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吳把站在一旁受了驚嚇的 童童拉到了 李芬的身旁, 說道:“安慰安慰孩子吧!”她蹲了下來,輕輕的抓著童童的胳膊,一雙剛哭過還有些紅腫的雙眼 看著他,歉疚的說道:“對不起童童, 媽媽是不是嚇到你了?”童童搖搖頭,伸手過去摸著李芬紅腫的眼角說道:“童童長大了,以后可以和吳爺爺一起保護媽媽了。

  ”雖然從他一個小孩嘴巴里面說出這種話有些不切實際,但是李芬心里還是特別開心兒子能這么聽話懂事。

  她瞬間就笑開了,站起來拉著童童的小手說道:“走,回家,媽媽做好吃的給你們吃。

  ”三人剛要離開這個鬼地方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把他們叫停在了原地。

  “哎?這不是我兒子李強那個老婆,李芬嗎?”只見一個五十多歲,又肥又矮還特別黑的老 女人走過來,看著李芬咬牙切齒的說道。

  聞言,李芬立馬回過頭,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這個老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她那該死的老公——李強的媽媽。

  她身邊跟著兩個男人,一個是個唯唯諾諾,一直躲在老女人后面,時不時探出頭來,瘦巴巴的糟老頭子,就是李強的老爸。

  另外一個比較高大的,滿臉胡渣,兇神惡煞的在一旁抽著煙的男人,就是他的親 舅舅,老女人的親弟弟。

  李強除了性格隨母親,皮相和這兩個老人一點都不像,反而比較像他的親舅舅。

  李芬還大膽的想過,他是不是他的舅舅和媽媽鬼混生下來的,只是找了這個老頭做替死鬼而已。

  他的舅舅和媽媽也不是什么好人,視賭成性,把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賭光了。

  曾經他們為了還賭債還想過把李芬賣了,只是礙于那個時候李芬懷著她兒子唯一的種,剛好自己的兒子又出了事,所以才沒動手而已,不然早就賣了她。

  他們一家人對李芬一點都不好,在他家生活簡直就是地獄。

  幸好后來她因為生童童需要照顧,他媽媽又不想理這些麻煩事,直接把她丟回了娘家。

  也因為這個舉動,她回到娘家以后才能真正的過回了像樣的生活。

  看來,李強還活著并進監獄的事情,已經通知到他們家里去了。

  “李芬啊,我家對你不錯吧,你說找到工作要帶孩子去城里,我們一家人也沒說什么吧?”李強媽媽裝腔作勢的說著。

  突然間,她又扯著嗓門喊了起來:“你打工就打工吧,你還背著我兒子去搞破鞋,竟然還把我孫子帶去老情人家里住著,你要臉不?你不要臉我們老兩口還要臉呢,呸……”“這是你那老情人吧?瞧你們一對狗男女的樣子,當初我就知道你李芬不是什么好東西,騷浪蹄子一個。

  ”她指著老吳破口大罵道。

  “這不是我的孫子嗎?乖孫子,快過來奶奶這里,讓奶奶抱抱。

  ”他媽媽看著李芬身旁的童童,滿臉油光的笑著,并伸出一雙肥胖的手說道。

  拉著李芬小手的童童,看到這個女人在叫他,立馬放開她的手,抓著她的衣服躲在了她身后,探出半張小臉怯怯的看著對方。

  一張小嘴嘟囔著說:“你是壞奶奶,你欺負我媽媽和吳爺爺,我才不要你抱。

  ”她氣急敗壞的說:“尼瑪,你個小雜碎跟誰學的,這么沒有禮貌,看來你媽沒有好好教養你,看老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她說著便對著李芬的方向,快步的走了過來,舉起肥胖的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

  李芬立馬轉身把童童抱在了懷里,此時已經來不及躲了,只好緊閉雙眼等待著疼痛的來臨。

  結果許久也沒發現有巴掌落下,她回過頭,看到身邊的老吳抓著她那肥胖的大手。

  對于當過兵的老吳來說,再胖的人,這點力氣在他面前就像捏螞蟻一樣。

  老吳捏得她生痛,她嗷嗷大叫起來。

  見狀,對面抽煙的男人狠狠的把煙摔在了地上,掄起拳頭就朝他沖了過來。

  他舅舅嘴里還不停的叫道:“老不死的,放開我姐。

  ”李芬朝著老吳叫道:“老吳,前面……”她的話音剛落,只見他另外一只(姐弟亂欲)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拳頭。

  然后越捏越緊,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

  李強的舅舅被他捏著拳頭動彈不得,吃痛的伸腿想要踹老吳的下身。

  沒成想老吳一眼就看出了這個家伙的小心思,一腿便 用力的踹在了他的膝蓋上。

  他整個人痛得倒了下來,老吳也甩開了他的手,另一邊的女人還在嗷嗷慘叫著。

  老吳臉上露出厭煩的表情,不耐煩的把她的手甩開了。

  “你們再沒完沒了的找李芬的麻煩,下次就不是這樣的教訓了,聽到沒有?還不給我滾?”老吳憤怒的呵斥道。

  李強的爸爸站在遠處,聽到老吳大聲的呵斥嚇得急忙躲了起來。

  老吳也懶得再理他們,轉身把蹲在地上護著童童的李芬拉了起來,然后抱起童童就準備離開。

  “李芬你個賤人,你別以為你現在找了個老男人護著我們就怕了你嗎?你們娘倆遲早還是會回來的。

  ”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甘心的說道。

  “說什么?叫你滾沒聽到嗎?”老吳轉頭對著地上的兩個人吼了起來。

  兩個人被嚇得話都不敢再吭一聲,連滾帶爬的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幾人走后,老吳一句話都不說,拉著李芬的手就往大馬路上走去,很快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一路上,坐在前排的他一句話都沒有對李芬說。

  李芬也沉默的看著外面的景色從眼前掠過。

  身旁的童童也因為太累的原因,趴在李芬的腿上睡了過去。

  夜幕降臨,幾人回到了家里,進門的一瞬間李芬感覺全身的防備都放松了一樣,疲憊的往沙發上躺去。

  老吳抱著還在熟睡的童童走進房間內,把他放在床上,蓋上了被子。

  他從房內走了出來,看著慢慢爬起來坐到沙發上的李芬便走了過去,抱住她,輕聲問道:“芬兒,怎么了?還在因為今天的事情煩惱嗎?你別擔心,我會幫你處理好一切。

  ”李芬卻抬起一張嫩白的臉蛋,指著飯桌詫異的說道:“老吳,你看桌子上,早上做的早餐, 晶晶怎么動都沒動。

  ”他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才發現桌子的東西動都沒動過,還好好的擺在原地。

  李芬拉開他的手站了起來,一邊往晶晶的房間走去,一邊叫道:“晶晶,你在家嗎?晶晶?”叫了好久,里面一點動靜都沒有,她忍不住伸手過去扭門把手。

  結果竟然發現房間被鎖了起來,怎么開都開不了。

  李芬轉身就去找備用鑰匙,老吳也覺得有點納悶,拿出手機撥了晶晶的電話。

  很快,一陣電話鈴聲從她房間里傳了出來,看來手機還在房間里,人多半也在那里了。

  “老婆,備用鑰匙給我。

  ”他掛掉電話,從她手里拿過備用鑰匙,著急的說道。

  他從昨天晚上開始就覺得晶晶不對勁了,現在在外面叫她又沒反應,電話聲又是從房里傳出來的,越想越覺得不安。

   “曉雪,你別看你 宋哥我上了歲數,但是身子骨強壯,干什么事情絕對不會輸給大小伙子!”老宋急忙說。

  孫曉雪一聽到他這樣說,小腹以下那處頓時就起了反應,熱烘烘的難以自持。

  然而此時身上的肉都已經被拉鏈卡得生疼,她急忙說:“宋哥,我的 裙子拉鏈壞了,你快幫我弄一下,好痛。

  ”老宋一看這身段,鼻血差點流出來!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孫曉雪身上的裙子此刻褪至腰間,那裙子的尾端雖然嚴絲合縫地蓋著羞處,但是兩條大腿以及 大片臀部,全部都暴露在外面。

  大片大片的白皙,大片大片的嫩滑!裙子底端的金屬拉鏈卷了些許,臀部隨著她的用力掙脫,有節奏地晃蕩不停。

  老宋被這致命胴體吸引得雄性激素迸發,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都快要失去意識。

  老宋聽到她這樣說,立刻伸著 雙手坐起身來。

  他吞咽著口水,望著白嫩、緊致的動人肌膚,小腹下方如同被熱水淋過,滾燙得他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起來。

  正對著修長美腿,他雙手直打哆嗦,說:“曉雪,你的臀實在是太大了, 睡裙再往下褪一定會壞了的,要不然我幫你把大臀往上面推一推,你用用力,睡裙就能把你的臀包進去了。

  ”孫曉雪聽到老宋這樣打趣她的臀部,一臉羞赧,害臊到極點。

  可她還是一臉不好意思地對老宋說:“宋哥,要不然這樣吧,我自己推著屁股,你來幫助我把睡裙往下拽。

  ”“好,曉雪,你用力推!”老宋瘋狂吞咽著口水,一雙大手,朝著孫曉雪豐腴的臀部摸了上去……孫曉雪背對著老宋,雙手捂在翹臀邊緣,用力推著中心位置的大片白肉,這樣一推,更是顯得她前凸后撅,該豐滿的地方已是豐滿到一定程度。

  老宋拼命穩定呼吸,可是無論他怎么努力,雙手都不安地打著哆嗦,心上仿佛是有千只萬只的螞蟻瘋狂爬行,癢得他快要雙眼一閉窒息過去。

  孫曉雪雖然沒有回過頭來看老宋,但是身體明顯感覺到老宋雙手的震顫,她羞臊得不行,說道:“宋哥,你別只顧著看啊,快些幫我把睡裙拉下來。

  ”“好好好,曉雪你放心,很快的。

  ”老宋的雙手已經徹底不聽自己使喚,兩只手搭放在睡裙的邊緣,用力往下拉。

  可是不管他們兩個人如何努力,拉鏈都是紋絲不動,老宋的牛仔褲此刻已經快要被撐破了,他一著急一用力,裙子面料撕裂的聲音突然間響起,裙子下方邊緣處頓時裂成兩半,孫曉雪的白皙后背瞬間暴露出來。

  頓時,裙子已經失去了遮羞的作用。

  “啊!哎呀我的媽呀!”孫曉雪連忙夾緊雙腿,彎曲腰肢維持睡裙不至于掉在地上,在老宋的面前踉蹌站著。

  盯著分分鐘走光的危險,孫曉雪一手捂著胸部,一手捂著臀部,一陣小碎步逃離臥室。

  老宋非常清楚,孫曉雪再走五步,一定會走光。

  懷揣著觀賞夢中女神那曼妙裸體的欲念,他雙眼緊緊盯著視線前方……因著過于焦急,孫曉雪忘記穿拖鞋,就這樣赤著一對白嫩玉足離開臥室。

  老宋坐在床上遠遠望著,發覺有一種A片女主角離開鏡頭下的錯覺。

  他心中暗想,這多么像是每一晚 春夢里面才會出現的場景,不,精準地說,這是要遠比那些春夢更加令人發癡發狂。

  當孫曉雪回到老宋眼前時,她已換了一身清涼、舒適的夏裝,上身一件正面印有哆啦A夢圖案的白色T恤,下身一件超短的牛仔短褲,腳腕處戴了一條銀制腳鏈。

  整個人顯得是那樣清純靚麗,從頭到腳清麗得,就像是人生賜予給老宋最好的禮物。

  她站在門口,雙手掐著小蠻腰沖著老宋甜美笑著。

  老宋心花怒放,激動得想(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要沖上去將她攬入懷中又親又抱,而又因為她方才那副樣子,剛好可以上下其手,今夜成為自己的女人。

  狠狠地蹂躪,狠狠地索取,直到她香汗淋漓披頭散發,整個人跪在自己面前直呼老公快點,老公再快點我還想要。

  老宋剛想要站起來,孫曉雪走到他的面前將他按在床邊,輕輕坐下,一對媚眼盯著他看,說道:“宋哥,剛才你也說了,最近流行性感冒嚴重,要不然咱們兩個人就躺在床上好好歇歇吧。

  ”老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孫曉雪居然主動提出要和自己一同躺在床上!躺下之后會發生什么?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自然是上下其手瘋狂給予瘋狂索取了,孫曉雪那碩大的巨乳,那撅挺的翹臀,那白嫩的玉足,全部都會屬于自己!“這鬼天氣真的是,弄得我身體好不舒服哦……”還未待老宋開口說話,孫曉雪已經踢掉拖鞋爬到床上了。

  老宋猴急猴急地跟著爬了上去,激動地躺在孫曉雪身旁……老宋躺在猶如溫潤香玉的孫曉雪身旁之后,聞著枕頭上面的誘人香氣,足足半分鐘心跳才平復下來。

  孫曉雪生活之優渥要遠遠超乎老宋的想象,又因為是少婦,所以席夢思大床上更是女人香十足。

  眼看著自己與孫曉雪的嬌軀之間隔著一段距離,他刻意湊了過去,不經意間褲襠 部位居然抵到她的翹臀部位。

  由于她的下身只有一條牛仔超短褲,修長雙腿借著皎潔月色白嫩得晃人眼球,令他有一種錯覺,仿佛已經長驅直入沖撞進那迷人的雙腿之間般。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