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na buryachenko


我捂著痛苦不堪的 小弟弟,雖然唐 小雨這一拳頭沒用上對大的力氣,不過我剛剛的小弟弟可是斗志昂揚的抬著頭,此刻被唐小雨這么一弄直接趴在了腿上。


  靠!不會以后都廢了吧!這個不講情面的死妮子,不就是正好頂到她屁股里了嗎!再怎么說還隔著褲子呢!不過這話 我也就能偷偷摸摸吐槽一下,唐小雨小時候那個雷厲風行的性格,再加上我自知理虧,我哪里敢真的去叫板。


  我拖著兩條無力的腿就回到了車上,唐小雨竟然還和一個老大爺換了座,看來我剛剛那一出真的把她惹急了。


  “快點下車,我們先在車站附近找個小賓館住!”唐小雨冷著臉,對我也沒個笑模樣。


   女人生氣的時候從來都是不講理的,這是我從我爸(完美暗戀)那里多年體會到的經驗,我也識趣的閉上了嘴。


   沒想到車站附近的小賓館也異常火爆,好不容易我和唐小雨才找到了一個有兩個房間的。


  賓館的 老板娘挺了挺比趙宛如還大的兩個肉球,故意的向我旁邊蹭了蹭,胸口的衣服低的,我連里面什么顏色的罩罩都看得一清二楚。


  “超薄帶顆粒的要不?又舒服又帶感,保證女人不停的纏著你要!”老板娘拿著兩個袖珍的小盒子,對著我晃了晃,媚笑得臉上的的肉不停的發抖。


  什么意思?我這種頭一次進程的土包子哪里懂得這是什么,不過似乎和書上講的杜蕾斯的包裝好像。


  “兩個房間!”嘭的一聲,唐小雨黑著臉就把身份證拍到了前臺上,嚇得我的小心臟一抖。


  看到唐小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一定是猜對了,我剛剛想要接過老板娘手里的哪兩個套套,就被唐小雨拽著衣服拎到了屋子里。


  “李松,你媽將你交給我看著,你就給我老實的跟著我打工,那些亂七八糟的 東西以后離遠點,對你不好!”一個老媽把我壓得死死的,不過就算我接了那杜蕾斯,也沒地方用。


  最主要還花錢,我剛剛看了標簽價格,那么個小破東西竟然要20塊錢。


  靠!還不如去搶呢!“我出去看看,你別亂走,好好在屋里呆著。


  ”唐小雨將我往屋里一塞就不敢我了。


  我看著外面車水馬龍的還真怕自己再走丟了,反正在車上也沒睡好。


  我直接就在屋子里睡下了。


  這里別看地方小了一些,可是比我家里的那個床舒服多了。


  沒多久我就進入了夢想……“ 咚咚咚……”應該是走錯的,反正唐小雨有我屋里的鑰匙,她進來也不會敲門,我翻了個身繼續睡。


  “咚咚咚……”靠!還讓不讓人睡了!我一臉煞氣的推開了門,沒想到竟然是個光鮮亮麗的妹子站在門口。


  一身別致的旗袍裝,緊致的包裹著她婀娜的身材,黑色的絲襪,高腳的高跟鞋,看得我眼睛都不夠轉了。


  “你……你找錯了吧?我不認識你。


  ”女人妖媚的笑了一下,身子向前靠了一步,正好擋在了我要關的門上。


  在我還來不及阻止的時候,女人直接解開了她旗袍的第一個扣子,最主要她還在走廊里。


  難道這就是 城市里的女人?我一直聽說城市里的人都很開放,可是這樣大庭廣眾的解衣扣我還是有些理解不了。


   “ 小嫻姐,你在尿尿嗎?”這天早上,牛蛋吃完早飯,敲著竹桿走進 廁所,耳根子突然一動,聽到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牛蛋是個瞎子,眼睛看不見,可是家里只有他和嬸子 王艷梅、姐姐 林嫻三個人,他進來的時候,王艷梅正在廚房洗碗,所以,如果廁所里面有人,只能是林嫻。


  “小嫻姐,是你嗎?”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幾聲,都沒人應,而且那種嘩啦啦的流水聲很快就止住了。


  “難道是我聽錯了?”牛蛋皺了皺眉,小聲嘀咕著往前走了幾步,然后把竹桿放在一邊,伸手解開腰帶,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嘩啦啦的流水聲再次響起……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實他剛才沒有聽錯,也沒有猜錯,廁所里面確實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嫻。


  林嫻蹲在距離牛蛋不足一米遠的石墩上,褲子拉到了膝腕處,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還拿著一個纖細的 排卵試紙


  剛尿到一半兒就被牛蛋嚇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還是羞的,此時林嫻滿臉通紅,瞪大了眼睛盯著牛蛋的一舉一動,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連褲子也沒法提,生怕一不小心驚動了牛蛋。


  “幸虧 小牛的眼睛看不見,要不然……”林嫻越想越覺得害臊。


  兩個人相距不足一米,擔心被牛蛋碰到,所以 林嫻的視線始終鎖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著,林嫻蹲著,這樣的高度差很詭異,牛蛋扒開褲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嫻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差點兒忍不住驚呼出聲。


  “那……那就是男人用來生孩子的東西么?”這還是林嫻第一次看,而且是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之下。


  林嫻的心跳瞬間就加速了,偷瞄了幾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沒有辜負‘牛蛋’這個名字!”牛蛋只顧著尿尿,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褲子轉身離開,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嬸兒,小嫻姐呢?”“沒在廁所嗎?”王艷梅在廚房里應道。


  “沒有。


  ”“那應該是去上班了。


  ”“哦。


  ”牛蛋點點頭,毫不懷疑道:“王嬸兒,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學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個瞎子,不能上學,也不能上班,雖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卻根本無法賺錢養家,甚至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從小到大都是王艷梅給他洗澡,活脫脫像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物。


  好在鄰居 孫雪娥人美心善,見牛蛋可憐,就讓牛蛋跟著她學按摩,說現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學好,就能賺到錢。


  牛蛋身殘志堅,不想一輩子都當個廢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進,只要孫雪娥在家,他就會去。


  “怎么樣怎么樣,小嫻,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腳剛走,王艷梅后腳就從廚房里出來,急匆匆的跑進了廁所。


  廁所里的林嫻驚魂初定,臉上的暈紅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褲子,沒想到牛蛋剛走,王艷梅緊跟著又沖了進來,她“啊呀”驚叫一聲,排卵試紙脫手掉在了地上。


  “媽,你……”林嫻顧不得去撿排卵試紙,一邊提褲子,一邊問道:“你知道我在廁所?”王艷梅瞪她一眼,沒好氣道:“廢話,媽剛才看著你進來的。


  ”“那你怎么不攔著小牛?”林嫻驚訝道。


  “干嘛要攔?媽就是要讓你們在廁所里撞見,讓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身體,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覺的時候尷尬。


  ”王艷梅理直氣壯道。


  說著,幾步走到林嫻跟前,彎腰撿起了(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那個排卵試紙。


  低頭看到排卵試紙上那兩道醒目的紅杠,王艷梅瞳孔放大,頓時就有些激動起來,指著那兩道紅杠一臉興奮道:“快看!小嫻你快看,媽算的日子沒錯,這兩天就是你的排卵期!”林嫻臉色刷的一變,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因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試紙上出現兩道紅杠對她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


  牛蛋姓牛,林嫻姓林,其實,他們兩個不是親生的姐弟,而是從小就訂了娃娃親的未婚夫妻。


  他們的父親都在部隊里當過兵,是戰友,有過命的交情。


  牛蛋六歲那年,父親牛鋒從部隊退役,林嫻的父親林正德去車站接他們一家三口,卻在回來的路上遭遇車禍,三死一傷,只有牛蛋僥幸活了下來,眼睛從此失明。


  事后王艷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當作上門女婿來養。


  牛家只有牛蛋一個男娃,而林家只有兩個女娃,姐姐林嫻,妹妹林歡,林歡的年齡還小,在縣城讀高中,所以王艷梅把兩家人傳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嫻身上,一心想讓他們盡早結婚,生個男娃姓林,再生個男娃姓牛,給林、牛兩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結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嫻的生育能力沒有什么問題,畢竟牛蛋出過車禍,瞎了眼,是個殘疾人,萬一和林嫻結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艷梅就想著讓牛蛋和林嫻先上車、后補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嫻能懷上娃,再讓他們去民政局領證結婚。


  這些情況王艷梅不止一次對林嫻說過,林嫻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艷梅催促逼迫,她也不會一大早就偷偷溜進廁所檢測自己的排卵期。


  讓林嫻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從王艷梅手里接過那個排卵試紙,看了眼試紙上的那兩道紅杠,林嫻紅著臉羞道:“媽,這東西測的不一定準,依我看,不如多試幾次,再……”“誰說的不準?”王艷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別想誆我,媽是過來人,你和小歡都是我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出來的,在生孩子這方面,我比你有經驗。


  ”“可是……”“沒有可是,媽這就給你們鋪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須把事情給我辦了。


  ”王艷梅根本不給林嫻辯駁的機會,話剛說完,轉身就走。


  林嫻整個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雞。


  其實,林嫻和牛蛋從小一起長大,平日里對牛蛋呵護備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訂了娃娃親,從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結婚生孩子,替林、牛兩家延續香火。


  可愿意歸愿意,真到了這種要提槍上馬的時候,她心里還是忍不住的有些緊張和猶豫,畢竟她和牛蛋從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稱,早就習慣了,現在突然讓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脫了衣服一起睡覺,還要做那種羞人 的事,難免會覺得別扭和尷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個瞎子,從六歲開始就沒有見過女人長什么樣子,對女人的身體更是一無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嫻和他同床共枕,這個覺該怎么睡?總不能讓林嫻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撲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林嫻想想就覺得羞臊不堪……從廁所出來以后,林嫻徑直去了東屋,那是她的閨房,而此時王艷梅正在里面興致勃勃的鋪床,略微猶豫一下,林嫻站在門口問道:“媽,今天晚上讓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對小牛說了嗎?”“還沒有。


  ”王艷梅頭也不回的應道。


  林嫻翻了個白眼,嗔聲道:“生孩子這種事需要兩個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這個孩子你讓我怎么生?”聽到這話,王艷梅不由一愣。


  “也對。


  ”王艷梅是個過來人,當然知道在生孩子的過程中,男人必須主動沖擊才行,她之前只顧著關心林嫻的排卵期,卻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況給忽略了。


  見王艷梅遲疑,林嫻趁機說道:“我覺得,讓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萬一到時候他不肯做,或者不會做,那我往后還有什么臉面對他?”“這……”王艷梅停下手里的動作,皺著眉頭想了想,突然笑道:“這個你盡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還有我嘛。


  ”“你?”林嫻瞪大了眼睛。


  王艷梅點點頭,拍著胸脯信誓旦旦道:“你們兩個都是第一次,沒啥經驗,如果實在不行,媽今天晚上就站在旁邊盯著,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見我。


  ”林嫻的眼皮一翻,無語了。


  稍微頓了一下,王艷梅接著說道:“和女人睡覺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兩回熟,你要是擔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順道去鎮上的藥店買點兒藥回來,媽聽說那種藥管用的很,讓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牛蛋敲著竹桿來到鄰居孫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艷梅和林嫻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連床都鋪好了。


  孫雪娥家的大門敞開著,牛蛋摸索著走進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嗎?”“在呢。


  ”孫雪娥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會兒。


  ”“好。


  ”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89952.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8792661.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1994892.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4038064.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5351287.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3840436.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2912097.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1309596.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2796132.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4191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