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近期,有位 律師微博爆料稱自己的朋友與一位叫袁立(莉)的演員結婚,惹來網友和媒體的熱烈討論和猜測。

    相關專題:傳 袁莉閃嫁 外籍律師 閃婚靠譜嗎?袁莉  袁莉微博回應“閃嫁”傳言  袁莉(微博)與外籍 男友結婚的消息傳出后,大家紛紛猜測袁莉與一位外籍80后律師男友的 婚事是真是假,但目前真相仍未浮出水面。

  12月3日,袁莉在 微博上發布消息稱“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說”,并嗆聲稱該律師“大嘴巴”。

  引來更多網友熱議……袁莉微博回應“閃婚”  據了解,袁莉近期還在微博中透露,近日繁忙,關于婚事及感情問題,將在自己忙完拍戲之后告知大家。

  不知到時會給大家帶來什么樣的驚喜。

  袁莉微博稱自己“感情沒那么豐富”  袁莉 婚史一直成謎  袁莉在微博上之所以對自己的婚史較為介意,是因為她的婚史一直成謎。

  袁莉2005年被邀出演電視劇《大校的女兒》的女主角時,與劇中的男二號新人 趙嶺因戲結緣。

  2005年9月,袁莉與趙嶺即步入了殿堂。

  然而這段婚姻并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就和平分手。

  分手的原因據傳是袁莉特別不滿趙嶺酗酒,不過這一說法被趙嶺斷然否認。

  有傳真實原因是袁莉曾與另外一名男子有過短暫婚史并生有一個孩子,趙嶺發現袁莉隱瞞這一切,于是選擇離婚。

    不過對于自己的婚史,袁莉本人曾經予以(大炕上性經歷)否認,在《婚姻保衛戰》的發布會上,袁莉聲稱自己沒有結過婚,只是試婚過一次,而且用她的話說是“慘敗”。

  盡管如此,袁莉并沒有放棄對婚姻的向往,她也曾表示自己很想結婚,恨不得馬上就結婚。

  這次傳出和外國小男友閃婚,不知道是不是袁莉恨嫁心切的表現。

  疑似袁莉與外籍老公的合照  袁莉“老公”身份曝光:任布什弟弟公司CEO  據中國娛樂網報道,袁莉的這個外籍老公Blaine Grunewald來頭不小,他的中文名字叫林博文,是雷曼律師所的律師,也是美國前總統布什的弟弟NeilBush 和Edward Lehman開的雷曼布什公司的CEO。

  該公司是一個在中國領先的投資商務戰略公司,在海南、廈門、天津等地開展合作項目。

    據悉,林博文年輕有為,2001到2002年在加拿大卡爾加里MountRoyal College學商業,2003-2004年在東北師大學中文,2009年畢業于復旦法律系本科,是一位有學識、有魄力的80后。

    (部分文字來源:中國網、中國娛樂網) 嗯……嗯…… 陳蕓蕓小嘴微張,開始輕哼了幾聲。

   許文的手在陳蕓蕓的小腹上又揉捏了一會兒,隨后反復再次來到大腿的 部位

   而陳蕓蕓被許文這一番伺候, 身體早就燙的厲害了,她媚眼如絲輕吟不止。

   就在她無比正享受的時候,許文的手卻停住了:蕓蕓,你翻個身吧,該后面了。

   這是許文故意的,他深得欲擒故縱的計謀。

   陳蕓蕓好像有些失落,但還是依言翻身趴在床上。

   那雪白挺翹的豐臀立即展現在許文面前,尤其那神秘的溝塹,被丁字褲死死的包裹著,還微微有些隆起,更是誘的許文口干舌燥。

   在一番推拿揉捏之后,許文的手也終于落在了這雪白的豐臀上,那觸感……讓許文的下身更加堅挺了。

   蕓蕓,我幫你把底褲脫了吧。

  他說。

   聽到許文的建議,本來還一臉迷醉的陳蕓蕓突然就睜開了雙眼,翻過身來直直的盯著許文,眼神透露著一絲玩味。

   你是想要睡我嗎?她白嫩的腳趾繃起,如珠玉一般圓潤晶瑩的指尖輕輕抵在許文的胸膛上。

   這種姿態別提有多撩人了。

   許文甚至從她骨子里讀出了一個浪字。

   如果您同意,我也不會拒絕。

  他嘴角勾起,壞笑道。

   說實話,陳蕓蕓表現出的這種狀態,在許文看來她也極其渴望,如果許文更進一步,膽子大一點的話,說不定就到手了。

   可許文似乎還是低估了眼前這個 女人

   陳蕓蕓的腳尖稍稍用力,把許文的身子向后點的傾斜了一下,她突然嬉笑道:你還是省省吧,我可不希望自己被你撩撥到火熱,你卻中看不中用半路撤退。

   聽到陳蕓蕓的質疑聲,許文表示不服,他從來都覺得自己在那方面無與倫比。

  所以不由的挺了挺下身,讓他那碩大之處更加顯目。

   見到許文這小動作,陳蕓蕓笑了:光大有什么用?你還沒經歷過這種事情吧?處的話,第一次都不中用的。

   許文也 笑了笑:蕓蕓,你可別小看了我,有些事不試過可不能輕易下結論。

   陳蕓蕓復又轉身趴在了按摩床上,扁了扁嘴說:算了吧,你們男人都一樣。

   一樣嗎? 許文覺得自己不一樣。

   可接下來陳蕓蕓則命令般的說:少動歪心思,快給我按摩,把本姑娘按舒服了,小費少不了你的。

   臥槽! 在這一輪的交鋒里,許文不得不承認,他敗了。

   論起欲擒故縱,看來還是這個陳蕓蕓技高一籌啊。

   嘆了口氣,許文把手繼續放在她的雙腿之間來回游走,尤其在她丁字褲的邊緣,不時還翹起一根 手指,從她那微微隆起之處劃過。

   嗯……陳蕓蕓再次發出那種令人心醉的輕吟。

   許文并不死心,他想,既然你跟我玩這套,那咱走著瞧,看是你先繳械投降,還是我技不如人。

   許文的手指一次次彷如 無意的劃過陳蕓蕓那處,而她也不時輕哼一聲,除此之外,好像并不在意也沒有反對。

   見狀,許文的膽子更大了,手指也從無意變成了有意,也不管什么大腿內側不內側了,直接伸出兩根手指,在她那微微隆起的部位一陣揉捏,不時還擠壓一下。

   陳蕓蕓身體的反應愈發的劇烈起來。

   雙手抓住了雪白的床單,兩只腳的十根玉珠一般的腳趾也緊緊蜷縮起來。

   見狀,許文的膽子更大了,他的手指勾起丁字褲的邊緣,直接探了進去。

   這一觸。

   陳蕓蕓的身子猛然一躬,而許文不待她反對,手指變化作電動小馬達,在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快速撥弄起來。

   啊…… 陳蕓蕓終于忍不住了。

   她那里早就變成了泥潭。

   在被許文這一撩撥之后,緊緊并攏的雙腿,也自行分開了,肥美的豐臀也翹了起來。

   這個姿勢有點像在練習蛤蟆功。

   姿勢很丑,但卻性感十足。

   見到這一幕,許文也受不了了,他感覺自己的下身就要爆炸了。

   小腹那股子邪火蹭蹭往上躥,手指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終于。

   隨著陳蕓蕓的一陣抽搐,她癱軟的趴伏在了床上。

   這時候,許文的手指都有些酸累了。

   蕓蕓,舒服嗎?許文壞笑著問。

   陳蕓蕓重重的喘息著,貝齒輕叩朱唇媚眼如絲。

   唉!可是,她竟然輕輕嘆了口氣。

   怎么了?許文不解。

   陳蕓蕓說:其實姐今年三十五了。

   啊?聽到這話,許文假裝吃驚,事實上,陳蕓蕓的年齡他早就猜出了個大概:不過可真巧,我也三十五。

   那你肯定沒我大,我正月初一出生的,所以,你還是得叫姐才行。

   呃…… 許文一時語塞。

   陳蕓蕓笑了笑后嘆道:三十五了啊,可是三十五年來姐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放松。

   聞言許文皺了皺眉:怎么?姐夫不能滿足姐嗎? 皺眉是許文裝出來的,聽到陳蕓蕓沒有得到過滿足,他心里早就泛起了一絲漣漪。

   哪還有姐夫啊?陳蕓蕓說:我們離婚了,雖然他很有錢,可是那方面真的沒辦法滿足我,而且還在外邊有了別的女人,所以導致我經常發脾氣,他可能是覺得內心有愧吧,就給了我一筆巨大的錢財,跟我離了。

   這真是一個開心的故事,許文想,然后說: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陳蕓蕓把身子轉過來,繼續面對著許文,那繚人的身段讓許文內心更加燥熱。

   許文暗自吞了口口水,說:姐,要不然讓我滿足你一次吧? 聽到這話,陳蕓蕓笑了,然后搖了搖頭:我可不想在這種地方做。

   呃……聽到陳蕓蕓的拒絕,許文有些失落。

   然而,接下來陳蕓蕓的舉動卻讓許文愣住了。

   陳蕓蕓似乎也看出了許文的沮喪,莞爾一笑之后,竟然主動湊到許文面前,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就握住了許文的那處。

   哇!當她握住之后,也嚇了一跳。

   呃……怎么了姐?許文問,其實心里暗暗得意。

   陳蕓蕓很意外的盯著許文那里,露出一副極為夸張的表情:還真是…&hell(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ip;還真是大啊。

   她把許文的褲子褪下去一截,然后那龐然之物便躍然眼前。

   在親眼看到之后,陳蕓蕓更是驚的張大了小嘴。

   姐……許文有點懵,她不是不同意在這種地方嗎?怎么還這樣? 片刻之后,陳蕓蕓笑了笑:看在你把姐弄舒服的份上,姐也幫幫你吧。

   然后她的小手便開始上下翻飛。

   一股熱流劃過許文的小腹,讓他忍不住低吼出了聲:唔! 然而,女人的手雖然柔軟纖細,可力氣畢竟沒有男人的大,況且許文又是那樣的強。

   十分鐘后,陳蕓蕓累的雙臂發麻,但她卻滿心的歡喜,因為許文還沒有釋放出來。

   也就是說,他一定能夠滿足自己。

   見陳蕓蕓停止了動作,許文心里暗暗心焦,想,還是這樣,這該死的就是不出來,最后還是跟張曉月一樣,無奈放棄。

   然而,就在許文這樣想的時候,忽然那里傳來一股溫熱、濕滑的感覺。

   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美妙。

   而且,那種感覺在自己那里開始輕輕套動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