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友留言:木子李:我是一個給 丈夫戴了一年綠帽的女人,如今,隨著情人露出水面,我紛紛被鄰居罵成壞女人。

  事實上,對于 出軌之事,我一點都不后悔。

  局外人看到 的是我對丈夫的背叛,他們沒看到的是,結婚十多年,丈夫每次醉酒后就對我家暴。

  和丈夫認識在美麗校園,當室友將他介紹給我時,我被他的特質吸引。

  他給我的初印象:話不多,帥氣,還有點害羞。

  戀愛期間,我雖然感覺他冷漠、自私,但他卻對我忠誠,甚至大學畢業后,甘愿來我的 城市生活。

  所以,我們結婚了。

  婚后,他的缺點逐一暴露:不喜歡收拾家,還亂放東西;工作之余,要么上網打游戲,要么睡覺,和我幾乎零交流;夫妻那點事也非常變態,逼著我吻他臭腳。

  面對他太多無理要求,我逐漸學會說‘不’,與此同時,他沾染上煙酒,甚至和同事喝酒過凌晨都不歸家,我還不能打電話催促,否(姐弟亂性)則一頓謾罵。

  孩子上小學后,他的行為更顯夸張,工資不上繳,且家里開銷不舍出一分錢,醉酒后還經常打我。

  遭丈夫 羞辱 毆打 給他 戴綠帽我從不后悔在此狀態下,我心灰意冷。

  某個孤獨夜,丈夫喝酒還未歸,我打開電腦,登陸被我冷落多年的聊天號,對話框彈出時,有高中同學太多留言,于是,我知道了一個秘密:那個曾被我暗戀的男人,這些年也一直喜歡著我。

  他當時沒在線,但我留下了手機號,次日,便接到他的電話。

  對 婚姻的失望,讓我很快從他處找到精神慰藉,聊天一個月后,他專程來看我,那天在賓館,我們跨越了雷池。

  之后的日子里,我無暇再估計丈夫,他愛幾點回家,我都沒所謂。

  和情人相互奔波在彼此的城市,忙碌并快樂著。

  我們達成共識:為了彼此的孩子,不能 離婚

  前幾天,情人再次來到我生活的城市,找了幾家酒店,均客滿。

  我想,丈夫此刻一定還在酒桌上,就斗膽把情人帶回家,本想纏綿后,讓他連夜返回,卻沒想到,那晚,丈夫卻偏偏早歸,將我和情人抓現形。

  之后,丈夫見人就說我是不要臉的女人,甚至在我們當地論壇對我出軌 的事大肆宣揚。

  遭丈夫羞辱毆打 給他戴綠帽我從不后悔面對丈夫的猙獰,我對出軌之事一點都不后悔,提出離婚,丈夫卻又不同意。

  如今,死磕在婚姻中,每天面對丈夫的羞辱和毆打,我不知該如何解脫。

  回復博友:很多出軌的人都會這樣說:源于對婚姻失望,我才有了背叛行為。

  我想說的是:既然對婚姻不滿,為什么不先離婚再續弦,干嗎要做出風流的事,讓原本無辜的自己遭受罵名?即便在和情人廝混的日子里,都不曾想過離婚,難道只是為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才在不幸福的婚姻中死耗著?個人覺得,出軌是情感宣泄,是對現狀婚姻不滿卻有沒能耐扭轉乾坤的逃避。

  后出軌時期,你丈夫猙獰、變態的做法,宣告了你們不可能重歸于好,他不愿離婚,并非還留戀你們之間的感情,而是對你給他戴綠帽這件事還沒有泄憤到解氣。

  你告訴我,你現在離婚不能成行,是因為你丈夫不同意離婚。

  我覺得并非你所說的這樣,之所以你還在婚姻中死磕,是因為這段婚姻還有太多值得你眷戀的東西。

  遭丈夫羞辱毆打 給他戴綠帽我從不后悔曾經,你丈夫話不多、帥氣、憨厚,才將你吸引,為什么他的這些特質在婚后卻牽絆了你們的幸福?曾經,你丈夫是一個煙酒不沾的人,為什么他如今不僅嗜酒,還會在酒后對你有暴力行為?他雖然并非完美男人,無法達到你渴望的期許,但他卻是一個對婚姻忠誠,甘愿為了愛,來你城市生活的男人。

  敢問在你一次次對他‘生冷’的拒絕背后,有沒有想過他也心寒過、后悔過?兩個不懂經營婚姻的人,活生生的將婚姻營造成一樁悲劇。

  而今,放下所有的眷戀,狠心的轉身,或彼此都能得到解脫。

  給出的建議:協議離婚不成,就起訴離婚。

  作為成年人,只希望彼此能夠從失敗的婚姻中吸取教訓,并在下段婚姻中聰明些許。

  諷刺的問一聲:在你和丈夫鬧騰的這段時間,那個讓你深愛的情人又做了什么或躲哪里去了?延伸閱讀: 施完肥,洗了把手, 張大頭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邊, 這一閑下來花花腸子就跟著起來。

  腦海里李桂蘭和 劉翠兒的身影交替出現,要說兩個人他都抱過捏過,李桂蘭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劉翠兒也不是沒有優點的。

  她騷啊,手段兒可懂得撩人,張大頭可是深有體會。

  而且還差點就吃上了,對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過一想起李桂蘭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離觀摩過,又趁按摩時丈量過手感。

  那感覺……確實沒得說,單單是這一個背影就及得上劉翠兒了。

  正舉起兩只手把兩人作比較呢,棚子的油氈一下被掀開,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鉆了進來。

  張大頭眼睛一亮,“咦,翠兒嬸,咋這會兒過來呢?”心里卻是不由暗笑,就猜這 婆娘鐵定會為了王 梅梅的事過來。

  不說別的,她為了跟自己整那事兒,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這個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來,哪會肯讓王梅梅這臭丫頭壞了自己的好事。

  劉翠兒卻是往他身上一湊:“哪有給 嬸兒干活不給飯吃的道理, 那丫頭不懂事,被我給訓了一頓,瞧給你帶臘肉來了,還熱著哩,快吃吧!”邊說,邊把那竹籃子給放下來,里邊的大碗掀開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陣臘肉的香味兒。

  張大頭卻是沒有伸手去接,:“這還有啥好說的,你家那丫頭眼光可高著哩,俺還是不伺候了,這活兒你還是找別人干吧。

  ”“可別……”劉翠兒一聽頓時就有些慌了,就她給的那 點兒錢其實還是少了的,要是請兩個人干上個幾天,錢翻幾倍不止,還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頭屁事不懂,凈瞎搞,嫌錢少嬸兒給你再補上,可千尤別摞擔子。

  ”“咱誰跟誰,錢的事還好說”張大頭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閨女說得就跟像是給我施舍一樣,俺張大(倆性故事)頭雖然窮,可也是靠自己力氣吃飯的,到哪兒不能干,憑啥讓她作賤,就憑這倆錢?”“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擔待著點兒”劉翠兒卻是把胸一挺就貼在張大頭身上,“這不,嬸兒一聽說這事,不就立即切了臘肉來給你送飯補償來了。

  ”張大頭感受著兩團貼過來的水球,心說你這補償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這會兒晚上還要跟李桂蘭約會呢,卻是不再急著吃這婆娘。

  瞧他這無動于衷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劉翠兒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錢就有人干,可是她活這么大,就見了這么個天賦異稟的家伙。

  睜著眼睛都是這號玩意兒的影子,卻又能到哪里去再找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樣了,還要不要通了?特別這幾回的接觸,又摸又親的,最是直觀地體驗過這號寶貝的特異之處。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頭闖出來的禍,女兒不懂事,自然得自己這個做娘的給補上嘍。

  當下直接伸手就扒拉著,拿過水瓶往上一澆,搓了搓也顧不上氣味兒,張嘴就趴了上去。

  哦……張大頭正被她搓得有點兒受不了,突然被這么一下襲擊,正個都縮了一下,“嬸兒,你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會兒,劉翠兒才抬起眼兒:“這是給梅梅賠罪的,這下你可滿意了吧。

  ”張大頭朝著小頭努了努嘴,“哼,攤上這么個閨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賠哩!”劉翠兒卻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遞到面前,“快點兒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說著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頭去。

  “呼……呼,還行……不錯,這臘肉就是夠勁兒……咝……”張大頭邊吃邊看著劉翠兒也在低頭吃,沒想到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點兒芥蒂也就煙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劉翠兒這婆娘這么賣力賠禮,看來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間去賠禮道歉。

  還沒等張大頭將最后一塊肉給咽下,劉翠兒倒是先吃完了,她捂著嘴將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邊上兒吐了一口粘糊糊的東西,這才扭著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邊的張大頭則是一下癱在了床上,這一頓吃得,就別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還想拉著劉翠兒把之前沒干完的事干完,她卻急著回去,這趟是專門出來給他送飯賠禮道歉的,可不能出來太久了。

  一想到她這趟專門跑出來給自己補償,張大頭這會兒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還有李桂蘭咧。

  反正瞧這婆娘已經飛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或許就跟老王頭說的一樣,對付婆娘就像釣魚一樣,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東西。

  張大頭嘴上哼著小曲兒,躺在這張小床上休息了會兒,這才又爬起來繼續收麥子。

  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車把麥子給推回去曬場上,都已經是九點鐘了。

  這會兒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靜,許多屋子里都熄了燈,他耳朵尖,不時能聽到壓抑的哼哼唧唧的聲音。

  一聽就知道是不正經的事兒,不過接下來自己也該去做點兒不正經的事了……來到李桂蘭家的時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經睡下去了。

  這下他就傻眼兒,這黑燈瞎火的,難道悄悄摸進去,可這樣會不會被當成賊了。

  李桂蘭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幾個兄弟挨在一起的,還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墻壁隔著。

  這一嗓子喊出聲,還不炸了窩去。

  這會兒李桂蘭家雖然黑了燈,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還有一戶亮著,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確認沒人之后這才悄悄接近門口。

  然而沿著墻圍繞了半圈,來到后邊的窗戶上,張大頭可是知道這窗戶里面就是李桂蘭睡的房間。

  用手在窗戶上輕輕敲了兩下,里面就傳來了一點兒動靜,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這才退后兩步躲在墻角下邊。

  房間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窗戶輕輕被推開一道縫隙,一張俏臉兒就出現在上邊。

  可不正是李桂蘭是誰,這會兒正一臉謹慎地四處張望呢,瞧這模樣兒莫不是怕鬼。

  “誰?”李桂蘭壓著聲音問。

  “嫂子,是我張大頭!”張大頭從墻里站起來。

  李桂蘭明顯瞳孔一縮,然后拍打著胸脯有些慌亂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還來這兒干嘛?”當然是來找你干點兒不正經的事咯,不過根據張大頭的了解,李桂蘭可不是像劉翠兒那樣的騷娘們。

  心里頭保守著呢,可千萬不能嚇著她,得一步一步來。

  就像老王頭說的,叫循循善誘,“我是來拿衣服的啊,順便來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說累了,順便在這兒休息一下。

  窗戶里邊的李桂蘭隔了好幾秒才出聲,“衣服我還沒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給你送過去,現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還是趕緊休息吧。

  ”說完好像就離開了窗戶,張大頭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臨頭就慫了呢。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硬來吧,靠!這不玩兒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沒和劉翠兒干上,專門留著晚上用的,你這一句話就把我給打發了?張大頭心里全是不甘,腦子里胡思亂想,站了好一會兒身子都沒有動一下。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也不知過去了幾分鐘,只能生著悶氣轉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聽到前邊的門吱呀地響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動,回頭就聽到一個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正是那李桂蘭,她身上穿著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邊,下邊還露出來一截肚臍兒。

  隨著走路,上面兩顆小點隨著上下滾動而在小衣上下劃著,即便是這黑燈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頭?”李桂蘭隔著好幾米壓著聲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來了?”張大頭聲音帶著一絲激動和欣喜,心里頭全是失而復得的驚喜,難道是她終于下定決心想通了?“那個……既然來都來了,就這么回去也說不過去,還是進來坐坐吧……”李桂蘭聲若蚊蠅地道。

  “好哩!”張大頭可就盼著進屋呢,當下喜不自禁連忙答應。

  李桂蘭四下張望了一下,這才踮著腳尖兒走在前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