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劉這兩天 好像魔怔一樣,滿腦子想著的都是如何才能得到自己班上的女學員 韓萌萌

  韓萌萌剛剛二十歲,身材火辣無比,前凸后翹。

  因為她目前還是在校大學生,所以在學業不是很忙的時候報名駕校,跟著老劉學車。

  已經四十五歲的老劉,因為年輕時私生活混亂,到了現在還是光棍一條。

  老劉當年可謂是英俊瀟灑,身子骨還壯實,讓很多 女人心甘情愿的倒貼他,各種膩在他身上難以自拔。

  整天寵幸不同的女人讓老劉很快挑剔起來,他一門心思只想要身材豐滿的女人。

  這一不留神,老劉把一個地痞的女人給睡了。

  戴了綠帽的地痞找上門來,不料根本就打不過身材健壯的老劉,直接被打的提前過上了晚年生活。

  老劉這生猛的還擊,讓自己也蹲了二十年的監獄。

  二十五歲進的監獄,等出來之后,已經成了四十五歲的大叔。

  不過人雖然老了點,但是那兒的功力還是不減當年。

  刑滿釋放出來,老劉雖然想找個老婆安安穩穩過日子,可是現在的世道已經變了樣,別說年輕姑娘,就連二手女人都看不上他這個窮光蛋。

  老劉為了重新面對生活,在外甥的幫助下,用假身份找到了一份駕校 教練的工作,而且還是在大學城附近。

  駕校教練這活兒可難不倒老劉,他年輕的時候可是開車的一把好手,而且還是退伍軍人,雖然吃了二十年牢飯,但是開車技術一點都沒有生疏。

  老劉剛上班就分配到了韓萌萌這種豐滿的美女。

  韓萌萌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尤物,身上光滑水嫩,就跟用豆腐做的一樣,讓老劉垂涎欲滴,特別是胸前,就算是寬松的衣服都能撐得鼓鼓囊囊。

  韓萌萌是從小城市來,因為家庭比較保守,活脫脫就是一個乖乖女,不像現在的女大學生那樣穿著暴露。

  每次她來 練車,穿著都非常的保守,而且為人也非常有禮貌。

  練車也不插隊,以至于別人經常插隊,她連檔位都不知道怎么掛。

  老劉只能手把手的教她如何掛擋,在握住韓萌萌手的時候,那柔嫩軟滑的觸感,讓老劉恨不得立刻擁有她。

  那天晚上,老劉就夢到他和韓萌萌激情的畫面,在夢里面,他使出了渾身解數,讓韓萌萌差點虛脫。

  老劉做夢都想要睡了韓萌萌,可是都沒有合適的機會,不過在國慶假的時候,老劉知道自己的機會已經來了。

  十一駕校放假,老劉沒事兒做便躺在床上玩著手機。

  這個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而且打電話的正是他朝思夜想的韓萌萌。

  老劉激動的差點沒有喊出來,急忙接通電話,韓萌萌那讓老劉骨頭都快要酥掉的聲音隔著電話讓他的欲火熊熊燃燒起來:“劉教練,現在可以練車嗎?”“萌萌,你現在就想練車?”老劉激動的喘著粗氣,控制自己的情緒安靜下來。

  畢竟駕校現在空無一人,要是他能和韓萌萌獨處在駕校,那自己要是無意中碰到了韓萌萌的敏感部位,韓萌萌也不好說什么。

  韓萌萌說道:“是啊,可是現在下雨我沒有辦法過去,你要不接我一下吧。

  ”老劉激動道:“沒問題,我現在就過來!”“真的嗎?”韓萌萌也高興起來:“我在學校門口等你,好不好?”“那你等著我,我現在就過來接你。

  ”老劉說完就匆忙出門,上了教練車就朝大學校門疾馳而去。

  在學校對面停下后,老劉老遠就看到穿著一身運動裝的韓萌萌舉著雨傘匆忙跑了過來。

  看著韓萌萌跑步的樣子,老劉的眼睛都直了。

  韓萌萌胸前一晃一晃的,有種隨時都可能從衣領跳出來的可能。

  老劉咽了口唾沫,這可真是個極品,要是能跟她發生點什么,那不得舒服死了。

  韓萌萌這種極品,上至九十九下到剛會走,只要是個異性,都會想入翩翩的。

  老劉吃了二十年牢飯,一直都沒有碰過女人,看到這種極品,自然無法把持。

  那里瞬間就有了反應,他急忙活動了一下身子,調整好姿勢,防止驚嚇到她。

  韓萌萌晃動著波濤來到車窗前,將車門打開后便坐在了副駕駛上。

  “劉教練,真是謝謝你了,嗯?怎么沒有別人呢?”韓萌萌坐下后才發現沒有其他學院,好奇問了起來。

  她不是很喜歡和陌生異性單獨接觸,特別是這個劉教練,每次自己練車的時候,他看著自己的目光就好像餓狼一樣,讓她非常的不舒服。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韓萌萌雖然反感,但從骨子里卻非常享受被老劉盯著的感覺。

  甚至有時候她會感覺自己身子酸麻,每次回到家里,都會發現內褲上有黏糊糊的液體。

  “今天就只有你練車,其他人十一放假去玩兒了。

  ”老劉吞了口唾沫,他詫異的發現,這個小騷貨竟然沒有穿內衣。

  這對雄壯無比的雪白肉球好像兩只碩大的木瓜一樣掛在胸前,白嫩嫩的肌膚看得老劉恨不得吮吸一番。

  注意到老劉色瞇瞇的打量自己,韓萌萌有些不爽起來,嬌嗔的看了眼老劉,讓老劉興奮的差點翻出了白眼。

  韓萌萌結結巴巴說道:“劉教練,既然沒人,那我們下次再練吧……”“下次?”老劉搖頭,一本正經說:“和你一塊練車的學員都準備考科二了,你現在連掛擋都不是很順暢,要是再拖下去,你今年可就別想拿到駕照了。

  ”老劉說的非常嚴肅,韓萌萌俏臉瞬間通紅了起來,她急忙保證說道:“劉教練,我一定會刻苦練習的。

  ”老劉話趕話說:“你本來就對車不是很敏感,所以就要熟能生巧,駕校才幾輛車,但是你看看那么多的人,根本就練不過來,今天正好假期還下雨,我可以陪你練一整天。

  ”韓萌萌一尋思好像也在理,以前在駕校待上一整天也摸不了半個鐘頭的 方向盤

  現在放假,其他學員都出去玩了,這么好的練車機會自己要是不珍惜,那可就浪費了劉教練的好心了。

  想著韓萌萌急忙點頭:“劉教練,真是太謝謝你了。

  ”見韓萌萌已經順著自己的意思來,老劉笑道:“有什么客氣的?以后要是沒辦法自己過去,直接一個電話,我會開車接你的。

  ”“謝謝教練,你真的是太過好了。

  不過你的速度真的好快,我剛才才洗完澡,連內衣都沒來得及穿,你就過來了。

  ”韓萌萌說到最后臉色通紅。

  老劉不知道的是韓萌萌一直都喜歡裸睡,而且剛洗完澡的她不但沒有穿內衣,甚至連內褲都沒有穿。

  如果細細打量,就可以看到韓萌萌雙腿之間的褲子上勾勒出一條讓無數男人瘋狂的縫隙。

  老劉這種御女無數的老司機自然一眼就發現了端倪,看到那條讓他垂涎欲滴的迷人美縫,老劉真想立刻就扒了韓萌萌的衣服褲子,然后壓在車里面狠狠干上一番。

  此時的老劉盯著韓萌萌雙腿之間,邊開車便笑道:“跟我這么客氣干什么呢?你比我小二十多歲,就跟我女兒一樣,對女兒好也是應該的吧。

  ”韓萌萌沒想到老劉竟然扯到了親情上面,頓時感動無比,看著老劉的目光也變成了仰望父親的那種:“劉教練,真是太謝謝你了。

  ”老劉笑了笑,打了把方向盤,把車開到了一條正在鋪設的斷路上。

  見韓萌萌對自己充滿了仰慕,老劉將車停在路邊,扭頭對韓萌萌說道:“夢夢,這條路上今天也沒人,你來練習一下吧。

  ”“現在就練?”韓萌萌將期待而又興奮的目光投向了方向盤。

  “當然是現在了,在這里練習比在駕校練習要有用很多,畢竟這是馬路啊。

  ”老劉說完就把安全帶解開,外面的雨如同瓢潑,想要互換位置,肯定要被大雨淋成落蕩雞,而且外面的積水有二十公分深,就算不被淋濕,鞋子肯定也會石頭。

  此刻想要互換位置,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車里換。

  “劉師傅,我看還是算了吧,這雨也太大了,而且積水也這么深……”韓萌萌打開車門見地面的積水很深,修長的大腿準備跨出去,但又急忙縮了回來,轉身一臉犯難說著。

  她這么一扭動,胸前那對高聳的 軟肉更加挺拔,從衣領處露出來的白花花肌膚被老劉盡收眼底。

  老劉腦子一熱,精蟲瞬間上腦,差點就撲了上去。

  “那我們在車里面換位置吧。

  ”老劉又補充說:“今天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下次恐怕就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

  ”韓萌萌雖然有些不大情愿,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車技太差,而且還被其他學員插隊,糾結了很長時間,當想到駕照正在向她招手,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韓萌萌略顯害羞起身,趴在中控臺上,用老劉最喜歡后入式挪動修長的大腿超老劉跨了過去。

  那兩瓣渾圓挺翹的臀部直接就對準了老劉的面孔,他深深吸了一口,一股處子獨有的清香鉆進鼻孔,讓老劉精蟲瞬間上腦。

  韓萌萌怕屁股和老劉觸碰,用力將身子貼著方向盤,這就導致臀部更加的挺翹,而且姿勢也無比有人,老劉真想在那條迷人的美縫上舔一口。

  他假裝不經意間摩擦了一下韓萌萌的臀部,韓萌萌急忙朝前面擠了一點。

  見韓萌萌還在抗拒自己,老劉知道現在還不能強求,他要慢慢誘惑,讓韓萌萌無法把持,求著要坐在自己的胯部扭動身體。

  老劉不敢亂來,只能從韓萌萌身邊移開坐下去。

  等坐在副駕駛后,座椅上彌漫著韓萌萌的體香味兒,這種處子的體香讓老李不由壓了壓攏起來的褲襠,防止被韓萌萌看到。

  韓萌萌打火成功,提手剎就開始掛擋。

  果不其然,學習了這么長時間,韓萌萌確實連掛擋都不會,一頓操作猛如虎之后,汽車依舊還在原地停在。

  韓萌萌此刻著急的臉都通紅起來,雙眼更是布滿了淚珠。

  老劉雖然看在眼中,但是并不著急,一邊假裝玩著手機,一邊偷偷摸摸瞄著韓萌萌。

  因為太過著急,韓萌萌的豐胸開始劇烈起伏,沾染了雨水的頭發凌亂的垂在額頭前,讓老劉忍不住想伸手捋順。

  “不要著急。

  ”老劉假裝深沉說道:“開車不能著急,掛擋是最基礎的知識,不會的話就不能考試的。

  ”“我知道了。

  ”韓萌萌點頭。

  她深深吸了口氣,掛擋踩離合,一陣操作后,汽車這才緩緩前行。

  在老劉的細心教導下,韓萌萌很快學會了升檔,隨著技術越來越熟練,車速也慢慢變快。

  就在這個時候,一條流浪狗突然從馬路邊沖了過來,老劉見狀本能大喊一聲:“趕緊踩剎車!”韓萌萌慌成了一團,根本就忘了剎車在什么位置,處于本能直接踩在了油門上,教練車一瞬間就好像離弦的利箭一樣朝前面竄了出去。

  老劉嚇了一跳,眼瞅著就要撞上那只流浪狗,抬腳直接踩在了副駕駛的教練剎車上面。

  緊急制動讓汽車發出‘吱(大炕上性經歷)呀’的響聲猛地停穩在路上,而在強大的慣性之下,韓萌萌突然朝前撲了過去,直接將 胸脯壓在了方向盤上,索性并沒有撞在擋風玻璃上。

  “哎呦!”韓萌萌慘叫一聲,胸部的疼痛痛的她差點哭了出來。

  老劉緩過勁兒來,急忙把韓萌萌扶著坐在座椅上,不滿問:“你沒事兒吧?怎么連安全帶都不系呢?”剛說完話,老劉就被韓萌萌胸脯的畫面所吸引。

  韓萌萌胸前的軟肉竟然在剛才的撞擊中,直接卡在了方向盤的空缺縫隙里面。

  她的胸脯本來就非常有大又軟又有彈性,卡在方向盤里面,就好像兩只被人拎著耳朵的兔子一樣,讓老劉恨不得沖過去狠狠吮吸一番。

  這畫面可是千載難逢,老劉直勾勾的盯著,眼睛都快要掉了出來。

  韓萌萌本身就前凸后翹,而且胸脯足足有E罩杯,在學校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都穿著胸罩壓著自己的豐胸。

  可是今天出門太著急,真空上陣的她不但被老劉看光了,甚至還演變成了這種讓她難看的事情。

  韓萌萌使勁兒想要把胸脯抽回去,可是這對胸脯又大又有彈性被擠壓的緊緊的,使勁兒后一陣鉆心的疼讓韓萌萌差點哭了出來。

  她羞的臉頰通紅,忍不住流出了眼淚,可憐巴巴的看著老劉問:“劉教練,你能幫幫我把它……拿出來嗎?”“什么?你……你讓我幫你?”老劉鼻血都快噴了出來:“可是我怎么幫你?”韓萌萌疼的眼淚滴滴落下,委屈喊道:“肯定是趕緊幫我出來啊。

  ”老劉一臉難聞說:“可是你被卡了那么多,而且又是前面,怎么才能弄出來呢?”“你幫我擠出來就行了。

  ”韓萌萌臉紅的都快要滴出血來:“劉教練,快點幫幫我把,我快要疼死了。

  ”韓萌萌的不斷喊叫讓老劉顫顫巍巍的手抬了起來,朝自己朝思夜想的女人胸脯探了過去。

  被卡在方向盤里面的胸脯白嫩粉滑,老劉恨不得變成一個方向盤,把這對軟肉好好的吃上一遍。

  “劉教練,快點把,我疼死了。

  ”韓萌萌眼淚如同婆娑。

  老劉再也無法控制下來,直接將雙手蓋住了那對軟肉……這一瞬間,他的血液迅速的沸騰起來,那種柔軟就好像自己躺在了軟綿綿的床上一樣。

  在吃牢飯之前,老劉那可謂是閱女無數,但他還是沒有摸過如此軟嫩碩大的胸脯。

  這對胸脯可謂是極品中的極品,而且又軟又大又香還有彈性,這種前凸后翹的極品身材,簡直就是為了他準備的。

  “別著急,我現在就把它們擠出來!”老劉邊說邊揉捏,眼睛還滴溜溜望著已經從衣領處擠出來的香白軟肉。

  老劉為了緩解韓萌萌的疼痛,慢慢扯著她的衣服,這種緩慢的動作讓韓萌萌生出了幾分羞恥,但更多的則是舒爽。

  “劉教練,趕緊啊。

  ”老劉的動作非常緩慢,讓韓萌萌羞愧又著急。

   孫斌裝模作樣傻樂呵著,“我知道我難受,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就不難受了。

  ” 白玉蘭嬌哼了一聲,然后說道:“我看你就是裝傻,明明知道上次 我給你用嘴巴治病很舒服,會不難受的,你竟然還故意說不知道的,你真是個小壞種。

  ”她說的是裝傻,可心里更加相信孫斌是個 傻子

  要不是傻子,自己都騷成這樣了,怎么可能會真的走呢?沒有撩到孫斌,反倒把自己撩到滿肚子火,于是白玉蘭也忍不住了,更不想有什么遮掩。

  直接將粉色護士大褂給脫掉,露出了身前那對迷死人的超級寶貝兒。

  不容分說的,她彎腰低頭吞向了孫斌的那里,一雙小手更是抓住孫斌的大手往她身前湊去。

  “唔……唔唔……”白玉蘭覺得好舒服,身子被孫斌抓的好舒服,感覺這年輕人的手勁就是不一樣。

  雖然好痛,但是痛過之后真的很過癮,那是愛的狂暴力量,非常帶勁。

  孫斌這時候也是爽到 不行,不光手里那充滿彈性的存在爽,那里更是爽到不行。

  白玉蘭真是有條好舌頭,簡直太厲害了,仿佛能把人的魂兒都給卷走似的,那么銷魂快活。

  只是玩著玩著的,孫斌就不滿足了,也不爽了。

  因為他想起了白玉蘭之前鼓動 郭長江禍害 何潔的話。

  于是借著心頭的憤怒,他(辦公室愛愛)雙手頓時用盡了所有的力量,往死了去抓撓白玉蘭的身前。

  白玉蘭當時就疼急眼了,連吞都顧不得了,趕緊抬起頭來。

  “小壞種,疼疼疼,你輕點,你快給我弄破了,啊……”白玉蘭痛苦的嬌吟,讓孫斌更加的受刺激,更加的火焰焚身。

  身上的動作更大了。

  白玉蘭痛到‘嗚嗚’的直叫喚,可根本沒有什么用,孫斌只管往死了發泄。

  那架勢,仿佛根本就不把白玉蘭當人看待,甚至 折騰充氣娃娃都不帶這么狠的。

  足足折騰了十多分鐘,白玉蘭痛到死去活來的。

  這會兒她哪還想著要干些什么快活的事,她就想著能夠趕緊把孫斌這混蛋給趕走。

  她都懊悔了,剛才為什么要鼓動郭長江去禍害何潔。

  她本意是何潔有了郭長江,就不會禍害她的孫斌了。

  可哪曾想孫斌才是真正的禍害啊,她現在巴不得求何潔趕緊把孫斌帶走。

  這特么根本不是人受的罪,這是窮漢戴著個毛驢子,往死了折騰啊!正在痛苦中焦急的思索著解決辦法時,突然,白玉潔感覺到身前不痛了。

  她一時間都懵了,完了,真給拽下來了?!下意識的伸手去摸摸,我的天,太好了,那對寶貝兒還在,真是幸運啊!正慶幸著身前沒被孫斌給拽掉的時候,突然白玉蘭又感受到雙腿被猛地掰開了。

  她很詫異,不明白孫斌這個傻子又想干什么,但估摸著不是好事。

  于是她死命的想要直至,可嘴巴里還被那大東西給堵著呢,根本抬不起頭說不出話!白玉蘭急了,孫斌折騰她身前都那么痛,這要是折騰起下面……她都快嚇哭了!可就在隨后,卻有極盡的舒適感,瘋狂刺激起她那里……兩條裹在黑色絲襪里的大長腿,直把孫斌迷到不行不行的,真是過癮啊!這白玉蘭的腿本來就白,這會兒加上黑色的絲襪后就更加顯得迷人了。

  簡直是要把孫斌給 活活迷死的節奏,尤其是那撕破的地方是從白玉蘭下面開始的。

  這會兒,那條白色薄紗質地的貼身小褲褲都徹底顯露在他視線中。

  隱隱的,都能看到其內的火辣曼妙。

  孫斌頓時興奮到不行,幾乎是本能的就把腦袋給湊了上去。

  那一剎那,有醉人的歡吟聲如天籟般,從白玉蘭的腔子里壓制不住的鉆出……活活折騰了兩個多小時,白玉蘭真是不行不行的了。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挺舒服的,可是隨著時間的繼續,她感覺好像都快要起火了。

  而孫斌那個禍害則鬼的要死,把她喉嚨弄的好痛后,就徹底撤出身子來不給她吃了。

  她是想找點發泄的途徑都找不著,直讓火把嬌媚的小身子都快鼓爆了。

  白玉蘭氣急敗壞的罵道:“孫斌,你王八蛋,你趕緊松開我!!!”嗓子被弄到腫痛,白玉蘭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而且很不利索。

  只是孫斌根本不管那么多,只管品嘗她那嬌媚的地方,把人白玉蘭折騰的都快哭了。

  又是足足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后,白玉蘭實在是不行了。

  她含著哭腔央求道:“好孫斌,好老公,我喊你老公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你快給我吧,你再不給我我就活活被你給折騰死了,我真的要死了啊!”孫斌相信白玉蘭說的是真話,因為這會兒白玉蘭那雙修長的大腿上滿是的痕跡。

  真要這么下去,沒準會把白玉蘭這個水做的女人給活活水竭而死吧?不過孫斌沒這么善良,他只是剛好自己也已經忍耐到了極限,所以才猛的一把拽起了白玉蘭。

  白玉蘭不愧是個風騷的小娘們兒,戰斗經驗就是足。

  孫斌剛拽她一把,她就迫不及待的起身,隨即更是雙手扶住病床,將雙腿岔開后香臀高高崛起,緊接著更是媚眼迷離地望向孫斌。

  “老公,好老公,快給我,我那里都已經想死你了,真的好想好想,我求你給我好不好?”耳朵聽著白玉蘭迫切的央求聲,孫斌那可真是興奮到不行。

  只是傻子還是要好好當的,于是他摸著腦袋傻問道:“我給你什么啊嫂子?”白玉蘭都快氣死了,“你混蛋你,你弄的我哪里你自己不知道啊?”孫斌裝模作樣的問道:“那再弄一次?”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