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其他地方呢! 孔原不甘心的問到你不是說她今天早上才走 的嗎?那她肯定在縣城里治療過了,說不定是去小門診治療的呢!   有點規模的小門診我也查過了,沒有這個名字。

  魏大鵬的話讓孔原的心涼了半截。

     行了,我知道了氣呼呼的掛上電話,孔原一陣郁悶,好不容易整來這么一個機會,卻是沒有把握住。

     你是病人的家屬嗎?開始輸液了,你要時常看一下。

  護士看一眼蹲在病房門口的 李文龍

     哦,好好好。

  李文龍趕緊應下來。

     敲敲門,待到 林雪梅允許之后走進病房:林總,您吃點水果什么的嗎?我去給您買點。

     吃什么水果,你忘記了我是怎么進來的?林雪梅沒好氣 的說到。

     是是是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確實夠自己喝一壺的。

     那需要我做點什么?李文龍小心翼翼的看著林雪梅那張冰冷的臉。

     不敢勞你的大駕林雪梅的話里還是帶著火藥味,沒有小褲褲穿已經不能讓她容忍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李文龍聽出了林雪梅話里更深層次的東西:那我出去給您買幾本書解解悶吧!   在叔叔的口中已經得知這位女副總是絕對的女中豪杰,業務這一塊,貌似還沒有能難倒她的地方,想來,那絕對是學習型人才。

     業務終于對口了,因為,李文龍見到林雪梅正急匆匆的從包里拿出了紙和筆:去給我買這幾本書回來。

     刷刷刷在紙上畫了一番,林雪梅表情嚴肅的把手中的紙遞到李文龍面前。

     乖乖,看來自己還真是猜對了,這林雪梅還真不是常人,人家誰在這樣的場合不喜歡看基本小說之類的書籍,但是這林雪梅卻偏偏是個例外,單單是上面這幾本書的名字吧!   《經理的職能》《工業管理和一般管理》《高效能人士的第八個習慣》。

     這哪里適合 這個時候看,按照李文龍的想法,怎么也得是故事會之類的。

     那我出去買去了,你自己看著點,別睡著了。

  習慣性的,李文龍囑咐了一句,聽在林雪梅耳朵里,卻有些別樣的感覺。

     哎,等等就在李文龍將要關門的時候,林雪梅又把他叫住了。

     干啥?李文龍停下將要走出去的腳步。

     給你錢林雪梅拿過手包,掏出她那玲瓏小巧的紅色錢包再幫我賣點零食回來,像可比克什么的。

     呃。

  李文龍一陣石化,可比克,貌似是小孩子吃的東西。

     許是看出了李文龍的疑問,林雪梅臉上飛過一片紅暈:拿著,快去   這句話,卻是說的一點底氣也沒有。

     哦借過錢塞進自己的口袋里,李文龍小聲嘟囔道:也不說提一提這住院費 的事,真當是我是大款了,要不是手頭還有點小錢,怕是要露宿街頭了。

     你說啥?林雪梅疑惑的看了看李文龍誰讓你露宿街頭的?我不是說了讓你找家賓館住下嗎?   啊?沒事沒事,我想別的事呢!李文龍暗暗叫苦:你怎么不把最關鍵的聽進耳朵里呢?   摸了摸自己癟癟的口袋,李文龍打聽了一下路向新華書店走去。

     哼,臭小子,我就是要教訓你一下,連我的那地方你都看過了,不收拾你一下難消我心頭之恨。

  看著關上的房門,林雪梅咬牙切齒的說到:一會吃飯我還就揀最貴的要,我倒要看看你的荷包還能支撐多久。

     說完這話,林雪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奸計得逞的笑容,這個時候的她,哪里還有單位副總的樣子,完全就是小女人。

     可憐我們的李文龍同志,還在為 五毛錢的零頭在跟 售貨員打著嘴仗:就五毛錢,五毛錢你都不讓?   我們這里的書都是按原價賣的,買就買,不買就散售貨員哪里有一絲好脾氣,李文龍甚至懷疑她的更年期是不是提前來了。

     我就這些錢了,你說怎么著吧?李文龍把毛錢都掏出來了,卻還是差五毛。

     能怎么著,不買唄!售貨員斜眼看了李文龍一看,心道:像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把大錢單獨放起來,然后拿著這一摞零錢在這里說事。

     所以,她是一點同情心也沒有。

     那先不買了。

  李文龍低頭開始撿拾自己放到吧臺上的那一堆零錢。

     你真的只剩下這么多了?售貨員有點不相信的看著李文龍,大多數客人,會在她的一再堅持之下再從其他的口袋里拿出一百元的鈔票來,這個人,卻是要放下書不買了   心中一動,再看看李文龍手中那一摞摞的書,售貨員心中的算盤霹靂巴拉的打開了,不就是五毛錢嗎?如果把這一摞書賣出去,自己的提成可不止五毛錢的事了,再說了,領導也曾經說過可以酌情處理。

     想到這,她一下摁住李文龍撿拾零錢的手:沒有就算了,就拿這些吧!(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   算了,還是不讓你為難了李文龍絲毫不為所動,依然在奮力的撿拾那一毛的硬幣,因為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離了錢還真的玩不轉的事,那件事要是辦不好,那就是上對不起天下對不起地中間對不起自己啊! 我沒想到 小桃還有這一招,措不及防下倒吸一口涼氣,舒服的我差點尖叫出聲。

  我還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滋味,小桃的頻率不緊不慢,每一下都 讓我舒服到爆。

  這會,我只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如果不是小桃壓著,我怕是都要飄到天上去。

  我的手也沒閑著,每一次舒爽下都會忍不住用力,而小桃則會發出一聲怪叫。

  就在小桃老公身邊和小桃做這事,我都感覺自己 像是在做夢一樣。

  我心里既激動又刺激,說不出的舒暢。

  瞅見 大建的時候,我只覺得他腦袋上更綠了些。

  其實,我對大建并沒有多少好感,只因為他也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明顯的看不起我。

  現在和他老婆就在他身邊弄,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種報復性的快感。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就要到了,本來準備退出來的,但小桃卻死死地按著我的腿,讓我動彈不得。

  終于,我舒服地叫出聲來。

  我敢說,絕對比我平時自己解決好上千萬倍,那滋味真是難以想象。

  小桃給我飛了一個媚眼,然后喉嚨一滾,全部吃了,看著我的目光,也溫柔了些許,語氣似嗔似怨地: “好……好多,差點撐死我了。

  ”看到這一幕,我那兒剛下去又有了反應。

  小桃又驚又喜,然后趴在地上,后面對著我,喘氣著說:“好小王,快……快來讓我也舒……舒服舒服。

  ”我也正有此意,但就在這時候,耳邊忽然傳來大建的低吟聲。

  我心中一驚,急忙看去,卻見大建并沒有睜開眼睛,只是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著:“水。

  ”發現大建沒醒,我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但是經過這么一打岔,我忽然有點害怕,真擔心大建會突然醒來,或是被村里其他人看到。

  “我……我家里還有事先回去了。

  ”我穿好衣服,不顧小桃那幽怨的想要吃人的目光,一溜煙跑回了家。

  經過小桃這么一遭,我不禁對晚上越發期待起來,恨不得馬上就天黑。

  晚上我吃完飯正在洗碗,嫂子端著臉盆從我身邊經過,看樣子是準備洗澡的。

  一想到晚上抱著嫂子洗白白的身子,我就心頭火熱。

  “小猛,你把這兩件衣服給你嫂子送去。

  ”正想壞事呢,聽到 我媽的聲音,我差點把碗給摔了。

  我當然知道我媽這是為了晚上的事情做鋪墊,不過這么光明正大地吃嫂子的豆腐我心里還是很扭捏。

  “瞧你那點出息。

  ”我媽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我一眼。

  “鈺慧,我讓小猛給你送衣服過來,成不?”我心里一驚,萬萬沒想到我媽竟然這么直白,竟然沖著浴室的方向大喊。

  我想著下一秒嫂子怕是要惱怒拒絕,但令我更沒想到的是,嫂子居然沒出聲。

  我不禁有些愣神,而我媽已經將衣服塞到我手里,將我推向浴室那邊。

  來到浴室門口,我回頭一看,早就不見我媽的影子。

  我敲了幾下浴室的門,里邊依舊沒動靜。

  “嫂……嫂子,我來給你送衣服了。

  ”我感覺喉嚨好像被什么西卡住了,說話都不利索。

  里邊還是沒有應聲,我心里一橫,推開了門。

  浴室內水汽繚繞,像是起了大霧,但我還是一眼看到站在蓮蓬頭下面的嫂子。

  嫂子全身光溜,熱水不斷地從光潔而白皙的皮膚滑下,濕漉漉的頭發像是瀑布一樣,整個浴室都散發著一種讓我陶醉的芬芳。

  這會的嫂子就像是光著身子的仙子,美的讓我呼吸都亂了節奏。

  這一幕,我不知幻想了多少次,真感覺像是做夢。

  放在以前,我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嫂子這樣……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之前那個高高在上的嫂子。

  和現在相比,嫂子對我的態度簡直產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而這一切僅僅發生在兩天時間里。

  此刻,盡管嫂子閉著眼睛,卻讓我忽然有些緊張。

  怕嫂子突然睜開眼,我也不敢多看,連忙問:“衣……衣服放哪?”“放凳子上。

  ”嫂子的聲音很柔和,卻有點發顫,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激動。

  我彎腰放衣服的時候仔細一瞅,鼻血差點都流了出來。

  放好衣服之后我有點手足無措,也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留,又或者該說些什么。

  但是一想到 我哥跟我媽說的話,我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氣。

  我輕咳一聲,大著膽子問:“嫂子,要不要我幫你打 肥皂?”見嫂子半天沒出聲,我遲疑了一下,“嫂子,我知道和你這樣是不對的。

  但是我不弄的話,我哥和我媽肯定會讓你跟別的男人……”說著,我都感覺我哥和我媽的做法有點過分。

  “嫂子,其實今天中午的時候我哥和我通了電話,他說要從我這里借種,我當時沒敢應。

  ”我清楚地看到嫂子的身子輕微地顫抖了起來,似乎是有點激動。

  “昨晚 你哥打電話的時候跟我說的就是這件事。

  ”我心里很困惑,昨晚要是我哥不打電話過來,說不定我跟嫂子已經好上了。

  但是嫂子接到我哥的電話卻將我推了出去,嫂子究竟怎么想的?我實在想不通,索性也就問了出來。

  只聽嫂子冷哼一聲,惱怒地說:“你哥這是把我當成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嗎?”嫂子苦笑著,“當年那么多人追我,我卻偏偏選擇了你哥。

  你說,他現在這么做對得起我嗎?”嫂子轉過身,眼睛紅紅的,讓我不由得一陣心疼,根本沒心思去吃豆腐。

  嫂子的質問讓我啞口無言,原本火熱的心也像被澆了一瓢冷水,張了張嘴想要安慰一下嫂子,卻不知道該怎么說。

  嫂子全身輕輕顫抖著,心里的委屈也全寫臉上了。

  我咬咬牙,“嫂子,既然你不同意,我會幫你的。

  ”聽了我的話,嫂子突然嗤笑一聲,卻又苦笑,“你哥和你媽都已經說好了,就算是我們倆不同意又有什么用,他們還是會找別的男人!”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嫂子語氣里的哀怨與不滿,馬上毫不猶豫地說:“你放心,我保證不會讓別的男人碰你!”在嫂子不信的目光中,我怒哼一聲,“如果我哥敢逼你,我就不認他這個哥!”我盯著嫂子的眼睛,卻見她突然笑了起來,而且笑的很厲害。

  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但是馬上被嫂子胸前一顫一顫的風光吸引了目光。

  那胸部,完全沒有像春桃一樣有下垂的跡象,格外的迷人。

  水汽上升,胸部隱藏在霧氣里,嫂子長發披肩,簡直美的冒泡。

  這時,嫂子臉上忽然一紅,上前幾步拉起我的手。

  由于口干舌燥,我本能地吞著口水,“嫂子,你……”嫂子輕輕 一笑,“你不是說要幫我打肥皂嗎。

  ”我急忙點頭,抓起肥皂手上一滑,肥皂卻掉在地上。

  我蹲下身子去撿,抬頭的時候看到嫂子正低頭看我,從低處看到嫂子的性感身材,我感覺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

  嫂子抿嘴一笑,輕輕在我額頭點了一下,“傻樣。

  ”見嫂子高興起來,我心里也有了底氣,就開始給嫂子打肥皂。

  拿著香皂打在嫂子身上,細膩的手感讓我感覺像是觸電了一樣,說不出的舒爽。

  不知道是肥皂的緣故,還是嫂子的皮膚好,好幾次肥皂幾乎都要脫手,還是我將肥皂抵在嫂子身上才沒有掉落。

  這會,嫂子閉著眼睛,輕輕地咬著嘴唇,看樣子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這下,我的膽子可就大起來了,在嫂子胸口停留好久,嫂子也沒有拒絕,只是臉色越發潮紅了。

  我心里剛才被冷水澆滅的火,也再次燒了起來,而且越燒越旺。

  嫂子的雙腿忽然一夾,我嚇了一跳,但下一秒我卻很享受手上傳來的美妙觸感。

  緊接著,嫂子開始緩緩的移動。

  我另一只手也沒閑著,在她的腿上摸索著,那滋味簡直爽翻了。

  沒過多久,她就一抖一抖的,嘴里發出舒服的呢喃聲。

  好一會,嫂子才放開我的手。

  我剛站起來感覺腿上一麻,便朝著她壓了過去。

  緊接著,嫂子一聲怪叫,我也感覺到是那里弄在了嫂子的小腹上,舒坦極了。

  嫂子低頭看著我那,然后在我耳邊吹了一口熱氣,“把衣服脫了一起洗吧。

  ”我早就憋的難受,聽到這話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給脫了。

  盡管不是第一次和嫂子坦誠相見,但我心里還是激動的厲害,反應也越發的大了。

  嫂子瞪大眼睛,震驚地問:“怎么這么大?”我嘿嘿一笑,“大嗎,比我哥的呢?”嫂子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說:“比你哥的大多了。

  ”嫂子的回答讓我很是滿足,心里別提有多得意了。

  她盯著我那兒,直勾勾地瞅我一眼,“是不是難受的厲害?”我連忙點頭。

  她忽然伸手摸了上來,我忍不住怪叫一聲,“嫂子,你你……”嫂子抿著嘴沒說話,但手上卻是來回動作起來。

  或許是沾了肥皂的關系,嫂子的手滑的像泥鰍,可比小桃用手的時候舒服太多了。

  本來我心里還有點不好意思,但嫂子動作一會,我也就安心地享受了起來。

  不過,十多分鐘,我也沒出來。

  她狐疑地瞅我一眼,“怎么還沒出來?我手都酸了。

  ”這會,我可爽的不行,聽到嫂子的話,笑嘿嘿地應了聲:“可能是我身體好。

  ”“你的身體真好,你哥要有(男女性故事)你一半厲害就好了。

  ”聽出嫂子語氣里的幽怨,我馬上詢問:“難道我哥身體不行?”嫂子嘆息一聲,支支吾吾地說:“你……你哥平時沒幾下就不行了。

  ”我沒想到我哥不僅生不出孩子,連那方面也跟大建那個快槍手半斤八兩,也難怪昨晚嫂子發現我在床底后沒有第一時間趕我走。

  嫂子眼睛水汪汪的盯著我那里瞧了一陣,一咬牙又繼續活動了起來。

  我繼續享受,但依然沒出來。

  “你這個壞家伙!”嫂子放棄后,就想抬手去打,但落下去的時候卻是溫柔的抓著。

  我叫出聲,一陣沖動沒忍住一把抱住嫂子。

  感受到她身上傳來的輕微顫抖,我心里激動的要死。

  這次,嫂子也同樣哼哼一聲。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