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 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 陳老師的臉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燦爛的笑容,他笑呵呵 的說著:“ 楚楚,剛剛聽說你每天要擠掉那么的奶水, 我感覺就這么浪費掉了怪可惜的,那個我想說的是,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讓給我喝嗎?”當陳老師突然將這句話說出來之后,我的臉蛋頓時一下子紅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無比的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陳老師見我不回話,他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重重地說著:“楚楚,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我是你的老師,你曾經是我的學生,教書育人是我原本的職責,我不可能不要臉的做出一些違背人倫道德的事情!”陳老師的話,說的特別嚴肅,表情也非常認真,我一下就慌了,連忙擺手解釋:“陳老師,我……我沒有誤會您,只是,只是……”我紅著臉,眼睛不敢看他。

  聞言,陳老師似乎松了一口氣,重新掛上和藹的微笑,“楚楚,老師只是不想看見你這么多這么好的奶水就這樣浪費了!你別想太多。

  ”完了之后直接從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塊錢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淡淡的說著:“楚楚,你看這樣可以嗎?你這么好的奶水浪費了也挺可惜的!正巧我的腸胃最近出了點小毛病,聽 醫生說母乳對這方面有很好的調養作用!老師花錢買你的奶水治病,這可是正兒八經的事情!”當他將這一千塊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時候,我感覺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陳老師畢竟教導過我三年,沒有他的信任,我也不會來他們家給他們的兒子喂奶,更不會拿到一個月幾千塊的薪水補貼家用, 老公也不用為了養活一家子,沒日沒夜的干活。

  雖然我們家是窮,但是陳老師的這個錢我是絕對不會要的。

  我稍顯猶豫了一會,偷看了一眼張姐休息的臥室,咬了咬嘴唇,羞澀的說著:“陳老師,您把這個(媽媽啊啊啊啊)錢拿回去吧,您需要,我就擠一些奶到杯子里面,一會你再喝吧!”陳老師聽了之后顯得非常開心的說著:“真的嗎?楚楚,那真是太感謝你了!”他說完了之后,稍顯急切的走到了旁邊的茶幾上面,拿了一個透明玻璃杯遞到我的手里。

  我依舊有些害羞的從陳老師的手里面接過了那個玻璃杯,然后側著身子,將我的奶汁擠了大半杯到這個玻璃杯里面。

  然后紅著臉,將剛剛擠出來的還熱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陳老師的面前。

  陳老師看見了之后,一臉高興的接了過去,一口氣就給喝光了。

  我看著陳老師一口氣就喝完了,我感覺羞澀的同時還有些好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問了句:“陳老師,好喝嗎?” 陳壽此時顯得無比的開心,像是得到了想要 東西的孩子,笑呵呵的說著:“恩,好喝,甜甜的,而且味道很濃,比牛奶好喝多了!”我低頭害羞的笑了一下,抬起頭不好意思的說著:“陳老師,孩子吃飽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當我提出要回去的時候,陳壽頓時顯得驚訝了一下,他皺了一下眉頭說著:“楚楚,別急嘛,要不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飯吧?”聽他這么一說,我連忙擺手拒絕,有些靦腆的說:“不用了,陳老師,謝謝你,我已經在家準備好飯菜了!”聞言,陳壽有些失望,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嘴唇動了幾下之后卻沒有說出一個字出來,只是一個勁兒的盯著我看。

  在他火熱的目光下,我感覺渾身不自在,帶著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嬌嗔一聲。

  “陳老師……”被我提醒后,陳壽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臉上出現一些尷尬之色,稍稍收斂了點,但還是時不時偷看我一眼。

  見狀,我輕輕揉著衣角,臉紅紅的低聲問道:“陳老師,您是不是還有什么話想對我說?”我主動這么一問,陳壽臉色倒是變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來,尷尬的笑了一下,猶豫半晌后,似乎是無意的說:“楚楚啊,我能再喝點奶嗎?我看你的奶水好像還有挺多的樣子!”說完,他的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等著我的反應,又補了一句:“醫生說我的腸胃病還是挺嚴重的,要喝大量母乳調理,不然時間長了,會落下病根的……”“啊!這么嚴重嗎?”我驚訝的叫出聲。

  “嗯,醫生是這么說的,我這也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老師的工作壓力很大,每天上課都會吸入大量粉塵,還要經常熬夜批改學生作業,飲食不規律,這些對 身體健康危害很大。

  ”陳壽面色嚴肅的說:“我這兩年經常腹痛難忍,有時候半夜都疼的睡不著覺。

  楚楚,你也不想老師出事吧?幫幫老師好嗎?”一聽情況這么嚴重,我一下就為他擔心起來,我強忍內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輕輕地說:“那……那好吧,我再擠一點,好像還真的有很多呢!老師你放心,只要能幫的上忙的,我一定幫你!”我說完,這次主動去拿到了剛剛的那個透明的玻璃杯,當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準備側向一邊去擠的時候,陳壽突然叫住了我。

  只見陳壽走到他們的臥室門口,確認門關緊之后,又把我拉進另一個房間,站在我身邊,用有些哀求的語氣說著:“楚楚,那個…我能直接吃嗎?”當陳壽突然這么一說,我聽見了之后整個人頓時像懵住了一樣,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聽錯了,于是我轉過臉來看著他,不敢置信地問著:“陳老師,你剛剛說什么?”這個時候,陳老師看著我的臉蛋, 在那里有些尷尬的笑著,卻又重復了一遍說著:“楚楚,我是說我能夠像我兒子一樣直接去吃嗎?”當這次陳壽這么大膽直白的說完了之后,我的臉蛋刷的一下變得通紅了起來,此時我根本不知道我該怎么辦,慌張的手足無措。

  他的這個要求不單單只是吃母乳了,還會和我有身體接觸,而且那個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讓別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澀的同時還帶有些許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聲說:“陳老師,你瞎說什么呢!這絕對 不行!”此時陳壽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繼續在那里哀求的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醫生說了,直接吃和擠出來效果差的很大。

  老師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但你是我的學生,連你都不幫我,我能怎么辦?老師這也是沒辦法了啊!”他的表情滿是無奈,哀聲請求的樣子很可憐。

  我相信了他的話,但還是過不了心里這一關,喃喃說道:“這不行……不行的……”聞言,陳壽突然朝我跪了下來,眼淚直接出來了,哀聲道:“楚楚,算老師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給你加五千工資,你幫幫我?怎么樣?”看到他這副樣子,我心軟了,可是又怕對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會跟我離婚的……!”陳壽急忙說道:“放心吧,楚楚,我發誓絕對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況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會做別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這時候,我的思緒繼續動搖起來,陳壽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于是他繼續在那里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塊錢我可以立刻給你,你拿著錢可以給老公孩子買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絕對不會損失什么的。

  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此時當我想到我老公為了一家奔波勞累的樣子,他每個月工資還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讓陳壽吃一次奶就能賺到五千塊錢,老公一定會輕松很多吧?“嗯……”于是我把心一橫,然后強忍羞意的點了點頭,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聲音應了下來。

  陳壽表情驚喜萬分,似乎也沒想到我竟然真的會答應,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后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周圍的窗簾已經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沒有人可以看見里面的,于是拉著我坐到了沙發邊,然后慢慢的用手將我的上衣給掀了起來。

  當他準備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時候,不知道為何,我的胸口卻跳動的十分厲害,我感覺我已經雙頰緋紅了,非常的害羞和緊張,愧疚感襲來,心里有很對不起老公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陳壽則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手中還在繼續撩我的衣服。

  此時我的雙眼已經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別處,還不到一分鐘,陳壽就將我的里衣給掀了起來,他就蹲在我面前,雙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撫摸又舍不得的樣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贊嘆著:“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他的夸贊我的臉蛋羞的更加通紅了起來,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厲害了,羞澀的同時還有點點自豪。

  認真欣賞片刻后,陳壽終于有了動作…….就在陳壽正準備張開大嘴要伸過來吃的時候,突然他們家客廳有了響動,頓時讓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趕緊將衣服給放下,而陳壽也顯的非常失望。

  他戀戀不舍的把手從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給我使了個眼色就先出去了,我連忙收拾了一下稍顯凌亂的衣服,也出了這個房間。

  過了沒一會兒,陳壽的 老婆張玉萍從主臥里出來。

  陳壽臉上立即擠出了一絲笑容跟他老婆打了個招呼。

  我假裝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邊,不知道為什么,見了她有點心虛,老老實實的問候了一句:“張姐好!”張玉萍看了看我說:“楚楚,今天怎么樣?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老公,我洗好了。

  ” 柳倩一邊捋了捋烏黑長黑,一邊走出浴室。

  此刻的她身穿性感睡裙,胸前的柔軟高聳露出的風景線引人無限遐思,兩條白皙嫩滑的美腿微微打開,手指自我撫摸向下伸進裙內,仿佛要把自己弄軟。

  張龍躺床上瞧著咬唇放電的 妻子,見有東西順著 女人豐盈Q彈的美腿滑下,他頓時口干舌燥,按壓不住腹部竄起的一陣火熱,沖過去抱著,兩只手不安分的游走起來,低頭就噙住柳倩香潤的粉舌。

  “嗯……”柳倩不由低吟一聲,體內欲望已經完全被激發,嫵媚的身軀妖嬈地舞動著。

  睡裙很薄,她又沒穿內內,摸著就像毫無阻隔一樣,只是隱約有些扎手。

  張龍的手指感覺到她反應,身體便像著火一樣滾燙,迫不及待的撩起她的睡裙,抬起一腳,腰身一挺。

  “噢!”兩人同時嘆出舒服的聲音。

  張龍不給她緩沖的機會,沒等她準備好就瘋狂運動起來,不時 把她的雙腳拋離地面,接連的沖撞讓柳倩腿都軟了,她緊緊抱住張龍才不至于滑到地上,因為用力過度,她的指甲在張龍的后背上抓出了好幾道血痕,嬌軀隨著男人的運作,如海中的小舟般飄搖不定,喘息聲加重,竟還敢催促張龍:“老公,快……快點,嗯……”得到女人的鼓勵,張龍宛如加滿了油的跑車動力十足,每一次動作都攪得柳倩尖叫不已,口水都出來了,兩眼迷離,欲仙欲死。

  床板足足搖了大半個小時,隨著男人的一聲低吼,這場糾纏才得以停止。

  “老公,舒服了嗎?”柳倩光著身子,香汗淋漓的她仿佛一顆熟透的紅蘋果,比剛才顯得更為誘人,因為她在用嘴幫張龍清理,與張龍對視的眼睛充滿了媚誘,那柔軟貼在張龍的腳上,觸感讓人瘋狂。

  “舒……舒服,老婆,你的身子就像毒藥,讓我著迷。

  ”張龍忍不住把她拉上來抱著,把玩著她的柔軟,膝蓋屈起頂著她底下,享受著扎腳的感覺。

  “那……老公,你想不想玩點更刺激的?”柳倩眨了眨眼睛。

  “什么刺激的?”“就是……”柳倩扭捏著,猶豫老半天,才羞澀的開了口。

  他們夫妻倆從相識到結婚至今,已有七年之久,對彼此的新鮮感已經流失干凈,所謂的激情,也終究會變淡。

  幾天前,柳倩偶然看到一篇關于交換伴侶的故事。

  對于這種癖好,她心中雖有少許抵觸,但更多的卻是興奮。

  柳倩希望嘗試一番。

  “不行,那可是身體上的出軌,老婆,你怎么能有這種想法呢?”張龍在得知后立刻拒絕。

  柳倩有些悶悶不樂,剛才說“交換”的一剎那,她明明能感覺到張龍那兒起了反應,這說明張龍潛意識里是興奮的。

  而張龍拒絕的原因,或許是三觀比較正,心理上過不了這道坎吧。

  “好了啦老公,我這不也是想著法子給咱們的 生活增添點樂趣嘛……”柳倩推開他在自己底下蹭來蹭去的膝蓋背過身,無奈的閉眼睡去。

  妻子所提的想法,張龍也沒放在心上。

  這件事情便像開玩笑一樣,飄飄結束。

  往后的日子里,夫妻倆照舊過著公司與家,兩點一線的無趣生活。

  直到近些天,張龍發現妻子經常去娛樂場所“應酬”。

  每次都玩到深夜才回家。

  “老公,我出去玩咯,同事們已經在酒吧等著我了。

  ”今天兩人吃完晚飯已是晚上八點,柳倩不打算洗簌休息,反而穿上吊帶短裙,兩條細長迷人的美腿套上肉色絲襪,腳丫踏著細高跟鞋后便扭著肥臀出了家門。

  妻子是公司里的銷售部部長,性格熱情奔放,出門外交、私下聚會拉攏關系是常事。

  可回想起當初柳倩主動提出的“交換伴侶”,張龍心中充滿困惑。

  雖然他拒絕、口頭教訓了柳倩,但沒準并沒有澆滅女人內心深處對于生理激情的渴望。

  而且,他看到柳倩出門前,竟換個丁字褲。

  等到深夜凌晨,喝到酩酊大醉的柳倩才回到家。

  張龍抱起妻子曼妙玲瓏的身子,輕放在床上后開始仔細打量。

  頭發沒亂,裙子完好。

  但撩起裙擺后,張龍竟發現她大腿上方的肉色絲襪上開了道口子,雖然不在正中的位置,但也非常接近了。

  張龍皺著眉頭去嗅,雖然是妻子熟悉的氣息,他還是不能釋懷,于是把絲襪拉破,勾開妻子的內內扒開來看。

  表面瞧著挺干凈的,拿手指也沒弄出什么來,但她(秦檜兒子怎么死的)那有些不對勁,像是出過東西。

  雖然單靠這一點不足以證明什么,但妻子究竟有沒有出軌,還真說不準。

  她醉得太死了,被這樣弄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氣得張龍把她的腿往兩邊一分,壓上去就瘋狂狠剁。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