ドロップ アウト 公衆 便器 渡會 靜華


西山市坐落在綿延大山形成的平原之間,中間黃河貫穿而過,整個城市繁華龐大,有著西域不夜城的稱號。


  眼下,正直響午時分,天上的太陽火辣辣炙烤著大地,炎熱的天氣讓這座城市的女性們穿著十分的簡單,來往之間有不少 美女露出雪白的大腿,穿著八成透明的上衣,穿著高跟匆匆而過。


  而在西山市的一家 女子會所前,一名年輕小伙子滿頭大汗,時不時的拿出手里一張干皺的紙條對照女子會所所在的地址。


  這名年輕小伙子正是樂呵呵下山前來相親找小媳婦的 張華


  張華本是一名孤兒,從小便被一白胡子老道帶到大山里面修行,過著神仙般逍遙自在的生活,但最近 老頭子變著法要他下山去相親。


  張華自然十分樂意,不過老頭子就是不讓他在世間動用從小修煉的絕技 拈花指


  于是這樣以來,張華死活不肯下山去相親了,最后老頭子無奈之下只能妥協,千叮嚀萬囑咐之下勉強準許他動用拈花指。


  此時張華捏著手里的紙條,看著紙條上面寫著的地址,他有種想罵娘的沖動。


  因為根據這紙條上面的地址,他未來小媳婦家里的地址就是這里,而這里不是什么民居,也不是什么別墅,而是一家女子會所。


  為了以防萬一自己搞錯了,張華是來回走了幾十遍,也詢問了不少路人,但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這里就是紙條上面寫的地址。


  “完了,又被老頭子陰了。


  ”張華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回想起老頭子這幾天好說歹說勸自己下山來相親的情景,他忽然意識到老頭子肯定有什么陰謀 瞞著自己。


  “先生,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助您的?”這時候,女子會所里面的一名 前臺 服務小姐穿著十分性.感的走了出來,她實在忍不住了,因為這名年輕小伙子站在大門前已經來回走動了不下于三十遍。


  見女子會所里面一名美女出來詢問,張華十分有禮貌的回答道:“這位美女,我想問問這里是不是清寧路三十一號?”“先生,沒錯這里就是清寧路三十一號。


  ”前臺服務小姐聲音十分甜美的回答了一句,接著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上雖然有些土,但長相卻十分帥氣的張華,而后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家足浴城, 說道:“這位先生我們幸福女子會所只有針對女性的服務哦,如果先生您需要的話,可以去街對邊對的那家足浴城。


  ”“臥槽!”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有些生氣的說道:“俺是來找媳婦的。


  ”“找媳婦?”前臺服務小姐有些疑惑,心里暗暗自語,難道這位帥哥中看不中用,喂不飽他老婆,結果他老婆來找技師?“美女!”見前臺服務小姐低頭在想什么,張華大喊了一聲。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里沒有您的媳婦,我們要對顧客一切信息保密。


  ”服務小姐急忙解釋了起來,生怕待會兒張華闖進去找媳婦,鬧翻整個女子會所。


  張華一聽心里有些疑慮,女子會所里面到底是干啥的,他根本不了解,但既然是女子會所,顧名思義一定是女性的地方。


  雖然說,他今年正好十八,還是處男一枚,但對于美女這種誘.惑的物種,他向來是無法抗拒。


  “難不成老頭子沒有騙我,我的小媳婦就在這里面?”張華自言自語著,心里想著老頭子既然要自己下山來了解姻緣,而給的地址就是這家叫做幸福女子會所所在地,而經過多番打探,地址沒有錯。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未來的小媳婦就在這女子會所里面。


  想了想,張華理了下思緒,問道:“女子會所里面是干嘛的,沒準我媳婦就在里面,我要進去看看。


  ”說完,張華十分好奇的朝著那裝修的十分別致的幸福女子會所走去。


  這時候那名前臺服務小姐急了,她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忽然腳下一滑,正要朝地上摔去,張華看也不看,速度奇快無比,也不見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便看到他一只手正好抓住了倒下去的前臺服務小姐。


  “啊!”前臺服務小姐一聲大叫,將張華嚇了一跳,張華正想松手卻發現自己幾根手指頭正好捏著前臺服務小姐的大屁股。


  因為從小就跟著白胡子老頭在山里面修煉拈花指,所以他手指的靈活度與力量遠遠超過常人,甚至可以手指成爪輕易的捏碎石塊,所以白胡子老頭之前一直不同意他在世間動用拈花指。


  這一下事出突然,張華想都沒有想就用拈花指抓住了這名前臺服務小姐的臀部,由于這名前臺服務小姐穿著職業黑色短裙跟絲襪,臀部又屬于又圓又翹那種,所以張華這么一抓,那種刺激柔軟的感覺直接席卷大腦。


  “流氓,快放手!”前臺服務小姐生氣的大喊了一聲,猛地掙扎了起來,張華從驚訝中回過身,手一松,那服務小姐直接撲在地上。


  看著性.感的前臺服務小姐,張華的下半身早已經有了反應,回想起剛才雙手抓在對方的那一刻,就像是抓在一層厚厚的棉花上一樣,那種感覺太美妙了,無法形容。


  “流氓!”這時候那名前臺服務小姐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一片緋紅,罵了一聲扭身就要朝會所里面走去。


  張華見狀急了,趕緊跟了上去一把抓著那服務小姐的手,說道:“誒,美女等一等,我媳婦說不定真在里面,讓我進去看看。


  ”“啊,你輕點!”前臺服務小姐慘叫了一聲,張華趕緊松開了手,抱歉的說道:“那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替師父了結一幢姻緣的,師父給我的地址就是這里。


  ”前臺服務小姐揉了揉剛才被張華抓住的地方,發現竟然紫了一塊,回想著剛才自己即將倒下張華用幾根手指頭就抓住自己屁股,不僅扶住了自己,而且自己竟然一點疼痛感都沒有,反而異常的刺激與舒爽,這讓她很驚訝與羞澀。


  這人雖然有點土但好帥,力氣好大。


  想了想,前臺服務小姐解釋道:“不行啊,經理有規定,男性一律不準進入幸福女子會所,除非你是會所里面的男技師。


  ”“男技師?”張華嘀咕了一聲,抬起頭看了眼幸福女子會所大門上張貼的招聘啟事,接著走了過去念道:“招聘男技師若干名,包吃住,底薪五千加提成,五金一險,半年獎,年終獎各種福利,要求十八歲或以上,身體健康無病例,身高一米七以上,長相帥氣,有經驗者優先。


  ”“帥哥,你有興趣嗎?我們的福利待遇可是比同行高多了喲,以你的條件應該可以過經理那一關的。


  ”前臺服務小姐見張華在思索,于是乘熱打鐵的問道。


  “男技師是干嘛的?”張華有些不大懂的問了一聲。


  “就是給女性顧客按摩的。


  ”前臺服務小姐直接回答道。


  “按摩!”張華呵呵笑了一聲,靈活的動了動手指,心里樂開了花。


  這職業簡直是為他量身定做的。


  說實話拈花指乃是老頭子自幼教他練習的一種獨門武功,類似于鷹爪功,龍爪手那樣,雖然威力大,可開山劈石。


  若是放在古時候修煉有成的話定然是一方高手,但在現代社會一切以物質,金錢,權利至上,拈花指根本失去了本來作用,不過用來按摩那絕對是首創。


  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在這女子會所混個男技師不僅可以享受不錯的福利待遇還可以找到自己的小媳婦,最重要的是替女性按摩。


  一想到一個穿著性.感的女子撅著渾圓的大屁股趴在床上,任由自己觀賞撫摸,張華心便砰砰的跳個不停,血脈曲張。


  幸福女子會所里面裝修的十分豪華與別致,既有現代城市的氣息,又有古典韻味,中西結合,一看就是十分高級的地方。


  前臺服務小姐領著滿懷好奇的張華徑直朝著經理室走去,一路上張華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特別是聽到一些虛掩的房門之中傳出道道粗重呼吸聲之時,他內心像是火山噴發一樣,急躁狂熱。


  “帥哥,前面就是經理室了,你可要記住,經理不喜歡拍馬屁的男人喲。


  ”前臺服務小姐打量了一下張華,趁張華不注意忽然伸出手朝著張華身下抓了一下。


  “啊!”這一抓,前臺服務小姐跟張華都不約而同的叫了一聲。


  張華雖然表面猥瑣好.色,但內心其實很純潔,無非就是與其他男人一樣喜歡一切美好事物罷了,突然被一個性.感妖嬈的美女抓到自己的敏感處,而且還是起了反應以后的,這讓他的耳根子都紅了。


  而這名前臺服務小姐著實也被嚇了一跳,臉上一片潮紅,暗暗驚嘆張華看起來人不大,但那家伙竟然如此大,之前她還懷疑張華是中看不中用,喂不飽自己的老婆,現在這么一抓,她發現自己是徹底想錯了。


  不過前臺服務小姐畢竟是城里人,自然不像張華這個剛剛下山的土包子一樣,她很快的就恢復了過來,似笑非笑的看著退到墻邊的張華,說道:“帥哥,一定要面試通過留下來哦。


  ”說完,前臺服務小姐扭身便走,那倩麗的背影,職業套裝配上黑絲高跟,簡直是人間尤.物。


  張華雖然不大好意思,但畢竟是個正常的男人,他有些得意的自語道:“老頭子,愛死你了。


  ”收拾了下激動的心情,張華輕輕的扣了下經理室的門。


  “進來”很快的經理室里面便傳出一道清秀的聲音,張華推開門大步走了進去,發現一個女人披著長發正低著頭在整理文件,整個經理室裝修的十分雅致,竟與他跟老頭子在山洞里面的裝飾有些相似。


  “難道這就是我未來的小媳婦?”張華不僅有些懷疑,因為這房間的裝飾真的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不過轉念一想,這里是經理室,而整個房間里面就只有這一名女子,毫無疑問這低頭苦干的女人一定就是面試自己的經理了。


  “把門關上,你先坐,我很快就好。


  ”張華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低頭整理文件的 女經理再次開口說道。


  張華沒有回應,運用拈花指速度飛快的關上了門,然后站在原地,打量著房間。


  “哎呀!”突然,女經理叫了一聲,說道:“來幫幫我,我裙子被勾住了。


  ”“哦。


  ”張華應了一聲,朝著辦公桌走了過來,只見女經理穿著一條紫色的裙子,正半蹲著,臀部高高翹著,電腦桌上的一根鐵絲正好掛住了裙子的一角。


  女經理雖然穿的是裙子,但是依然包裹不住那又圓又翹又大的臀部,張華站在女經理的身后,女經理的屁股正對著她,紫色的裙子不長不短,恰到好處,將完美的臀部勾勒了出來,而且透過薄如輕紗的紫裙,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肌膚。


  “真空上陣!”張華暗暗咽了一口口水,不過仍然裝作正經的樣子欣賞著飽滿臀部下那豐潤,雪白的大腿。


  俗話說得好,屁股賽過肩,快說過神仙,此時張華真想用自己的拈花指對著女經理的大屁股狠狠捏幾下,但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嘛好.色是好.色,但做人還是要分三六九等了,而且對方不僅是面試自己的經理,還可能是自己相親的小媳婦。


  “喂,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忙!”正在張華想入非非時候,那女經理忽然撇過身來大喊了一聲,緊接著“噗呲”一聲,女經理的紫裙被鐵絲刮開了一個小洞。


  “你是來面試的?”“是的,順便來找媳婦。


  ”張華如實回答了一聲,但雙眼卻直勾勾的盯著至少露出了三分之一酥胸的女經理。


  這女經理大約三十五六歲模樣,保養的極好,皮膚白皙嫩滑,讓人忍不住咬幾口,整個人透露著一股成熟.女性的誘.惑,看一眼就讓人欲罷不能。


  “找媳婦?”見張華色迷迷的盯著自己看,女經理有些生氣,但也沒有回避什么,似乎已經習慣了被人盯著看,隨后用久居上位者的口氣說道:“我告訴你,如果你面試不通過就要馬上離開幸福女子會所,否則后果自負。


  ”“啊,這么嚴重?”張華有些不以為然的說了一聲,接著問道:“那快面試吧。


  ”“哼!”女經理冷哼一聲,打量了一下長相帥氣,穿著卻十分土的張華,說道:“就你穿的跟土包子一樣別把我們的顧客嚇跑了,好了,你不用面試了,馬上出去。


  ”“喂。


  ”張華這下有點不爽了,他看了眼明顯是公報私仇的女經理,以一種肉眼都無法看清楚的速度很快的抓起桌子上的一包香煙,然后抽出一根從兜里掏出一盒火柴,瀟灑的點燃了一根,湊到嘴邊點燃,猛吸了一口,說道:“不吹不黑,說到給人按摩,我張華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從抓起桌子上的香煙,抽出一根,掏出火柴點燃香煙,整個過程不到兩秒鐘,這速度快的讓人有些難以相信。


  女經理完全被張華這一手給震住了,有些驚訝的打量著手指來回翻轉折疊,十分靈活的張華,女經理心里有些震驚,暗暗想道,難道這小子真的是天生按摩的奇才?“小伙子,看你有兩手,別說我不給你機會。


  ”女經理思索了一會兒,表情故作十分平淡的問道:“身體健康,思想開放嗎?”“當然健康,一頓吃一斤米,兩斤肉,來回跑十里氣都不喘,至于思想嘛。


  ”張華一邊說著,一邊裝作厚顏無恥的盯著上半身穿著吊帶衫,露出黑色胸罩與三分之一酥胸的女經理,然后十分猥瑣的笑了笑。


  女經理沒有躲避,靠在沙發上翹著腿,雪白光滑的大腿看上去就像是十七八歲少女的大腿,白皙嫩滑,而紫色的裙子恰到好處剛到膝蓋處,往上可以引人無限遐想。


  “長度!”女經理淡淡的說了一聲,然后雙眼緊盯著起了反應的張華。


  男技師這一行雖說是賣藝不賣身,但幸福女子會所乃是整個西山市最著名的女子會所,向來以服務著稱,所以顧客也多是一些闊太太,白領麗人,政府高層,甚至還有些大明星,所以遇到特殊情況,很多男技師還是要賣身的,因此那方面的要求就比較高。


  “一米七八!”張華想都沒有想便回答道,然后迅速的掐滅了手中的煙頭。


  “一米七八!”女經理站了起來,一步步朝著張華走來,淡淡的幽香彌漫,混合著成熟.女人的韻味,再加上高貴的紫裙,一舉一動之間無不透露著殺死人的誘.惑。


  張華實在受不了,他自小跟著老頭在大山修煉,所面對的都是隔壁一群營養不良,發育不成熟的師太們,哪里見過這種人間尤.物。


  本來已經漸漸平息的反應,瞬間再次被點燃,而且火越燒越旺。


  “麻痹,這會要了老子的小命!”張華暗罵一聲,趕緊轉過身去,避免自身尷尬。


  “咯咯,小伙子,你剛才不是挺會吹的嘛,現在怎么害羞了。


  ”女經理見多識廣,像張華這種表面猥瑣,內心初哥的人他見多了。


  一般來說語言上與表面上好.色,猥瑣的男人,內心其實很是純潔,這類人他們為了不玷污女神,寧愿每晚用雙手解決;而那種表面上光明正大,言語正義的男人,暗地里實則是衣冠禽.獸。


  女經理經歷豐富,閱人無數,對于張華的心里已經摸了個七七八八,見張華長相帥氣,手指靈活無比,而現在幸福女子會所急缺幾名形象好,技術好的男技師,所以她也不愿意就此放過張華。


  “小伙子,來嘛,不要害羞。


  ”女經理一手攀著張華的腰,然后湊到張華的耳邊,吐氣如蘭,說道:“姐姐是問你那家伙多長,不是問你身高。


  ”張華一聽,瞬間有種想撞墻的沖動,他強忍住羞澀,看都不敢再看女經理,快速說道:“沒量過,不知道。


  ”“咯咯咯。


  ”女經理笑的十分開心,然哈一把拉過了忐忑不安的張華,忽然伸手一邊朝著張華的那家伙抓去,一邊嫵媚的說道:“那就讓姐姐幫你量量。


  ”“自重!”張華實在受不了,剛剛被前臺服務小姐抓了一下,現在又被女經理抓一下,這讓他有些吃不消了,雖然喜歡美女,但現在這種感覺(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讓他有些難堪。


  而此時女經理嘴巴張的大大的,忍不住啊了一聲,然后眼中滿是秋波的望著張華,臉色紅潤,呼吸變的急促起來,道:“乖乖,你被錄用了。


  ”張華趕緊往后退了幾步,再待下去他感覺自己會失控了,這女經理簡直就是狐貍精,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抗拒她的誘.惑。


  女經理見張華一副緊張的樣子,然后面帶著三分嫵媚的笑容,一步一步朝著他走了過去,高貴端莊,雍容華貴,雖然裙子左側被鐵絲刮開了一個小洞,但并無傷大雅。


  女經理一頭秀發披著,吊帶衫根本遮不住那對大肉球,小蠻腰,前凸后翹,雪白的大腿,這一切生長在一個女人身上,堪稱完美。


  “小帥哥,姐姐要考核考核下你的技術。


  ”女經理對著張華拋了個媚眼,十分風.騷的說道。


  張華擦了把汗,這下真的開始感慨,女人果然如老頭子說的那樣猛如虎。


  不過既然已經答應老頭子下山,最重要的事情自然就是找到小媳婦,完成老頭子惹下的姻緣。


  想了想,張華裝作鎮定的問道:“我想問問我媳婦在哪里?”   閱讀提示:此后, 小麗經常瞞著 丈夫到南寧與 阿華見面,并與其斷斷續續地維持同居關系。


  2010年,小麗瞞著阿華在百色生下一名男嬰小龍,并辦理了入戶手續。


  同年7月,阿華見到小麗及小龍后,覺得小龍與自己相似生疑,并做了親子鑒定。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中新網北海6月13日電(陳燕)  廣西百色一名有夫之婦網上與一名北海籍 男子結緣發展為情人關系后,隱瞞該男子偷偷為其誕下一名男嬰。


  該男子知道事情真相后,將孩子直接帶至親戚家 撫養


  女方一家為爭奪回孩子撫養權將該男子告上法庭。


    廣西北海市海城區 法院13日披露上述案情。


  經法院審理查明,2006年,已育有一子的百色女子小麗通過網絡認識被告人阿華,并發展為情人關系。


  此后,小麗經常瞞著丈夫到南寧與阿華見面,并與其斷斷續續地維持同居關系。


  2010年,小麗瞞著阿華在百色生下一名男嬰小龍,并辦理了入戶手續。


  同年7月,阿華見到小麗及小龍后,覺得小龍與自己相似生疑,并做了親子鑒定。


  女子偷情后生子被情人所奪攜丈夫狀告丈夫情人撫養  2010年9月1日,小麗帶小龍到南寧與阿華同居。


  9月2日,阿華將小龍帶到北海姐姐家居住,拒絕將小龍歸還小麗撫養,同時威脅小麗與丈夫離婚,跟其一起生活。


  小麗不同意,把實情告知丈夫 阿偉


  阿偉知道實情后,曾組織家人到北海要小孩,但遭到阿華的拒(少婦做愛小說)絕。


    2012年初,小麗夫婦將阿華告上法庭,請求判令將小龍歸還她撫養。


  在審理過程中,經親子鑒定結果表明,小龍系小麗及阿華所生,與阿偉并無血緣關系。


    法院審理認為,小龍系原告小麗與被告阿華的非婚生兒子,小麗與阿偉組成的婚姻家庭中,已生育有一子,目前年紀尚小。


  如果小龍由原告撫養,原告的經濟負擔明顯過重,且小龍從四個月開始跟隨被告阿華生活至今已經兩歲,環境熟悉,生活穩定。


  阿華作為小龍的親生父親至今未婚,其穩定的經濟收入及固定的住所足以給小龍一個健康成長的空間,小龍由被告撫養更有利于其健康成長。


  女子偷情后生子被情人所奪攜丈夫狀告丈夫情人撫養  今年6月9日,北海市海城區法院對該案進行宣判,不予支持小麗請求判令將小龍歸她撫養的訴訟請求。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8314407.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9216127.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2358630.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9989629.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7953153.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2234514.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745049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315281.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8483774.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1803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