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彤


“不會吧?白天不是沒來嗎?怎么現在來了?” 村長猶豫了一下,“那我怎么辦?身子脹得難受。


  ”“你……你自個兒解決。


  ” 李芳說道。


  “自個兒不爽。


  要不你用口……”“滾滾滾……”李芳罵道,“你越來越下流了,我才不呢。


  回家叫你老婆幫忙去!”村長看著李芳,嚴肅起來。


  “李芳,你今天不對勁。


  是不是又要我幫你什么事?快說。


  說完我真的要來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大姨媽回去不過十來天,哪有來得這么勤的?”我暗暗將村長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問候了一遍。


  我這時候雖然沒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動,也不敢深呼吸,更郁悶的是,李芳將浴巾搭在我的頭上,不時地來回撫摸,令我非常難受。


  只希望村長快點離開。


  我輕輕朝李芳的腰掐了一下,告訴她我現在不舒服。


  李芳頓了頓,說道:“這樣,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來。


  ”“出去個毛啊!”村長抱住李芳,硬是將她從木桶里給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驚,也跟著往下蹲。


  好在村長并沒有注意到水桶里,將李芳丟到床上后便開始脫褲子。


  李芳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順手抓起一條被單披在身上就往門口走,村長拉住了她,問:“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要。


  ”李芳說道。


  “什么!”村長近乎咆哮道,“我褲子都脫了!你竟然說你不想要?”“我去解手。


  ”李芳又說。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來也得來!”說罷硬是將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強來。


  我蹲在水桶里,別提有多難受了。


  沒想到外表溫文爾雅平易近人的村長,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荒唐事。


  真應了那句話,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獸。


  難道,我今晚得在這水桶里看一場直播?林清清還在果樹下躲著呢。


  正弊得難受,突然,一個屁忍不住 放了出來。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兩個泡。


  “什么聲音?”村長停了下來,側起耳朵。


  我嚇了一跳,這個該死的屁,晚不放遲不放,偏偏這個時候放!“有聲音嗎?”李芳從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沒有啊。


  ”村長慢慢地朝水桶走來。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賊還要緊張。


  結果,越緊張,越禍亂。


  “咕——”又一個屁冒了出來。


  “什么東西?”村長好奇地朝水桶里探來。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從水桶里站了起來。


  “呀!”村長驚叫一聲,朝后一退,頓然坐倒在地,驚聲叫道,“誰誰誰!”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門外跑。


  村長大喝:“站住!”我沒理會村長,只顧往門外沖,誰知一腳踢在門檻上,卟嗵一聲撲倒在地。


  真是禍不單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當我爬起來時,村長已沖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 張小北?”村長顯然也很驚訝,“你怎么在這?”我尷尬道:“正巧路過,路過……”村長盯著我,冷冷地問:“剛才 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說:“我什么都沒看到。


  ”“哼!”村長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說,在 我來之前,你們在屋里干什么?”李芳披著被單走了出來,慢悠悠地說:“啥也沒干。


  ”“鬼才信你!”村長語重心長地道,“李芳,你要找 男人,我沒權利干涉,但你別找張小北這種的啊。


  他可是咱們村唯一的開光師!”“你不信就算了。


  ”李芳說,“小北剛到我這兒,你就來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為什么(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在水桶里?”村長又問。


  “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給 張繼文陪葬嗎?怕被你發現,將他抓起來,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李芳說道。


  “說起這個事,我正要跟你們說。


  ”村長挺了挺胸,恢復了平時那種慷慨激指點江山的模樣,“我一直在外面開會,今天下午才回來。


  聽說了張繼文的事。


  聽他們說,要張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當時是勃然大怒,將那幾個鄉野莽夫狠狠教訓了一頓。


  都什么年代了,還要搞陪葬?這跟殺人沒區別!所以,張小北——”村長朝我望來,面帶微笑,和藹可親,“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會有事。


  我身為村長,一定會為你們主持公道!”“謝謝,謝謝。


  ”我很感激。


  拋開村長剛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現在裸露著身子不說,他在我心中還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剛才的事……”“我啥也沒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說著就要走,卻被村長拉住了。


  “這樣,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誰也不許說。


  一旦你說出了半個字,張小北,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給張繼文陪葬,也能要你倆背上殺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話嗎?”“我懂,我懂。


  ”待我走遠了,聽見村長罵道:“媽的,什么玩意兒?你這 女人傻了吧?有人在這兒也不告訴我,你是不是欠抽?”我來到林清清那兒時,林清清埋怨道:“怎么這么久?我以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們回去吧,我碰到村長了,他說我們不用給張繼文陪葬。


  ”我說著,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來。


  林清清卻說:“我才不回去。


  得張繼文埋了后再回去。


  ”這時,村長打著手電筒和李芳離開了果園。


  這兒蚊子實在太多,我建議去小木屋里過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進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著臉說:“好累。


  好餓。


  ”我這時肚子也在咕嚕咕嚕地叫,叫她休息一會兒,我去摘幾個梨來。


  當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時,只見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見我進來了,立即將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進來了!沒見我洗澡嗎?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線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腦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這水很臟的。


  李芳嫂子在里面洗過澡,我也進去過,還在里面放了兩個屁……”“什么!”林清清觸電一般從水桶里站了起來,一陣哀嚎,“你不早說,難怪這么臭!”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雖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體挺拔的胸部隱隱可見,如夢里看花,意味深長。


  “你還看?還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來。


  我趕緊退出門口。


  不過又聽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換過水的嗎?干嘛要站起來?”“哼,張小北,便宜你了,又讓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體!”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進去。


  吃了梨后,我疲憊不堪,想上床去睡覺,卻被林清清蠻橫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滾,腿張得老大,將本就小的床占了個滿。


  我無奈地嘆了一聲,在床邊坐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園摘了幾個梨和林清清吃了。


  本來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堅決要在張繼文下葬后再回去,無奈,我們一直等到中午,想必這時候張斷文已經埋了,我倆這才拖著又累又餓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剛進村子我們就碰到了幾個人。


  一打聽,張繼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開,她決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誰知我剛走沒幾步,突然聽見林清清從后面跑了上來,邊跑邊叫:“張小北,快跑!”我回頭一看,林清清驚慌失措跑了上來,后面緊跟著張繼秦與幾個平時經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媽的,給我站住!老子等你們一天了!”張繼秦叫罵著。


  我下意識地想轉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張繼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拋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順手撿起路邊一塊石頭擋在路中央,面對著張繼秦等人,對林清清說:“你快走,我來擋著他們。


  ”“你也跑啊。


  ”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絕對跑不了的。


  我只有擋著張繼秦他們,才能給林清清爭取逃跑的時間。


  沒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你他媽的總算現身了。


  ”張繼秦也停了下來,指著我罵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張!”我心里很害怕,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你有種沖我來,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媽的做夢!今天你倆誰也別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魚死網破!”我揚起了手中的石頭。


  話雖如此,我心里卻卟嗵卟嗵跳過不停。


  “幾只螻蟻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耳邊突然傳來清水仙子的話。


  我一愣,一招?灰飛煙滅?“上!”張繼秦將手一揮,“打斷張小北的腳,抓住林清清!”那幾個混混兇神惡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撲來。


  我瞅著最前面的一個人,狠狠一磚頭敲打了過去。


  “啊!”那人一聲慘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著額頭在地上打滾。


  其他人沒愣著,一個一個朝我撲來。


  我豁出去了,對著其中一人撞了過去,頓然將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點撞在張繼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閃,如魚得水,未讓他們碰到分毫,反而這幾人似乎轉暈了頭腦,被我腳下一絆,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鄰居最近娶進門個如花似玉的小媳婦,這可讓林虎眼饞壞了,三十好幾的 老光棍,一心想要把她弄到自己床上去。


  深夜,林虎剛爬上被窩,就聽到急促的敲門聲,“ 虎哥,開門,快幫我看看 孩子!” 聽著聲音,心里一喜,竟然是隔壁小媳婦找過來了。


  “妹子,啥事呀?”深更半夜的讓小媳婦進門,或許真的能發生點什么。


  小媳婦叫 張梅,長得嬌美動人,剛生了孩子更是韻味十足,想到她坐在門口喂奶的畫面,林虎小腹一陣火熱,想要自己也上去嗦兩口。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得砰的一聲房門被推開,張梅穿著寬松的孕婦裝抱著孩子急匆匆的就跑了進來。


  女人很美,很白,或許是因為剛結婚一年多的原因,二十四歲的張梅雖然已經為人母,但是模樣卻介于少女和少婦之間,比少女多幾分韻味,比少婦少幾分成熟,因為正處在哺乳期的緣故,身材比原來更棒了,罩杯都大了兩個碼,配合著她巴掌大的小臉,更加的惹人憐惜,富有韻味。


  寬松的孕婦裝根本就遮不住她豐盈的上身,林虎望向她的時候,她正焦急的朝林虎跑來,驚人的山峰,隨著她的步子,正一下一下的跳動著,讓林虎大咽口水,腦袋一片空白,直到陣陣奶香味鉆進鼻孔,林虎才清醒過來。


  張梅焦急的說道,“虎哥,你在醫院工作趕緊幫我看看是咋回事,孩子都哭了一晚上了。


  ”林虎確實是在醫院工作,不過他卻不是醫生,他一個大專生,而且還是個野雞大學的大專生,在醫院熬了幾年了還只是在醫院前臺做做接待的工作。


  林虎一邊觀察著孩子臉色,一邊 開口問道,“趙建呢?咋不趕緊領孩子上醫院呢?”“那死人又出差去了,去海南,說是半年差,誰知道啥時候回來呀……”興許是對老公的作為太過不滿又無人訴說,張梅一張口就停不下里了,看看可憐的孩子,再想想自己,淚眼婆娑,絲毫沒注意,她已經坐在了林虎的床邊,半個身子都貼在了林虎的身上,柔軟的身子嬌小的臉龐,讓他一下子身心.蕩漾起來。


  “孩子問題不大,就是餓了,讓它吃奶就行了。


  ”林虎想著還能親眼看到張梅喂奶,有些興奮。


  聽著林虎的話張梅下意識的用手緊了緊衣領,心虛的低聲道。


  “可是……可是我不下奶了。


  ”林虎眉頭一皺,“咋回事?”張梅聞言嗚嗚的哭了起來,“虎哥,我已經三天不下奶了,奶粉又恰好喝完了,嗚嗚……”“這時候超市也關門了,不下奶一般是堵住了,得找人幫揉開胸口的淤塞的奶塊就好了。


  ”林虎皺眉道。


  聽著林虎的話張梅眼睛陡然一亮,而后猛然伸手抓住了林虎的手臂急切的說道,“那虎哥你會嗎?你得幫幫我!”聽著張梅的話,林虎下意識的低頭看向張梅的身前,張梅也知道這個提議羞人,她的呼吸急促,帶動的胸口不停地顫抖著,這么近的距離不停刺激著林虎的眼球,可是眼看著孩子餓的哇哇亂叫,她也顧不得羞臊了。


  “虎哥,趕緊的,孩子餓了。


  ”或許是母性,平時極易羞赧的張梅鼓起了巨大的勇氣,見林虎看著自己,竟然還大方的挺了挺胸。


  林虎不可思議的看著張梅,只見她美艷的小臉俏紅,更加的誘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兩人說話的功夫,放在一邊的孩子又開始嚎啕大哭起來了。


  林虎也知道這會去醫院已經不可能了,再看看嗷嗷待哺的孩子,眼睛往張梅那粉白如雪胸口看了一眼道。


  “妹子,我上學確實學過些 催乳的手法,我就試試,不一定能成,就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張梅見林虎松口,心里一喜,低頭看了眼孩子,而后又瞥了眼林虎,一咬牙,不帶林虎說完就要脫了上衣,林虎見狀忙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按住她的手臂道。


  “妹子,你別著急。


  就算催乳也不能在我這呀,你趕緊抱著孩子回家,先給孩子喝點溫水,我隨后就到。


  ”聽見林虎這么說,張梅也意識到自己著急了,忙是點頭應聲,可是剛要說話的時候,竟然才發現林虎就穿個褲衩在身上,下面已經有了強烈的感覺。


  “虎哥,你,你……”林虎臉色一紅,“妹子,你別誤會,我剛才在睡覺……”張梅沒有說話,匆忙從床上將孩子抱起出門,心里卻一直咚咚跳個不停,心里尋思著剛才那個里到底塞了什么,畢竟他男人的可沒那么壯觀。


  越想越是燥的慌,自己男人已經小半年沒回家了,太久沒嘗過滋味了,剛才看到林虎的那里,下面竟然就有感覺了,難道自己這么浪.蕩嗎?穿好衣服后,林虎就到了張梅家,張梅給林虎留門了,輕輕一推門開了。


  張梅也知道讓一個大男人進家里不合適,可是孩子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聽著孩子的哭聲她更加心疼,只能忍著羞赧讓林虎這個大男人進門了。


  林虎進屋的時候,張梅正用小奶瓶給孩子喂溫水呢,聽著林虎來了,她扭過頭,瞬間四目相對,林虎訕訕站在原地,張梅率先開口道。


  “來了,虎哥。


  ”張梅此時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比之前更加寬松的居家服,透過燈光,還能看到兩點櫻紅閃現。


  林虎干咳著應了一聲,知道待會催乳肯定有肢體接觸,但他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光棍,現在最想的事情就是和張梅來一次。


  張梅有些魂不守舍,眼睛余光看了一下林虎的那里,還是很大,她才平復的心跳又咚咚起來,暗罵自己,明明為了孩子,現在卻總是盯著虎哥的那里看個不停。


  張梅嬌美的模樣看的林虎心口砰砰的直跳,他雖然很想立即將張梅撲倒在床上,但是作為一個醫護人員的基本素養還是壓制住了他的沖動,看著張梅開口解釋道。


  “妹子,我雖然會催乳,可是這催乳也是因人而異的,并不是醫生按了,就一定會出奶,我也不能保證我按壓后你會立即有奶。


  ”林虎的話讓張梅眼神猶豫了一下,不過這份猶豫也是轉瞬即逝,稍一停當的工夫,她就再次開口道。


  “虎哥,沒事,我對虎哥的手法有信心!”其實張梅心里有些擔心這個老光棍會把持不住自己,但更多的是莫名的期待,一種對原始浴望的興奮。


  而且張梅回屋躺下之后,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小褲上面竟然……不由得臉色通紅。


  林虎將孩子放在嬰兒床中,轉身回床邊的時候,張梅已經將寬松的孕婦裝掀了起來,豐腴雪白入云的高聳,像是面包一般,又白又軟,讓林虎忍不住咽了下唾沫。


  林虎強制將心底火壓下去,雙腿極其不協調的走到床邊。


  “虎哥,我應該咋配合你呀?”張梅忍著內心的羞赧開口道。


  她不是(男女性故事)什么水性楊花的女人,這輩子就談過一次戀愛,然后就結婚了,身子除了老公趙建這個男人外,再也沒讓別的男人看過,此時竟然不僅要讓林虎看,而且還要讓他摸,頓覺滿臉發燙,可是為了孩子她只能如此。


  “妹子就躺著別動,把衣服撩起來,待會會有一點痛,有什么感覺告訴我就好了。


  ”林虎可能是光棍太久了,現在看到光著身子的女人,簡直要讓他的火箭炮就要炸了。


  林虎趕緊回神,將心底的想法壓下去,心情激動的搓著手,一直到手心發熱的時候才坐到張梅旁邊,將手按了上去。


  將手心搓熱一是怕涼到張梅,二是冰冷的環境會使人體穴位閉合。


  按上的那一剎那,林虎覺得就像是按在了一團發面團上,既柔軟又富有彈性,整顆心都要跳將出來了。


  軟,滑,彈性十足,林虎恨不得狠狠的攥幾下,手感太舒服了。


  而反觀張梅,在林虎溫熱大手一按上她的胸口,敏感的她立即覺得一道電流從身體劃過,豐腴嬌美的身體忍不住一顫,低頭看著按著自己胸口的林虎,忍不住俏臉一紅。


  林虎摸的舒服,但是不好表現出來,微皺眉頭表示認真的模樣。


  “虎哥,你按的咋樣了?我為啥不出奶了呀?”張梅此時也是羞赧不已,林虎溫熱的手摸.的她竟然有些舒服了,這個發現讓她愧疚不已,見林虎摸著自己不說話,只能羞赧開口提醒道。


  如果不是孩子重要,她覺得可以讓這個老光棍一直摸下去。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3759759.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660859.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6559398.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3418037.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946491.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592606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1760985.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2830994.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2731063.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7780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