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了拿衣服, 就在我床上,黑色的那套,去幫我拿過來。

  ” 蘇穎的聲音大了許多, 喬宏這次聽清楚了。

  “知道啦!”喬宏把手機放在茶幾上,下了沙發,穿上拖鞋向蘇穎的臥室走去。

   進了房間,迎面就是一陣混合了女性體味的暗香,這味道喬宏很熟悉,是蘇穎身上的味道,不僅好聞,還讓人蠢蠢欲動。

  忍不住深吸了兩口氣,喬宏看到了床上放著的一條黑色蕾絲 褲子

  他抓在手里看了看,是鏤空設計的……這時,喬宏腦海里立即浮現出了蘇穎那張精致絕倫、完美無瑕的瓜子臉,以及婀娜多姿的魔鬼身材。

  蘇穎是華東醫學院的平民校花,畢業前后,追求她的成功人士和二代,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最終卻被 陳鵬追到了手。

  陳鵬是喬宏的遠房表哥,是一家大型醫藥公司的高管。

  他受公司委派,上周出國學習了,要一年之后才回來。

  喬宏也是華東醫學院的學生,比蘇穎晚三屆,剛完成了畢業實習,在一家三乙綜合醫院上班,暫時沒找著合適的房子,陳鵬就讓他先搬過來住,不給房租,每個月交300塊生活費。

  這褲子,真特么的香啊!喬宏聞了聞,雖然洗過了,卻仍然有股淡淡的玫瑰熏香。

  熏香撲鼻而入,他咽了口唾沫,立即起了反應。

  很明顯,喬宏是個血氣方剛的青年,正常情況下,陳鵬絕逼不會引狼入室,蘇穎也不會讓一個沒有直接血緣關系的男人住進她家里。

  那是因為一次美麗的誤會:陳鵬出國之前,辦了一個狂歡派對,喬宏也參加了。

  當時蘇穎的閨蜜喝大了調戲喬宏,摟著他又親又摸,甚至把手伸進了他的褲子里,可喬宏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是他不喜歡美女,而是那天下午剛給一個胖大嬸看完宮頸糜爛,被惡心到了,還沒緩過勁兒。

  所以,他不但沒反應,反而 推開了蘇穎的美女閨蜜。

  蘇穎和陳鵬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加上喬宏一直沒女票,他們便主觀地認為喬宏是個基,只是怕他尷尬,心照不宣的沒捅破。

  既然喬宏不喜歡女人,陳鵬當然就放心大膽的讓他陪伴蘇穎了。

  而且喬宏搬進來住,顯然還有監視蘇穎的意思。

  蘇穎太漂亮了,不管是公司的同事,或是外面的大腕,想泡蘇穎的人太多了,沒可靠的人看著她,陳鵬當然不放心出國。

  喬宏正想著陳鵬的叮囑,那邊響起了蘇穎催促的聲音。

  “ 二娃,你是拿還是買啊?要這樣久!”在蘇穎心里,喬宏和女人差不多,所以諸如拿衣物,或是洗褲子這樣的事兒,壓根不需要忌諱,隨時吩咐喬宏包圓。

  “ 嫂子,別急啊!馬上就來嘍!”喬宏急忙抓著貼身褲子離開了房間。

  “嫂子……”到了衛生間門口,喬宏敲了敲門,里面響起蘇穎溫婉的聲音:“門沒關,拿進來吧!”呃!喬宏一下就懵比了。

  喬宏知道表哥兩口子誤會他不喜歡女的,可男女始終有別,要是讓陳鵬知道自己把他老婆看光光了,估計得拿菜刀砍他,甚至直接廢了他。

  咕嚕!喬宏咽了口唾沫,心想:這可是嫂子叫我進去,不是我主動的。

  他伸手按在門上,然后的慢慢推開。

  門敞開之后,他的眼睛一下就直了。

  打開門,沐浴露和洗發水的香氣,混合著女人體香,撲面而來,讓喬宏一下就興奮了。

  這時衛生間漂浮著一層薄薄的水霧,朦朦朧朧的一片迷離,但這更增加了視角的沖擊力。

  蘇穎躬著身子,背對門口,正在洗頭。

  身上穿著玫瑰紅色的背帶睡裙,本來就有點短,躬身之后,裙擺滑開了,臀部若現若現。

  咕嚕!喬宏咽了口唾沫,正想看清楚些,蘇穎突然扭頭向門口望來。

  喬宏一驚,急忙轉過身子,把褲子掛在墻鉤上。

  “嫂子,給掛墻上了,我先出去了哦!”“二娃,你這話真有意思啊!你不出去,難道留下來幫我洗頭啊?”蘇穎撲哧笑了,扭過頭接著洗。

  “要是嫂子有需要,我當然愿意幫忙。

  ”喬宏見蘇穎扭了過去,膽兒一肥,躬著身子,歪頭向裙擺邊緣望去。

  蘇穎頭上全是泡沫,正在搓頭,只是微微躬著身子。

  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大腿,看不到別的風景了。

  “一邊去!”蘇穎扭過頭,輕輕啐了一口。

  “嫂子,我走嘍!有事兒,你隨時叫我。

  ”喬宏倒退著出了衛生間,輕輕帶上房門,卻留了一條縫隙。

  他加重步子,假裝離開,然后又放輕步子折了回來,將門推開了一點,從門縫之間探進腦袋,瞪大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那兒。

  可惜的是,蘇穎躬身的幅度不大,只能看到大腿,再也看不到其它的美景了。

  連續刺激,喬宏感覺 身體徹底嗨皮了,擔心自己犯錯,匆忙離開,回房去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關門反鎖,靠在門上。

  他大大的喘了口氣,抓著沙灘褲拉了下去。

  喬宏正在思索,是不是放松一下,客廳里突然響起了蘇穎的聲音。

  “二娃,你貓在房里干嘛,不洗澡啊?”“嫂子,你洗完啦?”喬宏裝模作樣的問。

  “要不是洗頭,我早就出來了。

  你快去洗吧!”蘇穎甩了甩滿是水滴的長發。

  這一甩頭,沒有約束的酥胸,跟著身體的動作起伏不定。

  一般情況下,蘇穎晚上洗澡之后都不穿里衣,除非要出去散步。

  喬宏正好進了客廳,一眼就看見了。

  睡裙很薄,粘在身上,輪廓清晰可見。

  咕嚕!喬宏咽著口水,直勾勾的盯著……“臭二娃,你看什么?”蘇穎雙頰泛紅,羞澀的啐了口。

  “嫂子,你的……身材真迷人。

  ”喬宏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

  他本想說,嫂子,你的真大。

  又怕蘇穎生氣,只能臨時改口。

  “油嘴滑舌的,那天晚上,你怎么……哼!”蘇穎冷冷哼了聲。

  那天晚上在KTV包房,她親眼看見自己的閨蜜坐在喬宏腿上,又親又摸,最后把他的皮帶都解開了,喬宏卻一把推開了懷里的美女……“我……”喬宏尷尬了,不知道怎么解釋,只能保持沉默,匆忙向衛生間走去。

  “二娃,等會兒要是有時間,把我的衣服洗了。

  ”蘇穎對著他的背影叮囑了句。

  “知道啦!”喬宏進了衛生間。

  之前蘇穎在衛生間,沒敢多看。

  這會兒蘇穎不在了,他放心大膽的欣賞。

  看著掛在墻上的貼身衣物,喬宏悄悄咽了口唾沫。

  這味道,對男人來說,就是致命的毒藥!喬宏取下褲子,貪婪的嗅了起來。

  這下,喬宏更加興奮了。

  他心里一動,拉開褲子,開始自力更生……喬宏太興奮了,不但忘了關門,也忘了外面還有蘇穎。

  可偏偏在他最激動的時候,蘇穎過來了。

  聽到里面有奇怪的聲音,反而沒水聲,門又半掩著,蘇穎沒敲門,輕輕的推開,好奇的望了過去。

  看清里面的情況,蘇穎的眼睛一下就瞪得溜圓。

  她急忙縮回頭,靠在墻上,閉上雙眼,不斷喘氣。

  剛閉上眼睛,眼前立即浮現出喬宏那強壯的身體……天吶!比陳鵬強壯那么多。

  蘇穎咽了口唾沫,小手從睡裙領口鉆了進去。

  她張開了腿,纖手沿著小腹……嗯?小手滑下去之后,感受著自己的反應。

  蘇穎嚇了一跳。

  怎會這樣?和陳鵬親熱的時候,雖然也很快就會有反應。

  但這會兒只是蹭幾了下,反應就這么大。

  難道是?蘇穎吐了口熱氣,緩緩閉上雙眼,那野蠻又浮現了。

  她終于明白了,和自己的動作無關,是那東西惹的禍(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

  為什么會這樣?難道僅僅是因為二娃比老公的強,我就……回想和陳鵬發生關系之后的生活。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比一個男人,娶了一個不太豐滿的女人,每次都沒什么感覺,宛如雞肋,突然看到一個豐滿的女人,當然就想……我怎會有這樣可恥的想法?蘇穎被這荒唐想法嚇了跳。

  她只顧著思索自己的奇葩想法,反而忘了一件事。

  喬宏要真是不喜歡女人,又怎會用她的衣物嗨皮啊? 新聞網15日報道回到臥室之后,徐強才終于松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床上,看著自己依舊有反應的地方,無奈的笑了笑,暗道,自己這一向引以為傲的東西,今天險些給自己釀成大禍,好在潔嫂善解人意,幫自己解圍。

   與此同時,徐強才發現,自己的褲襠位置竟然有一大塊地圖,用手過去摸了一把,入手竟是一片黏糊,徐強微微一愣,難道是自己剛剛緊張過度,釋放了都不知道? 剛剛落下的心又懸了起來,想到這里,徐強立刻將手放在自己鼻子上聞了聞,有淡淡的腥臊,卻不太像自己的,然后檢查了里面,確定了確實不是自己弄的,這才放下心來。

   既然不是自己的,那豈不是潔嫂的么? 徐強這才明白過來,一定是潔嫂弄的,心想剛剛偷偷活動兩下能是啥感覺呢…… 徐平聽到招呼朝浴室走來,此刻 夏潔已經將臟衣服丟進了水盆里面,本來想著先把衣服洗干凈的。

   但是觸摸到自己的那感覺,心里想的都是剛剛被徐強那兒緊貼的美妙,哪還有心思洗衣服,自顧自的坐在馬桶上,握著淋浴頭自己解決起來。

   徐平進來見到夏潔的樣子,也沒有覺得什么意外,就在徐強叫他的時候,徐平就已經猜到了夏潔的心思,反手鎖上衛生間的門,脫光了衣服,參與到了戰斗當中。

   夏潔的腦子里想的都是徐強的那兒,徐平這發育不良的快槍手,不但沒能讓夏潔感到舒服,反而令夏潔越發的心煩意亂,更迫切的 想要跟徐強做一次解解饞,一邊繼續自我服務,一邊想著怎么能夠,創造和徐強發生關系的機會。

   徐平看得出夏潔臉上的失落,笑嘻嘻的 說道:老婆,等我休息好了,一定變成一只雄獅猛獸! 夏潔溫柔的笑了笑,起身摟住徐平的脖子,讓自己的身體緊緊的貼在徐平肥軟的身體上,朝徐平的耳邊吹著氣說道:老公,現在就再給我一次吧。

   那個……我剛剛才繳槍,讓我休息……嗯…… 還不等徐平說完,夏潔已經迫不及待蹲下了。

   然而,還沒等夏潔徹底掌控住徐平,徐平就連忙后退,用衣服擋住了自己身體,逃出了浴室,當夏潔沖洗過后回到臥室,徐平已經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嚕。

   哀怨的看了徐平一眼,夏潔換了睡裙,去廚房準備晚上的飯菜,一邊做飯,夏潔一邊想著之后該如何計劃,一定要感受一下像徐強那樣的,是什么滋味。

   聽到廚房有動靜,徐強才敢從自己的房間出來,來到廚房,想要幫夏潔打打下手,表面上是為了感謝一下潔嫂下午幫自己解圍,實際上是想看看(兩性口述小說)下午的小插曲,有沒有讓潔嫂對自己產生反感。

   夏潔看到徐強,心情頓時好了不少,瞄了一眼徐強的那里,微微一笑,毫不掩飾的挑逗道:恢復正常了? 頓時徐強臉上發熱,點點頭:潔嫂,剛剛那個純屬意外,你千萬別多想啊! 夏潔知道徐平已經 睡了,見到徐強害羞臉紅,夏潔想要吃掉徐強的心思就更重了,她突然問道: 強子,你是不是對我有想法啊? 沒……沒有,潔女叟,真的是誤會,我也不知道咋了,那就有反應了!徐強強作解釋。

   哎呦,你以為我是啥也不懂的小丫頭么?男人喜歡女人,最直接的就是表現在身體反應上。

  說著,夏潔將臉湊到徐強的跟前,小聲問道,強子,我問你,我好看不? 好……好看!徐強的耳朵被夏潔呼出的熱氣弄得癢癢的,鼻子里也嗅到了從夏潔身上的香味,緊張的咽了一口唾沫。

   那……強子,你跟我說實話,你喜歡我么? 夏潔本來只是想逗弄一下徐強,但是壓抑在心里想要得到徐強的那股愿望,在靠近徐強的時候,瞬間膨脹,自己的呼吸竟然也急促起來,看著徐強的眼神,也有些迷離了,期待著徐強的回答。

   耳邊傳來的是潔嫂急促的喘息,徐強原本心里對徐平一點愧疚,和不安頓時一掃而光,接著竟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那我就給你個喜歡我的機會!夏潔的聲音略帶顫抖,激動且迫切的顫抖,嗅著徐強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氣息,夏潔的心都漏跳了幾拍,手,就好像被施了魔咒一樣,朝徐強的那里摸了過去。

   徐強當然看到了夏潔的動作,然而,徐強卻無法左右內心擠壓多日的愿望,他迫切的想要嘗嘗潔嫂這成熟女人的溫柔和狂放,僅剩不多的理智,操控著徐強的嘴巴說道:我哥……還在家呢! 徐強的身體卻一動沒動,心中無比渴望著,理智已經變得極其薄弱,他竟說不出拒絕潔嫂的話,只是很擔心被徐平發現。

   他睡著了……咱們輕一點!夏潔幾乎快要貼到了徐強的耳朵上,手也觸碰到了徐強的那里,呼吸已經變得十分急促。

   徐強感受著潔嫂柔軟的手靈巧的撫摸著, 這種感覺,比自己那粗糙有力的大手舒服太多了,內心里僅存的一點理智也被沖散了,他現在的眼中,只有潔嫂,帶著粗重的喘息,一把將近在咫尺的潔嫂攬入懷中。

   那一瞬間,潔嫂綿軟的身體貼在了徐強的身上,讓徐強幾乎快要瘋狂,這種感覺,完全不是他女友林雪,那干巴巴的青澀小姑娘能夠比擬的。

   徐平哥真睡著了?徐強問。

   睡了,就算打雷他都不會醒的!夏潔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強子,試試! 徐強微微怔了一下,一念之間,徐強口干舌燥,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眼神里寫滿了渴望,手就顫巍巍的向著夏潔的身上摸了過去。

   強子,快點啊!夏潔再次催促著,一只手已經朝那伸進去,想要零距離體會一下徐強本錢的感覺。

   徐強顫顫巍巍的將手伸向潔嫂睡裙的下擺,就在剛剛把裙底撩到大腿根的時候,突然,門外廚房外傳來了徐平的聲音!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