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咋回事!” 吳浩嚇的連忙后退。

  眾人都驚疑不定,而陳 阿東無所顧忌,他拳頭所向,砸中吳浩的胸膛;就聽吳浩發出痛呼,摔倒在地滾了好幾圈,十分狼狽。

  “丫的,一群廢物。

  還愣著干什么,一起上啊!” 孫強覺得面子上掛不住,在自己的地盤竟然被一個瞎子耍威風,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要讓道上的人笑話死。

  得到孫強的命令,包廂里的十幾個 小弟沒有遲疑,立刻開始出手。

  朱 大虎手中有菜刀,但(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很快就被打飛,隨后就被五六個男人的圍攻,不多時就被打趴下了;另一邊,陳阿東拳頭揮舞,威風凜凜,確實厲害。

  然而,他獲得狐仙傳承畢竟時間尚短,甚至還沒來得及練習功夫,即便有無堅不摧的拳套,也難敵一群人。

  眨眼間,陳阿東就挨了一些拳腳,同時他的體力也消耗很大,拳頭的力量銳減。

  “死瞎子,給我跪下!”吳浩忍著胸口的劇痛逮到機會,從后面狠狠一腳踹中陳阿東的小腿,使得陳阿東膝蓋一軟,身子一個踉蹌;其他混子抓住時機一擁而上。

  砰砰砰。

  拳頭如雨點一般落下來,陳阿東感覺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只能蜷縮在地上護著腦袋。

   趙婉柔剛才看到陳阿東和朱大虎來救她們,感動不已;此時兩人被暴打,他擔心壞了,連忙叫道:“別打了別打了,求求你們別打了!”“嗚嗚嗚,再打要出人命了。

  孫老大,求求你讓他們住手,別打了。

  ”趙婉柔一邊哭一邊跪在孫強腳邊乞求,這讓孫強心里得到極大的滿足,他也擔心鬧出人命,便吩咐道:“好了,都住手。

  ”“咳咳……大虎哥,你沒事吧。

  ”陳阿東現在渾身酸痛,眼前發黑,但他更擔心朱大虎。

  畢竟朱大虎是為了幫他才一起來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沒法向翠花嫂子交代。

  “沒事沒事,阿東起來!”朱大虎想要拉著陳阿東一起起來,但卻被吳浩踹倒:“草,跪著說話。

  打傷了我這么多兄弟,有你們好受的!”看到陳阿東鼻青臉腫,趙婉柔眼淚嘩啦啦的,扯著孫強的褲腳乞求道:“孫老大,求求你, 放了他們吧。

  ”“大嫂,不要求他,我沒事。

  我就不信了,有種弄死我!”陳阿東狠狠的叫道。

  “喲呵,小子挺硬啊。

  吳浩,給我打斷他一條腿!”孫強吐著煙霧,淡淡的說道。

  趙婉柔嚇的大哭,當即磕了幾個響頭不停乞求:“孫老大,阿東他年紀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往心里去。

  您是一方老大,對一個少年動手,傳出去也讓人笑話是吧。

  ”陳阿東此時心如刀絞,看著自己敬愛的大嫂為了自己,沒有尊嚴的磕頭乞求,他感覺身子都要炸開。

  他恨自己太沒用了,若是強大一些,就能讓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

  “你倒是伶牙俐齒。

  ”孫強捏著趙婉柔的下巴,心里面越發喜歡。

  他扔掉煙頭,對著趙婉柔的臉吐出一口煙霧,隨后壞笑道:“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你知道我的目標是你,并不是他們。

  ”趙婉柔身子冰涼,心神一陣恍惚,但還是做了決定。

  “孫老大,我答應你。

  ”陳阿東腦袋轟鳴,瞳孔驟縮失聲叫道:“大嫂,不要啊……”“你丫的閉嘴!”吳浩給了個大嘴巴子。

  孫強好似故意戲弄,道:“答應我什么?”趙婉柔咬了咬嘴唇,哽咽道:“只要你放了我老公,放了阿東和大虎哥,今晚我就陪你睡。

  ”“哈哈哈,你未免想得太簡單了。

  這兩個家伙打傷我七八個弟兄,直接放人我怎么對兄弟們交代。

  ”孫強松開手,冷冷說道。

  “那孫老大,你要怎么辦,求你不要再傷害他們。

  ”“已經打傷了,說什么也都晚了,那就讓我受傷的弟兄一飽眼福吧。

  ”孫強一揮手,命令道:“受傷的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很快,包廂里只剩下吳浩在內的八個受傷小弟。

  這個局面讓趙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閃爍著一股絕望還有濃烈的羞恥。

  “去好好趴著,給我受傷的兄弟來一個現場直播,也算是一點補償。

  ”孫強邪惡的大笑,吳浩等人也是興奮不已,甚至有人下面都開始悸動。

  趙婉柔已經沒有退路,失魂落魄的趴在沙發上。

  “小柔!”“大嫂,不要啊。

  ”朱大虎和陳阿東撕心裂肺的大叫。

  然而無濟于事,他們被死死按住,根本沒能力出手相救。

  看著孫強壓在趙婉柔身上,陳阿東目眥欲裂淚如泉涌,他心里那個恨啊,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嫂被糟蹋。

  “夠了!”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使得包房瞬間安靜下來,孫強也停住了動作。

  所有人尋聲看過去,就發現 陳輝不知何時已經掙脫了繩子,雙眸赤紅臉色陰沉。

  “大哥。

  ”“老公。

  ”陳阿東和趙婉柔都覺得不可思議,更多的是震驚,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陳輝這個模樣,那眼神和臉色太嚇人了,好似一只瘋魔了的黑熊。

  “陳輝,你丫的怎么弄斷繩子的!”吳浩怒叫起來,馬上就能欣賞趙婉柔完美誘人的嬌軀,關鍵時刻踏馬的被人打擾。

  陳輝不理他,死死盯著孫強,聲音沙啞:“鬧你也鬧夠了,該收手了,真的要逼我嗎?”“喲呵,瞧你這話說的。

  ”孫強站起來,一臉玩味的冷笑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我用得著逼你么。

  你踏馬就是個慫包,是個窩囊廢, 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

  來來來,老子就站在這兒,有種你出手打我!”“放了他們三個,我任你處置!”陳輝聲音冰冷。

  “草你丫的,真的以為老子脾氣好是吧!”孫強抓起一只酒瓶砸了過去,旋即大叫:“吳浩,砍他一根手指,別弄暈了,老子要讓他親眼看著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

  ”“好嘞老大,這廢物就應該給他點顏色看看。

  ”陳輝的體型雖然高大,然而吳浩并不畏懼,他知道陳輝是個慫包窩囊廢,大搖大擺走過去決定先暴打一頓,然后砍掉陳輝的小拇指。

  哪知,陳輝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是一拳。

  “啊!”這變故出乎吳浩的意料,他沒有躲開被砸中鼻子,好似有骨頭碎裂聲,眾人就看見吳浩捂著鼻子在地上翻滾哀嚎。

  “老大,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一個小弟叫道。

  “馬勒戈壁的!”孫強勃然大怒,“一起上,給我打斷他的狗腿。

  草,一個個都在挑戰老子底線,都忘了老子是混社會的嗎。

  ”轟隆隆!得到命令,包廂里剩下七個小弟沖過去五人,剩下兩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陳阿東。

  “大哥小心。

  ”陳阿東提醒道。

  “你們這些雜碎,老子忍夠了!”陳輝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邊怒吼一邊揮舞著拳腳。

  他雖然面對五個人,但五個人都受了傷,因此眨眼間陳輝就打倒了兩人。

  剩下三人從三個方向包抄,陳輝挨了幾下,以傷換傷踹倒一人,又撲向另一個。

  看到幾個呼吸地上就橫七豎八躺了一片,孫強臉皮都在抽搐,他怒氣沖沖抓起一個酒瓶大步一跨就來到陳輝身后。

  見此情形,陳阿東、朱大虎和趙婉柔同時驚叫:“小心身后!”嘭!陳輝這邊剛回頭,酒瓶就結結實實砸在他腦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陳輝臉上也立馬開出血花。

  孫強一腳踹在他肚子上,之后踩著他的腦袋。

  “可笑,就你個廢物也敢逞威風。

  咋的,舍不得你的小嬌妻?”孫強冷哼一聲,接著陰笑道:“舍不得是吧,很好。

  老子偏偏要折磨他,等老子干完,讓我的兄弟們也嘗嘗鮮!”“吼!”陳輝發出怒吼,可卻爬不起來。

  “憤怒有什么用。

  憤怒只會讓你失去理智,并不會讓你變強。

  你也二十好幾了,難不成看不明白這是弱肉強食的社會。

  再說了,陳輝啊……”孫強蹲下來,褥著陳輝的頭發,將他的腦袋提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你好賭,還不是因為你是個廢物,是個窩囊廢,所以你的小嬌妻才會跟你受苦,才會淪落到這么個下場。

  你生什么氣呢?你有什么理由憤怒的?這一切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我說沒錯吧。

  ”轟!陳輝心臟沉到了谷低,瞳孔驟縮,好似丟了魂魄。

  “老公。

  嗚嗚嗚,孫老大,求求你放了他們,我給你磕頭了。

  我陪你,我陪你睡,只求你不要傷害他們。

  ”趙婉柔看到陳輝滿臉鮮血,心疼又擔心。

  “草!”孫強松開手,看著趙婉柔磕頭求饒,他來了火氣,咒罵道:“你長的這么漂亮怕不是個傻子,這種廢物,你怎么看上他的,還這么死心塌地。

  ”“他是老公,我不怪他,都是我不好。

  我要是能多努力一點,就能賺夠錢,就能還上賭債。

  孫老大,你放他們走,我陪你睡。

  ”“大嫂。

  ”看著趙婉柔雨帶梨花,陳阿東心如刀絞。

  朱大虎也感動的眼眶濕潤,他恨鐵不成鋼的掃了一眼陳輝,但這個時候責罵已經無濟于事。

  孫強吐了口唾沫,哼道:“嘛的,耽擱這么長時間,老子性趣都差點磨滅了。

  過來,這次沒人打擾了,老子讓你嘗嘗哥哥的大棒。

  ”邊說,孫強將趙婉柔按在沙發上。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陳輝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他暗暗的抬頭,看到孫強嘶開自己妻子的褲子,一股殺氣在胸膛炸開。

  陳輝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就在兩米開外,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滾過去抓住菜刀,然后猶如一只豹子,身子弓起來彈射出去,菜刀從天而降。

  “孫強,你給我去死!”這一幕發生太快了,因為在場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趙婉柔身上;退一步說,就算他們注意到陳輝的動作,但因為受傷也來不及阻止。

  于是乎,這一刀就當頭砍了下去。

  孫強反應不可謂不快,能夠坐上如意賭場二把手的寶座,沒點本事也說不過去;在陳輝射過來的時候,孫強本能的感覺到一股死亡危機,使得他寒毛倒豎。

  他頭也沒回頭,身子一個翻滾從趙婉柔身上滾了下來;然而,那菜刀也轉移了個方向,依然朝著他腦袋砍過來。

  情急之下,孫強只能用手抵擋。

  “啊!”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鮮血飚灑,一只大拇指掉下來正好落在孫強的嘴里。

  陳輝沒有罷休,又是一刀砍中孫強的肩膀,接下來是第三刀……這血腥的場面嚇蒙了所有人,每個人都發現身子僵硬,無法動彈。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趙婉柔,她驚叫著撲過去抱住陳輝的身子,拼盡全力將陳輝拉開。

  這個時候,陳輝才微微恢復了一點理智。

  可沙發上已經血流成河,孫強身上十幾處血口子,已經奄奄一息。

  “老公,你干嘛呀,這可怎么辦。

  ”趙婉柔嬌軀猶如篩糠一樣顫抖,淚如雨下,眼中滿含恐懼。

  包廂里的幾個小弟嚇的亡魂皆冒,連鼻梁碎裂的吳浩都像是見鬼了一般,連滾帶爬的沖出包廂。

  “老婆,我,不是窩囊廢。

  ”陳輝咧開嘴,一手摟著趙婉柔,一手提著血淋淋的菜刀。

   見她這樣, 江小魚就沒脾氣了,心說喵了個咪,看來不讓麗霞姐當上村長,就別想跟她有什么進展了。

  想到這里,他這貨就暗下決心,還是要努力賺錢,漲大實力,等夠得上手的時候,直接給麗霞姐一個驚喜。

  像買衣服、送東西這種小恩小惠, 王麗霞不上當的。

  心里有了計較后,兩個就在附近找了一家 旅社

  江小魚趁王麗霞沒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給旅社的 大姐

  跟她耳語道:“老板娘,幫幫忙,你就說只有一間空房!”那大姐見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應了。

  回頭江小魚征求王麗霞意見:“媳婦,這家旅社只有一間空房哦!”旅社大姐趕緊接茬道:“里面有兩張床哦,你倆情侶,開一間房天經地義,干嘛要兩間哦?”“要不再找找?媽呀好大的雨!”王麗霞想想附近沒有別的旅社,雨還下大了,她就一跺腳道:“懶得找,一間就一間吧!”“帥哥美女,你倆看著好般配哦!”“謝謝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興隆哈!”江小魚帶著王麗霞,屁顛屁顛的來到房間。

  進去一看,哪有兩張床,就一張大床擺在那里。

  見狀,他這貨偷著樂,心說喵了個咪,大姐夠意思!王麗霞進來卻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魚,只有一張床,這怎么睡呀?”“麗霞姐,你看這么大的雨,大姐又說了,只有這一間,那就湊合唄!”小魚腦子里被王麗霞的磨盤占據著,心里蠢蠢欲動。

  愜意的往大床一倒,還美滋滋的打個滾。

  不曾想,王麗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來,不客氣道:“小魚,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盡!”“蝦米?違背婦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來吧!”他這貨心說,娘西皮,這不是開玩笑,萬一麗霞姐動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無事,翌日一大早,兩個退了房,迎著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鷺村。

  兩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江小魚一蹦蹦入家院門,蔸眼就見那個廠妹 丁婉,正勾著楊柳腰,在井臺前幫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來啊?”江小魚哭笑不得道。

  “小魚哥,你 看病不收錢,我幫你洗衣服是應該的!”說起丁婉,這也是個貧家女,但是呢,她性格開朗,逢人就一臉甜笑,還有倆甜酒窩,很是討人喜歡。

  “那就辛苦你。

  ”江小魚把買來的三七和重樓種子,還有菜種,逐一放到客廳。

  然后騎著三蹦子,上 香秀娣家還車。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個人吃早點,見江小魚回來,歡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點!”女人煮了瘦肉湯、小米粥還有一盤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個勁地催著他吃完。

  江小魚吃得飽飽的,打了個飽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著他不讓走,笑著盤問他道:“你這小子,昨天進城賣菜,不叫上我。

  我問你,你一車菜賣了多少錢?”“報告秀娣嫂,我是賣給一家大酒店,單價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兩百斤,你說多少?”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賣了兩萬四?小魚,我家也有半畝神田,你幫嫂子賣!”香秀娣一看這么賺錢,頓時就像打了雞血。

  “這個沒問題,等我再拉貨進城,一定喊上你!”倏爾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進內室去了,再出來的時候,她換上了一條大紅的吊帶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圍,江小魚咕咚,涎水橫流,心里像有爪子撓他,癢癢得不行。

  香秀娣撞見他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進了內室,嗔的道:“小魚,你再幫我看看病!”江小魚得兒一聲,一蹦蹦進內室道:“秀娣嫂,治療過了,還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著他道:“不疼了,我怕沒斷根,你再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問題?”江小魚一點頭,忙是仔細的檢查起來。

  完了他這貨起身道:“沒啥問題!”“真沒問題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懇求道。

  她心說,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樣病,再生一樣病,就有理由找小魚治。

  “不用了,是真沒問題。

  你不放心,可以去醫院做彩超!”“我不去醫院,只聽你的。

  你說好了就好了!”倏爾地,香秀娣就濃桃艷李的道:“你嘴角有東西!”一轉眼,香秀娣就主動吻了起來。

  吻了好幾分鐘,江小魚怕突破防線,腳底板抹油,蔸頭就走了出來。

  一路綠柳夭桃到家,發現黃玲還有那個付嚴杰,商量好似的,都來了。

  兩個看到江小魚,頓時就像看到了金遠寶,搶似的撲上前。

  一個道:“你的菜賣完了,給女兒看病吧!”一個說:“大兄弟,我媳婦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時候給我媳婦看病!”這時,丁婉幫他把衣服涼在曬衣桿上,忙完了也搶上前道:“小魚哥,我爸天天在家里罵人。

  你再不幫忙治,我要瘋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個病人,這仨都哭著喊著要看(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

  這下江小魚靈機一動,想了個主意道:“要不這樣,你們抓鬮。

  誰抓到就給誰看,怎么樣?”“行,行哦!”見仨個人忙不迭點頭,他這貨就回房,取三張紙,其中一張寫上字。

  然后三張紙揉成團,拿出來道:“開始抓鬮。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個人就分別抓了一團紙,就聽丁婉歡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樂利紅,黃欣和付嚴杰都一臉失望,這倆就悶悶不樂歸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魚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發病,見人就罵,罵得好難聽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棟泥瓦房,不過屋內鋪了水泥地板,比小魚家好一點。

  進門就傳來乒乒乓乓的打咂聲和大罵聲。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個善良豪氣的中年大叔,近幾年因為際遇不順,媳婦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為怪異。

  后來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復中心治療,三進三出,治好不久就復發。

  “小魚哥,你聽見了沒,像我爸這種情況,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著他道。

  “我問你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統統告訴你!”“你爸打過人沒?有沒有自殺自殘這些行為?”江小魚一來到丁家的院內,就看到院內彌漫著一股很重的煞氣。

  所以,他這貨懷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癥,應該是枉死鬼上身。

  “他從來沒打過人,沒有自殺自殘過,就只會罵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來給他看。

  “小魚哥,你看我身上,沒啥傷口吧?”“好,我再問你,你是幾點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點出生的哦,小魚哥怎么啦?”丁婉大為緊張的看著他道。

  “正午十二點陽氣上升到頂點,這個點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陽之體。

  這就好解釋了!”他這貨滿是一副原來這樣啊的表情。

  “小魚哥,怎么了?”“你爸應該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種!按道理,家里有煞氣,你會感覺到。

  但是你沒有,因為你是至陽之體!”“蝦米?小魚哥你別嚇我哦!那你會不會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聽家里有鬼, 嚇得簌簌發抖。

  “放心,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會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幫它解決,它是不會投胎的!”說著,江小魚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請神。

  “小魚哥,要怎么解決呀?”丁婉著急上火道。

  “這個容易,不過要今晚十二點子夜時分,我把這只枉死鬼請出來,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這貨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來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嚇得都不敢進屋。

  “額,晚上十一點半我就過來。

  你是至陽之體,臟東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嚇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魚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來我家好不好?我一個人在家害怕呀!”見丁婉嚇成這樣,江小魚就一點頭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魚哥,上我家吃晚飯,我炒拿手的紅燒肉給你吃!”丁婉見江小魚離開,她也是腳底板抹油,嚇得回廠上班去了。

  再說江小魚。

  這貨得啵到家,前腳進門,后腳開超市的 大浪就閃進來了。

  “小魚,過來過來,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讓你好好的笑一聲!”大浪進來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臉一把。

  “神馬好消息?”“是惡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兇的,打從你收拾了她兒子,她就變老實了。

  你猜怎么著,昨晚上那婆子提著一大箱牛奶還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給我又是賠禮又是磕頭,好話說了一籮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惡霸腔的娘來求我,她知道我跟你關系好,想讓我出面游說你,讓你幫他兒子治病!”一聽是這事,江小魚搖頭如撥浪鼓道:“蝦米?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著當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還想我幫他看病,做夢呢!”“小魚,我看他娘挺有誠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發了毒誓,說只要你治好她兒子,她們家就搬出白鷺村,以后改邪歸正,絕不作惡!”大浪眼巴巴的看著江小魚道。

  “大浪,聽你的意思,你答應她了?”江小魚愣了愣。

  “我哪敢答應,這不要經過你的同意嘛!”大浪說著說著,就濃桃艷李的吻了上來。

  江小魚推開她道:“大浪,我聽你的意思,你是很樂意哦!跟我說實話,老太太除了送東西,是不是還送錢給你?”“小魚,你聽我說——”大浪就把他親哥的兒子上大學學費沒著落一事告訴了江小魚。

  從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實很早就雙雙過世,她是親哥帶大的。

  “我想報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萬元!當然,不管怎樣,是惡霸腔撬走了吳玲,你如果不同意,這錢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著江小魚說道,從她近乎懇求的目光看出來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點個頭。

  “大浪,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慮考慮!”江小魚心說娘西皮,惡霸腔現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鷺村少了一個村霸,還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無異是放虎歸山。

  “嗯,你啥時考慮好了就告訴我!”江小魚就回房換衣服,準備上山種藥材。

  不提防大浪跟進了屋,她見有個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來。

  “小魚,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這貨剛換上衣服,大浪就吻上來,癡迷的道:“小魚,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單寂寞對不。

  我喜歡你,想陪你解悶兒!”江小魚就吻了幾分鐘,不知怎么回事,對他來說,接吻的感覺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頭點起來了,急得打滾道:“小魚,幫幫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