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apocket com


“嗯,好熱好難受, 楊叔,我有點暈了,你別再動了,太疼了。


  ” 劉寒夢臉頰緋紅,眼神迷離,渾身發抖,夾緊了兩腿,抱著 老楊,嬌喘吁吁的求饒。


  “聽話,再深入一點,你就不會難受了,乖啊!”老楊摟著她的小蠻腰,狠狠的朝她的那里刺探下去……劉寒夢一下子疼的大叫起來,她感覺 身體好像傳來了撕裂的疼痛,咬緊了紅唇,渾身香汗淋漓的。


  “啊,不要,楊叔,你那里太粗太腫了,我好痛!”劉寒夢急了,使勁一推,把放松警惕的老楊推開,拿起一旁的 被子遮住了身子。


  老楊原本就要破了劉寒夢的第一次了,沒想到她的反抗這樣劇烈。


  他不甘心就這么放棄,邊哄著、邊向她靠近。


  “夢夢聽話,我都說了,等下就不會疼了,你不是還要幫我舒緩嗎,快把被子拿開。


  ”“不要,我不要。


  ”她搖晃著腦袋,抓緊被子不讓老楊掀開。


  老楊已經欲火焚身了,他滿腦子都是那檔子事,耐心也消失殆盡,一把掀開了她的被子。


  “楊叔,不要這樣,不要……”劉寒夢見被子阻止不了他,直接用雙手捂住下面,眼淚汪汪的 看著他。


  老楊充耳不聞,一邊伸手去撫摸她的酥胸,一邊用手在她兩腿間摸索,又挺著他那東西靠近她。


  突然劉寒夢手機鈴聲響了,這讓劉寒夢眼睛一亮,斷斷續續的說:“楊、楊叔,我爸、爸爸來電話了,手機有定位。


  ”一聽這話,老楊頓時清醒過來,要是讓她父親知道這事,他真得進局子了。


  嚇得趕緊起身,跟劉寒夢說今天就是排毒加舒緩,但是因為部位特殊,不能告訴別人,不然下次就不幫她弄了。


  劉寒夢當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才不敢告訴別人。


  從包包里取出手機接通,軟軟的開口:“爸……我剛剛在睡覺沒聽見……嗯、好的。


  ”掛了電話,劉寒夢見老楊已經徹底平靜了下來,穿好衣服坐在凳子上。


  不經意間看到地上的 小褲,劉寒夢漲紅了臉說:“楊叔,我要回家了。


  ”“那我先出去,等下送你回去。


  ”老楊知道沒有機會了,只好紳士起來。


  臨出門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劉寒夢的被子沒有蓋好,明顯可以看到那里的泥濘。


  這個發現讓他有些興奮,看來經過剛剛那些事兒,他成功的點燃了她的激情。


  既然這樣,他明晚就另外想個辦法要了她!劉寒夢掀開被子,見床單濕了一大塊,臊的不行,都怪楊叔不停手!她下床撿起小褲穿上,走動間感覺自己私密的地方隱隱作痛,不由好奇的想著:吳麗和趙成在一起怎么就不會痛呢?難道,是因為趙成的比較小?懷著這個疑問,劉寒夢坐著老楊的車回了家。


  老楊見她要關門,忙伸手攔住,問:“夢夢,你明天幾點過來?”劉寒夢抿唇一笑,“明晚九點吧。


  ”老楊笑道:“記得準時來,楊叔給你準備了神秘禮物。


  ”“知道了,會準時去的。


  ”劉寒夢靠在門后,想到老楊的話甜蜜的笑了,她很期待呢(上門女婿的三姐妹)。


  第二天一早,老楊的店里就來了一個 美女


  簡單的運動服穿在她完美的身材上,特別有氣質,并且也擋不住她應有的性感。


  那一對 飽滿緊實的柔軟,沉甸甸的掛在上面,老楊毫不懷疑跑起來的時候,會左搖右晃。


  白色的小 短褲,露出一雙雪白的美腿,扎著馬尾辮的樣子,竟有一絲清純少女的味道。


  看著別有一番風味的少婦,老楊不禁起了反應。


  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 張雪的眼里。


  她扭著水蛇腰,揚起紅唇笑道:“老板,你這里有沒有計生用品啊?”老楊咽了下口水,回道:“有啊,你要什么口味的?”張雪彎下腰,笑吟吟的問:“老板,你喜歡什么口味的?”她胸前的那一對柔軟像兩個沉甸甸的柚子一樣,搭在桌子上面,隨著她的話語搖晃著。


  老楊看得是口干舌燥,不得不說,成熟魅惑的張雪對他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


  劉寒夢是清純的少女,李蓉是勾人的尤物,那面前這個就是魅惑人狐貍精。


  自從老伴去世后,他就沒得到過 女人的滋潤,每次都在關鍵時刻被打斷,他已經憋了很久,對于那方面的渴望,簡直如狼似虎。


  現在張雪的暗示,成了壓倒老楊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喜歡玫瑰味的,玫瑰香有求愛的感動與沉醉。


  ”張雪掩唇嬌笑起來,“老板,我們的愛好都是一樣的,那給我拿一盒吧。


  ”“美女,你說別的方面會不會更契合呀!”老楊口中說著,走到一旁的架子旁,取出一盒遞了過去。


  張雪笑了笑,接過盒子直接塞進包里,付款后轉身離開。


  “啊!”沒走兩步,張雪突然雙腿一軟,腳下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


  腳踝處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腫了起來。


  老楊見狀,急忙上前扶著張雪。


  “美女,你沒事吧?”張雪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秀眉緊蹙。


  “有點疼,我試試看能不能走。


  ”剛站起身,她腳下一陣劇痛,整個人撲在了老楊的懷里。


  老楊也是下意識的伸出手,正好握住那一對飽滿。


  他下意識的捏了一下,張雪情不自禁呻吟出來。


  “嗯哼……”這老板,自己都受傷了,他還想著占自己便宜。


  想到這兒,她噘起嘴說:“松開,你手放哪里呀!”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現在的表情,就像老婆跟老公撒嬌的樣子。


  “美女,你的腳踝都腫了,我松開你走不了的。


  ”老楊關心道。


  “不用你管,我能走!”張雪白了他一眼,強行往前走,可腳裸處劇烈的疼痛,讓她直冒冷汗。


  老楊懂得察言觀色,看得出她沒有真正生氣,趕緊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


  “美女,我送你回去!”張雪糾結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外來的車子不能直接開進小區,張雪只能趴在老楊身上,讓他背進去。


  自己的胸部貼在老楊微微濕潤發熱的后背,她感覺那股熱量仿佛通過衣服,襲遍了自己的兩片酥胸。


  而酥胸上傳出的感覺,又通過所有表皮細胞,席卷了她每一寸肌膚,讓她仿佛身處棉花糖里,甜甜的。


  同時,老楊也呼吸急促,兩片柔軟擠壓在自己后背,隨著走路時的晃動,就像是在給他按摩一樣。


  他的手沒有閑著,抱著張雪的大腿根部,時不時會往上提。


  張雪察覺到老楊的動作,心里卻并不反感。


  一會兒后,老楊用手指慢慢的劃過張雪的大腿內側,來到私密處的邊緣地帶。


  “唔嗯……”頓時,張雪臉色一怔,下面輕微的瘙癢傳來,讓她下意識悶哼一聲。


  本以為老楊不會在外面太過大膽,可誰曾想老楊的膽子超乎了她的想象。


  他的手指緩緩伸進那薄薄的短褲,然后勾起張雪的蕾絲小褲褲,一點點的往前。


  張雪扭動了一下臀部,可就這么一扭,剛好讓老楊的手指鉆了進去……下一秒,張雪的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啊……”這突如其來的異物,讓她眉頭一緊,一種久違的感覺涌上心頭。


  可一根手指對于她來說,根本滿足不了她的空虛。


  不過那種來回的挑逗,卻讓她又覺得這是一種無與倫比的享受,那個玩意兒比不了的。


  老楊手上的技術還是挺不錯的,他把自己所有的渴望,都通過這根手指發泄了出去,讓趴在他身上的張雪顫抖不已,甚至嘴里連續不斷的發出了嬌喘。


  好一會兒后,張雪實在招架不住,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在老楊身上就高潮了,于是趕緊抓住老楊的手,制止他的行為。


  “美女,怎么了”老楊假裝問道。


  張雪埋著腦袋,嬌嗔道:“叫人家 雪兒,你別亂動呀,路上還有人,趕緊送我回去吧!”聽到這話,老楊一個激靈,差點把這茬給忘記了,趕緊抽出手,加快腳步往她家里走。


  到了她家,將張雪放在沙發上,老楊的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她兩腿之間,一條白色的短褲上,中間的那個部位特別的透。


  只是看著張雪那痛苦的模樣,他趕緊收回心思。


  “雪兒,你家有沒有紅花油,我給你擦一擦。


  ”“在左邊柜子的醫藥箱里,你去找一下。


  ”張雪揉捏著腳裸,自己聞到身下散發出來的氣味,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褲子都透了,趕緊并攏雙腿。


  想到老楊剛剛在外面就那么弄自己,她就覺得很興奮。


  越想她就越覺得羞恥,可是看到弓著身子找紅花油的老楊,她情不自禁的張開了雙腿,幻想著老楊轉過身,對準自己那個地方一頓猛抽。


  與此同時,老楊剛好轉頭,看到了那香艷的畫面。


  張雪嚇得趕緊再次并攏雙腿,臉蛋兒紅得快滴出血來。


  “我難受……”老楊楞了一下,然后走到張雪身邊坐下,輕輕的將她的小腳放在自己的腿上,而那白嫩的小腳丫,剛好挨在自己滾燙的那處。


  “雪兒,這樣舒服一點沒?”老楊邪笑著問,張雪并不反感,反而挨得更近,用自己的小腳丫,去好好感受老楊的火熱。


  “雪兒,我給你擦藥。


  ”老楊猛吸一口氣,差點撲了上去。


  將萬花油倒進手掌心,然后緊緊的貼在張雪那有些紅腫的腳踝上,十分溫柔的按摩著。


  本來有些疼痛的,可看到認真又溫柔的老楊,張雪忍住痛意,享受他的照顧。


  隨著老楊的揉搓,張雪的疼痛得到了緩解,隨之而來的,是輕微的舒爽。


  “嗯哼……”老楊飛快瞥了張雪一眼,發現她緊閉雙眼,長長的睫毛微顫,臉頰緋紅,似乎沒那么痛苦了。


  于是,他的手轉到腳丫子的地方,開始把玩起來。


  感受到老楊的手改變了位置,張雪依然沒有睜眼,此刻她的腦海里,全是那種刺激的畫面。


  “嗯……”這略帶誘惑的呻吟鉆進老楊耳朵里,讓他心神一動,手也不自覺地慢慢往上,摸到了張雪的小腿上。


  柔嫩光滑的感覺在老楊的手心縈繞,弄得他氣血上涌。


  而張雪裝作不知道,抿了抿嘴唇,讓老楊那雙溫熱的大手,愛撫她的身體。


  見張雪沒有抗拒的跡象,老楊知道,這是動情了,于是他的手繼續順著往上,一直到大腿內側。


  此刻張雪褲子透的地方已經有些許干涸的痕跡,但因為老楊的動作,卻再次變得透明起來。


  老楊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直接拉開了她短褲的拉鏈,之后撥開她的蕾絲小褲,直接用力的開始揉捏她那神秘的地方。


  張雪沒想到老楊會這樣直接,雖然她最期待的是老楊按她這里,讓她渾身哆嗦,張著小嘴就發出了快樂的叫聲。


  “哎呀,嗯,老板你這是在干嘛,這里不可以摸的哦!”老楊卻微微的一笑,他當然是故意直奔主題的,他已經摸透了這女人欲拒還迎的心思了。


  “雪兒叫我楊哥吧,親切一點,我這是在給你深度按摩,按完可以增強皮膚的潤澤度與柔軟度,還可以保持完美的身形喲!”老張嘴上這樣說,手上還加快了速度磨蹭她兩腿間。


  這弄的張雪渾身癱軟,不停的發抖了。


  “嗯,那就、麻煩楊哥……幫我深度按摩了。


  ”張雪手搭在沙發上,媚眼如絲的說。


  老楊覺得快要得手了,為了讓她更加渴望,他一邊用手在她的胸前揉捏,一邊將四根手指放進張雪那里。


  “啊……嗯……”張雪受到這樣的刺激,敏感的低叫起來,她一開始還夾著老楊的手,后來干脆把兩腿張開了,慢慢的享受這樣的快感。


  老楊非常有技巧,當他碰到了張雪那最敏感的地方后,她一下叫出聲來,嬌喘吁吁的。


  “嗯……楊哥,好熱啊……”張雪眼神變得迷離,整個人軟綿綿的,目光聚集在了老楊的褲子上,還舔了舔紅紅的舌頭,非常的誘人。


  老楊也知道是時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張雪,隔著褲子,摩擦她的大白腿。


  張雪伸手把老楊的褲子解開,暗道:“好大,好強啊!”之后著魔一般,伸手抓住了那里,上下套弄起來。


  老楊渾身一震,手指加快了速度,伸到她身體里面,不斷的抽送進出,讓張雪的渴望達到了巔峰值。


  “我……要……啊……”張雪被弄的渾身難受,手上的東西好熱好燙又好大,讓她不由說出了羞恥的話。


  老楊得意起來,“雪兒,我馬上滿足你。


  ”“好啊,快給我,我要……”張雪點頭,老楊的手指已經抽了出去,現在她的身體非常的空虛,剛才強烈的快感,讓她意猶未盡。


  感覺老楊把她兩腿分開了,她渾身激動的顫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老楊兩腿間的大家伙。


  在她的注目下,老楊故意在洞口轉了一圈,惹的她受不了的仰頭扭動起來。


  忽然,她覺得身子下面被又粗又大的異物塞滿,那東西非常的炙熱溫暖,直接進入了她那誘人之處。


   金山村背靠著一座大山。


  山腳下, 李達穿著一身老舊道袍,背著柴火慢慢拾階而上。


  烈日當頭,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濕,腦袋也有些發暈,他不得不轉向山腰間的小湖,想喝點水休息一下。


  可剛到湖邊上,就看見一個不著絲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邊的淺水區,輕輕撩起水花,澆在光潔的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陽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誘人,讓周圍的一切綠蔭美景頓時黯然失色。


  李達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身體,兩只眼睛仿佛瞬間扎下了根,極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開。


  女人背對著湖岸,烏黑的長發稍稍挽起,脖頸纖瘦白嫩。


  整個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盤,陽光下泛著一層瑩瑩的白光。


  再下面,是渾圓飽滿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隱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給人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嬌羞姿態。


  兩個臀瓣兒隨著女人的動作,一會兒收緊,一會兒又松弛下來,看得李達體內瞬間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道士,眼珠隨著女人的白藕胳膊,來來回回的轉動。


  他已經忘記了烈日,忘記了口渴,竭盡目力欣賞著自己從未見過的美景,渾然不知女人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背后兩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頭,看到李達后,瞬間驚呼了出來,雙手捂住了胸前的飽滿。


  李達這才回過神,趕緊低下頭,解釋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說著不禁紅了臉,內心一陣自責。


  “李達?”女人認出了他,眼珠轉了轉:“好啊你個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訴你 師父去!”這可把李達嚇著了,要是被師父知道了, 肯定會被重罰的。


  而此時,他也辨別出了女人的聲音,趕緊認錯道:“ 翠花 嫂子,我錯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訴師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雖然翠花嫂子的聲音帶著質問,但語氣里好像并沒有氣惱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達想要辯解,但又不敢抬起頭,雙手使勁的搖擺著。


  翠花嫂子看著他那一臉委屈的樣子,瞬間氣笑了:“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樣。


  ”李達哭喪著臉,心里想著肯定要被罰了,低著頭不敢再說話。


  看著李達的憋屈模樣,翠花嫂子有些無語,我一個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還撒起嬌來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達,上下打量了一下后,開口道:“你剛說,你沒有見過女人的身子?”“啊?”李達有些驚訝,不明白她問這個做什么,但還是老實的答道:“沒見過,我一個小道士,上哪兒見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嗎?”“啊?”李達有些摸不著頭腦,抬頭發愣的看著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問你話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嗎?”“沒…沒看清楚。


  ”“沒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達第三次張大了嘴,根本沒料到翠花嫂子會這樣說話。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還會不會說話了?”翠花嫂子的語氣里,帶著些慍怒。


  李達嚇得趕緊合起了嘴,心里掙扎了半天才吞吐的說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過來。


  ”“干……干啥?”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訴你師父啊!”李達一聽這個,趕緊跑了過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氣撲面而來,李達下意識的深吸了兩下,頓時有些意動,心馳神往。


  翠花嫂子兩手捂著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滿意李達被自己吸引,調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著的地方啊?”李達看著指縫間,露出的白皙皮膚,呆呆的點了點頭。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絲,嬌聲道:“那你說一句好聽的來。


  ”李達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陣白眼,但還是慢慢將手放了下去。


  一對雪白飽滿立刻顯現了出來,高傲挺拔,弧線圓潤飽滿,顯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達的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很不得直接貼上去,身體都變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頭來,好像是翻身農奴要把歌唱。


  “好看嗎?”翠花嫂子的聲音變得柔和,甜美軟糯。


  李達機械的點了點頭,不愿意浪費一絲的目光,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嗎?”李達猛然間抬起了頭,有些癡呆的問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并沒有說話。


  李達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了上去,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體,內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驚喜興奮。


  仿佛無師自通一般的,李達雙手覆在那白皙柔軟的飽滿之上,手指微微發力,感覺那舒服無比的手感。


  漸漸的,他開始整只手輕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動,手上傳來一陣柔軟滑彈的感覺,奇妙舒適。


  翠花嫂子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股電流般的感覺襲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頭都要變軟了一樣。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環住了李達,像是在鼓勵著他多用點勁兒。


  手上的動作不停,李達的嘴巴緩緩靠近,覆蓋在了翠花嫂子的雙唇上,開始索取著。


  翠花嫂子的纖細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達隆起的帳篷。


  十八年來一直孤寂的腰間巨劍,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間變得更加兇猛猙獰,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掙脫出來。


  李達發出一聲嘶吼,緊緊摟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頂著。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雙手拉住李達的腰帶,拼命的拉扯著,想要將里面的野獸放出來。


  “李達!李達!你在哪兒?”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忽然在遠處響起,極度的不合時宜。


  李達猛然一驚,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停了下來,急忙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壞了…壞了…師父來了…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聲音驚得嬌軀一顫,但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推開李達,“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我穿衣服啊!”兩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李達!”翠花嫂子才剛穿上內衣, 老道士的聲音已經臨近。


  李達滿臉苦澀,焦急的跺著腳:“怎么辦…怎么辦…這下被師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邊著急的穿著衣服,一邊忽然說道:“快,跳進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師父支走。


  ”李達瞬間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萬別讓師父知道我在這兒。


  ”說完,李達一頭扎進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這兒?”老道士同樣穿著一身舊道袍,五十多歲的年紀,留著一小撮胡子,笑著看向翠花。


  翠花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這不是聽見你的喊聲了,來告訴你李達已經回去了。


  ”。


  老道士仔細打量了翠花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剛洗完澡?”翠花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愛女狂歡)還在滴著水,衣服也被浸濕,貼在身上,將玲瓏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來。


  臉色微紅的嗔怪道:“ 重陽叔你說啥呢!”老道士重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失態了,失態了,那既然李達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觀了。


  ”“好,你快些走,說不定還能趕上李達。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應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急著回家把剛才沒有盡興的補上。


  重陽看著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賞著一副風景畫一般。


  而湖里的李達在聽到師父走后,才順著水流,悄悄的來到了下游。


  夏天氣溫高,等回到道觀時,李達的衣服已經基本干透。


  他來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陽正坐在桌邊,等著他一起吃飯。


  “你怎么到現在才回來,趕緊過來吃飯。


  ”重陽示意李達坐下。


  李達答應一聲,坐在了重陽對面,拿起碗筷,將頭埋得很低。


  “我幫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車。


  ”“推車?可翠花說看見你很早就回來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見了阿婆的。


  ”李達不敢看師父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扒飯。


  “你慢點吃,師父又不跟你搶。


  ”重陽疼愛的看著這個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著問道:“對了,徒弟啊,你覺得你翠花嫂子咋樣?”“噗!咳…咳…咳……”李達被嚇得一下子噎住了,趕緊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虛的問道:“師父你問她干什么?”重陽沒有覺察到李達的異樣,依舊微笑的吃著飯。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對她的感覺。


  ”李達有些狐疑,該不會是今天的事,被師父發現了吧?瞬間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聽見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翹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著師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沒有異常,李達有些不明白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細算還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會跟我那個啊,李達心里暗道。


  “哎……一個女人家的,肯定過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憐憫之色。


  “師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關心起翠花嫂子了?”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5536844.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3351483.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261367.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531732.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7109610.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5953658.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5414897.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735441.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172388.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1841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