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 sasahara


新聞網3日報道 在 林嫻悄悄打量吳 大壯的同時,走在最前面的那個青年男人也注意到了林嫻,直到林嫻回到電動車前,騎車離開,他的目光都沒能從林嫻身上挪開。


  hX0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夠味兒!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青年男人停在藥房門口,盯著林嫻的背影邪魅一笑。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聽這話,跟在身后的兩個小青年立時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紛紛朝林嫻眺望了幾眼,壞笑道:怎么, 輝哥想搞那個妞兒?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為首的這個青年男人就是剛才中年婦女所說的輝哥。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輝哥的全名叫 陳輝,是個標準的地痞流氓,幾年前陳輝的姐姐陳爽嫁給了鎮派出所的所長劉雄,有了劉雄這個姐夫做靠山,陳輝短短幾年的時間就在鎮上開設賭場、酒店、KTV……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吳大壯的錢,全都輸在了陳輝開設的賭場,并且欠了陳輝兩萬多塊錢的賭債,半年前吳大壯下面的寶貝被廢,喪失了男人的尊嚴,正是陳輝的杰作。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吳大壯死不悔改,越輸越賭,越賭輸的也就越多,債臺高筑,根本沒有償還的能力,于是,陳輝就把主意打到了吳大壯那個漂亮媳婦兒孫雪娥的身上。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輝開出的條件很變-態,讓孫雪娥陪他睡一晚上,就抵消吳大壯五千塊錢的賭債,只要睡個四五次,基本上就能抵清所有的債務。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輝帶著吳大壯來中原大藥房,其實目的和林嫻一樣,都是為了那種吃了以后能讓人意亂的藥。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一樣的是,林嫻準備給 牛蛋吃,陳輝卻是讓吳大壯帶回家給孫雪娥吃。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呦,輝哥今天怎么有空親自過來了?柜臺前的中年婦女看到陳輝,馬上就笑著迎了上來,她走到陳輝跟前,剛巧聽見后面那個小青年的話,于是伸手指著林嫻的背影夸贊道:輝哥的眼光真是不錯,剛才那個姑娘白白-嫩嫩的,如果能把她弄進KTV去當公主, 肯定招人喜歡。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輝點了點頭,朝身后的兩個小青年道:你們開我的車,現在就跟上去看一下,那個妞兒是哪個村子的。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咧。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兩個小青年對視一眼,轉身便走。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輝哥,那個妞兒我認識。


  吳大壯見陳輝居然對林嫻有意思,于是趕緊插話道:她叫林嫻,是我們村子的,而且跟我是錯對門的鄰居,早就死了爹,家里只有一個媽,一個妹妹,還有一個收養的臭瞎子,聽說她和那個臭瞎子從小就訂了娃娃親……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末了,吳大壯道:只是……她和那個臭瞎子從小住在一起,不知道有沒有睡過,還是不是個雛兒。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是雛兒!絕對是個雛兒!旁邊的中年婦女拍著胸脯道:慧姐看 女人,一看一個準,剛才她來買藥,我一眼就看出來她是干凈的……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到此處,自稱慧姐的中年婦女稍微頓了一下,然后話鋒一轉,道:不過,她現在是個雛兒不假,估計很快就不是了,所以,輝哥如果想收了她,下手一定要快。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什么意思?陳輝疑惑道。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慧姐笑道:她剛才從我這里買走了兩枚烈女散,肯定是打算讓那個臭瞎子睡了她。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聞言,陳輝一怔,扭頭看向吳大壯,哼道:她,我要定了,既然她是你的鄰居,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今天晚上睡了你媳婦兒,我給你抵五千的債,如果你能讓我要了她,我給你抵一萬!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萬?吳大壯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林嫻竟然比孫雪娥更加值錢,早知道這樣,他早就把林嫻介紹給陳輝了。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輝哥放心,包在我身上!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吳大壯感覺這是撿了個大便宜,他拍著胸膛接下了這個任務,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陰狠的冷笑,暗自腹誹道:臭瞎子,敢碰老子的女人,娃娃親是吧?未婚妻是吧?好啊,老子這次就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讓你他媽也償償自己的女人被別人弄的滋味兒……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吳大壯坐著陳輝的車,和陳輝一起回了杏花村,到了村口,陳輝把車停下,然后把一枚黑色小藥丸遞給吳大壯,冷笑道:回家想辦法讓你媳婦兒把它吃了,等藥效發作,你再回來,我一個人去,今天晚上肯定把你媳婦兒伺候的服服貼貼,三天下不了床。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吳大壯接過那枚小藥丸,緊緊攥在手里,臉色有些難看,不管怎么說,孫雪娥畢竟是他的媳婦兒,胸大、腰細、腿長,是個男人見了都會眼饞,為了五千塊錢讓陳輝去睡自己的媳婦兒,他想想都覺得窩囊。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輝看出了吳大壯的猶豫,于是伸手拍了拍吳大壯的肩膀,笑道:當初是我不小心踩碎了你下面的東西,現在讓我去和你媳婦兒睡覺,我辛苦一下,說不定還能把她的肚子搞大,到時候你既拿了錢,又白撿一個大胖小子,豈不是一箭雙雕,兩全其美?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吳大壯的臉一黑,咬牙道:輝哥等著,我這就去!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牛蛋回到家以后,就跑進自己的臥室,關上門,悄悄在屋子里研究他的那雙眼睛。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眼睛突然復明,這讓牛蛋又驚又喜,而驚喜過后,他更多的還是疑惑,搞不懂瞎了十幾年的眼睛,為什么會突然間莫名其妙的復明。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最重要的是,牛蛋的眼睛復明以后,不僅能夠看到一般人看見的東西,而且,似乎可以一眼看穿女人身上的衣服。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牛,你姐回來了,快出來吃飯。


   王艷梅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把牛蛋嚇了一跳,他回過神,趕緊應道:嗯,我知道了。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把事情徹底搞清楚之前,牛蛋并不打算把眼睛復明的事告訴王艷梅和林嫻,所以他拿起床邊那根用了十幾年的竹桿,繼續裝出一副瞎了眼的樣子,敲著竹桿走出了臥室。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艷梅和林嫻把香噴噴的雞湯端進堂屋,放在了餐桌上,見牛蛋出來,王艷梅趕緊把其中一碗雞湯往前推了推,笑道:小牛快過來,這碗雞湯是你的,多喝點兒。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謝謝王嬸兒。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艷梅對牛蛋向來很好,牛蛋哪里會想到,王艷梅給他的這碗雞湯里面,其實放了藥,而且為了增強藥效,王艷梅把林嫻買來的那兩枚黑色小藥丸一次性全都放進了牛蛋的飯碗里。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牛蛋來到餐桌前坐下,把竹桿隨手放在一旁,朝著林嫻看了幾眼。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六歲之前的記憶對牛蛋來說十分模糊,已經忘了林嫻小時候的樣子,所以這一眼,算是牛蛋第一次真正看清林嫻的樣子。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漂亮!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和孫雪娥一樣的漂亮。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別傻愣著了,小牛快吃,吃完讓你姐給你洗個澡,然后趕緊回屋睡覺。


  王艷梅不知道牛蛋的眼睛復明,見牛蛋不動筷子,她頓時就急眼了。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嫻瞪了王艷梅一眼,俏臉刷的一下就紅透了。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洗澡?牛蛋愣道:王嬸兒,不是一直都是你幫我洗澡的么?怎么今天要讓小嫻姐……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艷梅隨口說道:嬸子今天干活的時候不小心把手給崴了,現在連筷子都拿不動,正好你姐等會兒也要洗澡,干脆你們兩個一起洗得了。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牛蛋低頭看了一眼王艷梅的手,端著碗吃的正香呢,那叫拿不動筷子?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有古怪!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牛蛋意識到有些不太對勁,可是他不想這么快就暴露自己眼睛復明的事,所以干咳一聲,假裝什么都沒有看到,埋頭吃飯。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邊雞湯剛吃完,那邊,王艷梅已經迫不及待的去浴室放好了水,朝林嫻催促道:小嫻,攤子媽來收拾就行,你快點兒帶著小牛進去洗澡。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知道了。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該來的總是要來,林嫻雖然有些不太情愿,可是略微猶豫一下,還是乖乖的走到牛蛋跟前,牽住牛蛋的右手,慢慢走向對面的浴室。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牛蛋的眼睛雖然復明了,卻突然感覺自己的腦子好像不夠用了,像是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著頭腦,搞不懂王艷梅和林嫻搞了這么一出,究竟是要做什么。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到了浴室門口,林嫻紅著臉道:小牛,來,先把衣服脫了。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以前都是王艷梅給牛蛋洗澡,脫衣服這種事他早就習慣了,所以沒有任何遲疑,三下五除二,直接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個一干二凈。


  hX0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金山村背靠著一座大山。


  山腳下,李達穿著一身老舊道袍,背著柴火慢慢拾階而上。


  烈日當頭,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濕,腦袋也有些發暈,他不得不轉向山腰間的小湖,想喝點水休息一下。


  可剛到湖邊上,就看見一個不著絲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邊的淺水區,輕輕撩起水花,澆在光潔的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陽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誘人,讓周圍的一切綠蔭美景頓時黯然失色。


  李達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身體,兩只眼睛仿佛瞬間扎下了根,極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開。


  女人背對著湖岸,烏黑的長發稍稍挽起,脖頸纖瘦白嫩。


  整個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盤,陽光下泛著一層瑩瑩的白光。


  再下面,是渾圓 飽滿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隱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給人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嬌羞姿態。


  兩個臀瓣兒隨著女人的動作,一會兒收緊,一會兒又松弛下來,看得李達體內瞬間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道士,眼珠隨著女人的白藕胳膊,來來回回的轉動。


  他已經忘記了烈日,忘記了口渴,竭盡目力欣賞著自己從未見過的美景,渾然不知女人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背后兩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頭,看到李達后,瞬間驚呼了出來,雙手捂住了胸前的飽滿。


  李達這才回過神,趕緊低下頭,解釋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說著不禁紅了臉,內心一陣自責。


  “李達?”女人認出了他,眼珠轉了轉:“好啊你個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訴你 師父去!”這可把李達嚇著了,要是被師父知道了,肯定會被重罰的。


  而此時,他也辨別出了女人的聲音,趕緊認錯道:“ 翠花 嫂子,我錯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訴師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雖然翠花嫂子的聲音帶著質問,但語氣里好像并沒有氣惱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達想要辯解,但又不敢抬起頭,雙手使勁的搖擺著。


  翠花嫂子 看著他那一臉委屈的樣子,瞬間氣笑了:“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樣。


  ”李達哭喪著臉,心里想著肯定要被罰了,低著頭不敢再說話。


  看著李達的憋屈模樣,翠花嫂子有些無語,我一個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還撒起嬌來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達,上下打量了一下后,開口道:“你剛說,你沒有見過女人的身子?”“啊?”李達有些驚訝,不明白她問這個做什么,但還是老實的答道:“沒見過,我一個小道士,上哪兒見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嗎?”“啊?”李達有些摸不著頭腦,抬頭發愣的看著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問你話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嗎?”“沒…沒看清楚。


  ”“沒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達第三次張大了嘴,根本沒料到翠花嫂子會這樣說話。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還會不會說話了?”翠花嫂子的語氣里,帶著些慍怒。


  李達嚇得趕緊合起了嘴,心里掙扎了半天才吞吐的說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過來。


  ”“干……干啥?”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訴你師父啊!”李達一聽這個,趕緊跑了過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氣撲面而來,李達下意識的深吸了兩下,頓時有些意動,心馳神往。


  翠花嫂子兩手捂著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滿意李達被自己吸引,調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著的地方啊?”李達看著指縫間,露出的白皙皮膚,呆呆的點了點頭。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絲,嬌聲道:“那你說一句好聽的來。


  ”李達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陣白眼,但還是慢慢將手放了下去。


  一對雪白飽滿立刻顯現了出來,高傲挺拔,弧線圓潤飽滿,顯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達的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很不得直接貼上去,身體都變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頭來,好像是翻身農奴要把歌唱。


  “好看嗎?”翠花嫂子的聲音變得柔和,甜美軟糯。


  李達機械的點了點頭,不愿意浪費一絲的目光,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嗎?”李達猛然間抬起了頭,有些癡呆的問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并沒有說話。


  李達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了上去,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體,內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驚喜興奮。


  仿佛無師自通一般的,李達雙手覆在那白皙柔軟的飽滿之上,手指微微發力,感覺那舒服無比的手感。


  漸漸的,他開始整只手輕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動,手上傳來一陣柔軟滑彈的感覺,奇妙舒適。


  翠花嫂子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股電流般的感覺襲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頭都要變軟了一樣。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環住了李達,像是在鼓勵著他多用點勁兒。


  手上的動作不停,李達的嘴巴緩緩靠近,覆蓋在了翠花嫂子的雙唇上,開始索取著。


  翠花嫂子的纖細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達隆起的帳篷。


  十八年來一直孤寂的腰間巨劍,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間變得更加兇猛猙獰,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掙脫出來。


  李達發出一聲嘶吼,緊緊摟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頂著。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雙手拉住李達的腰帶,拼命的拉扯著,想要將里面的野獸放出來。


  “李達!李達!你在哪兒?”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忽然在遠處響起,極度的不合時宜。


  李達猛然一驚,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停了下來,急忙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壞了…壞了…師父來了…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聲音驚得嬌軀一顫,但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推開李達,“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我穿衣服啊!”兩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李達!”翠花嫂子才剛穿上內衣, 老道士的聲音已經臨近。


  李達滿臉苦澀,焦急的跺著腳:“怎么辦…怎么辦…這下被師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邊著急的穿著衣服,一邊忽然說道:“快,跳進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師父支走。


  ”李達瞬間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萬別讓師父知道我在這兒。


  ”說完,李達一頭扎進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這兒?”老道士同樣穿著一身舊道袍,五十多歲的年紀,留著一小撮胡子,笑著看向翠花。


  翠花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這不是聽見你的喊聲了,來告訴你李達已經回去了。


  ”。


  老道士仔細打量了翠花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剛洗完澡?”翠花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愛女狂歡)還在滴著水,衣服也被浸濕,貼在身上,將玲瓏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來。


  臉色微紅的嗔怪道:“ 重陽叔你說啥呢!”老道士重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失態了,失態了,那既然李達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觀了。


  ”“好,你快些走,說不定還能趕上李達。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應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急著回家把剛才沒有盡興的補上。


  重陽看著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賞著一副風景畫一般。


  而湖里的李達在聽到師父走后,才順著水流,悄悄的來到了下游。


  夏天氣溫高,等回到道觀時,李達的衣服已經基本干透。


  他來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陽正坐在桌邊,等著他一起吃飯。


  “你怎么到現在才回來,趕緊過來吃飯。


  ”重陽示意李達坐下。


  李達答應一聲,坐在了重陽對面,拿起碗筷,將頭埋得很低。


  “我幫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車。


  ”“推車?可翠花說看見你很早就回來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見了阿婆的。


  ”李達不敢看師父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扒飯。


  “你慢點吃,師父又不跟你搶。


  ”重陽疼愛的看著這個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著問道:“對了,徒弟啊,你覺得你翠花嫂子咋樣?”“噗!咳…咳…咳……”李達被嚇得一下子噎住了,趕緊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虛的問道:“師父你問她干什么?”重陽沒有覺察到李達的異樣,依舊微笑的吃著飯。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對她的感覺。


  ”李達有些狐疑,該不會是今天的事,被師父發現了吧?瞬間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聽見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翹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著師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沒有異常,李達有些不明白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細算還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會跟我那個啊,李達心里暗道。


  “哎……一個女人家的,肯定過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憐憫之色。


  “師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關心起翠花嫂子了?”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3530105.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884755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334229.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4361137.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4831260.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3389054.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4828760.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5081094.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395915.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7927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