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啪 啪 福利 社


而且 老李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到這女人在似有若無的勾引自己,就光端上來盤菜,那胸口就弄看到大片風景。


   飯菜上齊, 蔡鳳榮走進自家的老窖里,從里面拎出來一個壇子,心想今天就算是老娘瘋了,把你灌醉以后,老東西你還不是得任由老娘擺布? 菜過三巡,飯過五味,蔡鳳榮的算盤是打得不錯,可老李是什么人,師傅還沒有離開前,那都是自小泡在酒罐子里長大的貨,區區一攤子糧食酒,也只是助助興而已。


   唐欣也在一邊陪酒,她很聰明,她也能察覺出母親對 大叔的意思,可要命 的是,自己也很喜歡大叔,這要是大叔和 老媽在一起,那自己和他的那檔子事兒,算什么啊! 許多憂愁,化作一杯酒被唐欣猛地灌進了肚子里。


   喝完多半壇子的酒,老李也有點暈乎乎的醉意,干脆靠在蔡鳳榮家床的被子上暈乎乎的睡著了。


   可到了后半夜,他就感受到一陣溫暖貼在了自己的懷中,老李睜開眼,一具 身體 躺在自己的懷中,更要命的是自己一雙 大手就照在對方胸脯上。


   看蔡鳳榮的樣子她似乎還挺舒服。


   這一下徹底把老李嚇清醒了,可再一檢查自己的衣服,老李長出了一口氣。


   嚇死老子了,得虧貞操還在! 可還等老李回過神來,一截胳膊掛在了自己的身上,輕輕回過頭一看,自己居然睡在大床中間,這母女兩個一邊一個! 唐欣的睡顏無疑很美,香肩外露,嘴巴微張,可愛的樣子瞬間讓老李來了興致。


   伸出大手,小心翼翼的鉆進了唐欣的被窩兒,粗糙的大手直接抓住了唐欣的胸部,看來這兩母女都沒什么愛穿內衣的習慣啊! 唐欣感覺又做春夢,她仿佛夢到了老李在輕撫自己的身體,這樣真實的夢境。


   可這也太逼真了吧! 唐欣瞬間驚醒,發現這根本不是夢,大叔不知道什么時候鉆進了自己的被窩里,而剛才夢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居然躺在大叔的懷里! 老媽不是說大叔不會醒過來么? 她剛想出聲,卻看到大叔的眼睛緊緊閉著,輕輕的鼻鼾,搞了半天大叔還睡著呢! 而且這時候自己出聲兒,萬一把媽媽叫醒怎么辦?看到他們兩個人這樣豈不是要羞死人了! 想到這里,唐欣放棄了掙扎,可力氣又敵不過睡夢中的大叔! 看著唐欣沒有反抗自己,老李心里差點沒笑出聲兒來,這妮子居然就這么妥協了? 就在母親面前弄她閨女,這樣的想法一出來,老李那話兒(草船借箭的故事)瞬間有了反應。


   老李大手一路下滑,直接讓唐欣叫出聲來。


   嗯…… 唐欣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可大叔一副昏睡的模樣,天知道這個臭大叔做的什么春夢,兩人身體貼合的愈發緊密。


   老李心頭火熱,微微分開了唐欣的雙腿,朝著深處探去…… 醫生建議再留院觀察幾日,我本來也準備拿那一萬塊‘零花錢’給老爹續交住院費,可老爹死活不同意非要出院不可,沒辦法,我只好陪他出院回家。


  家中一切都安頓好后,我又瞇了會兒,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


  本來還想在家吃個晚飯,可隨著手機鈴聲響起,我就知道這飯怕是吃不成了。


  果然,來電話的是羽婷,她問在哪。


  “我在老家。


  ”“老家是哪?”于是我跟她說了下。


  “那剛好,我順路經過,帶你回去,晚上陪我吃飯。


  ”“啊,又是那種聚會啊?”羽婷沒有回答我,電話里直接傳出了‘嘟嘟’的聲響。


  晚上七點多,羽婷拉著我,直接停在了路邊的一個燒烤攤位前,竟然真的只是吃飯。


  只是,我心有疑惑,“你都這么有錢了,就在路邊擼串啊,不嫌掉身份?”羽婷看了我一眼,“張紅舞都跟你說了?”張紅舞倒是沒說,但她那卡片上帶著呢,羽婷的老爸是本市的隱形首富,別的不說,在京城三環內就有十幾套房子,其家產可以想象。


  我沒有說破,“張紅舞大概說起過,只說你很有錢,是有身份 的人


  ”羽婷輕輕 點頭,隨即我們找桌子坐下。


  “沒什么身份,身份證有一張,相信你也有。


  真要說我比你強的一點,那就是我爹比你爹強些,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沒準你我換個爹,你做的會比我好很多。


  ”我看得出來,羽婷說這些話的時候,精致的臉蛋兒上斥滿了倦意,她仿佛很累,而且還有些失落,似乎什么事情令她不太滿意。


  我問她有什么心事,她只說談了個業務沒談下來,具體卻沒有多說。


  烤串上來后,我們各自擼串,也沒怎么說話,主要是羽婷沒什么心情。


  不過她今天穿著真的很美,白色的小西褲,搭配褶花的白色短袖襯衣,一副精明干練女強者的打扮,哪還有初次見面時那種妖艷的貴氣。


  就在我們快要吃完的時候,我問道:“過會兒去哪?”羽婷似乎早就想好了,我剛 開口她想都沒想就給予了答案,“開房,做-愛。


  ”這么直接的答案,當時就嗆得我無話可說,連送菜路過的小服務員都給嚇了一跳。


  羽婷看了眼十八九歲的女服務員,“怎么,想一起,來個三人行?”女服務員當時就羞紅著臉低頭走了。


  別說那女服務員了,連我都有些尷尬的羞澀,這也太直接、太毫無避諱了,雖然我確實很想。


  不過就在這時候,路邊突然有轟鳴的跑車聲響起,引得路人傾目。


  跑車停在了羽婷車屁股后面,然后下來一個帥氣的年輕人,頭發擼的跟動畫片里仙道彰似的,大高個,一身夏季休閑裝,很酷。


  然后,這個很酷的帥哥就來到了我們桌前,直接勾起一個板凳,坐在了羽婷的身邊。


  “婷婷,這些路邊攤都是病死肉的,你怎么來這地方吃飯?”羽婷還沒說話的,烤串老板不樂意了,他嚴重提出抗議。


  不過那帥哥一句話就給徹底懟的他了沒了脾氣,“給你一萬塊錢,把嘴閉上。


  ”烤串老板閉嘴了。


  然后那帥哥繼續跟羽婷啰嗦著,叨叨叨、叨叨叨,好像個嘴碎的老娘們,很煩人。


  啰嗦了半天,羽婷一句話沒搭理他,直接抬頭望向我,“親愛的,我吃好了,咱們開房去。


  ”然后,羽婷主動拉著我的手,小鳥依人般的靠在我肩上,顯得特別溫柔,特別有愛。


  只是這愛沒來得及繼續,就被帥哥給擋住了。


  “你是誰,敢搶我 鄭昊的女人,在這座城市,誰不認識我鄭 日天!”鄭昊鄭日天的目光在我身上掃量著,眼神中斥滿鄙夷,如同貴婦途經乞丐身旁。


  然后我就舉起了手,“我,我不認識你。


  ”鄭昊剛要說什么,我旁邊的羽婷開口了,“鄭昊,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 跟我拉上一點關系,我就調轉槍口對付你們鄭家,別整天三歲生孩子沒個B數,要不是和你爸有合作關系,我特么才懶得理你,滾一邊去!”鄭昊大為吃癟,可事實證明羽婷說的是對的,他真的只能滾到一邊。


  不過在滾到一邊的時候,他伸手指向了我,“你就是個靠女人吃飯的軟蛋,沒有半點本事,有能耐跟老子玩點刺激的、屬于男人的游戲!”然后,他就走了,駕車揚長而去。


  我不懂他們這些貴族圈子的游戲規則,遂轉頭望向羽婷,“他什么意思,怎么屁蹦一半就跑了,這還興愣憋回去的?”羽婷解釋道:“這就是圈子里的規矩,話撂下,人離開,你不去就是認慫。


  ”我一頭霧水,“好歹給我解釋下什么(豁達大度)游戲啊?”羽婷看起來也沒解釋的意思,我再三追問,直至上車后她才給我解答,“ 飚車


  ”“飚車?我他么有自行的,他跟我飚嗎?!”說實話,開車我不會,我們村里連拖拉機算上都湊不齊十輛車,我學駕照,我有病啊?!羽婷聽見我要跟他飚自行車,當即就笑了,笑的很燦爛,一掃臉上陰霾。


  “我就感覺跟你在一起心情會好點,果然沒錯。


  ”羽婷啟動車子,然后載著我離開。


  我問她去哪,她說去酒店開房。


  “去鄭昊在的地方。


  ”羽婷微愣,“你真要跟他飚車?據我所知,你連車都沒有,我倒是可以把車借你,但是這游戲是不準借車的。


  ”“我借什么車,我連方向盤都沒摸過,不會開車。


  ”“那你去做什么?”“廢話,我是個男人,縱然現在做了鴨-子,那我也是只有尊嚴的鴨-子。


  連一百萬我都不收,我能讓他一句話給我憋成軟蛋?”我堅持,羽婷也就沒再說什么,直接載著我趕往他們這個圈子經常飚車的地方。


  那是一條盤山路,是幾個富二代們聯手出資建立的,對外宣稱讓大山里的人們過上富裕的生活,但實際上,他們的本心只是開條偏僻的道路,以供晚上他們飚車而已。


  一個多小時后,羽婷帶我來到了他們飚車的地方。


  這時候,山路已經封閉,唯有他們那十幾輛車在,而且都是各式各樣的豪華跑車,我也不認識,反正看起來都挺豪氣,就是車標有點奇怪,有的是馬,有的是牛,竟然還有拿糞叉子當車標的。


  鄭昊站坐在他的車頭,見我來到后,臉上掛滿了嗤笑,“不錯,最起碼還沒慫到連來都不敢來。


  只是我想知道,你想怎么跟我跑,用你那兩條腿跟我四個輪子跑嗎?”他的話,引得周圍一眾帥哥靚妹放聲大笑,肆無忌憚,看我就像是在看個傻子。


  我直接說道:“我不會開車,所以你的游戲我玩不了。


  ”鄭昊大疑惑道:“那你來這是為了親口向我認慫唄,以表誠意?”他的話,讓周圍眾人笑的更厲害了。


  “鄭昊,你……”羽婷剛要說什么,我就拉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的開口。


  “我們村里的規矩,男人辦事,女人不許插嘴。


  ”我的話剛出口,周圍眾人就懵壁了,包括鄭昊在內。


  當然,更讓他們懵壁的是,羽婷竟默默點頭,然后退回了半步,當真做到不插嘴。


  我沒搭理他們,直接跟鄭昊挑明,“地點你定的,游戲規則也該我定。


  我不是你們這些貴族圈子里的人,所以你們的規則也不適合我。


  不過既然你想玩點刺激的、認為是男人該玩的游戲,那我可以滿足你。


  ”說完,我掃量四周,旁邊有個高臺,離地足有十米高,應該是他們晚上登上去看賽車所用的 瞭望臺


  于是,我伸手指向了那個臺子,“我是鄉下來的,我們那真正屬于男人的游戲很簡單,就那個臺子,咱倆一起跳下去,誰斷腿誰倒霉。


  ”我都不看鄭昊一眼,直接就走向了那個臺子。


  羽婷在身后拉我,我送給她一個笑容,然后就爬上了臺子,在邊緣處遙指下方的鄭昊。


  “你他么是不是個爺們,痛快點,不行就趕緊蹲下尿尿!”不就是懟人么,懟唄,看我懟不死你!鄭昊上來了,他做的啥心理斗爭又或是咋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是上來了。


  他上來后語氣很平靜,但眼神中顯露出的怯懦我在村里見多了,“怎么跳。


  ”“照我樣跳就行,我先跳,你隨后,還是那句話,誰斷腿誰倒霉,你如果不敢的話,那就在這蹲著尿一泡,給你那圈子里的朋友們都看看。


  ”鄭昊一分鐘沒說話,但最終還是點頭了。


  臺上很多人見證,下面羽婷等人也在,親眼見證著,我也不怕他耍賴,于是翻身站到了臺子上一米多高的護欄上。


  現在這距離,就等于離地十一米還要多些。


  夜風吹拂,大為涼爽,我低頭望著下方仰望的羽婷,“我要是贏了這慫,想當著他們的面親你一口,行不行?”羽婷沉默了片刻,隨即道:“如果你現在下來,我立刻跟你去開房。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充滿誘惑的條件。


  可惜,我不想答應!縱身一躍,身邊風聲呼嘯,我竭力將自己的身體呈現趴伏狀態,這讓下面的人驚聲尖叫。


  我知道他們在叫什么,他們肯定認為,我這種姿勢落地,指定他么的得摔死。


  但他們卻不知道我在看著身后的那根支撐瞭望臺的支架。


  在還有大概兩米左右的距離時,我狠狠蹬了那支架一腳,與此同時整個人蜷縮起來,雙頭護頭掌心向外。


  下一瞬,在即將落地的剎那,我整個人就骨碌碌的撞地翻滾,雖然那沖擊力讓我有些不適,但九成的撞擊力度都在翻滾中被卸掉,根本沒有受到多大影響,更別提傷害了。


  一個漂亮的站身,結果慣性的力量,我整個人直接就站定在地。


  用羽婷事后的話說,就跟看電影那些特技演員似的。


  邁步來到懵眼的羽婷近前,我直接托起了她的雙頰,對著她那張性感的小嘴就是狠狠一頓親吻,隨即更是把之前從狄青彤那學來的舌吻用在了她的嘴中。


  雖然生澀,但確實很過癮,那張小嘴,那條香舌,讓我沉醉,讓我迷戀。


  隨后的下一瞬,我就迎來了羽婷的一巴掌,那一巴掌,直扇的我眼冒金星,對我的影響比剛才從瞭望臺上跳下來似乎都要大。


  “你瘋了,那是十米多的臺子,萬一你摔死怎么辦!!!”羽婷很憤怒,她幾乎是吼出來的,但這種憤怒的咆哮,卻讓我感到心暖。


  于是我握住了她的手,俯首在她耳邊說道:“雖然我只是只鴨-子,雖然我不知道可以在你身邊待多久,但哪怕只待一分鐘,我也不想讓別人對你指指點點,說你羽婷身邊的男人是個軟蛋慫包!”羽婷愣怔,顯然她想不到我的出發點竟然是為了她,然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雙手張開,完全不知道該表達些什么。


  最終,她無處安放的雙手托住了我的面頰,狠狠的親吻我,幾盡瘋狂。


  許久許久,她在停止這激吻,一頭扎進我懷中,“謝謝。


  ”她的嬌軀,很溫暖,我很享受,但我并沒有因此而忘記站在瞭望臺上的鄭昊。


  將羽婷摟在懷中,我抬臂遙指鄭日天,“像個爺們一樣的跳下來,或者像個娘們一樣給老子蹲下,尿!!!”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8333443.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3303583.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6237282.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888616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357250.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175021.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7422843.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5759993.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3890672.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9192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