下的疲軟給收了起來,老馬推著輪椅到了衛生間,和正在洗臉的張倩道歉。

  “倩妹兒,哥這次是真的對不起你,我本來就沒想著要噴進去你小嘴里哩,只是一時失誤,求你原諒我,你想怎么懲罰我都行,我都愿意!”欣喜若狂全部都藏在了心里,老馬現在臉上可是裝的真摯得很!可張倩還是單純哩,見到老馬像小孩一樣地低著頭,真以為他認錯了,心里頭的怒意也消了好幾分。

  說實在的,那東西之所以能噴到自己的嘴里,也是因為她套弄的時候對準了上面的小嘴……只是想起畢竟進了口,張倩還是嬌羞得很,若是自己身下的水也進了老馬的嘴,不知道他會不會也覺得害羞。

  這想法一出來,張倩的臉蛋頓時變得更加羞紅。

  老馬看著張倩好像沒生氣的樣子,人老滑頭的他趕緊地就想轉移話題。

  “對了倩妹,等過幾天我聯系下我以前的朋友,讓他們幫忙給你兒子找個好幼兒園。

  ”“至于錢 的事你也別擔心,你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老馬這話帶著歧義,聽得張倩更加不好意思了。

  不過老馬這也不是說假話,他以前打仗的兄弟們現在可都比他出人頭地,也都仗義得很,讓他們找個幼兒園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而且老馬這些年因為拆遷也得了一筆巨款,別的不說,至少養活他和張倩兩母子都不成問題。

  可是張倩哪敢接他的話啊,老馬這么一說,她就想著要拒絕了。

  老馬雖然真誠,也是樂意個幫自己的好人,可她要真的讓他幫忙了,那豈不就是個妓女了,畢竟自己剛才才服務完老馬哩!張倩再三拒絕了(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老馬的好意,老馬也沒有辦法,只好暫時把這件事給放在腦后,想著等以后再來解決。

  第二天的時候,張倩就帶著自己孩子去找幼兒園了,直到下午的時候才回來。

  只是讓老馬意想不到的是,張倩這一回來,可是帶著滿臉的疲態。

  “怎么了?”老馬一通發問,然后才知道原來是張倩帶著孩子去找幼兒園,可是因為她不是城市戶口,根本就不讓孩子進去讀書。

  張倩哭了好一會,怨自己是個窮人命,連讓孩子讀書都不成。

  老馬安慰她好一會,她才停歇下來,轉而去做飯了。

  飯做完之后,張倩也沒心情吃,找了個借口就想著回房里躺 下了

  老馬見她這一臉勞累的樣子,心里也是憐惜的很,當晚就給自己的老戰友打去了一個電話。

  當老馬把他給孩子安排進城里有名的一間幼兒園里的時候,張倩的臉瓜子立馬從幽怨變得欣喜,她沒想到自己走了一天都成不了的事,反而被老馬一個電話就搞定了。

  當下張倩就想著要表示感謝,等以后有機會就來報答他。

  誰知道老馬卻連連擺手說不用,眼神卻是朝著她胸前的兩團看去。

  張倩心里是又羞又無奈,怎么這老頭每天就想著這二兩肉的事……有了老馬的安排,張倩馬上就帶著孩子去辦手續去了,臨出門的時候,老馬還特意往她手里塞了一張卡。

  “這卡是你的工資卡,里頭存了五千,以后你的工資和孩子的學費我都會存在里頭的。

  ”張倩心里暖融融的,知道老馬這是真的為了自己好,畢竟就算是補貼,老馬也沒必要補貼自己這么多。

  看老馬盯著自家孩子的眼神,那里頭是真的寫滿了疼愛。

  不過這錢張倩卻覺得接不得,就像是剛出爐的紅薯,那可是熱乎的很。

  她想著把錢推回去,可一來二去的反而把老馬都給推怒了。

  “你這娘們,怎么這么嘰嘰歪歪,讓你拿著就拿著,給孩子辦入學手續可麻煩得很,學費可都是一個季度交的,你要沒錢哪能去交學費?”被老馬這一罵,張倩心里卻暖乎乎的,不知怎么的,老馬說自己是個娘們的時候,那語氣可跟她的死鬼老公差不多,霸道的語氣中卻又帶著對她無限的體貼。

   近日,娛樂圈老將 景崗山再次來到上海參加了《明星大練冰》的復賽。

  在妻子馬葭的全程陪同下,他擊敗了師洋、齊襄兩位人氣選手,順利晉級決賽。

  他說:“我這老胳膊老腿還有勇氣跟年輕人較量,全靠馬葭的支持和鼓勵。

  ” 老夫老妻不求浪漫 記者在訓練現場看到,景崗山在冰場練得大汗淋漓,他的妻子馬葭站在冰場外,全神貫注地看著他的表現,時不時指出他動作上的失誤。

  馬葭一個轉身,景崗山就摔了一跤,把剛愈合的傷口又摔破了,馬葭心疼地為景崗山擦了擦傷口,更加專注地盯著他。

   從5月8日開始,景崗山每天都要去北京的滑冰場訓練五六個小時,屢滑屢摔,屢摔屢滑。

  他說:“沒想到自己老胳膊老腿了,還要和比我年輕二十幾歲的小朋友們一爭高低。

  ”話雖如此,但景崗山卻練得極為刻苦,動作編排的難度也很大。

   參加初賽時,景崗山連摔三跤,卻因為動作難度大,最后以0.1分的優勢晉級復賽。

  巧的是,初賽那天正好是景崗山的生日,當馬葭為他送上生日蛋糕時,他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興奮,原來,馬葭也曾經“傷害”過他。

   景崗山:馬葭“逼” 我成了家當年,景崗山在西安拍《永遠有多遠》時,在馬葭生日當天,他特意托朋友訂了999朵玫瑰,還專程打電話告訴馬葭自己回不去。

  其實,他早就訂了回京機票,想給馬葭一個驚喜。

  沒想到,當他敲開房門時,馬葭卻顯得特別冷靜:“我早就知道你要回來了,你買那么多花讓我放哪里呢?”景崗山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

  好在他早就熟悉了馬葭“嘴硬心軟”的脾氣,他也慢慢開始喜歡起這種無負擔的生活,“我們都老夫老妻了,不用這么折騰。

  拿她給我的錢給她買禮物,不是浪費嘛!” 一見鐘情被“逼”成婚 1996年,景崗山來上海參加中央電視臺舉辦的“中國音樂電視大賽”,在酒店休息時,遇見了與毛寧會面的馬葭。

  馬葭的父親馬克堅是新中國的第二代國腳,母親朱一錦在電影《中國 金花》里飾演了“拖拉機金花”,因此,馬葭不僅有 出色的外貌,也有倔強的性格。

  景崗山十分欣賞馬葭快人快語的個性,兩人相約回北京再見面。

   景崗山:馬葭“逼”我成了家這以后,景崗山和馬葭頻頻約會,很快就愛得難舍難分。

  對于馬葭而言,機智善良的景崗山的確是她的心中所愛,但 她也敏銳地感覺到景崗山是個貪玩 的人,絲毫沒有想要迎娶她的意思。

   為此,馬葭認真地跟景崗山深談了一次:“你要我把你當成男朋友看呢,還是當成老公來看待?”“這有什么區別嗎?”景崗山忍不住想笑。

  “如果你是我男朋友的話,你在外邊喝得爛醉如泥,一晚上不回家,我一點都不會擔心。

  但是,如果你是我的老公,我就會想盡辦法讓朋友去接你。

  ”最后,馬葭給景崗山下了最后通牒:“我給你3個月時間,要么我們一拍兩散,要么結婚。

  ”馬葭的這番話果真觸動了景崗山,1998年,景崗山正式將馬葭迎娶過門。

   婚后,景崗山依舊改不了嗜酒如命的惡習,馬葭苦口婆心也無濟于事,于是她又下了一記狠招。

  在一次好友聚會時,馬葭對滿身酒氣的景崗山說:“今天我們倆喝一回,誰先喝醉,這輩子就再不許碰酒。

  ”馬葭是出了名的好酒量,景崗山自知“兇多吉少”,不敢迎戰。

  此后,景崗山喝酒收斂了不少。

  景崗山:馬葭“逼”我成了家 夫唱婦隨同甘共苦 2005年,馬葭開始出任 李亞鵬的經紀人,次年,景崗山正式簽約李亞鵬的春天傳媒公司,馬葭也因此成為了景崗山的經紀人。

   他們這種夫唱婦隨的工作羨煞旁人,但這其中的甘苦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自從李亞鵬與王菲傳出“緋聞”,一直到結婚生女,女兒患兔唇,直到“ 嫣然天使基金”啟動,李亞鵬夫婦承擔了太多的壓力,而身為經紀人的馬葭更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景崗山說:“那段時間馬葭壓力很大,尤其是必須在一個月內籌辦嫣然天使基(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金‘愛心圣誕’慈善晚宴,她事事親歷親為,讓我對她刮目相看。

  ” 由于該慈善晚宴備受媒體關注,因此馬葭不允許工作人員有絲毫懈怠。

  每天到家,馬葭總是累得疲憊不堪,怨聲載道。

  景崗山風趣地對馬葭說:“你不能要求每個人都像你那么能干,你反而應該感到欣慰——如果所有跟你合作的人都不如你,就說明你十分優秀。

  ”景崗山:馬葭“逼”我成了家景崗山幽默的話語讓馬葭轉怒為喜,她也開始慢慢學會了放棄,開始享受工作帶來的樂趣。

  在她的努力和全社會愛心人士的鼎力支持下,在晚會當天,“嫣然天使基金”就募集了1201萬元人民幣的捐款。

   近年來,景崗山又重新活躍在電視熒屏上,他說,有了馬葭相助,他的事業一帆風順。

  馬葭為他爭取到了在內地版《鹿鼎記》中飾演“風際中”的機會,幫助他在電視劇《目擊者》中圓了“刑警隊長”的夢。

  而此番他參賽《明星大練冰》,也是馬葭全力支持的結果。

   今年,景崗山和馬葭已經走過了9年的婚姻生活,他們互相理解,很少拌嘴,景崗山從心底里感謝馬葭給了他一個家:“她不僅事業有成,還能照顧好我們的家庭,她非常出色。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