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 de ville


不一會兒,我就釋放了。


  這時候外面響起浴室門打開的聲音, 白姨的聲音也隨之響起:“我說 趙曉曼,我讓你做飯你做了嗎?”“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對了,這里的 骨頭湯你要不來嘗嘗看?你看看有沒有問題。


  ”趙曉曼朗聲道。


  聽到她的話,我立刻嚇得魂飛魄散,匆忙拉上了褲子拉鏈。


  很快,白姨吹干頭發走了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她的眼神有些閃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樣子。


  “骨頭湯(性插故事)啊?我嘗嘗!”白姨說著走到湯鍋前,果然用勺子盛了點湯喝了一口。


  轉頭對趙曉曼 說道:“沒有問題呀,這骨頭湯可是我買的上好的大骨頭,怎么可能會有問題呢!”“沒問題就好呀,那你趕緊做飯,我已經洗好菜了,接下來的工作就靠你咯!”趙曉曼笑道,轉身離去的剎那還沖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幫你做飯吧!”我主動說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邊看電視吧,我來做就好。


  ”白姨搖搖頭說,并沒有看我。


  我忍不住有些失望,離開廚房去了客廳,這會趙曉曼在那里正翹著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著宮斗劇。


  感到無趣 的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拿出手機就要刷UC,這時趙曉曼卻湊過來,低聲說道:“小處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時候,我們還是在洗手間碰面。


  這次你要是再當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壞事跟你白姨說?”聞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來。


  昨晚沒能和趙曉曼成其好事,我也是覺得后悔極了。


  現在又來了一次機會,怎么著也要把握好,其實昨晚我是因為第一次和女人有那么親密的接觸,所以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這次我一定不會再重蹈覆轍!想到這里,我咧著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們吃過午飯。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著白姨午睡時和趙曉曼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斗。


  可誰曾想,剛吃過飯 經理就給我打電話 讓我回去加班。


  經理姓趙,名叫趙方彬,也是我的頂頭上司。


  雖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為一個新入職沒多久的員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車去上班。


  臨走時候,趙曉曼臉上哀怨的表情讓我心里五味雜陳。


  但這也沒辦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時趙曉曼還在,那樣也許我們還可以趁著白姨睡著偷偷的做點事情。


  趙經理讓我加班,就是讓我整理公司的客戶,大周末的辦公室就我一個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憊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覺。


  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準備要起身收拾東西離開。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卻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聲音!聽到女人的叫聲,我立刻清醒過來, 辦公室里怎么會有女人?難道說……是有人在偷 看小電影?想到這里,我立刻起身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悄然過去,想看看到底是誰在偷看小電影。


  等來到旁邊的會議室門口,我偷偷把門打開一條縫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竟然是趙經理和辦公室一大美女林 小美在偷歡!不一會兒,我就釋放了。


  這時候外面響起浴室門打開的聲音,白姨的聲音也隨之響起:“我說趙曉曼,我讓你做飯你做了嗎?”“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對了,這里的骨頭湯你要不來嘗嘗看?你看看有沒有問題。


  ”趙曉曼朗聲道。


  聽到她的話,我立刻嚇得魂飛魄散,匆忙拉上了褲子拉鏈。


  很快,白姨吹干頭發走了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她的眼神有些閃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樣子。


  “骨頭湯啊?我嘗嘗!”白姨說著走到湯鍋前,果然用勺子盛了點湯喝了一口。


  轉頭對趙曉曼說道:“沒有問題呀,這骨頭湯可是我買的上好的大骨頭,怎么可能會有問題呢!”“沒問題就好呀,那你趕緊做飯,我已經洗好菜了,接下來的工作就靠你咯!”趙曉曼笑道,轉身離去的剎那還沖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幫你做飯吧!”我主動說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邊看電視吧,我來做就好。


  ”白姨搖搖頭說,并沒有看我。


  我忍不住有些失望,離開廚房去了客廳,這會趙曉曼在那里正翹著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著宮斗劇。


  感到無趣的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拿出手機就要刷UC,這時趙曉曼卻湊過來,低聲說道:“小處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時候,我們還是在洗手間碰面。


  這次你要是再當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壞事跟你白姨說?”聞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來。


  昨晚沒能和趙曉曼成其好事,我也是覺得后悔極了。


  現在又來了一次機會,怎么著也要把握好,其實昨晚我是因為第一次和女人有那么親密的接觸,所以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這次我一定不會再重蹈覆轍!想到這里,我咧著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們吃過午飯。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著白姨午睡時和趙曉曼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斗。


  可誰曾想,剛吃過飯經理就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去加班。


  經理姓趙,名叫趙方彬,也是我的頂頭上司。


  雖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為一個新入職沒多久的員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車去上班。


  臨走時候,趙曉曼臉上哀怨的表情讓我心里五味雜陳。


  但這也沒辦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時趙曉曼還在,那樣也許我們還可以趁著白姨睡著偷偷的做點事情。


  趙經理讓我加班,就是讓我整理公司的客戶,大周末的辦公室就我一個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憊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覺。


  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準備要起身收拾東西離開。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卻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聲音!聽到女人的叫聲,我立刻清醒過來,辦公室里怎么會有女人?難道說……是有人在偷看小電影?想到這里,我立刻起身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悄然過去,想看看到底是誰在偷看小電影。


  等來到旁邊的會議室門口,我偷偷把門打開一條縫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竟然是趙經理和辦公室一大美女林小美在偷歡!要說起來這林小美,雖然不是辦公室里最漂亮的,但是身材卻絕對是辦公室里最好的!她一米七的個頭,穿上高跟鞋甚至比很多男人都高了,修長的大腿永遠都是包裹在黑色絲襪里面。


  頎長的身材讓她顯得格外出眾,再加上清秀的五官,配上帶著幾分書卷氣息的黑框眼鏡,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完美身材的知性美女。


  平日里林小美看起來非常冷傲,不過沒想到竟然也會做這種事情!“趙經理,快點!”林小美喊道,喘息的聲音充滿著誘惑。


  看著她那副模樣,門口的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說感情這林小美私底下竟然這么會玩? 近日,成龍來深圳宣傳自己的演唱會,不料引發了一場 小風波


  娛記A在朋友圈里吐槽了這件事情:“ 主辦方 百般刁難糾纏要求 記者給嘉賓讓位,激怒了現場(極品 少婦的誘惑)記者,所有深圳記者把 媒體證甩回去給主辦方,二十多個在場記者挺直 腰板離場!” 明星和媒體其實就如魚水, 誰都離不開誰,但是他們之間卻有著許多 恩怨情仇,今天小編帶大家看看明星和媒體之間的故事吧! 這個時候,她想起了自己的 女兒,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了,趕緊拍怕打屁股上的兩只手,想要把 陳軍推開。


   別……不行……她慌亂的做出反抗。


   誰知道陳軍竟然非常霸道,在她推拒的空擋,瞅準機會,俯下腦袋直接親了過來。


   陳雪沒料到這一幕,被親了個正著,腦海中轟然響起一聲炸雷,空白一片。


   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陳軍竟然會這么大膽! 陳雪想要推開掙扎,可力量懸殊根本動彈不得,只能被肆意輕薄,臀部上作怪的手也有一只轉移了陣地,侵犯起她的飽滿,雙管齊下的進攻她那的兩處敏感部位。


   一開始,陳雪還能推搡兩下,但漸漸地,在陳軍的親吻之下,敏感的 身體逐漸有了反應,全身燥熱,癱軟無力。


   強行吻了大概兩分鐘,陳軍終于放開 吳雪被蹂躪的微微紅腫的嘴唇,轉到雪白的脖頸上。


   這里是女人的敏感帶,在被侵犯的同時,吳雪就受不了了,謹守的理智被擊潰,那兒竟然有了潮濕反應的跡象,環抱住男人的腰背,無意識的亂摸亂抓。


   她已經不想反抗了,多年的寂寞在這一刻瓦解崩塌,她想要得到滿足,用男人來填補自己的空虛。


   曖昧的情緒到了一個頂峰,她開始給予回應。


   嗯……啊…… 動人的旖旎不停從她口中傳出。


   這是最好的興奮藥劑,讓陳軍變得越來越興奮,那兒也早已有了反應,把褲子頂起一個帳篷,繼續往前,貼頂在女人身上。


   而吳雪在感受到小腹上的火熱后,直接被徹底擊潰,她紅著臉,動情的說道:小軍……來吧……我想要…… 話音剛落,陳軍便得到指令一般,紅著眼睛,氣喘如牛的開始扒吳雪的衣服。


   兩人都已經做好了翻云覆雨的準備…… 吳雪濕透的 小褲被陳軍扔在一旁,他抱起吳雪的腿,剛調整好姿勢,準備一鼓作氣沖進去的時候,突然傳來了門鈴的聲音。


   吳雪亂成漿糊的腦袋終于清醒了過來,知道是自己女兒回來了。


  她一把推開陳軍,手腳發軟的沖進了屋內。


   陳軍的昂揚沖天指著,剛才差一點兒就進到吳雪那兒了,現在得不到疏解,很是難受。


   陳軍,快 開門!我沒帶鑰匙! 瑤瑤的聲音響起,伴隨著急促的敲門聲。


   陳軍將現場收拾好,把吳雪遺落在一旁的小褲裝進口袋,這才慢悠悠的去開門。


   你干嘛啊,這么慢!瑤瑤抱著快遞進來,一眼就看到了陳軍正精神著的部位。


   她臉兒不禁一紅:昨晚上不是才弄過嗎? 又想要了。


  陳軍低笑一聲,一把將瑤瑤抱起來,進到了屋內。


   吳雪聽到旁邊的門鎖上的聲音,這才偷偷的開門出來。


   剛才兩人胡鬧的地方已經沒有半點兒痕跡,連扔在一旁的小褲都不見了蹤影。


   陳軍拿走了嗎…… 啊……女兒的聲音透過門板傳出來,吳雪的 身子頓時僵硬在原地。


   自己剛才真是被豬油蒙了心,陳軍是自己女兒的男朋友啊,自己怎么……怎么可以動心思呢…… 這不,瑤瑤一回來,陳軍就抱著她翻云覆雨去了,根本不管空虛寂寞的自己。


   吳雪嘆了一口氣,但是聽著女兒越發興奮的叫聲,不禁身體又來了感覺,手指不自覺的往下伸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吳雪的身子癱軟下去,臉上布滿 紅暈


   今天陳軍似乎很有興致,拉著瑤瑤來了四次才算停歇,吳雪就在門外,控制著自己不發出聲音。


   瑤瑤累的很,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陳軍一出門,低頭看到門口有處地板濕潤不堪。


  陳軍眼珠一轉,微笑著走進了衛生間。


   衛生間空無一人,陳軍就坐在里面等著。


  不一會兒,果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吳雪推門進來,和陳軍打了照面! 呀!吳雪控制不住的驚呼了一聲,在看到陳軍手里的,屬于自己的小褲的時候,臉蛋浮起一抹紅暈,剛壓制下去的感覺又翻涌上來了! 小軍,你……吳雪舔舔唇,雙眼迷蒙:你在這兒干什么? 等 伯母啊。


  陳軍笑著,將手上的東西舉起來:伯母的小褲忘在我這里了。


  我要還給你才對啊。


   小褲上濕透的痕跡明顯的很,吳雪現在沒有穿,感覺涼嗖嗖的,內心卻更加火熱了。


   伯母,我給您穿上好不好? 陳軍還是膽大包天,但是吳雪拒絕不了。


  她的身體極度渴求著眼前這個男孩的愛撫和攻擊,所以她默認了。


   陳軍將她抱起來放到洗衣機上,伸手一摸,吳雪身子一顫,嬰嚀了一聲(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


   陳軍看著手上的透明,便笑道:伯母,怎么這么濕? 吳雪臉蛋透紅,眼中波光流轉,看的陳軍幾乎呆了。


   吳雪的玉腿緩慢的抬起,高蹺在洗衣機上。


  睡裙在姿勢的關系下,滑到腿間,露出了…… 陳軍看的癡了。


  沒想到伯母除了身體猶如少女一般,連那里都…… 吳雪根本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像是未經人事的少女! 陳軍興奮的不行,他抬起吳雪的一條腿,將小褲套在白玉般的腳踝上,雙眼放肆地往那盯了過去。


   恩…… 吳雪又害羞又興奮,臉蛋滿是紅暈。


  她渴望著與眼前的這個男孩快些共赴巫山,所以故意抬腿:小軍…… 陳軍剛和瑤瑤大戰四回合,但是現在看到吳雪這樣,陳軍的昂揚又揭竿而起。


   呀,好可怕……吳雪小小的驚呼了一聲,覺得自己更加空虛了。


   之前在地板上的那次,吳雪根本沒有看到過蘇醒的巨物,便被回家的瑤瑤打斷了好事。


  現在親眼所見,不禁雙眼迷蒙,內心滿是渴求。


   ??陳軍一看到雙眼含春的吳雪就有些忍受不住。


  他怒吼一聲,竟然直接將嘴唇埋了下去! ??吳雪驚喘,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


  她沒想到陳軍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猶如海浪一般的感覺幾乎將她淹沒! ??吳雪咬著嘴唇,雙眼含淚,就像是點點星光。


   ??陳軍很年輕,帶著年輕人特有的沖勁。


  他的進攻非常兇猛…… ??嗯……吳雪忍得很是辛苦。


  她亂成一團的腦子還沒忘記自己的女兒就睡在隔壁,甚至在不久之前才剛和眼前的男人翻云覆雨過! ??吳雪心中滿是刺激感,既害怕女兒醒來發現他們兩個的關系,又怕自己會沉淪在這種感覺里面,到最后淪落到和女兒搶男朋友的地步! ??但是現在,她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


  陳軍的動作仿佛帶有魔法一般,讓她直直的飛向天堂,沉淪于此! ??伯母,舒服嗎?陳軍低低的笑了。


  他的大手攀上玉峰,看著吳雪美麗的模樣,一把將自己的褲子扯下來:伯母,你舒服了,我這里可是難受的很啊…… ??吳雪低頭一看,頓時嚇得瞪大了眼睛。


  陳軍的昂揚正精神的和她打著招呼,吳雪的身子頓時軟了:怎么這么大…… ??不大怎么讓伯母高興呢?陳軍壞笑,將吳雪的小手放在上面:伯母也讓我高興高興吧。


   ??吳雪并不是不經人事的小姑娘,陳軍的意思她明白,能取悅陳軍的方法也是無師自通。


   ? ??陳軍沒想到伯母竟然會這樣,內心更加歡喜,想要和吳雪結合的想法更加強烈。


  他一把拽起吳雪,將她放到洗衣機上,調整好姿勢就準備直沖而入! 不過她清醒沒多久,就又迷醉了。


   ??洗衣機開啟后伴隨著高頻率的顫動,吳雪坐在上面,整個身子也隨之顫動。


   ??而陳軍抵在吳雪泥濘之地的昂揚則隨著兩人的動作不停的摩擦著,給兩人帶來了難以言喻的快樂! 吳雪快要瘋了。


  她已經被這感覺折磨的忍受不了了。


  她不禁開口催促道:小軍,進來吧,我想要…… 被吳雪這么直白的話語一激,陳軍也受不住了。


  他手臂上青筋暴起,正準備好好享受一番之時…… 恩?廁所有人嗎?門外傳來瑤瑤迷迷糊糊的聲音:小軍?你在里面嗎? 瑤瑤竟然醒了?! 吳雪嚇了一跳,意識陡然清醒大半。


  她推拒著陳軍,臉色焦急:瑤瑤在外面…… 可惜陳軍箭在弦上,他不發出來就要憋死了。


  他只能裝作聽不見,后腰發力,長驅直入! 唔……吳雪仰起頭,雪白的脖頸上布滿紅暈,勾勒出完美的線條。


   吳雪沒想到陳軍竟然會這么瘋狂,瑤瑤就在門外還這么放肆,要是被發現了,該怎么辦啊! 奇怪,門怎么鎖了?瑤瑤在門外自言自語:難道里面沒人? 吳雪在陳軍兇猛的進攻下已經潰不成軍,一邊聽著女兒在門外的話語,一邊隨著陳軍在海浪里隨波逐流。


   門外傳來一陣鑰匙的碰撞聲,清脆的很。


  陳軍估計也不想讓女朋友發現自己和吳雪的事情,所以急促的進攻了幾次之后就抽出來說:伯母,你幫忙攔一下瑤瑤吧。


   吳雪眉眼含春,看起來誘人極了。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陳軍怎么說也要將她徹底的拆吃入腹! 就在瑤瑤拿著鑰匙準備開門的前一刻,吳雪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在里面,你干什么? 吳雪和自己女兒關系一向很緊張,瑤瑤并不親近和喜歡自己的母親。


  一聽到母親的聲音在里面響起,她頓時放下了鑰匙,不再開門:你見陳軍了沒有? 沒……啊,沒有。


  吳雪喘息著,一只手緊緊的抓住陳軍作亂的手指。


   瑤瑤不疑有他,徑直走了。


  廁所里只剩下陳軍和吳雪兩個人,但是被瑤瑤一打斷,之前的氣氛和感覺都沒有了。


   吳雪雖然還想繼續,但是羞于開口,最終還是推開了陳軍,將那條小褲褲穿戴好。


   陳軍無奈又可惜的親吻了吳雪一口:今晚上,你愿意等我嗎? 晚上……吳雪的臉上又是一片紅暈。


   剛才的淺嘗即止讓吳雪分外不滿足,看來陳軍也是一樣的。


  她心里癢癢的,在心中想法的趨勢下,她微微的點了頭。


   陳軍掏出手機發送了一條消息,不一會兒便聽見門外傳來了大門開啟又關閉的聲音。


   好了,我讓瑤瑤出門了,我們出去吧。


  陳軍打開門:一直在廁所,氣味挺不好的。


   吳雪直到回到屋內還是反應不過來剛才的事情。


  她竟然真的和陳軍一起做了那檔子事?和一個小了一輪的,年輕帥氣的小伙子? 剛才的感覺太過美好,吳雪甚至有點枯木逢甘霖的感激。


  但是時間太過于短小,吳雪沒有完全感受到快樂,就被迫結束了。


   啊……好像要再來一次啊…… 吳雪躺在床上,越想越覺得空虛,不由得用手指撫慰了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在身體一陣痙攣后,吳雪長舒了一口氣,看著滿手的黏膩,苦笑一聲,起身去廁所沖洗干凈。


   陳軍不知何時也出門去了,整個家里只剩下吳雪一人。


  吳雪打開冰箱門一看,里面的食材寥寥無幾,是時候補充食材了。


   吳雪嘆了一口氣,將身上的睡裙換掉,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門。


   正好不遠處有一家新開的大型超市,去那邊采購一些食材,做一頓豐盛的晚餐也不錯。


   咦?吳雪老師? 驚喜的聲音從背后響起,吳雪轉過頭去看,是自己瑜伽班的學員。


   作為為數不多的男學員,鄭曉東可謂是學的最認真的一個,下課還經常請教問題和瑜伽姿勢,讓吳雪有很深的印象。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256141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1103559.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382810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7715826.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5482777.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3070862.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3535783.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126191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2670263.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4099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