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我也就是和她逗趣,畢竟我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 何嫣然身上了。

   女人嘛,當然要玩有情趣的。

  就比如這種輕車熟路的熟女,拍拍她的屁股就知道是要換個姿勢,而對于少女,恐怕對于你的邀請,可能會直接莫名的生氣。

  越想我的腳步越輕快,尤其是對于剛剛成功教訓了一個女人,此刻我又滿血滿藍的走到了何嫣然的辦公室。

  下節課是全班課間操時間,我直接給體育委員買了一瓶紅牛,隨便弄了一個借口請了一個假。

  我選在課間操過來也是因為,這個期間唯一從來不去的就是何嫣然,這恐怕就是 女神的特權,就連學校里的主任都大開通道之門,其他老師哪敢攀比。

  不過誰能想到這個女神在別的男人身下是何等的風Sao呢!我走進她辦公室的時候,何嫣然正在涂口紅,對著鏡子認真的描摹嘴唇的形狀,那認真的樣子不知道又要去見哪個鬼男人。

  賤人!別人都可以睡,到我面前又來裝婊子,立牌坊。

  一股無名之火噌噌噌的就冒了出來, 我想都沒想,大步流星的就走了過去。

  何嫣然聽到腳步聲,抬頭看見是我,整個人直接黑著一張臉。

  “出去! 李貢你是被哪個老師又叫過來罰寫還是罰站我是不管,不過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現 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話,我一個老師,要對付你可是容易的很。

  ”何嫣然明顯不想提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夜晚,還有她設計刪掉的視頻。

  甚至于在和我說話的時候,何嫣然還帶著一臉的厭惡。

  呵!瞧不起我?我倒是想要看看,接下來她究竟想要如何的猖狂。

  何嫣然的冷嘲加警告我吃過很多次了,這個女人也一次比一次囂張,恐怕也是被我逼急了,所以每一次的反彈都帶著些報復的味道。

  只不過這樣的反轉才更有意思不是嗎?我仿若沒有聽到何嫣然的呵斥,悠然自得的找了一個靠近何嫣然的位置坐好,從兜里拿出手機,點擊了一個視頻。

  “李貢,你快點離開,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最好收一收,不然的話,我會直接向學校申請把你開除!”何嫣然可能被我的淡然給惹出了火, 眼睛瞪的溜圓,手里的睫毛膏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言辭犀利的警告道。

  “不著急,何老師,你先看完這個視頻再說。

  ”我指了指手機屏幕,此刻伴隨著女人嬌喘的聲音,好戲正在上演……“放肆,你以為自己算個毛啊,你——”何嫣然 看著我把手機遞到她的眼前,此刻終于說不出來話了。

  “何老師,這個你要是不喜歡的話,也可以隨便刪,我還有很多,只要你開心,哪怕你一天刪一個都行。

  ”我靠在教師的椅子靠背上,這沙發椅舒服!(姐弟亂欲)比我在教室里的破板凳強多了。

  我渾身發放松,甚至都沒有睜眼睛去看何嫣然的表情,早上起的有些早,此刻躺在這舒服的地方,我都打算好好的咪一小會。

  何嫣然眼神發狠,緊咬著嘴唇,咯吱作響。

  “李貢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復制了多少份!”我聳了聳肩膀,直白的看著剛剛還在叫囂的女人,看吧有時候女人也不能夠太傲了,不然苦的不還是自己。

  我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告訴何嫣然,如果她聽話的話,那可能一份都沒有,畢竟我是一個喜歡聽話的好老師,就如同她喜歡聽話的學生一樣。

  “你,你——卑鄙!”何嫣然費力的吐出兩個字,我卻知道她同意了。

  漂亮的女人都很聰明,何嫣然妥協了,這一次是有些無力的妥協了,我知道這個女人真的是答應給我上了。

  那一瞬間,我激動的心臟都要炸裂了。

  雖然何嫣然沒有直白 的說,我也沒有那種可以預知未來事情的眼睛,可是我就是該死的知道了,那種強烈的感覺,刺激著我渾身上下所有的細胞。

  不過卑鄙?呵!這女人還真好意思說。

  我真的不想要去戳穿何嫣然一次又一次耍我的經過,不過好男不和女斗,更何況還是一個要歸屬于我李貢的女人。

  “想好了?何老師,這可不是我逼你的。

  ”我得了便宜還賣乖。

  雖然讓人感覺有一點無恥,可是那種超脫于情感上的激動,讓我整個人都有些瘋狂。

  “是,我想好了,你沒有逼我,我就是想要給你上,你滿意了吧!”何嫣然梗著脖子,似乎也在和我賭一口氣。

  我看著何嫣然,這女人是似乎是被氣到了,胸口起伏不定的喝著茶水,褶皺的裙擺將將搭在她的大腿上,而那誘人的黑色絲襪,每一項都刺激著我的雙眼。

  那一刻,我身體里的血液都噴張了起來,兇如波濤的Yu望讓我看著何嫣然的眼神越來越不淡定。

  我激動的將她按在了辦公桌上,對著她高聳的豐盈,肆無忌憚的探了過去。

  “李貢你瘋了,這里可是教師辦公室。

  ”何嫣然憤怒的驚叫了一聲,如果不是害怕門口清潔的阿姨發現,恐怕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臉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倒是不是受了刺激,我只知道,我太興奮了,那種激動的快感是100個片子都比不來的。

  何嫣然神色緊張的看著我,雙手護住自己的豐盈,眼神帶著絲懼怕,卻又露著微微的期待。

  鬼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是打算欲拒還迎,還是心里根本就在期待。

  我此刻的腦子里沒有一刻停留,也懶得思索。

  我的身子緊緊的壓在何嫣然曼妙凹凸的軀體上,扒開她的手,感受著她的發抖,在我掌心之下的顫栗,惶恐……我的手穿過她的連衣裙,摸到她的Xiong衣,何嫣然臉色一白。

  驚慌失措的看著辦公室的門口,似乎在擔憂會不會突然間闖進來人。

  那的思緒被絆住,我卻得到了更大的空間,盡管何嫣然還在臉色漲紅的躲閃著我的進攻,可是她的整個人都在慢慢的疲軟,逐漸的配合著我。

  當何嫣然的手輕輕的摟主我的后背,我激動的差一點直接噴射了出去。

  我知道她妥協了,凌亂的吻落在她的額頭上,唇瓣上,鎖骨上……一路向下,我眼睛炙熱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恨不得一口一口的把她吞進肚子里。

  “小心!水,水要——”何嫣然感受到耳邊已經傾斜的茶杯,嬌軟的拳頭推拒著我的胸口。

  我微微的瞇起眼睛,看著身下臉色緋紅的女人,故作不解的問道。

  “哪里的水?多嗎?會不會把我給淹了?”何嫣然眨巴著眼睛看著我,似乎還沒有從我的話語里參透其中的奧妙,緊接著片刻功夫,整個人渾身都發起了熱。

  “討厭!”何嫣然含羞帶嗔的瞪 了我一眼,整個人卻更加貼合我的身子。

  我就知道,這種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哪里有那么純情!有時候就是如此,即便是再風情的女人,也喜歡被男人呵護。

  曾經偷看過劉峰那不負責任的自己爽完就撂挑子不干的把戲,其實我嫉妒一半,心疼一半。

  甚至我暗暗的發誓,如果這個女人是我的,我就讓她每一天都爽上天!我們兩個人沉迷在一種緊張的奢靡里,她迷離的眼神,我緊繃的神經,在短暫的接觸下,竟然生出一絲偷情的快感。

  凌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傳來,從一聲哨響之后,表示著課間操的結束。

  何嫣然整個人都慌了,掙扎的力氣更加的大了,渾身竭盡全力的在我身下扭動。

  “不,不可以,李貢!……會有人過來的!”何嫣然奮力的和我求饒,急切的推拒著我的靠近。

  “李貢,你聽我說,只要你松了我,等回家,回家你想怎么玩我都答應!”何嫣然似乎亂了陣腳,眼睛泛著水珠的對著我求饒。

  怎么樣都可以?確實是個不錯的決定!只不過,我怎么就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又在耍我。

  再一再二,我要是再被耍一次怎么辦?這個女人明顯可信度不高,這種把戲也不是玩了一兩次了。

  我非但沒有把手推出去,反而更加用力的握住那團柔軟,在何嫣然嗚咽的聲音中,逐漸的加快我揉搓的速度。

  再說我才吃了一點的肉腥,怎么可能放棄。

  更何況這辦公室是個套間,她在小間的隔斷里,就算是辦公室里進來了人,也不一定知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難道她在電影院勾搭的時候,就沒有想到被人發現!我想都沒想的就拒絕了,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人,此刻就在我的身下,并且她明明都已經答應我了,還是不讓動,我怎么可能受的住!可想而知,何嫣然的抗拒,換來了我一波更加強勢的進攻。

   感受到 嫂子的小手。

  整個內心都變得激動起來。

  。

  林子惠很驚訝的看著眼前,內心不斷地感嘆。

  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猛的。

  “嫂子,為什么它變得這么這樣了,我是不是病了?” 陳正 假裝懵懂的說。

  林子惠笑著說:“你沒病,等你明天睡醒,就沒事了。

  ”既然嫂子這么說,陳正假裝自己沒有反應過來。

  低頭看到林子惠親吻了幾口。

  一陣麻酥的感覺瞬間襲上心頭。

  陳正心中有一種沖動,想按住她的腦袋。

  不知道為什么,林子惠的動作戛然而止。

  林子惠懊惱的想,自己這是在干什么。

  緩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以后,假裝很冷靜地說:“ 阿正乖一點,快點睡覺。

  ““不嘛,我很難受。

  “陳正撒著小孩子脾氣,內心一點都不像結束。

  特別是看到嫂子情動的笑臉,紅撲撲的,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一口。

  “阿正,乖,時間不早了,嫂子明天還要上班,你現在乖一點睡覺好不好?“林子惠細聲細氣的說。

  雖然,和丈夫大吵了一架,但是,她還是做不出對不起丈夫的事情。

  并且,林子惠心里很明白,他不想讓自己來城里,就是擔心自己受到欺負。

  現在冷靜下來,想通了,也就沒有那么生氣了。

  可是苦了陳正,漲的難受,很想出去沖個冷水澡,降一下自己身上的邪火。

  強忍住內心的舒服,進入睡眠。

  可是,一直處于空窗期的林子惠,被阿正這么一弄以后,睡不著。

  要不是,阿正是自己的小舅子,恐怕……忍不住,林子惠開始自我滿足了。

  陳正本來難受的要死,就在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的時候,聽到這種聲音。

  悄悄地睜開眼睛,看著嫂子的樣子,真的美極了。

  雖然自己經常和嫂子一起睡覺看到 這一幕,腦子嗡嗡的叫,很想沖上去。

  “阿正……快點……”天呢,難道嫂子安撫自己的時候,想的自己的名字?這種想法深深的刺激了阿正的大腦。

  看來,嫂子對自己還是有感情的。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雖然,陳正心里這么邪惡的想著,并沒有做出實際行動。

  他很擔心嫂子會看出破綻來。

  陳正內心的火苗不斷地燃燒,實在是忍不住的時候,假裝半夜醒過來,迷迷糊糊的說:“阿正很難受……。

  ”沒有想到,阿正會突然醒過來,有點猝不及防的說:“你怎么醒了,別睜眼。

  ”可是,阿正是一個傻子,怎么可能這么聽話。

  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嫂子前面的美好,很委屈的說:“我渴了。

  ”林子惠嘆了口氣,給陳正倒了水,喂他喝下去后。

  “快點乖乖睡覺。

  ”喝完水的陳正哪里睡得著啊,一直纏著林子惠講故事,講了好久才睡。

  次日大清早,就被一陣敲門的聲音吵起來了。

  林子惠手忙腳亂的穿上衣服,往門外走去。

  出去一看,竟然是鄰家姐姐 劉玉芳過來探望陳正。

  連忙把他邀請進去。

  看著被她收拾的這么干凈的物屋子,劉 玉芳很羨慕的說:“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能干,不過,我都進來這么久了,為什么還沒有看到阿正?“林子惠小臉一紅,有點羞愧的說:“他應該還沒有睡醒。

  “劉玉芳笑著說:“阿正在哪里睡得?時間都這么晚了,我過去叫他。

  “說著,也不管林子惠跟自己說什么,就往她前面的房間走過去。

   沒想到,推開門的時候,剛好看到阿正赤裸著上半身,正打算穿衣服。

  看到劉玉芳來了的時候,扔下手中的衣服,連忙跑過去,抱著劉玉芳說:“玉芳,你怎么過來,是不是知道我自己一個人在家里很無聊,所以,你才過來陪我的?“沒等劉玉芳說話,阿正抱著她,狠狠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

  雖然沒有嫂子的甘甜,但好在味道還不錯。

  沒想到這一幕剛好被林子惠看到了。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到,只是快步的走上前,對著阿正很嚴肅的說:“以后不能隨便親別人,知道嗎?“阿正很委屈的說:“為什么啊?以前的時候,我和玉芳姐姐一起出去玩,她就會偷偷的親我,我為什么不能親她?“林子惠義正言辭的說:“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等嫂子說完以后,阿正緊接著擺出一副想要哭的樣子。

  劉玉芳連忙走過去,抱著阿正說:“以后你想親就親,不要不開心知道嗎?”感受到劉玉芳的前面,正在摩擦的自己的身體,阿正禁不住的將身子往前湊了湊,沒想到劉玉芳的身材,竟然這么好。

  “我就知道玉芳對我最好了。

  ”阿正假裝自己被哄好了。

  看到這一幕,林子惠不知都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有種怪怪的感覺。

  沒想到,劉玉芳竟然轉過身來,跟嫂子說:“我今天剛好沒事,打算帶著阿正出去玩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沒等林子惠拒絕,聽到阿正歡呼雀躍的聲音,”好啊,阿正終于不用一個人呆著家里了。

  “林子惠很無奈的點了點頭。

  在路上,阿正裝傻充愣的捏著劉玉芳的小手,問她是不是要給自己買糖吃。

  劉玉芳挑眉看向他,“阿正為什么這么問,難道你喜歡吃糖嗎?“阿正搖了搖頭,“我不喜歡吃糖糖,但是玉芳的嘴巴好甜,我想再吃一口。

  “沒有想到,他竟然會這么說,弄得劉玉芳哈哈大笑。

  主動靠到阿正的嘴邊。

  就在她打算抽身離開的時候,阿正快速的伸出舌頭,猝不及防的闖進劉玉芳(啊啊啊好棒)的嘴中。

  看著她吃驚的樣子,阿正覺得心里爽極了。

  他想要的就是這種眼神。

  “阿正,你干什么?“掙脫開陳正的束縛,劉玉芳怒氣沖沖的說。

  陳正假裝傷心的說:“阿正只是想吃糖果,不想干什么,玉芳姐姐為什么要兇我?“把自己說的特別可憐,弄得劉玉芳很煩躁說:“我沒有兇你,只不過不能伸舌頭,知不知道。

  “沒想到,等她說完,陳正竟然哭了起來。

  嚇得劉玉芳不知道應該做什么,難道是自己剛才的話,傷到他了?試探性地說:“我讓你伸舌頭,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