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女性同居 成本比男性高成本一: 社會文化成本目前,對于同居,社會上可能持寬容態度,但寬容卻不代表肯定。

  從古到今,如果 男人一而再再而三 戀愛同居分手,會被稱為"風流才子""風流倜儻",這樣的經歷,在男人口中,也成為他們炫耀的資本。

  同樣的情況對女性來說,卻是不光彩的,女性經常會被人認為“水性楊花”、“殘花敗柳”。

  很多人認為,只要自己認為不吃虧,外界的看法不重要。

  可是,社會文化對男人的風流是寬容,對 女人卻很苛求,當女人再一次戀愛或者走進 婚姻的時候,要承受比男人多很多的社會輿論。

  這不公平,但就是現實,至少目前無法改變。

  成本二: 身體健康成本男女身體特點決定了同居后,女性容易感染患上婦科病等病癥。

  如果一不小心懷孕,對女性的健康損害大,處理不當容易留下后遺癥。

  懷孕的風險,幾乎全由女性承擔。

   婚前同居 女人的"成本"要比男人高的多成本三:生理成本女人比男人老得早,25歲身體機能開始走下坡路。

  同居幾年下來,女方人老珠黃,男方青春仍在,事業上升,雙方卻不一定能走入婚姻。

  成本四:經濟成本戀愛時,大多數男方會主動埋單,當然AA制也是一種很合理很時尚的方式。

  一旦同居,雙方就轉化為一種既不是戀愛又不是婚姻的尷尬關系,少了戀愛的浪漫,卻多了經濟上的負擔。

  成本五:心理成本經過同居,男人心理信心爆棚,因為他們更懂得如何去討好、應付女人,對女性更有經驗;而同居后戀愛失敗,女性通常會留下心理陰影,越來越不自信,在處理下一段感情時更傾向于結婚,而不是享受愛情。

  二、同居會阻礙婚姻進程研究發現:一個人同居的經歷越多,對婚姻生活就越排斥。

  同居并不能幫助人們進行所謂的婚前嘗試。

  換句話說,同居關系維持得越長,不結婚的可能性就越大。

  而且美國學者在調查中還發現,經過同居而結婚的夫妻比沒有經過同居而結婚的夫妻離婚率更高。

  婚前同居 女人的"成本"要比男人高的多因為同居者沒有承諾,只有類似君子協義的約定,這種自由越持久,同居者就越是厭惡婚姻中的各種束縛。

  也就是說,從同居中未必能學到有效的婚姻經(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驗,反而會阻礙婚姻進程。

  三、男人自相矛盾 女人后悔同居中國人民大學潘綏銘教授一項關于大學生同居調查結果顯示:大學生在對婚前同居持寬容態度的同時,特別是男性,對自己法律上配偶的童貞卻看得非常重要。

  對“假如你的戀人失去貞節,你還與她結婚嗎?”這個問題,有53.4%的男大學生選擇了“不”,同時,76.6%的未婚同居女性認為同居對自己身體產生了嚴重影響,62.4%的女性對自己的同居行為表示后悔。

  延伸閱讀:有勇氣敢于未婚先同居的女明星們 有沒有功夫,一出手就能看個真切, 葉凡早看出云鴿步伐穩健,呼吸綿長,看出是個好手,到她一出腳,才知道走眼,這哪是好手,明明一高手。

   電石火光間,云鴿的一腳已經快踢到葉凡的臉上,她仿佛都能看到葉凡和著血沫子口吐幾顆大牙,人側飛出幾步,倒地抽搐幾下后暈倒的情形。

  可是鬼一般的,十拿九穩的一腳竟然落空了,葉凡鬼一般消失了。

   人呢,人哪去了?云鴿保持上踢的姿勢楞了一下神,耳邊傳來一個聲音:還真是紫色的,嘖嘖,就那么點布料,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

  不對,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遮到的地方太多了。

   順著聲音看去,云鴿耳根子紅透,一股熱涌到肺部,差點噴出一口甜血來,因為葉凡笑瞇瞇蹲在她腳邊上,視野好極了。

   我殺了你!云鴿氣瘋了,放開手腳,一點不留手,高高揚起的腿改下劈, 腳跟直劈葉凡的后腦勺。

   葉凡剛才蹲下躲過側踢,這次雙手在地上一撐,雙手雙腳用力朝邊上挪了點,距離不多不少,剛好夠躲開云鴿的腳。

   用盡全身力氣,勢大力沉的一個下劈落空,云鴿的腳跟實打實的落在堅硬的水泥路邊上,痛得渾身打哆嗦,想繼續踢葉凡,可腿腳不利索,踉蹌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著腿咧著嘴,像是痛極了。

   葉凡笑語道:看你的身手,沒高人教不出來,你師父沒教過你,不死戰不可以用全力,出拳留一份勁,關鍵時候好卸力? 不用你管,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云鴿怒罵道。

   行,我就沒指著好死,我看看你腳。

  葉凡不由分說坐在云鴿邊上,把她兩條小腿擱在自己 腿上,抓住她受傷的腳。

   混蛋,你放開我!云鴿又羞又氣,想抽回腿,卻沒葉凡大力,只得用另一只腳往他腰上踹,我踹,我踹死你。

   姑奶奶,我給你治傷,又不是讓你懷孩子,至于嗎?葉凡被踹了幾下,腰眼生疼,干脆屈指在云鴿腿上麻穴上彈了一下,讓她消停下來。

   王八蛋,我不要你假好心,你快放開我,滾得遠遠的!云鴿兩腿沒法動,干脆用拳頭打葉凡肩頭。

   拳頭如雨點般落下,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葉凡沒覺得一點兒痛,也就由著云鴿。

   云鴿腳上穿著透氣性極好的運動鞋,葉凡想先把鞋襪剝下來,可是剛解開鞋帶往下剝,云鴿口中吐出:痛! 痛苦難耐卻發自內心毫無掩飾做做的一個單音字節,讓葉凡半邊身子都麻了,漂亮女人是男人恩物這句話一點兒不假,極品美女一顰一笑一言一行,包括一個字都能勾男人的魂。

   葉凡壞笑著,臉蛋湊向云鴿,看著她的紅唇,給我親一下好嗎? 云鴿推開他的臉,你休想! 我也沒打算今天親你,看看這是什么?葉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他分散了一下云鴿的注意力,快速給剝了下來。

   再小心翼翼剝下云鴿腳上襪子,葉凡目中出現一只晶瑩圓潤還帶著濃濃女兒香的小腳丫子,美中不足 的是,腳跟腫的像是饅頭般。

   你輕點,好痛。

  云鴿這會兒心里的火消了不少,注意力從葉凡身上移到了腳上。

   葉凡聚氣于目使用天眼術,探查云鴿傷處,片刻后探查完畢, 說道:沒什么大事,老婆你的腳后跟骨頭裂開了。

   還沒什么,骨頭都裂了!云鴿話出口,又覺得不對勁,誰是你老婆?還有啊,你怎么知道我的骨頭裂了? 葉凡說道:行行行,不是我老婆成吧。

  孩子他媽,我是半個 神仙,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東西。

  你的腳骨沒什么大事,隨便送一家醫院包扎一下,吃點藥,半個月就能完全愈合。

   你滾開,我不想和你貧,遇上你算我倒霉,滾遠點!云鴿取出手機準備聯系朋友來接自己,心里暗悔,遇上小人最好躲遠點,自己沒事和這葉凡這沒廉恥的較真(秦檜兒子怎么死的)干嘛。

   葉凡探手奪下云鴿的手機,笑瞇瞇如老狐貍般說道:和你打個商量,你的傷,我能立即給你 治好

   云鴿氣鼓鼓說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神仙了,滾一邊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臉。

   別管我是不是神仙,能治好你的傷是真的。

  可是啊,你總得有點回報吧。

   云鴿看了看傷腳,就算沒傷到筋骨,單單消腫也得一兩天,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葉凡的話她壓根不信,好啊,你治,你要能立即治好,讓我干嘛都成。

   話可是你說的,不能反悔。

  葉凡說完,開始在云鴿腳上忙活著。

   葉凡探手在云鴿受傷的腳跟處,輕輕摩挲了幾下,指尖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運內氣注入其中,口中念念有詞道:肉體速速復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云鴿眼見葉凡古古怪怪的,一只手指碰在她的傷處,忽然間一股清涼的氣息從他的指尖涌進自己的身體,不多時充盈了整只腳,眨眼間,腫處很快消退了,再沒痛楚的感覺。

   云鴿揉了揉眼睛,沒錯,腳上的傷沒了。

  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是見鬼了。

  不對,世上哪里有鬼,難道是幻覺?再掐了下肉,不痛,再掐,還是不痛,確實是幻覺。

   一點不痛,奇了怪了,我怎么做這種荒謬的夢?云鴿自言自語道。

   葉凡痛呼:喂,誰說你做夢了,你是不痛,可你掐的是我的腰! 姓名? 老公。

   去你妹的,老實回答。

   你不早就知道了,你老公我姓葉名凡。

  你就那么喜歡聽你老公的名兒,要不我多說幾遍? 好,我忍,我脾氣不好我也忍。

  你的年齡、籍貫、學歷、家室,住址都報出來。

   我比你小個一兩歲吧,夏國人,幼兒園畢業,家世深不可測,后臺比鉆石還硬,不過保密不能說,暫時居無定所,以前住一大山溝里,地址也不能說。

   葉凡就穿個褲衩子坐在地上,腿上擱著云鴿的兩條小腿,手在云鴿柔弱無骨的小腳上不老實著,嘴上敷衍著云鴿的問題。

   云鴿蹬了蹬腿,甩開葉凡的手,瞪著眼嘟著嘴嬌俏說道:氣死我了,你這算什么回答,老實點,一五一十說出來,免得我動手。

   葉凡又摸上了云鴿小腳丫,這只小腳他可舍不得撒手,嘴上說道:你拐彎抹角不就是想問我怎么把你的腳眨眼間治好了,對吧。

   云鴿點了點頭,抽回小腳,撿起鞋襪穿好,好奇的打量著葉凡,你快告訴我,剛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

  我就算沒學醫,常識也知道傷不可能那么治好的,你到底用什么辦法治的? 那我實話說了,我用的是 仙術,你要想學,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男女修煉更有效哦,要不咱們試試? 葉凡說道,雖然有點玩笑的味道,可他用的確實是仙術,或者說偽仙術,也可以說是道術。

   仙你妹,有神仙像你這樣?哎,你怎么摸上腿了。

   難怪一遇見自己就苦大仇深的,原來云鴿看到了他和于夢瑤的事情,葉凡說道:就是仙法咯,不信也沒辦法。

  別管我用什么方法了,把你傷治好了是真真的,報答嘛,別的不要,我就要你以身相許,給我生幾個胖娃娃。

   葉凡邊說,邊盯著云鴿的身前,嗯,雖然不如于夢瑤,可同時喂飽雙胞胎,應該不成問題。

   被葉凡盯著看,云鴿別過眼去,臉色一紅,可想而知昨晚上那個女人受了何等殘酷的摧殘。

   好啊,明明有女人,還來招惹人家,云鴿心里有氣,把葉凡湊近的臉推開,兇道:你做夢去吧! 站起身,拍掉屁股上的灰土,葉凡說道:說了是仙術,信不信由你。

  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又是同路,載我一程,送我去 花都市怎么樣? 你去花都市干嘛? 我去花都市,自然有我的原因。

  葉凡伸出手,老佛爺,還要我拉您起來呢? 德行! 打開葉凡的手,云鴿自個兒站了起來,隨意走動了一下,神了,一點不適感覺都沒有,腿腳麻利著呢。

   云鴿雙手環抱身前,歪著頭繞著葉凡身邊轉悠,仿佛想把他看個通透。

   葉凡說道:知道我身材好,你也不用那么直接,這里人雖然少,可還是有人看到。

  瞧見剛才騎著電瓶車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沒,八成把你這個交警看成色女郎了。

  還是,你真想對我做什么? 云鴿只顧著瞧,也不理葉凡,末了伸出手,在葉凡胳膊上摸了摸。

  摸完胳膊,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確定面前站著的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的大活人,不是個鬼怪。

   被云鴿的手弄得癢癢的,葉凡抓住她的手,玩笑道:我可是正正經經的良家大少,你可別伸出魔爪,我怕。

   你是正經人,豬都會上樹,狗都會說人話。

  云鴿瞧著葉凡,想著該怎么辦,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就像是神仙一般,可是他的臉越看越可惡,長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極品美少年,可是一臉壞笑,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實。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