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b 小 c


  案例一:業余模特 小雨減肥時間:6個月, 瘦身成果:35公斤   小雨的自身條件相當優秀,身材高挑纖瘦,回頭率超高。


  不過小雨曾因為 身體原因生病住院,在那些營養品的調理下,加上醫生為她注射的激素,身體倒是痊愈了,可康復的代價就是小雨足足長了50公斤的贅肉。


  作為模特的小雨不得不開始漫長的減肥。


  剛開始她嘗試節食,每天只吃很少的蔬果,米飯肉類只敢吃兩口,餓了就喝水。


  在前期瘦了幾斤后,因為不能忍受肚子由于饑餓不停造反,終于暴食反彈。


  最后還是在專業的瘦身指導醫師的幫助下才開始逐步定向瘦身,雖然看上去效果似乎沒有那么明顯,但實際上 體重已經開始得到控制并一點點減少。


     專家揭秘:過量的節食對于減肥并不是 科學健康的辦法,蔬果并不能提供身體需要的必要營養物質,不但身體皮膚會受到傷害,而且身體機能會自動采取保護,讓新陳代謝降低減慢脂肪分解速度。


  而且長期節食,胃和肚子會對大腦造成沖擊,像小雨一樣造成暴食,毀壞身體的同時更會復胖,甚至超過減肥前的體重。


  正確的方法應該是控制飲食的同時注意必須的營養,而且一定要配合運動如慢跑。


  如果體重得到一定的緩解,就可以開始進行定向瘦身,就是把該瘦的地方進行進一步減肥塑形,不該瘦的地方保持住必要的豐滿。


  可以配合一些天然 瘦身產品涂抹需要瘦的地方,配合上按摩,塑身效果會令人驚喜,而且可以讓減肥后的皮膚更加緊致彈性。


     案例二:專業模特 唐唐,發胖至128斤   唐唐是一名專業T臺模特。


  身高175,體重90斤。


  兩個月前因為和 男友分手,心情很差,然后拼命用食物填補心中的傷口,結果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胖到128斤,而模特這個行業就是靠身材吃飯的,胖的體重直接影響了她的工作,整整一個星期,唐唐一個活都接不到,終于唐唐意識到感情沒有了更不能再失去工作,于是清醒過來狠心減肥。


  唐唐剛開始是用了一種網上 流行的很辣的瘦身霜,涂滿全身裹上保鮮膜,然后開始跟著碟子開始跳減肥操。


  每天早上兩個半小時,那種辣很難受,汗水像自來水一樣流,效果不錯但是皮膚卻變得通紅一片,并且火辣的難以忍受,連工作都無法進行。


     專家揭秘:保持良好的心情是維持身材和美貌的秘訣,案例中的唐唐就是因為無法排解心情的郁悶而造成極端暴食發胖。


  而她的減肥方法中,大量的有氧運動比如跳健身操是值得推薦的,有氧運動可以很好的減少脂肪含量,讓身材變纖細,但是瘦身產品的選用不夠明智,有些瘦身霜對于皮膚的刺激過大,反而會對健康和減肥積極性造成危害,有的更甚至與影響了平時工作。


  所以選擇瘦身產品時需要選擇全天然的減肥產品,不但更有針對的讓需要瘦的地方加速脂肪燃燒,而且皮膚會變得更加平實光滑。


     案例三:平面模特 可兒,瘦身20斤   可兒身高只有162,是一名瑞麗平面模特。


  因為鏡頭是寬的,為了照片效果好,模特必須要很瘦。


  她原來有98斤,按普通人標準是非常好的了,可是作為模特這個體重已經超重太多。


  攝影師要求可兒減肥,不然就不能再呆在模特界。


  被嚇住的可兒為了快速減肥,就服用了一種興奮劑,這種興奮劑是合法的。


  可是身體是有消瘦,但是副作用卻讓她痛不欲生,整晚整晚的睡不著,又一次整整74小時沒有睡覺,身體變得很差,連拿包都拿不住,一停藥就反彈。


     專家揭秘:因為模特行業的特殊,模特們對身材的要求和壓力都很大,一些快速減肥方法就流行開來,比如歐美很流行的吃興奮劑減肥,但是這些方法減肥無一不是暫時的,而且對身體有著毀滅性的傷害,有的甚至于會致死。


  我們倡導的減肥應該是健康持久的,對于并不胖的模特,建議多做局部塑形運動,沐浴后可以堅持用天然瘦身產品進行按摩做定向減肥,稍微降低食量,堅持一段時間,都會有很好的效果。


     定向減肥小貼士   1.保持良好的心態是減肥的關鍵。


  那些愛美女性,一定要為自己的減肥找一個目標,一個實實在在、具體的目標,才能遇到困難不易放棄。


     2.多參加戶外運動,比如爬山,慢跑,還有女孩子喜歡的逛街,每次專門找最累的鞋子穿上,逛上整整一天,每次都能瘦上1斤。


     3.減肥需要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他們才是你堅強的后盾,他們會始終鼓勵你的。


     4.注意健康飲食和良好的作息時間,早睡早起,更有利于健康,熬夜可是容易發胖哦。


     5.減肥需要一些好的建議和指導,一些減肥成功者之所以瘦身成功,與健身教練的科學指導是分不開的。


     6.配合合適有效的瘦身產品,可以使減肥事半功倍喔。


   “嗯………”一聲嘹亮的聲音在夜空中響起。


   李蕓咬了咬嘴唇, 看著完事之后就熟睡過去的男朋友。


  “每次都是這樣,自己舒服了就去睡覺,從來沒想過我的感受。


  ”李蕓 心生怨念, 內心失落。


  李蕓今年27歲,170的身高搭配s型曲線的 傲人身材,吸引著大批狂蜂浪蝶。


  作為曾經大學的校花,卻跟 張宏這么一個普普通通 的人走到一起,讓很多人大跌眼鏡。


  今天是李蕓跟男朋友戀愛五年的紀念日,兩人從大學走到現在,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


  李蕓為了給男朋友驚喜,今天特地穿了十分性感的 衣服,但是男友依然興趣平平,潦草收場。


  李蕓輕輕走到廁所,想著剛才跟男友的的畫面,紅唇微張,眼神迷離,手不自覺的向下蔓延。


  每次跟男友在一起,她只能靠這種辦法減緩內心的火焰。


  李蕓把浸透的貼身小衣扔到洗衣機里,躺回了床上。


  清早,李蕓被一陣騷動吵醒,她感覺身子一重,什么東西壓在了自己身上,她知道,男友醒了。


  她很討厭這種感覺,毫無準備的開始,讓她很不舒服。


  但是想到男友好不容易提起的興致,她也就默默忍受了。


  主動配合著男友的動作,李蕓希望這次男友能堅持時間久一點,但是結果讓她大失所望,正當李蕓剛剛有感覺,男友已經繳械投降,仰躺在了床上。


  “你最近工作找怎么樣了,要抓緊找工作啊,我先去 上班了


  ”張宏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


  “嗯,知道了”李蕓小聲回應。


  目送男友出門,李蕓窩在沙發上,內心一陣苦澀。


  最近雙方父母都在催促二人結婚,但是在臨海市想買套 房子,真是一筆巨款,二人步入社會沒幾年,手里沒有那么多存款,所以結婚的事情一拖再拖。


  最近李蕓辭職,男友就一直催她重新找工作,能多掙點錢。


  “你好,請問是李小姐吧,通知你今天上午的面試,別忘了來。


  ”一陣電話打斷了李蕓的沉思。


  李云看了看表,時間所剩不多了,趕緊起身收拾。


  李云今天面試的是遠大集團董事長秘書,這個職位待遇優厚,如果成功,能很大緩解家里的壓力。


  為了這次面試,她特意畫了精致的妝容,穿了一件白襯衫搭配一條緊身的小西褲,準備給董事長留下好的印象。


  走出家門,急急忙忙的擠上公交車,轉了兩趟車后,到達了遠大集團。


  天公不作美,正當李蕓準備松口氣的時候,天上下起了小雨。


  李蕓這才想起,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雨。


  等到了公司大堂,李蕓的衣服已經被淋濕了。


  李蕓有些懊惱,生怕自己這個形象給董事長留下不好的印象,她太需要這份工作了。


  隨著前臺的引領,來到董事長門口,李蕓平復了一下內(大炕上性經歷)心的不安,敲了敲門。


  “請進。


  ”充滿磁性的聲音在門里響起。


  李蕓暗自給自己打氣,推門走了進去。


   周建國坐在辦公室內,正等待應聘者到來,聽到敲門聲,抬頭看去,這一看就再也挪不開眼睛。


  一個美女走了進來,傲人的身材在小西裝襯托的淋漓盡致,白色的襯衫由于浸滿了雨水,黑色蕾絲透過襯衫若隱若現,修長的美腿比直光滑,讓人挪不開眼睛。


  感受到周建國火熱的目光,李蕓感覺像是有一雙手撫摸她,她的臉騰一下的紅了,雙腿緊緊并攏。


  看著李蕓通紅的臉頰,周建國知道小姑娘害羞了。


  對于這樣的極品,他從來不著急,浪跡花叢多年,他深知一個道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我給你拿個毛巾吧,你先擦擦,我去叫人給你那身衣服,你這身衣服換下來烘干一下。


  ”周建國收回目光,起身找了條毛巾。


  “這……不太方便吧……..”李蕓咬了咬嘴唇,要是讓她當著周建國的面換衣服,她是絕對不同意的。


  “又不是讓你在這換,里面有個休息室,你可以去里面換。


  ”周建國哈哈一笑。


  李蕓點了點頭,她也覺得衣服貼在身上有點難受,而且這樣太影響形象了,李蕓轉身進了休息室。


  周建國看著李蕓的背影,那妖冶的身姿,挺翹的臀部都散發著致命的誘惑。


  他臉上浮現出一抹邪惡的笑容,打開電腦,屏幕上赫然顯示著休息室的畫面。


  畫面里的李蕓飛快的脫下了身上的衣服,衣服下的美妙身影展現在周建國面前。


  黑色小衣根本無法包裹住她的傲人之處,平坦的小腹光潔滑嫩,修長的美腿上一朵嬌艷的玫瑰紋身若隱若現。


  周建國看的血脈噴張,恨不得現在就把美人摟在懷里好好愛撫。


  李蕓穿著干凈的衣服有點犯愁,新的衣服尺寸有點小,胸前的扣子無法扣上,平時引以為豪的資本卻成了眼下的難題。


  但是想到不能讓董事長等太久,咬咬牙走了出去。


  看到李蕓走了出來,周建國趕忙關了電腦,正襟危坐。


  但是下一刻,周建國發現自己已經來了感覺,他的身體是誠實的。


  李蕓胸前的衣襟敞開,讓人望不到底。


  周建國暗自咽了咽口水,殊不知著細微的動作卻被細心的李蕓發現了,李蕓更加害羞,要不是正在面試,她都想趕快逃離這里,她的身子還沒被男友之外的男人看過。


  “先喝點熱水吧,淋了雨,別感冒了”周建國熱心的倒了杯水。


  周建國的溫柔讓李蕓內心一陣火熱,這是男友從來沒有帶給她的感覺。


  “你的簡歷我也看過了,很符合我們的要求,我跟你說一下工作內容,如果你覺得可以,你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了。


  ”周建國看著李蕓的表情,知道不能太過放肆了,要細水長流。


  李蕓心頭一喜,她知道應聘成功了,“好的,那我明天一定準時來上班。


  ”李蕓飛快的答應道。


  “那你先出去看看工作環境吧,明天記得準時來。


  ”看著李蕓離去的背影,那性感窈窕的身姿,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周建國心生一計,他要讓這個女秘書乖乖臣服在他身下。


  李蕓回到家中,迫不及待的跟男友分享了應聘成功的喜悅,卻沒想到男友男友的回答卻讓她猶如一盆冷水從頭淋到腳,澆滅了她內心的興奮。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經常撒尿的角落竟然藏了個人,還是個 女人!  被王 小野發現,鄭 紅梅索性也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畢竟這種充滿尿騷味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可她剛從黑暗中走出,頓時感覺到了王小野那炙熱的眼神。


    定住神的王小野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女人,他沒想到偷窺自己的竟然是 村長的大兒媳婦鄭紅梅,她身上穿著的薄紗T恤被雨水浸濕后,里面黑色胸罩清晰可見,胸脯將薄紗撐起,格外誘人。


    可真正吸引王小野的不是這,而是下身那兩條筆直光滑細膩的玉腿,剛才因為王小野來的不是時候,所以鄭紅梅根本來不及穿褲子。


    躲到那角落中后,更不敢穿,怕發出動靜被王小野給發現。


    所以她現在站在王小野面前,兩條幾乎無遮攔的玉腿直接顯露在了他的眼中,看得險些讓王小野鼻孔噴血。


    感覺到王小野炙熱的眼神,鄭紅梅短暫的慌神后,目光突然落到了王小野小腹下那再度產生反應的地方,眼中透著一絲貪戀和渴望。


    “臭小子,你這大家伙可真壞,竟然想尿姐姐一臉……”  毫不在意王小野炙熱的目光,鄭紅梅突然上前一步,香軟的身子一下貼到了王小野身上。


    感覺到那異樣的磨蹭,他紅著臉,慌亂不堪地叫道:“梅姐,你咋在這里?”  “姐姐等你呀……”鄭紅梅看著王小野的反應,咯咯一笑,突然湊到了他的耳邊,吹了一口熱氣,溫熱的身體幾乎貼到了他的身上,忍不住伸出了手。


   這一瞬間,王小野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全部奔涌向那個地方,他叫道:“姐,你快松開,我受不了啊!”  “這就受不了了,姐姐還想試試你這大家伙,沒想到你這么不中用。


  ”  鄭紅梅非但沒有松開手,反而更加用力,疼的王小野懵了一下。


    可轉念一想,他的心一下火熱了起來,一臉戲謔地看著鄭紅梅潮紅的臉蛋:“姐,你敢試試?”  “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一臉潮紅的鄭紅梅,看著這嚇人的家伙,喉嚨咕咚一聲,心中的那一絲忐忑很快就變成了渴望……興奮之下的鄭紅梅不自覺的一用力,王小野本能一聲悶哼,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激蕩著他腦海,險些就被她這一下給捏崩潰,連忙伸手抓住鄭紅梅的玉手。


    “怎么,你小子不敢了。


  ”被他這么一阻止,鄭紅梅挑釁似地看著她,粉舌舔舐了一下嘴唇,動作分外勾人。


    鄭紅梅這么一說,王小野頓時不干了,看了一眼廟外,臉漲得通紅連忙開口解釋:“姐,這破廟人來人往的不安全,外面的雨差不多停了,要不去前面的荒廢的 果園?我記得里面可還有一張床……”  “行,今天你最大,姐聽你小子的。


  ”鄭紅梅紅著臉,不知道說的到底是哪大,可王小野卻聽出了她話中的撩撥,心中更加火熱。


    媽的!等到了果園,老子一定要讓著臭娘們跪著求饒!  說走就走,王小野快速穿上褲子和上衣,然后一臉貪戀地看著鄭紅梅將那條濕褲子穿上,兩條白皙的美腿在眼前不斷晃蕩。


    走到廟外只剩下濛濛細雨,可心口火熱的兩人卻毫不在意,都加快了腳步朝著前面趕,不經意看了他手里的鐵楸,鄭紅梅忍不住問道:“你拿鐵鍬干啥去了?”  “今天是我媽媽去世的第三天,我去墳地給我媽圓墳去了……”王小野心中的興奮一下就低沉了許多。


    “哦……”鄭紅梅想起王小野已經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了,怪可憐的,就不想提起他的傷心事,就又問,“你母親的墳地不是在村西頭嗎,你怎么到破廟這邊來了?”  “我這不是過來考察果園嗎,結果碰到這大雨……”王小野說到這里,突然想從這個村長的兒媳婦嘴里探聽點消息,就問道,“梅姐,聽說村里的這個果園想發包給個人?”  鄭紅梅一陣警覺,水潤的眸子轉了轉,問道:“你想承包這個果園?”  “不是我,是我在職高的一個同學想承包……”王小野沉吟著 說道


    “你的同學承包果園做什么?這些果樹已經結果不多了,會賠錢的!”  “他當然不是指望這些果樹受益了,是想辦個生態養殖園……姐,這么說,村里真的想往外發包了?”王小野只想知道這個消息是不是準確的。


    鄭紅梅的丹鳳眼里充滿著抵觸,說道:“村里是想發包,但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這150畝果園我們家承包了,村里正在研究著呢!”  王小野不想打草驚蛇,便不再說果園的事情,就轉了話題嘿嘿一笑。


    就在這時,一道雪亮的閃電劃過,一聲霹靂在頭頂炸響。


    “啊!”鄭紅梅驚叫一聲像受驚的小鹿一般竄到王小野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他,“王小野,我怕……怕打雷!”  王小野頓時被電流擊穿了一般,女人的芬芳,女人柔軟的身軀,尤其是她胸前的妙地彈著他。


  但他意識到她不是裝的,她的身體確實在顫抖,這個女人真的怕雷。


  王小野忍不住緊緊地抱著她,說:“打雷有什么好怕的?”  “我……從小就怕雷,怕的要死……”一道閃電又劃過,鄭紅梅又是一哆嗦,更緊地抱住王小野,又是一聲炸響,又開始有雨滴落下來。


    看到這雨又要開始下了,王小野急忙說道:“梅姐,我們還是快點去果園吧!”說著,拉著鄭紅梅就朝前面跑。


    帶著鄭紅梅香汗淋漓地跑到果園旁邊的小屋,王小野這才暗松了一口氣。


    這是以前看果園子人住的房子,自從一年前果園荒廢了,這個房子也就沒人住了。


    外間是做飯的廚房,里間是臥室。


  房子里已經沒有任何家具和物品,但里間的半截炕和一張大木床還在,只是火炕上已經沒有了炕革,裸露著褐色的泥巴的炕面。


    倒是那張木制的雙人床上的床墊和床單都在,而且上面還很干凈,原因是這里經常有人來約會打炮,這里幾乎成了偷情男女的炮房了。


    王小野拉著鄭紅梅直奔里面的臥室,因為那張床是整個屋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兩個人跑進來都有點氣喘吁吁的,而且衣服都被雨水淋濕了。


    鄭紅梅本來就很薄的T恤緊貼在身上,前面傲人清晰可見,看得王小野差點流鼻血…… 兩個人剛坐到床邊,一道超強的閃電劃過,一聲炸雷又響起,鄭紅梅忍不住一聲尖叫,慌不擇路地躲進王小野的懷里,胸前的柔軟緊緊地擠壓著王小野的胸膛,而且蛇一般的手臂牢牢地纏著他的脖子。


    這一抱弄得王小野有些心猿意馬,忍不住伸手開始在她身上游離起來。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一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你這個賤貨,我說(我的尤物女友們)在車里,你偏說要來這個房子里來,草,澆成落湯雞了!”  “我就不喜歡在車,不舒服,你要是不想玩了,你自己就回你車里去吧!”又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之后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臨近。


    躲在王小野懷里的鄭紅梅頓時一哆嗦,外面這男人的聲音這樣耳熟?  她急忙起身來到那扇小窗前往外面看去,當看清外面正要進來的一男一女后,她頓時驚慌失措的跑回床邊,急促地小聲說道:“我公公和小 花鞋……要是讓我公爹看見我們在這里,那就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快,我們快躲起來!”  王小野也傻眼了,鄭紅梅的公公就是村長孟武,要是被他發現自己和他兒媳婦在一起,那還了得?而且,這個小花鞋是自己女友許 雅麗的表姐,這事傳到許雅麗的耳朵里就麻煩了,本來許雅麗就因為他拿不出彩禮,已經對自己很冷漠了,如果自己又發生緋聞,那就更不可想象了。


    他也覺得必須躲起來,可是躲在哪里?  王小野四處看著,房間里什么都沒有,哪有藏身的地方?  鄭紅梅卻焦急地叫道:“我們藏到床下去……快!”說著就往床下推他。


    也只有床下能藏住他們兩個了,那是一張雙人床,而且有床單垂到下面,藏在下面只要不出聲音是不會被發現的。


    王小野剛鉆進床下,鄭紅梅就慌亂地鉆進來。


  床下的空間不大,要想隱藏好,兩個人只能緊緊地抱在一起躺在里面。


    鄭紅梅小貓一般的貓到王小野寬闊的懷里,香軟在懷,可王小野根本不敢大喘氣,只能咬牙硬撐著,不過卻不影響他鼻孔吸著鄭紅梅身上的芳香。


    兩個人在床下剛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外面的房門就開了,村長孟武和他的情婦小花鞋就跑進來。


    村長和小花鞋似乎對這屋子也很熟悉,也是直奔里屋的那張大床……五十歲的村長孟武,卻保養的和四十歲差不多,紅光滿面,不大的眼睛里是懾人的亮光,只是他的身體過于肥胖,挺起的啤酒肚像個孕婦。


    跟在村長孟武身后的小花鞋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體態很風騷惹火,皮膚嬌嫩嫩的,臉上描眉打鬢很妖冶的樣子,上身是水綠的小襯衫,下面是黑短裙,都已經被雨淋透了,緊緊貼在凹凸有致的身軀上,尤其是身前高聳特別的惹眼。


    屁股已經搭到床邊的小花鞋,有點呼吸急促,高高的胸脯起伏著,一邊理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嬌聲說道:“你托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到了,我表妹許雅麗已經同意嫁給你家二小子了!我是磨破嘴皮子才把她說通的……”小花鞋歪頭瞥著他,嬌嗔說道。


    村長確實小眼睛一亮,很興奮:“這是真的?可是,許雅麗還是王小野的女朋友哩!”  “你就聽好消息吧,用不了多久,雅麗就會和王小野分手的……”小花鞋說著,就將自己濕透了的小衫脫下來。


    躲在床下的王小野,頓時心里咯噔一下,草他媽的,難怪許雅麗最近對自己很冷漠呢,原來是移情別戀了,竟然還是小花鞋給拉的皮條!  他頓時有些氣惱,身體一動想出去和小花鞋算賬,但他沒動了,因為他的身體被鄭紅梅雙臂抱的緊緊的,而且,她如蘭的氣息還在他耳邊輕輕吹著,意思是要忍耐,不要動。


    王小野真的忍住了,他還想聽聽村長和小花鞋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你為我辦件好事,那我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過兩天我就把王小野的那個門面房收回來,租給你開美發店!”村長說著,便不失時機,輕車熟路地解開小花鞋紅色的罩罩,雙手在她的高地上攀爬著。


    “大哥,你真夠意思啊,我夢想著著在那里開美發店,這回算是如愿以償了!”小花鞋竟然激動的親了村長一口,任由村長的大手在她身肆意游走。


    “乖乖,哥稀罕死你了!”一聲哥叫的村長神魂顛倒。


   楊凱臉色是變了變,但是沉默了一會,最后還是對 老金說道:金叔實不相瞞,你這么問,之怕是你也知道什么吧? 他的話聽著 好像是在問老金,但不等老金說話,他就說道:確實,跟你說的差不多,我女朋友是半個月前開始不舒服的,正好在那時候,我家遇上了點事情,我女朋友就去處理,結果回來的時候,當天昏睡了一整天,我也沒當回事,但后來想想,還是覺得好像不太對勁。


   老金一聽,大概能確定就是那些人了,但這事不能跟楊凱說。


   楊凱見老金不說話,又接著說道:第二天,萱萱就說她胸口悶,我就帶她去醫院檢查,結果什么毛病沒查出來,大夫說可能是太過勞累了,可是休息了幾天,她還是覺得胸口悶,就又去檢查了,結果還是一樣,所以我就托人,然后就打聽到你了。


   說完,楊凱都覺得有限莫名其妙,因為最后竟然找到了老金這樣一個糟老頭子。


   不過老金今天的表現,確實是讓他眼前一亮。


   在那些大醫院里,說是一個個專家什么的,但最后不還是屁都不知道?結果在老金這里,僅僅是推拿按摩了幾下,就好了。


   雖然當時那樣子看著有點不太好看,當總歸是病好了,不用擔心了。


   老金想了想,就對楊凱說道:小楊啊,這件事你不要跟萱萱說,還有你要注意點,如果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要記下來,如果有機會的話跟我說,到時候我想辦法給你解決。


   不管是給萱萱治病,還是一口就說出來萱萱在生病之前遇上了什么不對勁的事情,這些都已經讓楊凱催老金信服不已,這時候老金一說話,他毫不猶豫的就點頭答應下來。


   回到自己的診所,老金心里久久不能平復。


   今天萱萱的癥狀看著簡單,可如果不是他,其他人還真的難以發現這其中的貓膩。


   而且他對萱萱也是有了不一樣的看法,這個女人似乎不簡單,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跟那些人有聯系。


   還有一點是讓老金想不通的,那就是楊凱是從什么地方打聽到自己能治這方面的病的呢? 他雖然能猜到一定是熟人介紹來的,但具體是什么人,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這也算是他的一個信號,因為有人已經盯上他了,以前那種瀟灑快活的日子估計是不會太長了。


   簡單洗漱過后,老金就出門去吃飯了。


   他雖然是一個人,但是生活質量并不差,平日里時不時的喜歡出去吃頓好的。


   這不今天就大學城旁邊一家不錯的館子去改善改善伙食,這幾天他對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該補一補了。


   老金是這家店的熟客了,跟里(我的男友一千歲)面的老板都認識,所以他出發之前就跟老板打了電話,預定了一個桌子。


   等他到了店里,老板已經吩咐廚師做好了老金今天的飯菜,只是今天老金看著這老板,總是覺得怪怪的,好像在刻意避開他一樣。


   這讓老金有點郁悶,但沒想太多,就開始吃飯。


   只是這幾口飯菜下去,老金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為他開始犯困了,就好像是被人下藥了一樣。


   本來他還以為是自己太累了,沒當回事,就接著吃了,可是這越吃就越暈,等他反應過來出事了的時候已經晚了。


   咣當一聲,老金一把推開桌子上的碗筷,趴到在桌子上。


   這時候從門口忽然闖進來兩個中年男人,都帶著墨鏡,看不清容貌,不管三七二十一,駕著老金就從飯店里出來。


   從飯店里出來,這兩人就帶著老金上了一輛黑色的大眾轎車,揚長而去。


   老金暈過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醒過來,發現臉上罩著一個黑色的布袋子,眼前漆黑一片。


   這是哪兒啊?老金覺得頭疼的厲害,不解的說道,就準備伸手去扯掉放在腦袋上的東西。


   可是他剛動一下,忽然發現自己被人綁住了! 他這才回過神來,自己在飯店吃飯的時候,別人給算計了,現在在哪他都不知道。


   同時他感到一股危機襲來! 還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耳邊傳來,說道:金成,沒想到吧。


   聽到這聲音,老金心里咯噔一下,因為這個聲音他太熟悉了,只是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聽到。


   不過他轉念一想,或許這件事就是他主導策劃的呢? 現在也不用想了,他既然出現在這里,那就肯定是他主導策劃的,不然誰會找他的事情?自己剛剛解決了一個小小的麻煩,就遇上這樣的事情,估計他們早都已經盯上了自己。


   老金沒有說話,而是等著那人接下來的動作,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覺得這人應該不會殺他,因為如果想要殺他,何必等到現在呢?直接在飯店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既然能夠給自己下迷藥,那就能夠給自己下毒藥,完全沒有必要等到現在。


   忽然,老金聽到一陣噠噠噠的腳步聲,緊接著他頭上的布套就被人揭下,緊接著他就感覺一陣刺目的光線照到臉上。


   老金下意識的迷上了眼,別過臉去,等到適應了光線,這才睜開眼。


   只可惜等他睜開眼后,眼前空無一人,只有自己被緊緊地綁在凳子上,就好像是一個小丑一樣。


   倒也不是什么都沒有,只是沒有人,在老金面前擺著一個投影儀。


   這會投影儀上還播放著一段畫面,這段畫面老金看著有點眼熟,仔細一看,上面的人竟然是 林雪兒! 老金這一下就坐不住了,這些人是怎么知道林雪兒的?他們想干什么? 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事情沖著我來啊,你這是威脅我嗎? 老金忍不住說道,這時候他心里已經有怒火在蔓延。


   要不是忌憚這人對林雪兒做什么,他早都已經爆發了;只是現在他還不清楚對方的目的,只能先忍一忍了。


   其實他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這個聲音在他年輕的時候就好像是夢魘一樣,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一直伴隨在他身邊。


   直到當初那個事件結束后,這個聲音才從他身邊消失,只是讓人想不到的是這都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了,這聲音竟然再次出現了。


   他倒是不怕有人想要對付他,大不了他重新來過一次就是了,但是他可不想讓無辜的人成為這些人遷怒的工具。


   老金確實很喜歡林雪兒,雖然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貪婪林雪兒清純美好的身體,但是隨著慢慢的接觸,他不僅僅是喜歡林絮兒那美好的身體,還很喜歡林雪兒這個人。


   因為她單純,單純的好像一張白紙一樣,讓人忍不住想要憐惜,想去守護她。


   這也是為什么昨天 宋玉想要威脅他的時候他選擇了妥協,因為他不想在林雪兒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管他是不是能夠得到林雪兒那具美妙的身體,亦或者是俘獲她的心,他都不想讓林雪兒受到任何傷害。


   一直以來別人都以為他是一個人貪財好色的人,即便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別人也都是這么看待他的,只是出了很熟悉的人,才會知道他想要裝作貪財好色的模樣不過是為了迷惑一些有心之人。


   以至于這么多年以來,他還是保持著這樣的做法,慢慢的竟然變成了習慣。


   只是現在又遇上這些事,老金知道自己快要裝不住了。


   老金說完半天,都沒有人回應他,投影儀上繼續播放著畫面,忽然老金身后又傳來腳步聲。


   原來這個房間實在是太暗了,除了個這投影儀,沒有其他絲毫光線,這才導致他剛才沒有注意到身后的人。


   金成,你知道嗎?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找你的軟肋,只可惜你掩藏的太好了,但是人嘛,總有放松的時候,果不其然,讓我找到了你的弱點,你說這是不是你的弱點呢? 說著,老金身后的人急救拿出一個遙控器,不知道按了什么,投影儀上又出現一段畫面,這段畫面竟然是宋玉昨天去找老金的畫面,而且還是第一視角! 老金一下子就慌了,這宋玉是怎么回事?這樣看來,難不成他跟宋玉整那事的畫面都讓人給拍下來了? 那人似乎是看到了老金臉上的慌張,頓時笑出了聲,對老金說道:沒想到你竟然還好這一口,看來宋玉的判斷沒錯,你就是喜歡這個小姑娘了,不過話說過來,你這眼光不錯,有機會我可是要嘗一嘗這滋味的。


   我草泥馬的,有本事沖我來啊,對無辜的人下手算怎么回事?難道你就這么點本事嗎? 老金怒了,他再也壓不住怒火了,現在他算是清楚了,昨晚宋玉就是給他下了一個套,而且還是一個死套。


   他還以為只是簡單的深夜寡婦寂寞空虛冷了,想找他探討人生了。


   嘿嘿,看你這樣子還是當年那個叱咤風云的金成嗎?身后那人冷漠的笑了一下,說道:別著急,這只是開始,當年你讓我失去的,現在我都要還回去! 聽著身后說話的人,老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當年那些事也是沒有辦法才做的,畢竟人這一輩子有時候站錯隊了,就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選擇很重要,機會也很難得,但只要是你選錯了路,就真的很難回頭了。


   現在 跟他說話的這人就是這樣,當年本來他是站在老金這邊的,但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就變成了墻頭草,對老金這邊倒戈相向,以至于老金不得不出手解決了他。


   為此老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只會最后還是沒有把他揪出來,因為老金壓根就沒見過他,他們從最開始的合作,到后來的對抗,都是在無形中進行的。


   沉默了一會,老金說道: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或者是你想要干什么,但只要是你敢出手傷害無關的人,我一定會讓你體會到什么是絕望,什么是萬劫不復的滋味。


   老金的語氣很冰冷,好像他在他身邊都能感覺到寒冷一般。


   但他身后的人好像是不為所動,依舊播放著那段畫面,冷笑一聲,就說道:你現在還有資格說大話嗎?這么多年,你不也是什么都沒有了?你那什么跟我對抗? 忽然被人戳中傷口,老金感覺很無力。


   確實這都多少年過去了,他的那些伙伴一個個都不知所蹤,現在要是還要跟他對抗,自己拿什么跟他對抗? 自己么?如果單憑他自己,只怕是只能看著這人一個個的傷害他身邊的人,傷害他在意的每一個人,到最后再連同他一起報復了。


   這是老金不愿意看到的,這是這時候他確實什么辦法都沒有。


   索性老金心一橫,說道:你殺了我吧,我認輸。


   他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這樣的話的,因為他也不想這樣,但是有什么辦法呢?難道看著一個個無辜的人遭受毒手? 呵呵你覺得我會殺你嗎?如果我想殺你,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金身后的人又冷笑一聲,接著說道:我要看著你,看你絕望無助的樣子,讓你也體會體會身邊每一個在乎的人都離你而去你卻什么都做不了的樣子,這些都是你給我的,現在我全部還給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老金身后的人好像是在吼一樣,嚇了老金一跳,他都沒想到身后的這人會有這么大的反應。


   好,你要是現在不殺我,那就等著看吧,我以前是怎么讓你輸的一敗涂地,這次也會讓你一敗涂地。


  老金深吸一口氣,說道。


   現在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對方真的動手,那他就是玉石俱焚,也不能讓他得逞。


   好好好,我等著你的回應。


   說完,這人就關上了投影儀,讓整個房間歸于黑暗,歸于寂靜,管都不管老金,開了門出去了。


   老金順著他開門的瞬間,看到外面的月光,大概猜出來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忽然一下子被黑暗包圍住,老金感覺很無助,但心里還有一股怒火在蔓延開來,又讓他感覺到無盡的動力。


   慢慢的他竟然直接是睡著了,等他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了,而且他還是被人給叫醒的。


   原來這里是一處廢棄的工地,本來是準備拆遷了的,今天剛好有人來這里清理最后的東西,這才發現了老金。


   發現他的是一個農民工,看到老金的時候,趕緊給老金解綁了,不過沒有報警。


   跟那個農民工道謝后,老金又囑咐他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給了一些好處費,就走了。


   他也知道像這些人都是為了生活努力的人,跟他不一樣,不會多事的,也挺放心。


   回到診所,已經是中午了,他剛到門口,就看到在他診所門口站著一個俊俏的可人兒,這人不是別人,真是 青青


   只是她今天看上去,好像精神不太好,眉宇之間還透露這一股憂郁。


   老金本來是不想讓青青看到他這幅狼狽的樣子的,因為他的胳膊上還有被人長時間捆綁過留下的青紫的痕跡,但是青青這妮子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老金。


   金叔你怎么才來啊?青青看到老金,就小跑著,問道。


   老金不知道怎么說,就隨口說了一句昨晚沒睡好,起晚了才把這妮子給糊弄過去了。


   開了診所的門,老金趕緊套上外套,免得被青青這妮子察覺出來。


   然后才問道:青青啊,你今天來找我是什么事?生病了嗎? 被老金這么一問,青青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兩只白嫩的小手都糾結的糾纏在了一起。


   老金一看青青的樣子,就知道有什么事,追問道:到底怎么了,有啥事跟你金叔說啊。


   看著老金關切的樣子,青青這才鼓起勇氣說道:金叔我……我想跟你借點錢…… 聽到青青要借錢,老金頓時不解的問道:你借錢干什么?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6097593.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4926128.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4137484.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5624772.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5071869.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4742561.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659717.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376919.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838002.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3481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