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明星!” 老李無奈地一笑。

  “怎么不可能,我覺得你比明星還有本錢……” 晴晴不滿意的嘟囔著。

  老李哈哈一笑,和晴晴一起,他覺得自然放松,甚至有種年輕了三十歲,回到十八歲談戀愛的感覺。

  他拍拍晴晴,哄著她回去吃早餐,讓她無論如何也不要出來把事情搞得更復雜,然后匆匆向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果然, 紅姐已經抱著雙臂,坐在地上干嚎:“天殺的老李!你個負心漢!”其他租客從門口經過,聽到這聲音,忍不住側目。

  老李不由得出了一聲冷汗,生怕晴晴出來跟她斗上。

  偏偏看到提著早餐的老李出現,紅姐一下子就降低了分貝,表情也從滿臉橫肉的兇惡變成了滿臉橫肉的別扭溫柔:“原來你是給人家買早餐去了?!討厭!也不說說一聲!”“哎不是!”老李趕緊擺手道:“我不是給你買早餐!這是我給我自己買的,另外,昨天我們兩個也……”“我知道!昨天晚上給你吃的藥確實厲害了一點,但沒想到我會直接……”紅姐伸手拿過早餐,自顧自地說:“我就說今天怎么渾身跟車子攆過一樣的酸疼,肯定是昨天你太厲害了,把我給弄得暈了過去!”紅姐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在地上,身邊滿是老李的衣服,還以為昨天自己那個 事兒成了。

  當時到處看不到老李,她覺得,老李肯定是干完自己就跑路了,所以起來便激動得大吼,想把老李找回來。

  現在老李提著一份早餐回來,她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甚至還感動的不行。

  老李看著紅姐那張激動的臉,急忙解釋道:“不是,老妹兒你誤會了,我昨天晚上真沒對你怎樣……”紅姐冷笑一聲,笑道:“我在你房間里睡了一夜,你說沒有就沒有?再說,我昨晚給你吃的藥效果那么強烈,你沒睡我你怎么解決的?”老李不由地來了脾氣,粗俗的大吼一聲:“你這娘們花癡了吧?老子沒睡你!我睡的是晴晴!”在隔壁一直想出來幫老李出頭的晴晴,聽到這一句,不由得吃著早餐甜甜的笑了起來。

  而這邊,紅姐聽了老李的話,卻覺得,老李肯定是羞于承認被自己下藥硬上了的事情,所以才搬出晴晴那個做雞的女人來。

  于是她哼哼道:“行!你就嘴硬吧,你寧愿承認自己睡了雞,也不愿意承認睡了我。

  ”紅姐 說到這里,語氣真誠 的說:“以后只要你想,隨時來找我!”老李氣憤的說:“你快走,你再不走,我今天就搬出去!”紅姐急忙說道:“哎呀你別生氣,我這就走!”說著,紅姐還給老李拋了一個媚眼,道:“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走了。

  ”紅姐走了,留下老李欲哭無淚。

  這他媽叫什么事兒?這個老女人這么多年沒跟男人搞過,難道自己都察覺不到她 身體的情況嗎?自己怎么可能會搞她這樣的半老徐娘呢?因為跟晴晴有了實質性的突破,所以連帶著老李的心態也有了些變化。

  以前,他滿腦子想的都是 孫菲菲,畢竟這個膚白貌美、奶大臀翹的姑娘實在太過極品,而且還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老李做夢都想把她弄上手。

  可是,搞了晴晴之后,老李對孫菲菲也就沒有那么渴望了。

  所以當孫菲菲來 駕校上課的時候,老李對她沒有了往日那種熱情和無微不至,反而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讓孫菲菲有些詫異。

  對自己素來熱情的李 教練這是怎么了? 練車的時候,自己把車開的亂七八糟,教練雖然對自己也有些許指點,但是態度總是覺得有些冷淡。

  孫菲菲不由得納悶:之前教練看到自己,那雙眼睛仿佛能把自己扒光,那雙手也總是有意無意蹭向自己,蹭得自己渾身酥軟。

  可是今天,他那眼睛黯淡無神,對自己不冷不熱,這是怎么啦?我做錯什么了嗎?孫菲菲心里忽然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不太舒服。

  不過也正是因為老李對她保持距離,反而讓孫菲菲開始有些主動跟他接近,比如練車的時候總是找老李說話,還不時的跟他撒嬌。

  老李也沒想到,孫菲菲這個小丫頭這么有意思,自己不搭理她,她對自己反而更親熱了,真是奇怪。

  正向趁機跟孫菲菲增進一下感情,讓老李招架不住的情況出現了。

  晴晴也來到駕校,準備練習科目二。

  以前,晴晴跟老李雖然住的很近,但是沒什么深入的交集。

  晴晴在紅燈區工作,每天深夜回家的時候,老李早就睡著了,早晨老李一大早就要到駕校,可晴晴還沒起來,再等老李從駕校下班回家,晴晴一般就已經上班去了。

  而且,晴晴報了駕校之后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很少過來練車。

  不過,老李沒想到的是,剛跟晴晴“深入交流”過,她就來駕校練車了。

  其實晴晴今天原本準備去逛街買買東西,但是,心里和身體對于老李的想念和依賴,卻越來越重。

  于是,她決定來駕校找老李練車,不但能見見老李,還能借機增進兩人的感情。

  緊接著,晴晴便穿著她性感撩人的小吊帶,齊著腿根的小(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短裙,踩著練車的平跟鞋,一扭一扭地來到了駕校。

  她身上風塵味濃,媚眼如絲,引得駕校師生集體側目。

  “李教練!我來練車啦!”晴晴說話的時候,語氣嬌滴滴的,眼神里也帶著鉤子。

  說著,晴晴就拉開教練車的后排座,跟孫菲菲坐在了一起。

  老趙通過后視鏡打量著晴晴與孫菲菲,她們倆同樣是性感,可是當晴晴和孫菲菲一起時,區別立見。

  晴晴的性感是帶著外露的、直接的、原始的,讓人看了就想直接上。

  而孫菲菲的性感是禁欲的、保守的,讓人欲罷不能的,讓人看了就想去征服。

  而且,孫菲菲的胸,比晴晴要大了一圈!這可是晴晴天然不足的劣勢,雖然她也已經很大了,可跟孫菲菲比還是差了不少。

  看到孫菲菲前面的呼之欲出,晴晴不由地苦了臉,挺了挺自己的胸,然后偷偷地捅了一下孫菲菲,低聲問:“菲菲,你怎么吃的?奶長這么大!”這一句話聲音也不小,正在開車的男學員還是個大一的清純孩子,當場嚇得一腳踩到了剎車上,車里的人往前栽了一下,孫菲菲和晴晴的胸也不約而同地撞到了前座,又彈了回來。

  “哇!你的還是真的呀!彈力這么好!”晴晴說著,她的手直接伸到了孫菲菲的胸前,嚇得孫菲菲直接抱住自己,緊張的說:“你干什么……”老李急忙讓那個踩了急剎、一臉后怕的小伙子先下去緩一緩,然后對晴晴說:“晴晴同學,準備一下,等下該你練車了!”老李之所以這么說,就是想把這兩個女人分開,誰知道他馬上后悔了自己的決定。

  晴晴不像孫菲菲那么含蓄內斂,再加上跟老李有了深入接觸,所以她從掛擋到打火,都要老李抓著自己的手,手把手教才行。

  不過她開車的技術和孫菲菲一樣爛得不行,兩人輪流開了兩次,依然連對線都對不準,更別說倒車入庫了!眼看著正午時分,學員們都陸陸續續回家吃飯了,老李便對她們倆說:“兩位同學,你們先吃飯,吃飯后再來練車吧。

  ”誰知道晴晴一臉撒嬌的說道:“教練,你抱著我再練一盤嘛,人家想你抱著練,練完我們一起去吃飯!”什么?老李聞言,不由地心虛地朝后面看去,晴晴怎么能當著孫菲菲的面說的這么露骨……正好孫菲菲也紅著臉看過來,眼神中還有一絲嗔怪。

  老李不由地一陣臉疼:當著女神的面,抱著晴晴開車?這也太刺激了吧?!不帶這么玩的啊!“不能嗎?我聽說好多教練都是這么教的啊?”晴晴嘟起嘴,歪過身子對著老李的脖子吹氣:“就是您坐在這里,我坐在您身上開,怎么樣?!”說完,晴晴挑釁似的看了一眼孫菲菲:“菲菲,你不介意吧?”孫菲菲有些郁悶,可是還能說什么?總不能說自己早就試過了吧?于是她只能紅著臉說:“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晴晴心里是故意想跟孫菲菲過不去,作為女人,尤其是風月場里打滾的女人,她早就感覺到孫菲菲和老李之間的異樣情緒了,所以心里有點不爽。

  雖然她知道自己和老李的關系也是無法明朗的,清楚自己跟他沒有未來,但是一看到這么極品的美女和老李眉來眼去,她就沒來由的不爽,所以想讓她看看,自己跟老李有多親密。

  就這樣,當著孫菲菲的面,老李坐在了駕駛座上,晴晴沒有絲毫扭捏的坐了下來。

  她的小短裙輕薄短小,直接就坐在了老李的老槍上面,可是她依然不滿意,特意扭動臀部,在上面蹭了兩下,蹭得老李不可控制的膨脹起來……晴晴感覺到了老李的變化,更加賣力的加緊了幾分,刺激得老李恨不得當場把這個不老實的晴晴,一次干老實了再說!但是,孫菲菲還在車里,老李為了自己的形象,只能一本正經的說:“開始了!你用心點!菲菲,你在后座也多觀察一下這些線和點!爭取下次考試的時候,你們倆都能一把過!”孫菲菲倒是很乖巧的應聲了一聲,看著老李認真的模樣,她甚至都覺得自己之前好像有點多想了。

  估計很多人都是這樣練車的,自己把教練想成什么樣的人了呀!都怪自己!動不動水成那樣,還蹭掛擋桿,真是太不爭氣了!晴晴可就不同了,她早就不是小女生,從老李身上徒然上升的熱度她就能感覺到這個男人被自己的挑動。

  “看準了!這個是肩膀對齊的線!”離合器一松,老李將車穩穩地開到了入庫前的線上,大手也握住了晴晴的小手,放在方向盤上:“你好好感覺一下!”“是這樣嗎?”晴晴故意在老李懷里扭了扭,她身上的香味和孫瀟瀟的不同,成熟而迷惑,混著孫菲菲在這車廂里散發的隱約處子香,更是給老李打了一針催情劑一般,讓他有了一種左擁右抱的滿足。

  “是這樣!”老李表揚道:“接下來我們往右邊再試一試!”“好啊!”晴晴一邊說,一邊輕輕抬起臀部,將手往老李左邊孫菲菲看不到的褲腿一拉,竟然將他的嗷嗷叫的老槍給拉了出來!要不是她的小短裙和兩個人的親密接觸還能有所阻擋,兩個人的那里就要被孫菲菲看個一清二楚了!“認真點!”老李簡直是急的咬牙切齒,按住晴晴的手在方向盤上,讓她不要亂來。

  孫菲菲卻絲毫沒感覺到兩人的不適,還在為自己后天的補考擔心著,觀察著……老李開著車,心底已經暗罵晴晴這個小騷貨——她竟然連內褲都沒有穿!這么短的裙子,還不穿內褲,這不是找虐嗎?可是罵有什么用?晴晴早已泥濘不堪,根本不是老李能止住的。

  “教練,側方位和倒車入庫我已經會了!我想直接開定點停車哎!”晴晴一邊煞有介事的說著,一邊把身體扭成S型,將老李的那里納入其中。

  “啊?這就去定點停車?”忽然而來的溫熱包裹,讓老李差點無法保持正常說話的語氣。

  但為了保持正常,還是努力控制著自己,跟著晴晴把車開到定點停車的坡道下。

  “直接上啊!教練”晴晴看著前面的坡道,一語雙關的說道:“您怎么還不上?”“這個上坡要踩半離合,才能保證不熄火!不能快,要慢——慢——來!”老李壓抑住自己喉嚨的沙啞,一邊說,一邊慢慢地挺進。

  被挑動起來,老李也沒了之前的顧忌。

  “啊!”隨著定點停車的驟然停止,晴晴驟然往后一靠,不由地呻吟出來。

  嚇得老李趕緊罵道:“啊什么啊!這個停車,看好了!必須看準車頭與停車點之間的距離!”老李一邊罵,一邊狠狠地緊了一下晴晴的手,示意她不要出聲。

  可是沒想到下一秒,隨著車子下坡,晴晴又是發出了讓老李幾乎瘋狂也讓孫菲菲臉紅心跳的呼喊:“啊……太快了!……啊!”“這是下坡,你沒踩剎車!不快才怪!”老李故意狠狠地一頂,懲罰她的大叫,卻也將晴晴推到了更舒爽的頂峰。

  要是孫菲菲能夠看到車前的后視鏡,就不難發現此時的晴晴滿臉潮紅,半瞇著的眼睛媚態畢露,紅嫩的雙唇嬌艷欲滴,滿臉的饜足舒爽,都是被人滋潤的模樣。

  可惜她什么都沒看到,車前的后視鏡正對著晴晴,只能讓她看到自己,卻不能讓后面看到。

  隨著車子走過S彎道,兩人的契合和舒爽都達到了極致,老李第一次知道,原來在女神面前和別的女人偷偷地做,竟然由這么刺激的舒爽!“練的差不多了,我們準備去吃飯吧?”老李一邊感受著愉悅,一邊提醒著身上的晴晴。

  雖然他已經漸入佳境,他非常期待晴晴能在自己身上多待一會,但心里也有擔憂,生怕孫菲菲發現一絲異常。

  “要去吃飯嗎?教練麻煩等一下,我先上個洗手間!”孫菲菲看到車旁的洗手間,趕緊道。

  此時,空氣中已經有了一些異常的味道,孫菲菲捕捉到了這奇怪的味道,但是怎么也沒有想到過,這味道會源自老李和晴晴。

  孫菲菲哪知道晴晴會如此大膽,她只是單純地覺得,等下去食堂的洗手間人多擁擠,還要排隊,所以想先上了再過去。

  孫菲菲還好心地順便問了一下晴晴:“晴晴姐,你要一起嗎?”晴晴哪里舍得離開李教練那灼熱的填充,更何況孫菲菲離開之后,是她瘋狂索取的好時機,所以她強壓住敏感處傳來的快感和溢出口的呻吟,開口道:“我,我就不……不去了!你……你去吧!”晴晴一邊說,一邊扭了扭她的小蠻腰,那細腰之下的翹臀便直接貼在了老李褪了半邊褲腿的大腿上,老李只覺得被溫熱的軟玉貼上,瞬間渾身都緊繃了。

  老李很想抓住晴晴前面的豐滿,晴晴前面的豐滿雖然沒有孫菲菲的大,可是她的翹臀卻是典型的少婦風韻,比孫菲菲的更具肉感,也更具彈性,像一盤圓月一般光光滑。

  老李看到她,就想起昨夜的瘋狂,想起當時他掐住她的細腰,在圓月下耕耘的場景。

  孫菲菲沒察覺到異常,點了點頭,正要開車門的時候,又聞到了那淡淡的奇怪味道,不知道怎么的,這味道竟然讓她身體有了些許奇妙的反應。

  孫菲菲沒有多想,開了門出去。

  夏天潮熱的風吹向她,一股別樣的騷動在她心里滋生。

  “奇怪!跟教練一起練車的時候,怎么會感覺那里有點癢呢?”孫菲菲一頭霧水,忍不住夾緊了大腿,想要驅趕體內異樣的感覺,不料卻越夾越空虛,她俏臉一紅,只得加快腳步向著洗手間跑去。

  “教練!您還滿意嗎?”孫菲菲前腳剛走,晴晴便一臉魅惑的看向老李,眼神中滿是情欲。

  “你這個小妖精!當著孫瀟瀟的面也敢勾引我……”老李再也按捺不住,把車往沒人的邊角落一停,把晴晴按在方向盤上,直接就發動猛烈進攻!眼前的晴晴翹臀香嫩,那齊X小短裙早就直接倒褪到了腰下,毫無阻隔的肥沃土地展現在老李眼前,讓他迫不及待的開墾。

   而且我故意裝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就是想把這幾個 家伙嚇住。

  不是我怕他們幾個,想當年年少氣盛的時候,學人家拜師學藝,好歹也學了幾招。

  要是真的打起來,就他們幾個還真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只不過和王婷婷還約好了要吃飯,所以我也不想惹更多麻煩耽誤時間,如果能和平解決的話是最好不過了。

  此時那 黃天幾個小混混也反應過來,驚疑的 看著我,可能是真 被我唬住了,一時不敢輕舉妄動。

  那黃天本來就生氣,在加上剛剛被我唬住了,可能覺得面子上過不去,盯著我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吼道:“你又算什么東西,哪兒來的?告訴你啊,別多管閑事兒。

  ”這黃天看起來瘦不拉幾的弱不禁風,沒想到這脾氣還挺沖。

  不過我還真不怕,你沖,我比你更沖!我眉頭一挑,獰笑一聲,臉色狠狠說到:“小兔崽子,懂不懂尊敬長輩,老子都能當你爸爸了。

  ”聽到我的話,那黃天等人還沒出聲,我身旁卻是傳出一聲嗤笑聲。

  轉頭一看,居然是那小姑娘小蕓,此時正好笑的看著黃天,眼里還帶著一絲挑釁。

  這下那黃天哪還忍得了,當即是怒吼道:“我操你大爺的!老東西,找死吧你!”黃天一邊吼著,一邊就揮著拳頭沖了過來,他身后的幾個幫手一看,也是同時嚎叫著沖了過來。

  我無奈的一笑,回頭撇了一眼那小姑娘,還真是個豬隊友啊,一句話沒說就把人惹毛了。

  不過看到我看過來,那小姑娘居然還無辜的攤了攤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搖搖頭,看著沖過來的黃天等人,我的眼神也是冰冷下來。

  我不是一個主動惹事兒的人,但是也從來不會怕事兒,如果確定了麻煩,那我會毫不猶豫的去解決掉麻煩。

  說時遲那時快,黃天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我的面門打了過來,那模樣別提多兇狠了。

  不過我卻不屑的撇了撇嘴,外行就是外行,出手的時候破綻百出,在練家子看來,這種攻擊是最不實用的,看起來聲勢浩大,其實毫無作用,輕易就能躲避。

  我身子微微往旁邊一側,那黃天的拳頭就從我的旁邊擦過,我順勢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扯。

  黃天用力一拳被我躲開,本來就已經失去了重心,又被我一扯,整個人從我身邊擦過,向前撲去,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唉喲!”一聲哀嚎從黃天嘴里發出,果然是弱不禁風。

  黃天的同伙一看,都是一頓,隨即更加憤怒的朝我沖了過來。

  首當其沖的一個家伙速度還挺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眼看拳頭已經到了,我心里一橫。

  那就狠一點兒,嚇嚇這幫小崽子。

  我索性直接不躲了,屏氣發力,直接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這 小子一拳打 在我的左肩膀上,別說,年輕就是好,力道還挺大,我都感覺有些使不上勁了。

  心里暗自叫苦,我臉上卻裝作若無其事。

  那小子見我一點事兒沒有也是愣了下來,我趁機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小子的臉上。

  “啊!”一聲慘叫,那小子痛苦的捂著臉倒了下去。

  那一巴掌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可得有他受的了。

  這小子一倒地,后面沖上來的那幾個家伙頓時愣了,直接停了下來,驚疑不定的看著我。

  分分鐘被我放倒兩個,而且我看起來還一點事兒沒有,這下那幾個小崽子也慌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先上來了。

  我嘿嘿一笑,小孩兒還是小孩兒,這就被我唬住了。

  “怎么樣?還打嗎?”我看著剩下的幾個人笑道。

  看著我笑吟吟的樣子,那幾人猶豫了一會兒,最后居然直接丟下那黃天和挨我巴掌的家伙跑了。

  我直接一愣,忍不住笑了笑,還真是果斷,而黃天見到自己小弟丟下自己跑了,也是忍不住吼道:“臥槽!你們幾個給老子回來!”不過那幾人哪里還管他,頭也不回的消失了。

  “小子,現在知道尊敬長輩了嗎?”擺平了幾個家伙,我走到那黃天面前,一臉的笑意。

  “呵呵,知知道了大大哥,我錯了饒了我吧”黃天看著我猛的一哆嗦,連連求饒,沒了小弟撐腰,他一個人連屁都不是。

  “饒了你可以,道歉吧。

  ”我懶洋洋的說到。

  “對不起大哥對不起。

  ”那黃天如釋重負,馬上點頭哈腰的道歉。

  “不是我,是給她,蠢貨!”我喝了一句,指著身后的小姑娘,小蕓黃天一頓點頭哈腰,給那小姑娘道了歉。

  雖然對于黃天的道歉,那叫小蕓的姑娘理都沒理,不過我還是讓他走了。

  畢竟還是(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學生,教訓一下就行了,沒有必要太過分了。

  等到那黃天走后,那叫小蕓的姑娘才好奇的看向我。

  “謝謝你大叔。

  ”雖然對于她這聲大叔不是很滿意,但是我也沒明著說什么。

  “行了,沒事兒就好,走了。

  ”本來還想和她聊一會兒的,不過我心里惦記著和王婷婷的飯局,也沒有這個心情了。

  說完我看了看表,已經六點多了,估計王婷婷也已經到了吧,于是我轉身就跑了,第一次和王婷婷吃飯呢,可不能遲到啊。

  那姑娘見我說走就真的走了也有些意外,連喊都喊不住我。

  不過我現在可沒心情管她,大步流星趕路,幾分鐘后,我就出現在約定好的飯店外了。

  進入飯店,還好王婷婷還沒有到,我才沒有遲到的尷尬。

  找了個位置坐下,等了一會兒后,王婷婷還是沒有到,我正準備發微信給她的時候,她的微信倒是先發了過來。

  “李師傅,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來不了了。

  ”臥槽!一看到這信息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特么的不是耍我嘛!雖然心里很是不爽,不過我還是沒有說什么不好的話,依照王婷婷的性格,應該是出了什么事兒耽誤了,不然不會這樣放我鴿子。

  但是王婷婷就發了一條微信后,又是音訊全無,我發了好幾條微信都沒有回復我。

  看著對話框我有些失望,不過心里卻有些擔心起她來,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看來是真的不會來了,我看著一桌子的菜也沒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點兒后,就全部打包帶回去了。

  回到家后依然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我也不報希望了,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新房干活兒,而王婷婷又和之前一樣,如同消失了一樣,微信也不回復,人也沒有來過。

  王婷婷的消失讓我憂心忡忡,干起活兒來也是毫無動力,也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兒了,這樣一想我就非常煩躁。

  突然,新房的大門被人打開了,我一驚,隨后心里一喜,這個時間能來的,難道是王婷婷過來了?我連忙放下手中的活兒,從房間里出來,果然,王婷婷正從大門外走進來。

  “婷婷!”我高興極了。

  “李師傅。

  ”王婷婷也是微微一笑。

  “你這幾天去哪兒了,我好想你。

  ”我上前拉住王婷婷的手說到。

  王婷婷臉色一紅,沒有回答,我也沒有在意,不過我能看出來,她的情緒并不高。

  看來她說的那件事兒,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我看著王婷婷原本精致的臉蛋變得憔悴,突然有些心疼。

  “婷婷,沒事的,都會好的。

  ”我一把將王婷婷摟進懷里安慰著她。

  王婷婷沒有反抗,任由我抱著她,過了一會兒居然直接在我的懷里小聲的抽泣起來。

  我頓時慌了,我是最怕女人哭的了,一哭我就頭大。

  “好了好了,婷婷,別哭了別哭了。

  ”我輕輕拍著她的腦袋安慰她,心里是暗暗叫苦。

  不過有時候心里有憋屈,大哭一場發泄一下,倒還比較好,所以我任由王婷婷埋在懷里,眼淚很快打濕了我的上衣。

  大哭一場后,王婷婷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直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知道她的尷尬,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沒說,只是安靜的陪著她。

  “李師傅,讓你見笑了。

  ”王婷婷擦掉了眼淚說到。

  “沒事兒,唉,你別叫我李師傅了,聽著怪別扭的,以后就叫我老胡吧。

  ”我笑道。

  “好吧,老胡。

  ”王婷婷笑了笑點點頭。

  隨后王婷婷猶豫了一會兒后,又開口說道:“唉,你不知道, 馬亮那個混蛋,昨天居然又偷偷出去亂搞,真是氣死我了。

  ”“我怎么這么命苦,當初怎么就嫁給他這個禽獸了!“你怎么知道?你看見了?”我不由自主問到。

  王婷婷苦笑著點了點頭,我恍然,原來是這樣。

  我總算知道她昨天為什么放我鴿子了,原來是看到了奸夫淫婦,怪不得臨時不來了。

  不過看她現在這個樣子的表現,昨晚怕是沒有當場捉奸成功吧。

  果然,王婷婷恨恨的說到:“昨天晚上我猶豫了,但是我現在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沒有揭穿馬亮這個禽獸!”可惜,我低嘆一聲,居然沒有搞死這個混蛋,不過現在既然王婷婷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的。

  “沒事兒婷婷,既然你知道了這件事兒,以后你就掌握了主動了,想要收拾馬亮這個混蛋還不簡單嗎。

  ”“這個混蛋,居然這樣對我,真是氣死我了。

  ”王婷婷點點頭,不過還是狠狠的將馬亮罵了一遍。

  我心里暗自高興,王婷婷越恨馬亮,那我的機會就越多,等到捉奸成功的時候,就是我上位的時候啦,哈哈。

  不過表面上我還是配合著王婷婷,裝出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樣,將馬亮狠狠的問候了一遍。

  女人吐槽什么事的時候,男人根本不需要腦子,跟著吐槽就對了,更何況馬亮還是我的對手,我自然是不遺余力的。

  這樣沒過多久,王婷婷的心情好像就好了很多,連起色都好了一些。

  “謝謝你老胡,還好有你在,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找誰訴說。

  ”王婷婷看著我,眼里還帶著一絲感激和慶幸。

  “說什么呢婷婷,放心吧,不管發生什么事兒,我都一定會站在你身邊的。

  ”我笑了笑,現在這個時候,表明我的立場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話說得這么明顯,王婷婷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起來,猶豫了一下,隨后身體一傾,一口親在我臉上。

  “老胡,等到這事兒過去了以后,我就好好報答你”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