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 乳交


我嚇了個半死,電光石火間把腦袋縮到窗沿下面,急中生智來了幾聲貓叫。


  “野貓?滾!”田濤哥將信將疑楞了一下,而后抄起空酒瓶就朝窗外咂去。


  “咣!”酒瓶粉碎。


  “喵…….”我急忙邊學貓叫邊逃竄,還TMD故意把腳步聲佯裝成貓……“好險啊!”我一口氣跑回家,一屁股坐到炕沿上。


  這事咋辦?我拍打著腦袋,反復盤算著該怎樣應付這事。


  說實話,我對借種這事自然是求之不得,能跟桂枝嫂子弄那事還讓她大肚子,多好的事啊!可是回頭一想,我又覺得不踏實。


  田濤哥分明是很在意別人耕種桂枝嫂子那片地,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在邊上“督戰”的法子來,而且聽他那話的意思,他就壓根沒想真讓我跟她鼓搗那事兒,呵,他是想讓我“隔空”播種。


  而且,不管咋鼓搗,真要是下了種、生了娃,田濤哥會怎樣對待孩子呢?會好好養活孩子么?會不會不管孩子健康不健康都掐死?我以后跟孩子怎么相處?他一輩子喊我叔?他一輩子跟姓田?還有,我跟桂枝嫂子以后會是怎樣的關系呢?要么她為了避嫌而對我疏遠,要么就是藕斷絲連,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我跟她是不可能再這樣相處了。


  越想越亂,越想越煩躁。


  本想“一醉解千愁”,于是我就著涼饅頭喝了半瓶酒,然而一夜輾轉反側,我忍不住去想桂枝嫂子那誘人的 身子,忍不住去幻想如果可以下腿播種……傍天明的時候我才睡著,一覺醒來已經是九點多了。


  “ 簡兒,還沒起來?你昨個不是說缺一味藥么?走, 上山挖去。


  ”我正洗著臉,冬 梅姐走了進來。


  “姐,還痛么?再給 揉揉……”我咧嘴 傻笑問道。


  冬梅姐不由得紅起臉,嗔怪地瞪 了我一眼:“揉上癮了?又想害得我……”她定是想說“尿炕”那事,瞧那騷成猴子屁股的窘狀,嘿嘿。


  “ 爺爺說治病得堅持呢,可不能治一回就停了,不管用呢,爺爺說得鞏固……”我一本正經說著,湊過去伸手摸向她的小腹。


  “簡兒啊,這病好治,可是…….哎,待會再跟你說吧。


  ”冬梅姐撥開我的手,苦澀地笑了笑。


  “姐,還哪里痛呢?胸口痛么?我給揉揉……”我只撈著摸了一把,那肯死心?又忍不住伸手過去,嘿嘿,這一次我直接襲向她前面。


  冬梅姐也沒躲閃,任由我把手伸進領口,還配合地往前靠近了一步。


  “簡兒啊,姐心里……難受,你要是不傻該多好啊!”她苦笑說著,眼里泛起了濕潤。


  “不害臊,又哭咧。


  ”我傻笑道,用力捏搓那柔軟。


  “走吧,待會……都給你。


  ”冬梅姐把我推開,到南屋拿出藥婁。


  “冬梅姐這是……”我心里一陣竊喜。


  其實,壓根就不缺藥材,可既然冬梅姐一再“慫恿”我跟她上山,那就去唄!她是怕在家里按摩又被攪合黃了吧?大白天的也不能關門閉戶“治療”呀!“呀,冬梅這是跟傻簡兒上山挖藥去?家里誰不舒服?”路上,時不時有街坊問幾句,不過也不會懷疑什么,因為原先他們找我爺爺看病的時候也會遇到少藥的情況,爺爺都是打發我跟他們上山挖去—他們多挖點可以抵別的藥費,所以都很樂意。


  天熱得要命,這才爬都半山腰,冬梅姐就已經累得香汗淋漓,汗衫被濕透了,隱隱約約透出里面的景致,凹凸得讓我口干舌燥厲害。


  “簡兒,喘口氣,那邊涼快一會。


  ”冬梅姐拉著我朝那邊樹蔭走去,恰好旁邊就是片水潭,便找了個陰涼下的青石板坐下休息。


  “熱咧,脫了,涼快呢!”我三把兩把將汗衫脫了,而后一抬腿把短褲給蹬掉,就那么搖頭晃腦赤果在她面前。


  “簡兒……不害臊!”冬梅姐紅著臉瞪了我一眼。


  她目光直勾勾地盯著我那昂揚的旗桿,胸脯微微起伏,似乎還咽了幾口唾沫。


  “姐,涼快呢,脫,洗澡…….”我傻笑著,彎腰伸手摸向她的衣扣。


  她是坐著,我這一彎腰不要緊,那活兒距離她的臉頰…….也就兩個拳頭的距離。


  “一股騷味,呸!”冬梅姐輕輕拍了它一下,惹得一陣活蹦亂跳晃悠。


  “痛……姐你壞,給我把牛子拍腫了。


  ”我哭喪著臉 說道


  冬梅姐被逗樂了,抿嘴搖頭笑了笑,說:“真傻,腫了才能用呢。


  ”“不懂……”我裝作茫然的搖搖頭,用渴切的眼神望著她。


  我心想:就是不懂嘛,要不你給我講解講解怎么用法?嘿嘿。


  “簡兒,姐要嫁人了。


  ”冬梅姐猛然收起了笑臉,眼圈又泛起濕潤,用力咬著嘴角。


  “嫁人好,要生娃娃咧,有娃娃就有奶呢。


  ”我傻笑道。


  冬梅姐苦澀地搖搖頭:“他……那里……有病。


  ”一聽到這話,我忍不住楞了,心想:“這是啥節奏?冬梅姐 男人也那里不頂用?這不是說……以后也得借種?”不對啊,冬梅姐分明還是完璧呀!她不可能試過那事兒啊!她怎么知道那誰不頂用?喔,聽別人八卦的?“啥病啊?沒事,過些天爺爺就回來了,能治呢。


  ”我試探來了一句。


  “他……”冬梅姐咬著嘴唇停頓了半晌,而后苦笑說:“就是……那地方爛了,臟病,聽說他每次跑長途都去那種地方,不干凈……”“擦!”我心里頓時暗罵起來。


  冬梅姐的未婚夫是跑長途的,就鄰村那 楊國棟,家里情況不錯,這些年買了輛箱貨跑運輸賺了不少錢,所以都說冬梅姐有福氣,找了個好男人,這輩子吃穿不愁了。


  跑長途的司機去那種地方發泄一下也是常有的事,不用說這楊國棟定是常在河邊走所以濕了鞋,一不小心中獎了,而且估計那病挺難纏。


  “咋同房?要是……”一想到這茬,我不由得焦急起來。


  冬梅姐嫁過去肯定要跟楊國棟辦那事兒啊,頭一次就帶T?再說了,即便帶T也未必保險啊!萬一還得冬梅姐也染上那臟病,那她可就毀了!搞不好楊國棟還會倒打一耙,反過頭來說她婚前不守婦道……可我沒法把這些擔心的話說出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而居然腦子抽風來了一句:“洗洗就不臟了。


  ”(啊啊啊好棒)“洗洗……”冬梅姐苦澀地抽搐了幾下嘴角,無奈地搖頭。


  是,對我這個“傻子”來說,再臟的東西洗洗也就干凈了,可那東西……“簡兒,你不知道,他……還有有些事,哎,我說不出口,也沒法跟你說。


  ”冬梅姐嘆息說道。


  “奧。


  ”我裝作茫然地應了一句,腦子里飛快地盤算著該怎么幫她應對這事。


  “麻痹,這癟犢子……”我心里反復唾沫著。


  楊國棟平時在外出車,一個月也回來不幾天,所以我對他并不怎么熟悉,也沒聽說過他那些爛事,然而冬梅姐想必是托人仔細打聽過、知道了他的老底。


  “不對啊,她家嬸子、叔能同意?不知道?”我又猛然覺得不對勁。


  即便急著用那彩禮錢,冬梅姐她爹媽總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吧?難道是冬梅姐是自個托人打聽的?那人的身份還得保密不成?“算了,不說這些了,都是命,還能怎樣?”冬梅姐抹了把眼淚。


  “姐,我不傻!”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字一頓地說道。


  我顧不得許多,只知道不能眼睜睜看著冬梅姐往火坑里跳!我不是傻子,我要娶你!冬梅姐楞了一下,搖頭笑笑說:“你啊,真……”她沒把話說完,但意思很明確—只有傻子才一本正經地說自己不傻。


  “我就是不傻嘛,我……”我想證明自己不傻,然而情急之下居然腦子卡殼了,語無倫次。


  “行行行,姐知道你不傻,行了吧?”冬梅姐擺擺手打斷了我的話,嘆了口氣,而后解起衣扣,抿嘴一笑說:“便宜了你個傻子吧,給了你也比便宜了他好,呵,他知道我是個敞口貨肯定氣壞了眼,離婚才好呢……”她解開衣扣,反手伸到背后把罩兒的掛鉤撥開,而后將往上一提拉,瞬間釋放出來。


  我望著那起伏的柔軟,一陣眼暈,甚至感到大腦一片空白。


  很亂,很煩躁,又很茫然。


  我又想說“我不是傻子”,可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是的,我現在還不能說。


  我想起爺爺的囑托,他讓我再裝一個月的傻子,現在算起來還有二十八天,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聽話會是怎樣的后–爺爺說很多人都會因此沒命,不僅是我。


  “還來得及……”我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


  冬梅姐出嫁還要一個多月的時間,應該來還來得及,只要楊國棟這癟犢子不提前強行要了她的身子就來得及。


  “傻了?來,給姐揉揉,姐胸口痛……”冬梅姐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奧,大饅頭……還大咧,呃……不得勁呢,得躺下……”我傻笑比劃著,示意冬梅姐躺下身子。


  嘿嘿,那樣我不就可以找機會……然后……揉出了感覺,再就地法辦、生米熟飯?我現在想的就是要立馬要了她的身子!決不能讓楊國棟那癟犢子搶了先。


  而且,聽冬梅姐剛才那話的意思,她本來就想給了我吧?這樣的話我半推半就從了就行吧,對,繼續裝傻聽她指揮就行了,淡定,沒必要猴急。


  “簡兒,你坐下啊,想硌死我?”冬梅姐努嘴說道。


  “喔,好著呢。


  ”我急忙一屁股坐到地上,情急之下也沒扯過衣服墊著,就那么屁股蛋懟到青石板上。


  “滋……”青石板十分沁涼,我忍不住哼唧一聲。


  “咋了?硌屁股?”冬梅姐關切問道。


  “涼快著呢,舒坦咧,這里也好受些了。


  ”我咧嘴傻笑,指了指那里。


  “傻,還有比這更舒坦的呢。


  ”冬梅姐挑了下媚眼,坐下身來,而后后仰躺到我的腿上。


  我小心臟瞬間突突亂跳起來,熱血翻涌。


  我那里能清晰感受到她的鼻息,暖暖的,很撩撥,酥酥麻麻,就像風助火勢似的,紅得嚇人。


  她閉著眼睛,臉色一片潮紅,嘴角勾著,像是在笑,臉頰只要稍微一側就能挨上……我望著她那微啟的朱唇,憧憬著接觸的親密,幻想著她事后的大花臉。


  “揉揉……”我咽了口唾沫,哆嗦伸出手。


  當指尖碰觸的那一剎那,我明顯感覺到她在微微顫抖,好軟,好彈……她花枝亂顫著柔軟,惹得我恨不得一口將其吐下。


  “兩個手啊,笨……”冬梅姐嗔怪地埋怨一聲。


  “對著呢!”我傻笑回應,急忙分別用兩手去忙活。


  “這……”我心里猛然楞了一下。


  因為我剛才指尖分明感覺到一絲微妙的變化,那分明是果實成熟的過程。


  “嗯……呃……”冬梅姐輕哼起來,身子微微起伏,配合著我的按摩動作。


  她猛然睜開了眼,盯著我那里,輕聲笑道:“怪嚇人呢,想想就痛……”嗨,她這是開始醞釀那事兒了?來感覺了?“姐,哪還痛呢?肚子痛么?揉揉……”我裝作茫然地問著,一只手試探著往下按摩,摸向她的小腹。


  “嗯,肚子又有點疼。


  ”冬梅姐應了一聲,又閉上眼睛。


  我佯裝一本正經地按摩,心里卻猴急地要死,我很想知道她那兒是不是有了反應。


  “不得勁……”我兩指交錯撥了一下,將她褲子紐扣揭開。


  “穴位,爺爺說得找準穴位呢。


  ”不等她反應過來,我一把就將手伸進了她那小內內—今天居然換了件粉紅色的。


  “啊……”冬梅姐不自覺地扭晃了一下身子。


  “呸!”她鼻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那里,頓時“氣急敗壞”地睜開眼罵了我一句,還嗔怪地抬手拍打了幾下。


  “又腫了,難受,淑琴嬸子說得用女人的尿才能消腫呢,姐,咋辦啊?給我尿點行么……”我憋住火氣,哭喪著臉說道。


  冬梅姐噗嗤笑了,瞪了我一眼說:“傻呀?淑琴嬸子那是騙你呢!”她話已出口,猛然又急忙改口:“不是,嬸子沒騙你,女人的尿是能消腫呢,可是……姐現在沒憋著尿咋辦?要不你忍一會?”“忍不了,難受,姐你騙我,我試著你尿了,瞧,你尿了呢!”   書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他舔著她腫脹的花蒂一把扯開她的肚兜吸允   子荷行體得禮,對外一直稱她為表妹,也未曾同其他女子來往,說他沒有 男女之念恐怕不真實,不懂 范范的心思恐怕也不真實,只不過他現在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業上。


   他在開出租車之余和一朋友共同投資個美容美發店。


  幾個月維持后仍人稀冷落,在同事的慫恿下從事了色情服務,不久被查封,范范看著煙酒不沾的他從此嗜煙酒如命,心針炙地痛著,她用積攢的錢拉著他到外地旅游散心,在她的百般努力下,子荷的心情才有所好轉。


  這時他才發現范范長大了,成熟了,會體貼人了,初來乍到的怯羞早已蕩然無存,言談舉止早和這個 城市水乳交融,更重要 的是范范體態柔媚,在當地氣候的滋潤下膚色細嫩白皙。


  他忽然發現面前這個全心全意為他的女孩其實非常適合他,而他這幾年一直忽視她,有意疏離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但心里早已對她存有多重慣性的依戀,只是相信自己有一天會飛黃騰達怕她 成了障礙的自私心理不承認罷了。


  如果再等幾年緣分還在,他愿意娶她實實在在地過日子。


    三年后,25歲的子荷承包個小飯店,終因經營不善堅持不久后關閉,所有的積蓄折騰個凈光,他不能不反省自己的能力,僅有一腔熱情和冒險的干勁是成不了事業的。


  就是這時他認識了剛從國外回來的闊家小姐 巧巧


  她小時候有過一次小小的車禍,對開車有莫名的恐懼癥,一次意外租車相識。


  她對這個老氣寡語的男子頗有好感,后來把他騁為專用司機。


    范范發現子荷成了巧巧的專用司機后特別注重衣飾裝束了,有時還問她女孩喜歡的東西,除此煙癮更大了,更愛沉思了。


  蘭蘭隱隱地感到他這艘帆船在大海中失去了航線,而她這片專為她人工建設的岸不知何時才會靠近。


  她常常不知覺地陷入哀戚中,她的愛被他丟棄在窗臺上任風吹雨打而無動于衷。


    這天是范范的生日,沒有期待,還是有所期待。


  下了班準備幾個菜想同子荷吃頓貼心的飯。


  巧巧不是交際應酬就是吃喝玩樂,不到午夜子荷是不會回來的,范范把菜張羅停當進屋換衣服,她今晚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態和子荷在一起。


  外面的彩燈已顯出倦怠,但范范絲毫沒有累意和睡意。


  子荷困嗎?餓嗎?范范惦念著,突然房門有開啟的聲音,子荷回來了!這么早是為她過生日嗎?可見他心里還是記掛她的。


  驚喜的她迅速穿上衣服欲打開房門,但伸出的手僵硬那兒。


    “一桌子的菜,誰準備的?”女的聲音傳過來。


    “你要來,我特意讓妹妹準備的,嘗嘗合口味否?”  “你妹呢?”  “大概在屋里睡了,凌晨4點了,不要驚醒她了,明早還要上班。


  ”  “你與那些闊家子弟完全不同。


  內斂、沉穩、樸質、處處為別人著想,和你在一起有種安穩感,你要是文化程度再高些,出身再好些多好。


  我有時就喜歡和你在一起。


  ”  “你就像我的女神,我這么多年等的就是你,你的任性,你的洋味……”  夜的冷(益智故事)氣透過窗戶包圍來,范范用雙手環緊自己,聽著外面親昵的響動咬緊嘴唇任淚滾滾而下。


  一個火星,一個木星, 怎能交融?他們在開玩笑玩游戲嗎?巧巧新潮高貴有才藝,唯一的缺點是愛戲弄男人,她怎么會真愛上子荷?而子荷呢?他怎能這樣肆意踐踏她范范的真情?范范的心玻璃在重擊下支離破粹后刺進五臟六腑。


    巧巧被父親指派到另一城市接管公司的業務,子荷隨她去了。


  范范呆坐在租屋里,感受著一室的清寂和子荷的氣息欲哭無淚。


  他有他的航向,她明白作為一個男人想爭取一番事業的不易。


  她不怪他。


  她27歲了,無論如何成了剩女, 農村的標準已有嫁不出去的跡象。


  她愛子荷整整10年,苦苦的,澀澀的,極卑微的,而又無怨無悔地執著著不愿放下。


  子荷28歲了,在農村也成了剩男,如果上天有眼,就讓剩女嫁剩男。


  她不相信巧巧會和他有什么結果,他唯一的收獲是體面幾天,期盼事業上的奇跡出現。


  這點子荷想不到嗎?他只是不死心,想抓住哪怕一點希望來改變命運。


  從農村來的男女又有幾人不想改變命運呢?除了她。


  十年都悲涼地等了,再多幾年又如何?最壞的結果是陪父母孤獨終老。


    蘭蘭猜測得不錯,七個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到租屋,子荷正垂頭喪氣地吸著悶煙,看見范范,撲通跪在她腳下,摟著她的雙腿低泣。


  范范的心在他的悔痛中旋轉著,淚也緩緩而下。


    “我一直在等你,我們來自農村,終歸農村,想擠身這個不屬于我們的城市是要多種因素綜合的。


  既然命運作弄,還是以及農村的 生活水準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吧。


  ”  “范范,對不起,我只想有一席之地讓生活更好些,可我真是一事無成,我對巧巧根本不報希望,我知道她在男女關系上的任意,只想讓她助我一臂之力,她也給我了實際的機會,可能力有限,工作屢屢出錯,她一怒抄了我魷魚。


  ”  子荷回到了初來的生活節奏上,他在老家蓋了新房,不久便和蘭蘭舉行了簡單的婚禮,他回報親人的不再是好高騖遠,而是現有的一切。


  通過舅舅找到母親,原來母親一直在小飯店洗碗,他不顧父親的反對把母親接回,一家人過著清清淡淡的日子。


  他們身邊的農村早已悄然改天換地著,相信他們的生活在慣常中有不慣常的奇跡發生。


     導語:在部分 照片中,丈夫還身 穿黑絲襪,嫵媚十足。


  說句實在的,我還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的 老公竟有做女人的天賦,如果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我會盡情地欣賞,并十分樂意為他喝彩鼓掌。


  但我不能,因為他是我的男人,一個我絕不希望是 偽娘的男人。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口述:阿虹  文: 付子  我和老公年齡相仿,都在35歲左右。


  我和他是在7年前的一次朋友聚會中相識,然后相戀、相知最后結婚相守,目前已育有1個3歲男孩。


  這幾年來,因工作的緣故,我們一直兩地分居,老公在漢口開服飾店,我則在咸寧做文員,我們每月會定期相聚一次。


    平時雖難免會感覺到分居后的孤單與落寞,但生活總還算是平平淡淡、真真實實的,沒有漣漪,更沒有駭浪。


  然而,一次偶然的發現卻打破了之前所有的平靜。


  今年7月下旬,我無意中撥動了下鼠標,結果嚇了一跳:在一個“真有這熱?”的帖子中,一個“偽娘”正在旁若無人地東游西逛,只見他身穿黑色緊身T恤、超短牛仔褲,腳穿一雙女式板鞋,肩挎一個明黃色的女式挎包,手拈蘭花指。


  掃描了幾眼之后,我便能斷定這張照片中的主人公正是自己的老公,瞬時之間,我恨不能有一條地縫讓我鉆進去。


  口述:老公穿黑絲襪扮偽娘我欲離婚老公偽娘黑絲襪  讓我更加氣憤和悲哀的是,這樣的熱帖居然有N個,對此我實在無心戀“看”,但我隱隱覺得這些熱帖的內容都大同小異,幾乎無一例外地出現了丈夫那美艷“偽娘”的形象,起碼不下于30張照片。


  在部分照片中,丈夫還身穿黑絲襪,嫵媚十足。


  說句實在的,我還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老公竟有做女人的天賦,如果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我會盡情地欣賞,并十分樂意為他喝彩鼓掌。


  但我不能,因為他是我的男人,一個我絕不希望是偽娘的男人。


    有了這一驚天發現后,我再也等不急相聚的日子,立刻請假回到了老公的身邊。


  對于我的突然出現,老公似乎也察覺到了什么,眼神中多了一絲不安和愧疚的色彩,但他仍然故作鎮定,卻又滿心關懷。


  “是想 我呢,想我呢,還是想我呢?該不會是有什么不舒服吧?”我竭力地捕捉老公言行舉止中透露出來的任何微弱信息,遺憾的是,我一無所獲,他竟與常人無異,還是一個男人。


  但我內里的惡心感卻與時劇增,讓我壓抑和恐慌。


  口述:老公穿黑絲襪扮偽娘我欲離婚老公偽娘黑絲襪  在我的追問之下,老公知道隱瞞不了,這才扭扭捏捏地說整個過程都是“自導自演”的。


  那些偽娘照片,是他在店內請朋友所拍。


  前后才拍了兩次,目的僅僅是為了好玩。


  在拍下那些女裝照后,他又以不同網名,在各大論壇上自轉自頂。


  不曾想,網絡上對偽娘感興趣的大有人在,這是他自己始料未及的,其實他也不想如此揚名立萬。


  我繼續質問他,究竟為什么要扮偽娘?他卻避而不談,只是反復強調,“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種人”!我暈,暈死了。


    此時,一個從所未有的強烈的念頭在心中升起:這個男人已經不值得我留戀和依靠了,他給不了我所需要的幸福生活,即使那種很簡單的幸福。


  盡管7年來,我們的感情也還算融洽,基本上沒有磕磕碰碰和大吵大鬧的時候。


  但他居然有如此嗜好,我卻一直被蒙在鼓里,現在他又始終不肯如實相告,這讓我想想都覺得十分后怕。


  以后該如何相處,孩子又該如何教育,他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口述:老公穿黑絲襪扮偽娘我欲離婚老公偽娘黑絲襪  其實,我并非不明事理,也曾分析過老公的這種心理狀況。


  也許這只是在社會多元化后,一些人在性的方面產生了扭曲。


  尤其是對男人而言,在競爭壓力大時,有人會以這種小心翼翼、甚至有些古怪的方式,來釋放壓力,獲得興奮和滿足。


  這可以說是男人受壓和抗壓能力下降的一種表現。


  作為妻子,本應包容、關心和體貼對方。


  然而,我也清楚地知道,我需要的是一份純正而相互信任的情感,在這方面,我有理(愛女狂歡)由自私和進行選擇。


  最終,理智戰勝了情感,我無法與一個偽娘生活在一起,我必須離開他。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付子2009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312351.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1740583.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657651.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5692470.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1678530.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1720272.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9240176.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3791013.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4531987.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267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