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我剛才上了個廁所, 發現我。

  發現我下面好多干掉的血跡,而且還有。

  還有痛感,  是不是對了做了什么?你。

  你就是流氓一個,我要報警抓你!”  靠, 李文龍暗罵一聲,如果真要是為這事被抓進了局子,那可真是六月下大雪,千古奇冤了,你下面有點血跡就賴我,我能做什么?再說了,就算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會有血跡, 女人的第一次才會流血呢!  “你是原裝?”李文龍脫口而出,睜大眼睛看著 林雪梅

    “不行嗎?”林雪梅俏麗的小臉漲得通紅。

    “那你包包里帶杜蕾斯干什么?”李文龍傻傻的問到。

    “用你管”林雪梅臉幾乎變成了豬肝“你說,到底你對我做了什么?”  “啥 也沒做”李文龍自是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你等著,有你好看的。

  ”林雪梅咬牙切齒的拉開衛生間的門回到床邊。

    “ 林總

  別。

  ”李文龍一個箭步沖到林雪梅身邊奪下了林雪梅剛剛在包里掏出來的手機。

    “怎么?怕了?”林雪梅冷笑著說到“做的時候你怎么不知道怕啊?”  “林總,我不是怕了。

  ”李文龍一本正經的說到。

    “不怕你奪我的手機干什么?”林雪梅繼續冷笑“有本事你讓我報警”  “林總,您報警我不反對,只是在您報警前我想說幾句話”李文龍這次是真的火了,自己今天出門真的應該看看黃歷的,平白無故的就惹了這么一身騷,這也太點背了吧!  林雪梅扭過頭去不看李文龍,只是沒有堅持去搶奪手機。

    “我承認,您長得是漂亮,如果說對您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是,我還沒有混到對自己領導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您說您下面有血跡,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以性命擔保,我絕對沒有對你做過任何違背倫理道義的事情,或許是我在擦拭您的的時候有點用力過猛,也可能是由別的原因。

  ”  李文龍本來想說是不是來事了,看了看林雪梅漲得發紫的臉,把這后面的話咽回到肚子里“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手機給您,要不要報警您看著辦吧!”  說著話,李文龍把手機扔到病床上,頭也不回的出了病房,留下林雪梅獨自在那里發呆。

    “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林雪梅自言自語到“自己確實沒有感覺到有什么異樣,不都是說女人的第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然后一兩天都走路不正常嗎?看來自己還真的錯怪他了,不過,他看到了我光的樣子,這筆賬一定要算回來。

  ”  唉,女人啊!真的是一種是奇怪的動物,人家又不是故意看你的,卻還把這筆賬記到人家頭上,你說這還有沒有天理了?也怪不得正在廁所里吸煙的李文龍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感情是有人要算計他。

    剛剛把煙屁扔掉,兜里的手機卻是唱起了歌,掏出手機一看,李文龍的眉頭皺了起來。

      “林總,有何吩咐?”李文龍不情愿的接起來,剛才他已經打定主意了,抽完這根煙,然后過去告個辭,直接打道回府,這邊的事誰愛管誰管,至于這開車的活,自己也不干了,這伺候人都能伺候出事來,以后別想有好日子過了,還不如早點放手呢!  “你到病房里來一下。

  ”林雪梅的聲音溫柔了許多,雖然還帶著不容置疑的冰冷。

    “林總,有什么話 就在電話說吧!”李文龍不客氣的說到“如果是警  察一會過來抓我,您告訴他們,我就在醫院門口等著,如果不是這件事,對不起,我正想跟您說一聲,我這就開車回單位跟沈主任匯報,估計沈主任會給您派新司機過來的。

  ”  “還在生氣呢?”林雪梅的話軟了幾分。

    “我可不敢生您的氣。

  ”李文龍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做人,要有骨氣,絕對不能向漂亮女人低頭。

    李文龍暗暗的鼓勵自己,只是,這腳步卻不由自主了挪到了病房門口。

    正思量著怎么辦呢,病房門打開了,露出那張足以撼動泰山的臉:“小李,得麻煩你回咱們縣一趟。

  ”  這話柔聲細語的,聽得李文龍的骨頭都酥了。

    只是,這面子上一時半會兒還抹不開,所以,李文龍站在那里一動也沒動。

    “這是我家的鑰匙,我住在明珠花園的棟三單元六樓西戶,你回去幫我拿幾套換洗的衣服,剛才醫生過來了,說是我還需要住上幾天,這沒有換洗的衣服怎么行?”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就是一個小女人:“另外,你再幫我拿毛巾牙刷洗面奶。

  ”  林雪梅說了一大堆,聽得李文龍腦袋都大了:這是住院,又不是搬家,用得著這么興師動眾嗎?  “等等林總,這個我得找紙筆記一下,咱腦子可沒這么好使”李文龍趕緊制止林雪梅說下去“林總,您給家人打個電話,讓他們準備好,我回去直接拿來不就行了?”  “我是一個人住的。

  ”說這話的時候,林雪梅的聲音壓得很低。

    哇靠,單身原裝美@女,李文龍抑制不住的一陣激動,不過,馬上又把這份激動壓回到了心底,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副總,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車夫,這天壤之別的差距怎么可能。

    “我剛才簡單的寫了一下,你照這個回家去拿就行。

  ”原來林雪梅早有準備,回身把自己寫好的一張字條拿到李文龍面前。

    “林總,要不您一塊回去得了。

  ”李文龍看看字條上的 東西,好多都是女孩子的隱私品,這……這讓自己如何下手?  “醫生不讓走,就麻煩你跑一趟吧!”林雪梅也是無奈之舉,如果醫生允許,她能讓李文龍動手拿自己的小褲褲嗎?  “那行吧!”李文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心中卻是有股冒血的沖動,這美女的閨房究竟是個什么樣子的,李文龍還真想仔細的看看,或許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股窺視欲吧!  驅車上高速,只用了半小時不到的時間,李文龍便回到了縣城,用林雪梅的話講,最好不要再回單位,以免有人問起來不好說話。

    遵照林雪梅的安排,李文龍直接去了林雪梅的家里。

    打開防盜門,李文龍揣著那顆砰砰直跳的心步入了林雪梅的閨房,原木色的地板,淺黃色的墻壁,淡藍色的沙發,處處透著恬靜與溫馨,推開臥室的門,李文龍的手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甚至想象出了林雪梅睡在這床上的場景。

    無名之火開始在體內燃燒,努力的壓制了一下,李文龍開始著手準備林雪梅需要的東西,當觸碰到林雪梅小褲褲的時候,李文龍那不爭氣的東西噌的一下打起了立正,聯想到這個白色的東東包裹住的應該是什么地方,李文龍竟沒來由的產生了嫉妒心理,暗想如果換做是自己該有多好。

    了一陣子,李文龍終于收拾全了林雪梅想要的東西,看看時間,竟然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因為林雪梅說過今天晚上不用趕回去,在外面隨便吃了點東西,李文龍回了自己的出租房,由于父母都在農村,李文龍上班之前就托叔叔給找了一個住處,顧及到李文龍剛剛有收入,叔叔便給他找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偏僻的小區,好在李文龍并不在乎這個,只要是住的舒服就行了。

    打開電腦,李文龍胡亂瀏覽了一下縣里的貼吧,  看過幾條帖子之后,李文龍第一次不知道該干些什么了,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 影子,冰冷的表情,雪白的肌膚,還有自己不小心的看到的女人最為隱私的部位,聯想到這個,李文龍無法淡定了,起身點上一支煙在屋子里挪了起來,有好幾次他甚至有下樓返回醫院的沖動,最終,他還是拿上一件東西鉆進了衛生間。

    一切歸于平靜,當看到林雪梅衣服上那一團自己遺留下的污漬之后,李文龍渾身上下一下子變得冰冷,手忙腳亂扔進洗手盆里開始使勁的揉搓,搓洗了不知道多少遍,這才又拿出熨斗熨燙起來。

    明天一早就得走,這么一夜的時間,如果不熨燙一下,李文龍不敢保證它能干好,如果干不好,怎么跟林雪梅交代?  躺到床上,李文龍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卻又夢到跟林雪梅糾纏在一起,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弄臟了床單。

    起身到衛生間收拾了一下,李文龍頹廢的坐回到床上,自己這是怎么了?為什么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雖然至今還沒有觸碰過雌性的身體,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李文龍卻是很少發生的,偶爾弄臟床單也全是沒有目的的,不像今天,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難道自己真的被林雪梅深深地迷住了,又或者是,冥冥中注定要與她發生點什么?  到陽臺上把昨天晚上林雪梅的那小褲褲收起塞進包里,李文龍鎖上門下了樓。

    直到坐進車里,李文龍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作為一名資深司機,李文龍深知這個狀態下開車的危害,深吸兩口氣努力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李文龍這才發動 車子系上安全帶駕駛著車子駛離了小區。

    由于時間還早,路上并沒有多少行人,這正是李文龍想要的結果,在縣城里,這帕薩特太扎眼,因為能擁有這車的大部分都是有頭有腦的,林雪梅曾經說過最好不要被別人發現,所以,李文龍專揀了一條小路準備駛出縣城。

     沒想到,越是怕什么越是來什么,車子離開縣城到了國道上,李文龍的心情也是剛剛放松下來,沒想到,一輛再熟悉不過的車子映入了他的眼簾。

    要說這車子也沒什么特殊之處,也不過就是一輛的帕薩特,但是,最讓李文龍感到頭痛的卻是那車牌號,跟自己這輛車子的車牌號只差了一個數字,自己車子的尾號是2,對方的尾號是1,很顯然,這是豪嘉集團寶東縣分公司一把手的車子。

    踩油門的腳不自覺的抬了抬,車子慢了下來,沒想到,前面的車子早就發現了他,直接打了右轉向靠邊停車了。

    沒辦法,李文龍硬著頭皮開了上去。

    兩輛車子并排著停下,對方車子里露出一個油光光的腦袋,雖然兩個人之間還隔著有兩三米,對方那刺鼻的發膠味卻是結結實實的傳進了李文龍的鼻子里。

    心底隨時一陣不屑,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的:“鵬哥,你這是去哪?”  “是小李啊!”魏大鵬透過打開的副駕駛玻璃朝后面看了看,并沒有看到那攝人心魂的身影“我出門辦點事,你這是跟著林總出差?”  “嗯,啊!”李文龍含含糊糊的答道。

    “林總早啊!”沒想到這魏大鵬還扯著脖子喊上了。

    李文龍一陣心驚,這可怎么辦?林雪梅并沒有在車上,對方這一喊豈不是露了餡了?大腦高速運轉,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噓……”李文龍豎起右手食指湊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指了指后面,張嘴做出了“睡著了”三個字的口形。

    “擦,不愿搭理我就散。

  ”魏大鵬嘟囔道,也不再理會李文龍,右腳猛勁一踩,車子忽的一下竄了出去,只留給李文龍一陣灰塵。

    手忙腳亂的升起副駕駛的座位,李文龍呸呸了兩口,早就聽說這個魏大鵬仗著有一把(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手在后面給他撐腰在公司橫行霸道了,沒想到這自身素質還真不怎么樣,這一下自己得好好的清理一下內飾了。

    掛上前進擋,李文龍穩穩地起步重又向前駛去,同樣的車子,要是真想攆的話,李文龍自籌魏大鵬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現在的李文龍早已經沒有了那爭強好勝之心,因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那還是當年跟著師首長的時候,單位上組隊外出學習,李文龍開的一號車當之無愧的打頭陣,后面跟著政委的車子,在高速路上,兩輛車一直勻速前進,因為不經意間跟了前面的一輛好車,李文龍不知不覺間把速度提上去了,原本跑一百一的竟然跑到了一百六,也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車子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此時的李文龍已經沒有辦法把車子用正常的方式停下來,只能一腳悶住剎車的同時咬咬牙把車子開到了護欄之上。

    只一次,李文龍便長了記性,所以,現在的他開車只求穩不求快,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已經沒有了爭強好勝之心。

    “林總,您吃早餐了嗎?”四十幾分鐘后,李文龍出現在了林雪梅的病房里,相對于昨天而言,今天的林雪梅顯然是恢復了不少,臉上有了些許的紅暈,雖然那表情依然很冷。

    “吃過了”林雪梅淡淡的說到“我讓你拿的東西都帶來了沒有?”  “帶了,都在這里”李文龍把手中的背包遞過去。

    “行了,你先出去吧!”接過背包,林雪梅直接就給李文龍下了逐客令,昨天淋了雨,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這澡也沒撈著洗,對一向愛干凈的林雪梅來說,這是最不能容忍的,再過一個小時就到了輸液的時間了,自己必須趁著這一個小時的時間洗洗澡換換衣服。

   就這么一愣神的功夫, 李小沛把外面的褲子脫掉了, 老張這才發現,這小丫頭里面什么也沒穿,上面居然還殘留著昨晚淺淺的紅痕。

  hS9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她不管不顧地,開始背對著老張,挺起翹臀,在老張的的褲襠前磨來磨去,嘴里還發出一陣陣銷魂的輕吟聲。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騷娘們。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邪火驟然高漲,再經不起這種刺激,褲子一拉,腰身猛挺,那舒爽的滋味瞬間讓他差點哼了出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兩個人正處于激戰之時,忽然診所的門被推開了, 慕容雨拘謹的走了進來,回想這兩天發生的事,她內心充滿了羞澀,老張是她的長輩,但她內心似乎很喜歡跟老張待在一起。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尤其是老張摸她的時候,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栗感,讓她深夜都難以入眠。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今天來找老張,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只是單純想來看看老張,可看到眼前的一切,她瞬間驚呆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那驚人的本錢,就這樣躍入她的眼簾。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在老張的身上翩翩起舞的放浪姿態,讓她羞得滿臉通紅,卻又偏偏不肯錯過任何的細節。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聲,她充滿了憤怒,心里更是酸酸的,感覺最珍貴的東西瞬間被閨蜜給搶走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驀然間,她驚醒了過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難道,我,我喜歡上了老張?怎么可能?他比我爸爸年紀還要大,我怎么會喜歡上他?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我不喜歡他,為什么看到閨蜜跟他在一起,又很不開心,而且似乎還有點渴望坐在他身上的,就是我呢?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個念頭在腦中滋生,讓慕容雨臉瞬間紅到了耳根。

  她修長的雙腿夾得緊緊的,整個身子發軟,靠在墻腳哪里還邁的開步子。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這是怎么了?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慕容雨腦子有點亂。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就在這時,李小沛卻發現有人在墻腳偷窺,初時她先是一驚,不過隨即發現原來是一臉羞燥的慕容雨,一種滿足的快感油然而升。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處處被慕容雨壓了一頭,這次終于占得先機,李小沛心念一轉,嘴角浮出一抹得意的彎度,吟哼聲更大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你真厲害,嗚嗚,我好喜歡……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再深一點,人家還要。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聽到李小沛妖媚的呼喊,高速律動的動作又不由加快了幾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汗水順著臉頰流下,他也顧不上擦,一心只想把李小沛這個浪蹄子給懟穿。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老張勇攀高峰,快要達到頂點的時候,廚房的門嘭的一聲響了,他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居然是滿臉羞紅的慕容雨。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眼看被發現,她羞的臉紅的幾欲滴出血來,轉身便跑,無奈身子還在發軟,在診所門口還差點摔倒。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看見慕容雨之后,心下大急,眼見慕容雨轉身而去,他也顧不上李小沛了,褲子一提就追了出去。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在慕容雨身體不適,沒跑多遠就被老張追上。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雨,小雨,你先別跑,你聽我解釋好不好?老張拉著慕容雨的胳膊,把她拉到路邊沒什么人的地方說道。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慕容雨胳膊被老張手掌觸碰,只感覺他的掌心溫度很高,簡直就要燙到她心里去了,身上的麻癢好了大半,不過來自那處的渴求卻又深了一層。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她并不是那種輕賤的女人,甩開老張的手厭惡的說道:我親眼看到你把那根丑東西弄到李小沛那里去了,你還有什么好解釋的!?難道這也是 治病?你當我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嗎?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有點張口結舌,確實這不太好洗。

  治病要辦那事,都是騙子大師用來騙財騙色的手段。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正當老張不知道怎么解釋好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錯啊,就是治病,不過不是治我的病,而是治他的病。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和慕容雨扭頭一看,說話的是李小沛。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本來很生氣,跟自己正纏綿的男人,提褲子就跑,去追另一個女人,換誰都生氣,但她已經識髓知味,男人常有,可像老張這樣天賦異稟的卻不常見。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這塊唐僧肉她是吃定了(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無疑在老張心目中慕容雨是高過她的,她撒沷,發脾氣只會把老張越推越遠,還不如懂事點,只要能常在他身邊,還怕不能日久生情嗎?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給他治病?慕容雨一臉的不相信。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抱著胳膊走過來道:不錯,是我給他治病啊,你不知道,那個肥婆房東給張哥下了很猛烈的春藥想迷干他的,但張哥寧死不從,不過吃了那種藥如果不那個的話,會暴體而亡的。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番話要是老張自己說,慕容雨是一百個不相信,好歹也是大學生,但是出自李小沛之口,她不由有點半信半疑。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真的假的,還暴體而亡,怎么那么像電影里的情節。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一甩手道:愛信不信,你以為我會看上這個老頭子?也就你當個寶,我只是好心救人而已,走了,你們慢聊!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李小沛扭著屁股轉身而去。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這時候還不順桿上,就白活小五十年了,他表情誠懇的說道:小雨真的,我只喜歡你一個,但當時意識都不清醒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說到這份上,慕容雨也勉強相信了,她轉身想走,準備回宿舍靜一下。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哪能那么輕易放她手,一把拉住慕容雨道:你上哪去?來都來了,在這吃午飯吧。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不由慕容雨拒絕就把她給拖回了診所。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回到診所,老張進廚房把正在摘菜的李小沛換了出來,讓她出去陪慕容雨。

  李小沛貼著老張,用她的大胸來回的蹭著他的手臂問:你怎么謝我?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知道哄住慕容雨是李小沛幫了忙,不過這事也特么是因她而起啊,不是她勾引自己哪來這么多事,于是只是含糊不清的道:別鬧,我心里有數。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踮起腳在老張臉上啄了一口才道:少跟我打馬虎眼,回頭沒人再找你算賬。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看著李小沛妖嬈誘人的背影,抹了把汗,這浪蹄子比李瑩花還難對付,不過好在還算秀色可餐。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多時,老張整治了一桌飯菜招呼正聊的熱火朝天二女過來吃飯。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慕容雨多少還有點尷尬,而李小沛則看上去就像沒事人一樣,談笑風生,這也讓老張暗自嘀咕,上什么衛校啊,應該去混滬影,北視啊,以李小沛這演技,這沒皮沒臉的架勢,一線不敢說,二三線總能混上吧。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本來坐擁二美一起吃飯,原應該是件很愉悅的事情,但慕容雨心里橫著一根刺,弄的老張也不自在,飯桌上的氣氛始終都熱烈不起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正琢磨著說個什么話題,活躍一下,突然感覺大腿一沉,接著一件溫香軟玉的事物就直奔褲襠而去。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低頭一看,只見一只指甲都涂成哥特黑的粉嫩小腳丫,穿出長長的桌布正頂在他的褲檔上。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再往桌那頭一瞧,李小沛端著碗假裝吃飯,就好像那只腳跟她一毛錢關系沒有似的。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那只粉嫩的腳丫子,張開五根珠圓玉潤的腳趾頭,對著老張的褲檔就毫不客氣的展開了攻勢。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李小沛相貌比慕容雨差了半檔,但腳丫子卻生的很是誘人,白皙圓潤,上淘寶當個腳模都夠了,更難得她腳趾修長靈活,弄的老張沒多會就雞兒綁硬。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生怕被慕容雨發現,好不容易哄瞞過去的,這要是再發現還能找什么借口呢?趕緊拿起公筷夾菜給二女,道:來,兩只雞腿你們一人一只。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是把雞腿放在李小沛碗里的時候用筷子壓了壓她的碗,示意她別鬧。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卻毫不在意,顯然對剛才老張在廚房里含糊其詞不滿,更是對他瞪了一眼示威。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腳卻收了回去。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顯然李小沛還是知情識趣的。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終于在老張刻意找話題,李小沛又轉而配合之下,飯桌上的氣氛稍微好轉了一些。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得知慕容雨和李小沛都快到了實習的時候,還沒想好去哪個醫院,于是也攪盡腦汁幫慕容雨出主意。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跟慕容雨就實習的事聊著,誰也沒注意,李小沛故意把筷子給打翻在地,然后一頭就鉆進了桌肚里。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第三人民醫院不好,太忙了,一百多個床位才二十幾個護士,三班倒都忙不過來,工資還低,今年都好幾個護士辭職不干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正說著,忽然感覺下體有異樣,余光往下一看,差點沒嚇出個好歹來,原來李小沛膽大包天竟然從桌肚下面鉆了過來,一把就拉開他的褲子。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剛剛老張急著追慕容雨,沒來及穿上內褲,這倒給了李小沛操作上的便利。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然而老張明面上跟慕容雨聊的正酣也不敢露出什么異樣,只能一只手放下來左支右擋。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的家伙一只手可摭不住,何況他還是在盲視的情況下操作,沒擋兩下就被李小沛一口叼住。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頓時一種被溫熱濕潤緊緊包裹住的快感從局部傳遍全身,老張差點沒舒服的叫出聲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的異樣引來了慕容雨的關注。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叔,你怎么了?身體又不舒服了?慕容雨雖然覺得老張的神態不太對勁,但是未經人事的她哪里會往那個地方想,這可是飯桌上!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勉強鎮定了下表情,咳嗽了聲,掩飾道:沒事,腰有點不舒服,老毛病了,畢竟上了年紀……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慕容雨聞言關切道:那要不要我幫你揉揉?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她還站起身來,把老張唬的出了一身的汗,旗桿都軟了,連忙搖手道:不用,不用,揉了反而不好,貼藥膏就行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到這里老張靈機一動對慕容雨道:藥膏在臥室里,床頭柜的第一個抽屜,我現在不方便動,小雨你幫我拿一下好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慕容雨不疑有它,應了一聲轉聲去了。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趕緊低頭對李小沛低聲喝道:你瘋啦,被小雨發現,就沒得解釋了!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滿不在乎的一歪頭,手上動作仍然不停,說道:誰叫你敷衍我!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有點吃不消她了,討饒道:姑奶奶,你想怎樣,劃條道,我做的到一定做!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小沛又活動兩下,這才放手道:這還差不多,我馬上要實習了,我想來你的診所!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S9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