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av18


   蘇雅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最敬重的 老師竟然會一心想睡了她。


    那天下午,蘇雅照常來到 趙老師家當奶媽,可當她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的時候,趙老師居然 說道:“這孩子喝的真香,我也可以嘗嘗嗎?”  當了十幾年老師的 趙明,臉色很嚴肅,一副正經人的樣子,但目光卻不停的掃過蘇雅性感豐滿的身軀,緊盯著她那衣領下的傲然。


    那眼神放光,簡直恨不得撲上來咬兩口一樣!  蘇雅精致的臉蛋紅的像蘋果,心中又是震驚,又是羞澀。


    身為一名老師,怎么可以說出這種話來呢?  這個時候屋子里又沒有別人,趙老師該不會想要……  “ 小雅,你別誤會,我可不是要輕薄你!”  很快,趙老師推了推他鼻梁上的老花眼鏡,趕緊解釋了起來,“你看,你來我家給我兒子當奶媽已經快半個月了,奶水每天還是要擠掉很多,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就想,反正都是倒掉,到不如把多余的給我喝!”  趙老師和蘇雅已經認識八年了,當年蘇雅還是個小丫頭片子,在上初中的時候,趙老師就是她的班主任,那時候,這小丫頭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非常 動人了,趙老師當年就曾經以她為幻想對象,度過了一個個難眠的夜晚。


    可惜兩人畢竟是學生和老師,年齡差距也大,趙老師那時候從沒想過對她出手。


    沒想到多年以后,老來得子的趙明給家里招個奶媽,卻意外遇到了當年的可愛學生。


    如今的蘇雅雖然不再青澀,但卻比從前更加惹火動人了,也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 男人,竟然娶了這樣的尤物當 老婆?  看的出來,那男人應該很沒用,不然蘇雅也不至于才生了孩子,就急著出來給有錢人當奶媽。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這是不是不太好呀。


  ”  蘇雅不安的扭動了一下她動人的身子,趙老師雖然說的一本正經,可是他那火辣辣的灼熱目光,實在是看的蘇雅俏臉滾燙, 身體也微微有些發熱。


    “這有什么不好的,從小我就教育你浪費可恥呀!”  趙明老師一邊義正言辭的這樣說道,一邊居然就伸出手來朝蘇雅胸前伸了過來。


    蘇雅一愣,看出來趙老師好像只是像把剛剛吃飽的小娃從她懷里抱走,就沒有躲開。


    趙老師伸手探到蘇雅溫暖的懷抱里,一手抱住了孩子,另一只大手,卻鬼使神差的,偷偷向蘇雅袒露的身子伸了過去……  好軟!  好舒服!  趙老師一下子身體都有了反應。


    “意外,意外!人老了,手有點抖。


  ”趙明老師欲蓋彌彰的說道,心中也是狂跳,生怕自己這學生大鬧起來。


    而蘇雅此刻更是羞澀不堪,那晶瑩如玉的耳根子都唰的一下血紅血紅的,她本來想大聲怒斥趙老師這輕薄學生的無恥舉動,但是晃眼間,看到趙老師褲子那里,她不由心中一癢,眼里卻是已經多出了一些異樣的媚色。


    蘇雅的心中,立刻想起了多年前她見到過的一個難忘畫面。


    傍晚,學校的小樹林里,趙老師趴在一個 女人身上…  那女人的玉腿特別白,就像此刻她短褲下的大白腿一樣,那女人臉上的表情,格外愉悅,是她現在深深期待的那種美妙快樂!  “沒……沒事,意外嘛!”  蘇雅慌亂的說道,黃鸝般動聽的聲音已經十分的顫抖了。


    趙明老師一看自己的俏學生對他剛剛的無禮舉動,沒有一點抵觸的意思,頓時渾身的血液也是仿佛要炸開了一樣,恨不得馬上朝她猛撲上去,將她的衣服撕個粉碎。


    趙明老師忍不住想到,她這個態度,意思是……  這事有戲?“小雅,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我可以嘗嘗嗎?”  趙明老師將手里的小奶娃放到搖籃里,再次一本正經的提出了這個要求。


    蘇雅更加慌亂了,涼薄夏裝下,那動人的身軀在微微發抖,眼看趙老師一步步朝自己走過來,她的芳心就像迷途小鹿那般亂竄著。


    趙老師很快就來到了她的面前,兩人靠的太近了,他灼熱的呼吸都吐到了蘇雅的通紅的俏臉上,蘇雅更是感到有一股灼熱的觸感向她貼來,是趙老師的那….  她有種快要窒息般的 感覺,如玉般的雙手緊緊捏住了背后的桌子,玉唇里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老師,這樣真的不太好呀!”  “你這孩子,怎么不聽勸呢,浪費可恥,那是要打屁股的!”  趙老師義正言辭的說道,一雙滿是邪念的眼睛,說話間卻是緊緊盯住了蘇雅腰后那包裹在牛仔短褲中的風景,好像真的要伸出手去拍打兩下一般。


    他想,那地方觸感一定很柔軟,很美好吧?  “我是有老公 的人,怎么可以這樣……”  蘇雅羞紅了臉,強忍住內心的渴望,卻是伸出玉手輕輕的推搡著趙老師,只是她現在俏臉含春,那動人的嬌軀,早已經一片綿軟,哪里推得動強壯的趙明呢?  “小雅,你這說的是什么話,怎么好像咱們是……偷人一樣?我們只是在討論不要浪費奶水這樣一件嚴肅 的事情。


  這是母乳,是母愛,是神圣的事情!”  趙老師臉色嚴肅的解釋了起來,一臉的正經。


    不過,此刻他的內心也是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罪惡感和興奮感!  要知道,蘇雅的話,讓他也瞬間想起了很多,蘇雅是有老公的,他又何嘗不是有老婆的呢?  蘇雅的老公固然是個廢物,但是他趙明的老婆可是個如花似玉的年輕美人啊,雖然他的老婆 小玉在床上的表現,總是有些冷淡,但人家到底是給他生了個大胖(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小子。


  而且,蘇雅曾經還是他的學生。


    他們這樣真的不對!愧疚和罪惡感充斥著趙明的心。


    但偏偏就是這樣錯誤的關系,卻讓他的心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  背著老婆,和自己的學生那樣,這想想就令人激動!  更關鍵的是,要就這么放棄蘇雅,趙明老師心底總覺得不甘心!  怎么可能甘心?  蘇雅啊,那可是他年輕時就喜歡過的俏姑娘,而且現在她分明也有點意思了。


    趙明老師覺得自己要是再堅持一點,就能實現這么多年來的夢想,彌補遺憾!  接下來,他可以撕開蘇雅嬌軀上薄薄的衣衫,把她好像一只小白羊一樣抱起來,把動人的她放在床上,放在沙發上,狠狠的……  她性感的玉唇,她傲然的身前,還有那最神秘的……  趙明一想到這些,就感到自己快要老邁的身體,再次年輕了起來,再次熱血了起來,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蘇雅,你要相信老師,老師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  嘴上這樣說著,趙老師就伸出那雙作怪的大手,往蘇雅那纖弱的腰肢摟去….趙老師和蘇雅近在咫尺,她灼熱的體溫,幽香的氣息都讓他無比著迷,內心狂亂!  然而,這個時候,卻聽“哐啷”一聲響,居然是樓下客廳里開門的聲音,接著還有腳步聲傳來!  “老公,我今天提前下班了,兒子呢,想死他了,我要抱他!”  放下小提包的時候,趙老師的老婆小玉伸展著腰肢,慵懶的說道。


    她那甜甜的聲音就像小貓一樣,癢酥酥的,直撩到人的心底,就算蘇雅是一個女人,聽了之后,也覺得像是要被調起某些狂亂的想法來一樣。


    但此刻,小玉那原本撩動人心的性感嗓音,卻把趙老師和蘇雅嚇的渾身一顫,大叫不好。


    蘇雅那雪白的嬌軀,僵在了當場,趙老師也仿佛被雷擊了一般。


    他們現在這樣衣衫不整,緊緊相靠的樣子,要是被小玉給看見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趙明老師老來得子,好不容易有了這么個乖兒子,怎么舍得就讓他沒了母親呢?  當然更重要的是,趙老師知道,小玉每天回來都會洗很長時間的澡,他覺得今天和蘇雅應該還有機會!  一個非常刺激而且大膽的主意,在他的腦海里開始浮現了出來!  趁著老婆洗澡,自己在外面和蘇雅……  一浮現出這個想法,趙老師的心就跳的仿佛要炸開了一樣,興奮不已!  于是,兩人低呼了一聲,立刻分開來,慌里慌張的開始整理衣物。


    蘇雅,她本就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雖然老公沒什么本事,可她始終是受著道德約束,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到老公的耳朵里去。


    幸好夏天里,衣服也不多,兩人急忙整理了儀容,小玉那俏麗的身影已經推門走了進來。


    “小雅也在啊,我的小寶貝今天乖不乖?有沒有好好吃飯?”  小玉一邊說著話,一邊毫不在意的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她居然只穿著一件蕾絲內衣,就出現在了蘇雅的面前,而且那黑色的底衣,幾乎是透明的,隨著她的腳步顫抖出驚心動魄的曲線來,讓人噴血。


    他家門開著,門檻還站著個人,正四處張望。


  三斤仔細一看,是 曉東 媳婦!“這女人,大晚上的站門口干嘛?蚊子這么多,難道大姨媽幾個月還沒來,嫌血多了,找點蚊子放放血?”  離的近了,曉東媳婦也看到了陳三斤,扭頭向屋里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曉東有沒有發現他,沖著陳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戶,然后進屋關門。


  這下陳三斤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這女人對這事還真帶勁了,站門口等著自己來看她被他男人睡……  陳三斤稍微轉了會,確定沒人注意到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奔著曉東家屋后走去。


  腳步很輕,心跳很快,只能聽到蟲叫聲和自己的心跳聲。


  刺激!竟然讓自己遇到了這種事,有人的媳婦邀請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這種事想想就讓人血脈噴張!屋里曉東媳婦正和曉東摟抱在一起,曉東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著,很快就扯開了她的衣襟,那高聳的柔軟頓時跳了出來!趴在窗下偷偷 看著這一切的陳三斤,猛地瞪大了雙眼,只感覺小腹冒起了一團火。


  那高聳的柔軟,在曉東那雙大手下,不斷變幻著各種令人遐想的形狀。


  正當陳三斤無比眼熱的時候,曉東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褲頭,露出了兩條雪白的大腿,將她按在床邊,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雙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媳婦,不行啊!!咋就硬不起來了呢?”可正當陳三斤看得正帶勁的時候,曉東突然耷拉著個腦袋說了聲。


    “胡說,咋就硬不起來,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鐵棒似的的嘛!我來看看!”  陳三斤挺替曉東悲哀的,這做男人做到這份上,夠失敗的。


  此時的陳三斤很想助人為樂一番,但曉東不會同意。


    曉東夫婦兩折騰研究了半天也沒啥進展。


  陳三斤感覺很無聊,本還以為能爽一把,看來是沒戲了,正準備抬腳走人呢。


  屋里傳來曉東媳婦的聲音。


    “曉東,你等一下!”然后就聽見腳步聲。


    “來,曉東,把這套上!”曉東媳婦的聲音。


    “這……你這干啥呢?拿套-套干嘛啊?都老夫老妻的了還用的著這嘛?拿就拿唄,還拿個用過的!”  “啥用過的,是我剛剛給扯開的。


  你帶上,試試看行不!”  在曉東媳婦的強烈要求下,曉東還是帶上了那個疑似用過的套-套。


    “我說媳婦,你這啥牌子的?咋戴上去感覺火辣辣的?嗨……你別說,我這二弟還真起來了!”曉東顯得很是興奮。


    “行了,快點,別讓老娘等急了。


  ”曉東媳婦的聲音顯得急不可耐。


    “哈哈哈……媳婦,看我曉東今天晚上大發神威,非弄死你不可!”  兩人哼哼呀呀,弄的沒完沒了。


  聽的窗戶外的陳三斤心神搖曳。


  壯著膽子抬起頭,貼在窗戶旁邊朝里面瞅去。


    “嗨,這曉東還真搞起來了。


  這都十幾分鐘了,也沒變軟蛋啊!難道村里人真的是謠傳?不管了,媽的,這曉東媳婦真白,那那里跟何繡花差不多。


  ”看著看著陳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進了褲襠里。


    “哎呀,媳婦,不行了!我這怎么感覺這么辣啊?而且還疼!不對勁啊!”曉東最終還是沒設出來,表情有點痛苦,爬了下來,翻弄著下面,一陣齜牙咧嘴。


    可那曉東媳婦明顯還未滿足,自個伸出手來不斷的扣弄著。


  而且還把臉沖著窗戶,看著三斤的方向,口中呢喃,“來,來……快點!”  三斤只感覺腦門發熱,一股熱流直沖頭頂“這曉東媳婦讓我來看曉東日她,絕對是要勾引我!”  但隨后的一件事,立刻就讓陳三斤同志如同墜入了冰窟窿里面。


  差點沒嚇死過去。


    就在三斤看著曉東媳婦的身體,專注的搓弄著自己的時候,窗戶的另一邊飄出一道身影。


    頭發很長,遮著個半邊臉,一身白衣,沒有一點聲音,是個女人!  陳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嚇得魂飛魄散。


  天黑看不清對方的臉。


  但陳三斤也不敢說話,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陳三斤感覺渾身冰冷,四肢使不上丁點的力氣。


    那人影動了!從窗戶邊上悄悄的露出半個腦袋,向屋里張望著。


  屋里的燈光設出來,打在那張臉上。


    陳三斤一看,好玄沒氣死。


  但隨之心又沉了下去。


  透過燈光,陳三斤看清了那張臉,那張臉很漂亮。


  陳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兩口。


    是人不是鬼!那這人是誰?正是陳三斤剛剛遇到的陸 彩鳳!  屋里曉東鬼叫著,一個勁說下面疼的不行,又辣又疼!  陳三斤不敢說話,呆呆的看著陸彩鳳。


  陸彩鳳只是看了幾眼,就把目光挪了出來,憤怒的看著陳三斤。


  然后兩人悄悄的離去。


  回到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斤家魚塘的小屋子!  “陳三斤,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戶口偷看人家和媳婦,你還說沒去干壞事!”陸彩鳳像審問犯人一樣。


    “我……那個……”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心中大喊冤枉,這都哪門子事,不是自己想去看啊,是人家媳婦邀請咱去看的。


  這不犯法吧?但這事說給陸彩鳳聽,陸彩鳳能相信嘛。


  三斤是有苦說不出。


    “看你就不像個好東西!我最恨的就是你們這些流-氓!”陸彩鳳看三斤不說話,跟著逼近。


   三斤很憋屈,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小聲嘀咕著,“你恨啥流氓?流氓又沒把你上了!”  陸彩鳳一聽,鳳目怒視,大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味道,“陳三斤啊陳三斤,你,你不可救藥了你!原本聽村里人說你不是個好東西,我還真以為是別人毀你名聲。


  可現在讓我逮著了個正著,你還解釋什么?”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小鳳,我要是說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婦是有原因的,你信不?”  “呵呵,偷看還有原因?除了你心里那點流-氓思想在作祟, 還能有什么原因,我給你機會說,看你能跟我瞎掰個什么出來。


  你要是不能說清楚,我就把這事告訴我爸,把你送局子去。


  ”  “別別別……小鳳,你千萬別說。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無奈之下,三斤只能將中午遇見曉東媳婦的事通通的說了出來,然后某些細節該添加的添加,該刪除的刪除。


    陸彩鳳聽的目瞪口呆,傻眼了!  “三斤,你……你不是在誆我吧!你說的是真的!”  陳三斤一看陸彩鳳不信,當時就急了,一把抓著陸彩鳳的手,“小鳳,我說可都是千正萬確啊。


  真的是曉東媳婦那搔女人讓我來的,我要是說了半句假話,讓我陽-痿。


  ”  陸彩鳳一時半會頭腦沒轉過來彎,這都哪門子事!  “陳三斤,這事到現在都是你一個人在說,你有什么證據?”  “證據?沒有!”陳三斤下意識的搖搖頭。


  能有什么證據,現在把曉東那媳婦給掐過來,然后讓她把事情給說清楚,可能嗎?換了誰都不會承認。


  那不是擱自己臉上寫上“”兩個字嘛!  “那你有什么辦法證明你自己的話是真的?”陸彩鳳接著問道。


    陳三斤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哼……陳三斤,我看你就是一銀賊,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亂編出來的。


  哪有這么荒唐的事。


  證據你沒有,讓你想辦法證明自己青白,你也做不到,你就是在狡辯。


  ”陸彩鳳雖然口中這么說著,但是明顯的語氣要柔和多了。


    陳三斤其實挺郁悶的,自己就是偷窺了又如何,又不是偷人,更不是偷她陸彩鳳,這陸彩鳳還非得跟自己較勁。


    陸彩鳳忽然瞄了陳三斤一眼,出聲道,“其實也有辦法證明你說的事是真的,雖然只能證明一部分。


  ”  陳三斤眼睛一亮,急忙道,“啥辦法啊?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不要把這事告村長說就行。


  ”  陸彩鳳忽然變的扭捏起來,很是害羞的模樣,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這下陳三斤更急了,好不容易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這死妮子還支支吾吾不肯說,可把自己急壞了。


  “啥辦法,小鳳你倒是說啊!”“你,你不是說,說你的大嘛?如果你能證明你的大,說明你就沒在胡扯!”說完這話,陸彩鳳的頭直接垂到了胸口。


    陳三斤眨巴眨巴眼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懷疑自己聽錯了!  陸彩鳳這是啥意思?難不成也是欠-好的貨?我靠,這么水靈的白菜,又是個大學生,沒準還是處呢,還等個啥?  呼啦一下,陳三斤直接連褲衩一下子全給脫了,“小鳳,這就是我的清白!”  “啊……流-氓!”陸彩鳳羞的滿臉通紅,雙手捂住了臉。


  但好奇心使然之下,還是從指縫間偷偷看了幾眼,越看就越想看。


  “媽呀,這是驢吊吧?”  陸彩鳳的一聲尖叫,嚇的陳三斤趕緊將褲子提了起來。


    “我說你這丫頭瞎叫喚個啥啊,剛不是你要我證明給你看到嘛?看了你又喊我流-氓!”陳三斤很不爽,有種被人給玩了的感覺。


    “你個死流-氓,我又沒說我要看,我讓別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陸彩鳳見陳三斤提起了褲子,挪開了捂著臉的手,滿臉通紅,看的陳三斤心猿意馬。


    陳三斤想想陸彩鳳說的也是。


  她不看,讓別人看不就得了。


  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外加點銀穢思想作祟,反而做的有點魯莽了!  “我要回去了!陳三斤,這事我不說出去!我暫時算是相信你的話了!我先走了。


  ”  陳三斤看著陸彩鳳遠去的身影,心中暗爽,“相信我的話?相信我的鳥還差不多吧?”  “這陸彩鳳不是都回家了嘛?怎么后來又跑回來了?估計還是不相信我,跟蹤了我,奶奶個球滴!” 陳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精彩的一天啊!嘴角掛著笑容,三斤沉沉的睡去了。


    東方破曉,新的一天來臨!三斤撐了下懶腰,習慣性的將手向褲襠摸去。


  這一摸,可把三斤的魂都給摸掉了。


  他陳三斤“年芳”二十六,守身如玉,至今處男,每日早晨起來慣例的一柱擎天,可是今天,手一搭上去,軟不拉嘰,抖著跟面條似的!  “咋啦?咋就不行了呢?”三斤急的滿頭大汗,這玩意要是不行了,那這輩子可就真玩了,老婆可以沒有,但絕對不能不行啊!三斤急的都要哭了。


    一開始以為只是沒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可是現在扒拉了老長時間也沒見有啥動靜。


  “怎么辦?怎么辦?”三斤徹底沒了招,啥辦法都想過了,就是不能讓它站起來。


  想想以往的雄風,三斤心里就涼透了。


    “哎,這下子省心了,媳婦不用娶了!”三斤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床頭,一坐就是一上午,心里空蕩蕩的。


    “三斤,回家吃飯啦!都中午了咋還不回家?”張愛青的聲音。


    “哦,知道了!”陳三斤有氣無力的應道,可是半天沒動彈。


    張愛青覺得奇怪,“唉?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每天來喊吃飯的時候,奔的跟兔子似的,一溜煙就跑到家了。


  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見個動靜?聽聲音也不對勁。


  不會出什么事了吧?”  張愛青推開門一看,陳三斤正坐在床頭上,眼里有著迷霧,整個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沒半點精神頭。


    “我說三斤,你這是咋啦?”  陳三斤頭也不抬,“沒事!”  “沒事你咋不回家?快,回家吃飯。


  你爸今天特地去鄉里打了幾斤排骨,給你煲了鍋湯。


  老家伙懶得上心一會,走,跟媽回家吃飯去!”  陳三斤感到很意外,沒想到陳 詩文會親自給自己煲湯。


  但現在三斤關心的不是這事。


  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心中暗嘆,“二弟啊,你可不能有事啊? 老子還是處男呢。


  你不能讓老子把這處男的名頭背進棺材哦!”  一路上,沒精打采,走路都感覺腳底發飄。


    還沒進家,三斤就聞到了一股子香味飄了出來。


  陳詩文正在鍋灶上忙的不亦說乎呢!陳詩文一看陳三斤回來了,笑瞇瞇的道,“來,吃飯吧,看看我給你煲的湯怎么樣!”  三斤一愣神,半會沒反應過來。


  兩人昨天還吵的跟殺父仇人似的,這陳詩文怎么說變就變了?不像他的 性格啊?而且陳詩文很少對三斤說“我”這個字,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


    陳詩文的詭異變化沖淡了三斤心中的憂傷,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斤,多吃點!咋不動筷子啊?我陳詩文雖然其他的不行,但是這廚藝可是一流的啊!”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著陳詩文,心中迷糊著呢。


  心中暗道,“這老頭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自稱“陳詩文”?從來沒有的事!難道昨天他跟我說的話都是真的?真的決定改過自新了?”  三斤從未正面喊過這個父親一聲爸爸,都是以陳詩文相稱,可真當陳詩文在他面前以陳詩文三個字自稱的時候,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給絞了一下,這種感覺很苦,很酸!  拿起筷子,夾了塊排骨塞進嘴里。


  陳詩文的巨大變化暫時性的讓三斤忘記了二弟帶給自己的痛苦。


    陳詩文看了三斤半天,眼神閃躲,想說什么,但又害怕說錯了什么,最終還是沒憋住,小心翼翼的問道,“三斤,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語氣很急切。


    三斤看著陳詩文,沒說話。


  他從陳詩文中看到了一種叫做關心的東西。


    “三斤?三斤?你倒是說話啊?”陳詩文眨巴著眼睛看著三斤,三斤越是不說話,陳詩文心中就越是擔心。


    “爸,我很開心!這是我第一次嘗到被父親關心的滋味!”陳三斤淡淡的說道。


    陳詩文抿了抿嘴,心里肯定也很難受。


  孩子的一句話,讓他感覺到了自己這個父親做的不稱職。


  “是啊,這么多年了,我除了吃喝玩樂,給了孩子什么呢?給了家里什么呢?一個男人做到這個份上,還能算個男人嘛!”陳詩文低下了頭,他沒有資格抬著頭對著母子兩說話。


  陳詩文看著地面,回想著過往的種種,他悔恨,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


    一張溫熱的大手拍了拍陳詩文的肩膀,一碗噴香的排骨湯放在了陳詩文的面前。


  “三斤,你放心,從今天開始,我一定多賺錢,給你風風光光的娶個大胖媳婦回來。


  ”陳三斤很欣慰,家里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溫情的感覺了。


  “三斤,快吃飯,吃完了,咱父子兩出去走走,散散步!”多年的隔閡一朝打破,陳詩文心中舒暢,他又看到了 生活的希望。


  “愛青,你也快過來吃!”   導讀:對于工作過于緊張、過于繁忙,或學生學習 負擔過重以及生活壓力很大的人,都有必要 自我調節,合理安排好工作、學習和生活的關系,做到 有張有弛,勞逸結合,這樣做還能提高工作效率。


     上班族 如何預防 神經衰弱  1、善于自我調節  對于工作過于緊張、過于繁忙,或學生學習負擔過重以及生活壓力很大的人,都有必要自我調節,合理安排好工作、學習和生活的關系,做到有張有弛,勞逸結合,這樣做還能提高工作效率。


    2、提倡顧全大局  遇事要從大事著想,明辨是非。


  如處理人際關系時,提倡嚴于律己,寬以待人,互相理解、體諒,是防止人際關系緊張的有效方法之一。


  在處理家庭關系、同事關系、鄰里關系或上下級關系時,尤應如此。


    3、豁達開朗的性格  上班族如何預防神經衰弱,當自己的脾氣、性格一旦形成,一朝一夕是很難改變的。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只要你對培養良好的性格有心有意,良好的性格自然會對你有情有義。


  4招讓上班族有效預防神經衰弱  4、正確認識自己  對自己的身體素質、知識才能、社會適應力等要有自知之明,盡量避免做一些力所不及的事情,或避免從事不適合自己的體力和精神的活動,好高騖遠,想入非非,杞人憂天,為了名利和地位而費盡心機都是不好的。


    總之,專(啊啊啊好棒)家表示,上班族比較容易患神經衰弱,以上就是預防神經是衰弱的四大方法。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3149207.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3471.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2582518.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4091273.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9212119.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8463086.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7394074.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4855963.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7433019.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9401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