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先是一愣, 何璇居然沒有穿罩罩,而此時,何璇的上部貼在老王的臉上,一股股攝人心魄的香味,還有那倆,都是引誘著老王。

  兩坨更是直接將老王的臉部給夾在了中間,溫暖,柔軟,舒適,只不過這個姿勢,不太好。

  畢竟何璇現在身處高處,需要盡快把何璇弄下來,好好享受一番!老王喘著粗氣,從兩坨之間抽身出來,他有些迫不及待,將連衣裙 脫了下來,放在鼻子山聞了聞, 一股 女人的體香。

  這種香味,持續刺激著荷爾蒙,他覺得下方快要爆炸的同時,更是有一種強行要了何璇的沖動。

  老王伸出手,放在何璇腋下,何璇腋下干干凈凈的,手感極佳,他雙手稍微使勁,將何璇抱了下來。

  不過老王并沒有直接讓何璇從她身上下來,而是告訴何璇, 說道:“你夾著我,慢慢往下滑!我有點抱不住你,別等一下我們兩一起摔倒了!何璇很聽話,夾得非常緊,而剛剛抱下來的時候,那一對傲人,也從老王的臉上,慢慢往下滑,老王直接把舌頭伸出來,讓何璇那柔軟的皮膚,從他舌尖上劃過。

  何璇一直滑到老王腰部的時候,那塊頂著老王的那里,蹭著何璇的那塊,胸口部位,還有兩坨壓著,老王被刺激的深吸了口氣,差點就投降了。

  “等一下,我把你抱到床上!你別亂動,不然我們兩可能一起摔倒!”老王趕緊說道,這 感覺,實在太刺激了。

  站不穩都是老王騙何璇的,怎么可能站不穩,他只是想要讓何璇在他身上,多摩幾次,多舒服幾次。

  何璇 點點頭,緊緊摟著老王的脖子,雙腿也夾得特別緊,老王舒服的雙手也稍微用力,捏著何璇背部。

  何璇那兩坨,在自己胸口蹭來蹭去,別提有多舒服了!老王抱著何璇,往床邊上走去,每走一下,那里就蹭著何璇一下,老王不知道何璇此時是什么感覺,但是他感覺非常舒服,簡直就舒服爆了。

  走到床邊,老王彎腰慢慢將何璇放在床上,襠部已經快要爆炸了,何璇的身體一接觸床,馬上就睜開眼睛,用雙手護著自己上部,以最快速度,將衣服穿了起來。

  她看著老王,委屈的說道:“王老板,你腰帶太硌人了,弄得我生疼!”何璇一下來就感覺到了,但是那個位置太私密了,何璇也不好意思說出來,更關鍵的是,即便是被貼著,除了有點疼之外,她居然有那么一絲絲舒服的感覺。

  而且何璇也感覺到,自己已經有些泛濫了。

  老王狡黠一笑,什么腰帶,分明就是他的寶貝!“嗯!新買的腰帶,是有點!你也不要叫我王老板,把我都給叫生疏了!叫我王( 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哥就行了!”老王笑道,什么王老板,都不好聽。

  什么哥哥妹妹啊,這樣才好聽。

  何璇聽到老王這么說,沒好氣白了老王一眼,這老王怎么這么不要臉,老王的年紀都能做她爺爺了,老王居然不知廉恥的讓她叫 王哥

  老王這么好澀,何璇覺得自己可以在老王身上,撈到一點好處,她現在 工作都沒一個著落,身上的錢,那也是用一點少一點啊!何璇甜甜叫道:“王哥,你剛剛看了我的身體,這房租……你看是不是能便宜一點啦!”略帶撒嬌的語氣,讓老王聽得心頭一酥,他看著何璇,笑道:“剛才光顧著把你抱下來,根本沒看清楚!你讓我看一看,這個月房租,給你免了!你看怎么樣?”其實何璇夾著他的腰部的時候,老王能夠明銳的感覺到,自己就是貼在了那個位置,可以有絲襪和內褲攔著,進不去啊。

  走路的時候,一下輕一下重的刺激著那里,老王是舒服了,但是他不太相信,何璇沒有一點點感覺,婖她的時候,何璇也應該是有感覺的。

  而且這女孩子有一點點貪財,完全可以利用起來,如果說何璇有了感覺,老王肯定要乘勝追擊,將何璇給拿下來。

  “這……”何璇一時之間,有點說不上話來。

  看到何璇猶豫了,老王覺得有戲,趕緊說道:“你放心,王哥就是看看,絕對不做什么!再說了,你看王哥都這個年紀了,也做不了什么啊!”難受啊,老王甚至想要 將手伸進襠部活動一下,緩解一下自己。

  不然一直這么撐著褲子,也不舒服。

  何璇聽到之后,總算是下定了決心,說道:“那行,不過你答應了哈,這個月,房租可不能收!也就是你把六百塊錢,退給我!”老王聽到之后,笑道:“沒問題,錢包就在我 口袋里,你來拿,我剛剛抱你的時候,太累了。

  懶得拿!不過你要先脫衣服!”老王把這些都想的清楚,讓何璇把衣服脫干凈,然后讓何璇將手伸進他的褲袋里,把錢包給掏出來,這樣能更舒服一點。

  “行!那你可不能耍賴!”何璇說道,六百塊錢雖然不多,但是能夠讓她吃上一段時間,特別是還沒有找到工作,別說六百,就算是一百塊錢,也顯得非常珍貴。

  老王點點頭,坐在床上,說道:“你看我都坐下來了,你還有什么擔憂的!”何璇點點頭,站起起來,將連衣裙從身上脫了下來,然后就是絲襪,她將鞋子脫了,把絲襪脫了下來,整個過程中,老王看的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何璇走了過去,彎腰在老王的口袋里摸了起來,而何璇那兩坨,在老王眼前晃來晃去,老王現在也顧不上何璇那兩坨了,老王的眼睛一直盯著何璇的內褲,那個中心位置,確實出事了,而且感覺似乎糊糊的。

  應該是剛剛有了反應,才會這樣!想到這里,老王又起來了幾分,何璇在口袋里掏了一會,手很快就碰到了一股灼熱,她一開始沒弄清楚,畢竟只能感到那里有東西。

  何璇怎么能想到,老王都這么一大把年紀了,那方面,居然還這么厲害!何璇那雙軟若無骨的小手,碰到老王下方那一刻,老王只覺得全身肌肉繃緊,尾椎骨一陣陣酥麻感,他雙手抓住床上的被子,深吸了口氣。

  這尼瑪實在是太舒服了!何璇絲毫沒有意識到,畢竟老王是坐著的,本來口袋就不好掏,她的手在口袋里掏了一會,將手從口袋里拿出來的時候,手里糊糊的。

  看到手心的臟東西,和老王那一副陶醉的表情,何璇終于明白了那是什么玩意,分明就是老王那里,不過何璇也不好說什么。

  何璇將手從這個口袋里抽出來之后,又伸進了另外一只口袋,然后一把抓住,說道:“這是錢包嗎?怎么這么硬!”老王舒服的直哆嗦,也顧不得去看何璇下方了,他雙手抓著被子,青筋暴起,即便是隔著衣服,被何璇那柔軟無骨的小手包裹著,舒服的一批!外加上何璇那兩坨,在老王臉上摩著,如同羊脂般的絲滑,帶著陣陣清香,老王覺得自己已經達到了人生的巔峰。

  “你自己試試啊!”老王低沉的聲音說道,期待著何璇的手繼續動起來,如果何璇的手能夠動起來,那就美滋滋了啊!本來已經到了臨界的點了,就差那么一點點。

  何璇將手動了一下,老王微閉著眼睛,準備享受。

  就在這個時候,何璇突然將手從口袋里抽了出來,正處于這么關鍵的節骨眼上,這何璇怎么不摸了!老王這心里直癢癢,但是也沒什么辦法。

   “王哥,那應該是你的腰帶吧!王哥還是把錢給我吧!”何璇說道,適可而止。

  老王也是見好就收,也沒有拆穿何璇,笑道:“剛剛王哥的腰帶是不是把弄疼了,讓王哥看一看,如果受傷了,我還給你優惠一點!”自己剛剛舒服了一波,現在也差不多輪到讓何璇刺激刺激了!何璇聽完,這下開始猶豫起來了,老王雖然年紀大了,但是絕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狐貍。

  一點一點引誘著自己,如果不把內褲脫了,這老王也看不到什么,再說了,自己已經脫光了,在讓老王看看,似乎也沒什么。

  何璇咬緊扇貝般牙齒,支支吾吾的說道:“這個,這個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可不能脫了內褲,還有,你不能碰我,做一些過分的事情!不然我害怕!”這最后一層遮羞布,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脫了的,這是何璇的底線,她又不是出來賣的,內褲肯定是不能脫得。

  老王十分興奮,這樣一來,自己就又接近了一步,他趕緊點點頭,說道:“那你放心好了,你看看王哥,都這么大的年紀了,就算是想,也是有心無力是不是……你王哥以前年輕的時候,沒碰過你這么年輕的姑娘,只是想好好看一下!”老王說著,一雙眼睛盯著何璇的襠部,想要伸手去撫一下,或者婖一婖,那味道一定非常好。

  光是內內已經無法滿足老王的需求。

  何璇點點頭,說道:“好吧!不過你說好了,不能動,就絕對不能動我!”“那是肯定的!”老王拍著胸口保證道。

  在老王再三保證之下,何璇才躺了下來,將之分開,為了讓老王方便觀察,何璇將膝蓋屈了起來,這樣子雖然有點羞恥,但是為了那一千塊錢,可以忍一忍。

  反正自己穿著內內,老王應該不會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

  老王顫抖的手,趴在床上,雙手放在何璇的膝蓋上,粉色內內包裹著那里,中間地帶,更加的潤了。

   全世界婦女都在從事無 報酬照料工作,卻始終被忽略和低估,排除在大多數經濟計量之外。

  在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第58次會議上,它(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終于得到了一點遲到的關注。

  有專家認為,全球婦女在她們的整個生命周期里,每天都在從事無報酬的家務勞動,包括照顧孩子、殘障人和老人。

  這是一項最有價值且耗費資源的工作,但其經濟價值卻一直被嚴重低估。

  為此,一些婦女權利活動家正在進行游說,試圖把無報酬家務工作納入到2015年將取代到期的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中去。

  “我們只問一個基本問題:照料別人一輩子,卻只落得貧困作為回報,這合理嗎?”澳大利亞人權委員會性別歧視總干事伊麗莎白?布羅德里克在月12日的研討會上這樣說道,“婦女的經濟機會?只有兩個選擇:免費干,或者沒得干。

  ”根據世界銀行最新發布的報告《工作中的性別》,婦女花在家務勞動和照料孩子上的時間是男人的兩倍,平均每天多出三小時,而花在市場活動上的時間則每天比男人少兩個半小時。

   累感不愛性別角色需要改寫無論在哪個國家、何種性別、什么社會階層和收入水平,無報酬照料工作的重擔大部分都落在女人頭上,特別是在那些貧困地區,女人可能每天要花上好幾個鐘頭收集木柴和水,那里既缺乏公共衛生、潔凈水源和電力、更別指望有負擔得起的健康和育兒服務。

  無報酬的照料工作是婦女在家庭之外獲得體面受薪職位的一大障礙,也是年輕女孩得到教育機會的絆腳石,而受教育是她們在未來找到帶薪工作所必需的。

  另一個代價高昂卻經常被忽視的事實是,自1990年代以來,婦女在勞動力市場參與率一直在55%左右停滯不前,導致這一狀況的罪魁禍首,正是家庭內部的無酬照料工作。

  參加研討會的世界銀行性別與發展負責人杰尼?克魯格曼這樣說道,他參與籌備了世行關于婦女和工作的報告。

  “我們不是要求所有女人都要有和男人有一模一樣的工作,也不是說每個女人都應該進入勞動力市場。

  我們要的,是男人和女人都有同等的選擇機會。

  ”克魯格曼說道。

  累感不愛的性別角色需要改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期的一份報告顯示,將勞動市場中婦女的參與率提升到與男性同等的水平,會導致GDP的顯著增長。

  在美國,增長率是5%,日本是9%,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是12%,在埃及則高達34%。

  “男人掙錢、女人持家的模式仍在繼續”,必須通過社會觀念的改變來突破這一局面, 國際勞工組織(ILO)性別平等辦事處執行主任拉斐爾?克勞說。

  他補充道,在2019年國際勞工組織百年紀念到來之際,國際勞工組織近期將在“婦女在職場百年紀念活動”上探討無酬勞動的問題。

  除非政府部門和企業都采取措施排除婦女找到體面工作的阻礙,許多國家的經濟狀況會隨著因人口老齡化導致的男性勞動力減少而惡化。

  婦女也面臨老齡化問題。

  但由于終其一生,要么在做沒有報酬的照料工作,要么從事兼職,要么是非正規就業,她們中的很多人沒有任何退休津貼。

  累感不愛的性別角色需要改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