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gre art


  學姐你好緊好燙好會夾小雪性歡日記校園往事被民工干了一整天  這樣輕輕一句話,你似乎將你藏之已久的壞情緒,一股腦的發泄出來,將這么長時間積蓄在心里的苦水一個個的向我 傾訴


    隨著手機這邊一大串一大串消息的出現,我知道,親愛的你,一定此刻有 太多太多無人傾吐的委屈想要發泄。


  我知道,這一刻,你肯定將心中所有的不滿,苦悶,統統的的透過文字的形式迫不及待的向我吐露,急切的想要從我這里得到安慰,理解。


    我知道這一年你經歷了太多太多:閃婚,之后很快的有了 寶寶,現在待產家中, 婆婆照顧著做月子的你和剛生下來的寶寶。


    你向我傾訴種種的委屈:  你說你從14號住院開始肚子就一直一直痛,痛了一晚沒有睡,一口飯也沒有吃,15號就去產房剖腹產,晚上又是一夜沒有睡,你已經連續幾天幾夜沒有睡了。


  剖腹產之后,連翻身都不方便;每天三餐也只能喝米粥湯,喝水又不能吃東西。


  可是婆婆似乎不通情理,一個勁的讓你喂奶給寶寶,不讓寶寶吃 奶粉,還嘀咕著“現在奶粉太貴,吃奶粉不好”,可是你虛弱得哪里還有力氣去喂寶寶呀...  你又和我說,婆婆今天早上給奶瓶消毒,結果把玻璃奶瓶煮炸了,還一直抱怨“干嘛花那么多冤枉錢,買這么貴的奶瓶”,可是奶瓶明明只有三個呀,一個喝水,一個喝奶粉,一個冷開水..  諸如此類,很多很多.....  你感覺自己真的是太委屈了  隔著屏幕,我看著你一條一條發來的消息,一個個憤怒到不能再憤怒的表情,你滿滿的怨言,滿滿的怒氣,無法向身邊的人傾訴。


    你無法向身邊近在咫尺的父母訴說,因為這場婚姻是你一意孤行的固執選擇,你不愿讓為你操碎了心的父母,知道你 生活得這么委屈;你無法向身邊的朋友傾訴,因為當初你的男朋友是不被他們認可的,他們苦口婆心的勸你和這個不會有太大出息的男朋友早早分了手。


    可是,你依舊相信:那個冬日里,在你上班的每一個寒冷的清晨,總會準時出現在你上班的地點,守著替你將電動車充好電的男朋友;那個和你逛街從來不愿意讓你買單的男朋友,是值得你付出的,于是你將(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自己逼迫到沒有選擇的余地,迎來了結婚的日子。


    結婚后,因為錢不夠買房,在懷著寶寶的日子里,依然憂愁的每天凌晨才能睡著;之后,你向我訴說生活的種種窘迫;男朋友漸漸的不理解;你從未向現在這樣渴望自己可以多一點錢,恨不得將錢扳成兩半來花....  自從你認識那個男孩,兩個人結婚,買房,生孩子,這些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你在一年里將自己倉促的解決了...這一次,不知道為什么,我在你的話里聽出些許后悔,你開始惶恐自己真的看錯了人;你擔心自己會一直一直這樣被生活逼迫窘困,心一點點往下沉,一點點的變涼...  我不知道以怎樣的方式去安慰你,我慶幸你選擇了“愛情”多于“面包”,可是這一年我也常常懊悔,懊悔當初如果和其他人站在同一戰線上,反對你的愛情,是否現在的你又會是另一番情形?是否這個男孩真的值得你背叛全世界去愛?  你一頭扎進對愛情的憧憬里,想要成為想要成為的那個誰,卻發現自己誰都成不了,反而慢慢失去最初的自己,變得忐忑不安....  親愛的姑娘,我身邊有這樣的一個女孩:  高中三年上了一個職業高中,沒有讀完就輟學了,在一個小小的 城市打工。


  女孩頗有幾分姿色,一心想要找一個家里十分有錢的男孩,如果是本地的拆遷戶就更好了,這樣家里不僅有錢,而且還有幾套房子,足夠她這輩子不用奮斗就可以衣食無憂。


    女孩在偌大的城市里,尋找著她夢寐以求的那個他,交了一個又一個,卻怎么也瞧不上,唯恐自己找到的不是最好的,似乎最好的永遠是“下一個”。


    有一次,女孩聽說她以前的前男友突然買了一輛寶馬,女孩就興奮的告訴身邊的人,沾沾自喜的向別人炫耀,似乎那個寶馬就真的是自己的了....可是,這和她又有什么關系呢?  一個外表不夠硬實,內心層次不夠深的女孩,是不配得到好的愛情。


    一直覺得愛情是件等價交換的事,童話里 灰姑娘的故事,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


  即使存在, 王子之所以愛上灰姑娘,人們可能只留意于灰姑娘姣好的容貌;卻不曾想到,灰姑娘任勞任怨的被惡毒的繼母狠狠的折磨了十幾年;不曾想到那個在舞會上,穿著華麗的長裙,奪目的水晶鞋和王子跳舞的灰姑娘,她本身的一言一行是那么的迷人。


    那是她十幾年,雖飽經苦難依舊在心中筑起一座堅實的城堡,偷偷的將自己修煉,最終沉淀為獨一無二,由內而外散發優雅氣質的“灰姑娘”。


    人們嫉妒灰姑娘的前世修來的八輩子好運氣,卻不曾想到,在遇見王子之前,灰姑娘韜光養晦了十幾年;最后與王子的相見,不過是十幾年隱藏的學識,氣質的一個噴發點而已。


    記得,剛上大學的我,心里對愛情有著不切實際的憧憬,呆呆的相信這個世界真的有“灰姑娘”的故事。


  在大學,認識了大我一屆的學長,當時他是學生會的主席。


    那時候的我,覺得他是那樣的熠熠閃光,站在人群里似乎是最特別的那個。


  當他有一天,突然手捧一大束藍色妖姬出現在我的面前,鄭重的向我承諾會一直保護我的時候,心里,眼里滿是暖暖的感動。


  自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生,卻得如此幸愛,一定是有什么狗屎運砸到了自己。


    可是,在那以后,因為自己的這份小確信,我做事小心翼翼。


  當我有一天晚上,不在意的穿著一雙棉拖鞋去食堂吃飯的時候,被他一起工作的伙伴罵做沒教養,為了他,我忍了...  我忍著很多女生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討論他如何好如何好,卻不敢告訴她們,我是他的女朋友;開會的時候,我不敢和他走的太近,永遠都是坐在后面看著他的背影,生怕一不小心丟了他的臉.....這段感情,一直不被看好,最后,以慘烈收尾....  生活中,太多太多的女孩子將自己嫁入一個好人家,有錢人,作為未來衣食無憂的保障。


  他們拼命的擦亮眼睛,帶著有色眼鏡,在茫茫人海中,尋找男生中的“潛力股”“績優股”,卻又往往躊躇不定,擔心自己找到的不是最優的。


    而 葉寒沖出去的時候,腳下所踩的地面如軟豆腐窩陷下去。


  這也可見葉寒發力多么兇猛了。


    葉欣與唐思思全部呆若木雞,葉欣也是第一次見哥哥全力奔跑!  唐思思好半晌后才反應過來,道:“我靠,葉寒哥哥也太變態,太兇殘了。


  這速度,要是去參加奧運會,那里還有飛人翔的份……”  葉寒自然是沒有看錯的。


  那車上的人正是方辰,而和方辰一起的是個小太妹,叫做 芳芳


    十分鐘后,跑車停在了銀座大酒店前面。


  方辰與芳芳下車,一下車,方辰就將車鑰匙丟給了車童,由車童去泊車。


     楊彪一直守在大廳前面的旋轉門處,他見了方辰和芳芳,立刻上來輕聲道:“ 方少,一切都準備好了。


  這是房卡!”  方辰滿意的點點頭。


  他微微一笑,笑容格外的和煦好看,人畜無害。


  “彪哥,你給芳芳開個房間安頓一下。


  ”  芳芳立刻幽怨無比,嗔道:“辰哥哥……”  方辰溫柔的看向芳芳,他伸出手撫摸芳芳的臉頰, 說道:“傻丫頭,只有你才是在我心上,明白嗎?”  芳芳的心兒頓時融化了,她愿意為方辰付出一切,忍受一切。


  當下強顏歡笑,說道:“嗯,辰哥哥,我明白的。


  ”  “乖!”方辰一笑,說完便先進了電梯,先走一步。


    而那芳芳則是和楊彪站在一起。


  這女孩還在癡癡相望!楊彪看在眼里,心中都不由感嘆,方少真特么是泡妞高手啊!  而這里的一切,全部被葉寒看在眼里。


  葉寒眼中寒意爆起,他已經確定了這個人就是方辰。


  艸,果然不是什么好鳥。


  葉寒當下決定跟到底了,他迅速閃入大堂,隨后神不知鬼不覺進了樓梯間。


  身為曾經的特種兵王,如今的中南海頭號保鏢。


  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酒店的總統套房內, 林婉清睡在床上,雙眼緊閉。


  她是那樣的美麗,這種美麗讓人不敢直視。


    方辰進來后先關上房門,然后來到床前坐下。


    方辰看著床上的林婉清,他的心神在劇烈顫抖。


  女神啊!夢中的女神,終于要在自己的胯下唱著征服了。


  方辰都想好了,他還要拍下跟林婉清做的過程,拍下許多林婉清的露點照片。


  以此好來長期脅迫林婉清!  對待非常之人,自然要有非常辦法。


    且說葉寒,葉寒跟上來之后,他發現走廊里有攝像頭。


  又發現 陳雄也在跟蹤,一時間,情況有些撲朔迷離。


  所以葉寒并沒有輕舉妄動,而是隱藏在了暗處。


    套房內,方辰先脫了鞋子。


  他剛脫完鞋子,回過身時忽然發現林婉清坐了起來,正冷眼看著他。


    方辰不驚微微失色,不過這貨也是鎮定。


  反而很溫柔的說道:“婉清,你醒啦?”這話語的溫柔,就像是熱戀的情侶之間才有的。


    葉婉清卻不搭理方辰,而是準備下床穿鞋子。


  方辰那里允許到手的天鵝肉飛走,便要用強。


    那知道,林婉清卻是練過空手道的,勁力非常大。


  林婉清猛然膝蓋一頂,立刻頂在了方辰的要命處。


  方辰立刻痛得齜牙咧嘴,眼淚都彪了出來。


    “我艸!”  林婉清卻并不罷手,她美眸中寒光閃爍。


  站起身來,接著兩耳光狠狠甩在方辰俊俏的臉蛋上。


    “麻痹的,臭子。


  ”方辰何曾吃過這等的大苦頭,他的優雅全然不在。


  怒罵著,忍痛撲向林婉清。


  林婉清后退一步,突然一腳蹬來,砰的一聲,立刻蹬中方辰的腹部。


  方辰痛得摔在地上。


    便在這時,陳雄破門而入。


  他本來就很擔心林婉清,不過這一進來,看見這種情形還是有些意外。


  “ 小姐,你沒事吧?”陳雄關切的問。


    林婉清淡淡道:“沒事!”  陳雄的目光到了方辰身上,他眼中閃爍出寒光。


  這個小崽子居然敢對小姐動心思。


  他走上前來,一腳踩向方辰的胸口。


    猛力擠壓!方辰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來。


    “我艸,麻痹的,老子要弄死你們,弄死你們全家!”方辰哭著大罵起來。


  他雖然平素能裝裝儒雅,老成。


  但說到底,年齡還小,真正遇到事兒,立刻就顯露出原形來了。


    方辰這邊罵著,那邊也終于驚動了楊彪。


  楊彪和 沈鷹就在隔壁喝酒呢。


    實際上,這里不會有保安前來。


  因為事先,楊彪已經用方辰的身份和酒店說好了。


  將這一層的監控關閉掉。


    所以不管這里發生什么罪惡的事件,都不會有保安前來。


    楊彪顧不得沈鷹,說道:“哥,我去看看。


  ”  沈鷹點點頭。


    楊彪迅速的來到了方辰的房(兩性口述小說)間,他立刻就看到了方辰的慘狀。


  “艸,弄死他們!”方辰見了楊彪,馬上嘶吼道。


    楊彪冷眼看向陳雄與林婉清,最后目光落在陳雄身上。


  “是你打的方少?”  “沒錯!”陳雄冷冷說道。


    楊彪冷哼一聲,也不廢話。


  一個箭步竄了上來,快如疾風,接著一記猛烈崩拳抽打向陳雄的腹部。


    楊彪的身手是很不錯的,在混混中,沒人是他對手。


  可惜,他今天遇見的是陳雄。


  陳雄只是稍一退步,便避開了楊彪的崩拳。


  接著,陳雄暗腿一割,重拳朝楊彪背部一掄。


    這楊彪立刻就跌了個狗吃屎。


  陳雄一腳踩在楊彪頭上,楊彪馬上慘不忍睹,也噗的一聲,合血吐出兩顆牙齒。


    不過此時,陳雄忽然感受到了一種說不出的壓抑,連呼吸都難受。


  他與林婉清猛然抬頭,立刻就看見了門口處站著的沈鷹。


    沈鷹淡淡冷冷的看著陳雄。


    陳雄心中發出高度警戒,這個人是絕對的高手。


    那楊彪見了沈鷹,立刻凄苦的喊道:“哥,快救我。


  ”  “放了他!”沈鷹走了進來,冷冷說道。


    陳雄放開了楊彪,他周身肌肉繃緊,高度戒備。


    “方少,你還好吧?”沈鷹又對方辰說道。


  方辰是知道沈鷹身份的,他心中升起了希望。


  咬牙道:“沈哥,我要這兩人的命!”  沈鷹當然不會殺人,他也不得罪方辰。


  說道:“我把他們擒下,怎么處置,方少隨意……”  且在這時,陳雄出手了。


  陳雄知道沈鷹厲害,他突然爆發,雷霆而動,一招鷹爪手猛烈抓擊向沈鷹的腰子。


    可沈鷹卻是眉毛也不抬,突然反手撩出,同樣也是鷹爪手。


  他的鷹爪手迅速鉗制住了陳雄的手。


    咔嚓一聲,陳雄手骨斷裂!  沈鷹接著一腳將陳雄踹翻在地,這還不說,沈鷹又一腳踩在陳雄的手上。


  頓時,咔嚓咔嚓,陳雄手骨粉碎。


    這沈鷹的手段,絕對毒辣!  陳雄如此猛漢,卻也是忍不住痛哭的嘶吼出來。


    那陳雄的鷹爪手又怎能和沈鷹的鷹爪手相比,沈鷹練的就是鷹爪鐵布衫,他的鷹爪比鋼刀還要鋒利!  林婉清這時候也不禁失色了。


  她冷冷看向沈鷹,說道:“放開他!”她頓了一頓,說道:“我爸爸是林文東!”  “林文東?”沈鷹看向站起身子的方辰,問道:“這個人很厲害嗎?”  方辰不屑一顧,說道:“不過是一個道上的大哥而已。


  ”當官的又怎么會畏懼道上的。


    況且此刻,方辰什么都不想管,他只想狠狠的艸林婉清!  方辰的疼痛感已經減去了許多,他來到了林婉清面前,忽然就是一耳光甩了過來。


    “子!”  林婉清精致絕倫的臉蛋上立刻出現五個紅指印。


  她冷冷的看著方辰,并不說話。


    方辰就是不爽林婉清這種清冷出塵的范兒,他凝視林婉清,卻對沈鷹說道:“沈哥,麻煩你將你腳下的雜碎,雙手雙腳全部廢了。


  ”  沈鷹點點頭,只說一個字:“好!”  “等等!”林婉清這下終于變了臉色,她冷冷看向方辰,說道:“有什么就沖我來。


  ”  “沖你來?你算什么東西?”方辰不屑一顧。


  他這種人失勢時會涕哭流淚,丑態百出。


  而得勢時就會極度殘忍,極度的囂張不可一世。


    這是心理扭曲的一種表現。


    林婉清深吸一口氣,說道:“放了他,我可以隨你怎么樣。


  ”  陳雄聞言不由失色,熱淚滾滾。


  自己的這位小姐,一向都是面冷心熱。


  這個時候,居然為了自己一個保鏢,可以犧牲如此之大。


    “好,夠義氣,主仆情深啊!林婉清,來,今天只要你將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了他。


  ”方辰邪魅一笑,說道:“你現在去床上,把衣服脫了。


  老子就要在這么多人面前來艸你。


  ”  “不要,小姐!”陳雄嘶聲喊道。


  沈鷹腳下用勁,他立刻痛得說不出話來。


    林婉清的嬌軀劇烈顫抖起來,她帶著一種無比怨恨的光芒看著方辰。


  無論她鼓足多大的勇氣,她都邁不開這個步子。


    “廢了他!”方辰也不催促林婉清,冷冷對沈鷹說道。


    “不要!”林婉清閉上眼睛,一滴珠淚滾落。


  她已經陷入了深深的絕望。


  這一刻,她無能為力,只能任憑擺布。


    便在林婉清最絕望的時候,拍掌的聲音忽然響起。


  林婉清頓時驚喜莫名的看向門前,她立刻便看到了葉寒。


  這個時候,葉寒就如黑暗絕望中,唯一的一縷陽光。


    不過,林婉清很快也就冷靜了下去。


  她深深知道這個沈鷹有多么厲害。


  這個年輕人前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不過雖然這么想,內心深處還是希望有奇跡出現的。


    葉寒臉色冷淡,他停止拍掌,看向方辰,說道:“還真是精彩啊,方……少!”最后的字眼,他拉得很長。


    方辰也就正式看到了葉寒。


  他有些訝異葉寒的出現,不過他這個時候真面目已經露了出來,便不需再偽裝了。


  方辰本來就對葉寒不爽,這時候只是淡淡冷冷一笑,說道:“葉寒是吧?”  葉寒說道:“怎么才分別不久,方大少爺貴人就多忘事,不記得我了嗎?”  方辰說道:“哦,我想起來了。


  你是葉欣的哥哥。


  既然如此,那么現在,你走吧。


  我放你一馬,不過,你若真有那么一點腦子,我勸你最好把在這里看到的事情,全部都當做沒看見。


  不然,我可以跟你保證,那會成為你人生最大的災難。


  ”  葉寒笑了,笑得很燦爛。


  “很好,很好。


  方辰啊方辰,我真的很久沒見過像你這么可愛的傻了。


  ”  這句話罵出來,頓時讓方辰眼中怒火噴了出來。


  他道:“沈哥,麻煩你了。


  ”  沈鷹這時候也不可能退縮。


  他點點頭,站了出來,面對葉寒。


    葉寒看向沈鷹,他冷冷說道:“鷹王沈鷹是吧?”  沈鷹瞳孔微微收縮,說道:“你認識我?”葉寒冷冷一笑,說道:“國安有名的大高手,鷹王沈鷹,一手的鷹爪鐵布衫出神入化。


  我又怎么會不認識。


  只是我沒想到,你居然自甘墮落到這個地步,跑到東將來充當這么個小雜碎的打手。


  ”  “找死!”方辰在一邊怒了。


    “我是不是找死,一會你就知道了。


  ”葉寒眼中一寒,殺意爆發出來,他冷冷的看了眼方辰。


  實在是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真特么太煩躁了。


    方辰接觸到葉寒的眼神,頓時有種心驚膽戰,魂飛魄散的感覺,愣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是什么人?”沈鷹凝重的看向葉寒,問道。


    “我姓葉,單名一個寒字!”葉寒說道。


    沈鷹瞳孔收縮,道:“特衛局第一高手,太極母拳之王,葉寒?”  “動手吧!”葉寒再不廢話,突然一聲大喝,聲如炸雷,突然就出手了。


    葉寒是一名武者,武者就是這樣的性格,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出手就存殺人心思!  功夫便是殺人技!  國術,向來都是只殺人,不表演。


    且說這是,林婉清美眸亮了起來,萬萬沒想到葉寒居然是高手。


  她感覺葉寒這一聲大喝,如春雷炸響。


  他身子一動,殺氣四溢,勁風割面!  也就是在這時,葉寒一瞬間如云霧中鉆出的神龍,倏忽之間,一記猛烈的崩拳崩殺向沈鷹的腹部,快如電閃!  沈鷹眼中瞳孔收縮,退后一步,避開鋒芒。


  接著就是窩心捶反擊!  葉寒整個人迅速纏了上來,崩拳突然化作太極鞭手,噼啪巨響,勁風呼呼。


  葉寒兩條手鞭如大鐵鞭一樣猛烈鏟殺向沈鷹面門!  氣勢兇猛絕倫!太極拳,以柔育剛,越柔,爆出的勁力越是剛猛。


    沈鷹迅速便以鷹爪鐵布衫纏了上來,兩人急速之間,擒拿,反殺,鞭手,砰砰砰接連撞擊在一起。


    地面的木地板寸寸碎裂,這兩人打了起來,就像是兩臺人形高達,毀滅力量太強大了。


    陳雄看在眼里,心中也不由感嘆,這才是真正的殺人技啊!  葉寒與沈鷹越戰越猛,而葉寒體內氣血奔騰洶涌,內外一口氣修成,打法天下無雙。


  他猛然之間,一拳爆開沈鷹的防御,沖殺進沈鷹的心脈處。


    沈鷹急速后退,同時一招暗腿刀鋒踢了過來。


  葉寒拳力化掌,迅速以牛卷舌的功夫纏殺向沈鷹的腿。


  葉寒的變招實在是太快了。


    沈鷹吃了一驚,繼續后退。


  他很快就退到了墻壁處,退無可退。


  葉寒立刻施展出沖天炮錘殺將過來。


  捶力兇悍絕倫!  沈鷹卻也不是易于,他眼中精光閃過,縮腹,弓脊椎,雙手化指刀,猛力一戳!  這是照著葉寒的手脈戳的。


  如果葉寒的沖天炮錘硬要捶殺而來,那么,葉寒的手就會受傷。


    沈鷹是絕頂高手,他將這距離算到了精確程度。


  知道葉寒不管怎么樣,炮錘都捶殺不進來。


  距離,差了一厘米!  一厘米,就是勝負的關鍵!  果然,葉寒一拳到老,無法打中沈鷹。


  葉寒猛然頓住身形,突然,他拳力松開,化作指劍,疾點過來。


    縱使如此,距離還是差了一毫米。


    沈鷹眼眸中露出森寒的笑意來,帶著殘忍。


  但就在這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https://twoutlink.weebly.com/7857094.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275197.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7918763.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1248316.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1896784.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3656198.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3140673.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4344254.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2725797.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3649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