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yeur 1994


當初 嫁給他,是 父母的決定。


  父母是農村人,選女婿的標準比較傳統和世俗,只要體型彪悍,踏實能干就好。


   程健是個屠夫,有自己的屠殺場,正值事業高峰期。


  他本是城里人,來我們 小鎮殺牛五年,賺了不少錢,是我父母理想中的女婿。


  我從小乖順,高中畢業在家刺繡,凡事聽由父母安排。


  因我長相俊秀,和程健有過一面之緣,他對我愛慕十足,托人來說媒,我父母當即答應。


  于是,我就成了他的妻子。


  程健性情剛烈,大男子主義,做什么事都風風火火,干凈利索。


  他雖不會玩什么浪漫,但憨厚忠誠,我感覺嫁給他一定會幸福。


  婚后才發現,事實完全相反。


  其實除了那個難言之隱,程健對我還算不錯。


  吃喝玩樂,他從未缺我錢花。


  只是他太粗心,不懂女人的心思,不會憐惜我。


  尤其是在房事方面,新婚之夜我就被他的粗劣行為所傷害。


  當時我以為,他只是剛結婚,剛接觸女人,比較粗魯、沖動,以后會慢慢變好。


  少婦吐槽: 老公 精力太旺盛經常 強暴我但是, 忍受了一個月的煎熬之后,我才知道,事情沒那么簡單。


  程健的行為讓我不堪忍受。


  他精力十分旺盛,而且愛喝酒,每次喝完酒之后,像匹野獸一樣,瘋狂折磨我。


  連我來例假或者身體不適的時候,都不會放過我。


  他的行為與強暴無異,縱然我拼命掙扎,他依然會采取強硬的措施得逞。


  每一夜,我都會痛苦地流淚到 天亮


  為此,我和他吵架,他卻說,那是因為愛我,我是他老婆,理所應當。


  或者說,他無法控制內心的感覺,那方面的需求比較強烈。


  還說,和你親密,總比那些沾花惹草的男人好。


  為了婚姻,我一直強忍著痛苦。


  上個月,我懷孕了。


  心里有些歡喜,以為可以解脫。


  但程健卻毫無顧忌,依然堅持行房。


  我不從,他就強行把我按倒。


  最終導致流產。


  我被他的行為徹底激怒,和他大吵一架,回了娘家。


  以前,我覺得這種私房事也不好往外說,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藏著。


  現在看來,如果再不說,這樣下去,非把我逼瘋不可。


  我找了別的理由,說想離婚,父母堅決反對,我很困惑,不敢回家,也不知如何是好。


  少婦吐槽:老公精力太旺盛經常強暴我回復娟子:你可以果斷離婚。


  你老公的眼中,沒有愛情,沒有家庭,沒有感情,沒有(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責任,有的只是粗暴無禮的欲望。


  他的行為與動物無異,跟著他,你不會得到幸福。


  你已經是成年人,婚姻大事,應該自己做主。


  父母的想法只可以當做意見參考。


  他們不知道看似美好的表象之下,你所承受的悲慘遭遇。


  既然到這份上,不妨把事情真相告訴父母,如果他們再堅持己見,就是把你往火坑里推。


  從你的表述來看,你和你老公之間的感情色彩并不濃厚。


  只是按部就班的進行演繹夫妻生活。


  對于正常人而言,你老公的行為肯定是病態的,甚至是變態的,他無情無義,你應當無所留戀。


  一個在你懷孕的時候還不懂疼惜你的男人,是絕對不值得托付終身的。


  你現在最好的選擇是,離婚之后,按照自己的意愿,找一個情投意合的人,重新開啟幸福生活。


   我媽說應該是受刺激了,具體還得看醫生怎么說,隨后說我既然回來了,也去醫院看看吧。


  說著把醫院地址發給我,掛了電話以后我扭頭看蘇銘,問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精神病院。


  他直接白了我一眼,道:“廢話,我初來乍到,哪也不認識,不跟著你能去哪?”當然是去找林邀月啊,早點找到,早點離開我,我心想,但見識過他兇巴巴的模樣后,我還是不愿招惹他的,只好說跟我去醫院也行,但他得變成 王瑋的模樣,免得我媽看見他以后又得解釋半天。


  蘇銘咧嘴笑了一下,難得沒出幺蛾子,很爽快的就變成王瑋了,隨后我們打車直奔精神病院。


  找到我爸媽的時候,我 表妹正躲在床底下尖叫,她頭發亂糟糟的,小臉異常蒼白, 好像看見了什么異常恐怖的東西。


  而我 舅媽已經哭成了淚人,衣服上也血叱呼啦的,好像帶血的手指抓的一樣。


  我媽見我們來了, 面色稍緩,讓我趕緊過去看看,我從小就跟表妹玩得好,保不準我能把表妹叫出來。


  我點點頭小心翼翼的湊到床邊,輕輕喊表妹的名字。


  她聽見我的聲音后猛然抬起頭來,驚恐慌亂的眼睛狠狠瞪著我,好像野獸一樣,已經神志不清了。


  我淬不及防嚇了一跳,更嚇人 的是她的雙手,十指都光禿禿血淋淋的,上面已經沒了指甲,看來舅媽身上的血印子也是她抓的。


  “小心!”就 在我震驚的時候,蘇銘突然喊了一聲,緊跟著我就看見兩道影子同時撲向我,我被蘇銘摟在懷里重重摔在地上。


  而表妹已經發狂,張嘴狠狠咬在蘇銘肩頭上,很快蘇銘肩膀上就滲出暗黑色的血跡,而表妹咬了蘇銘一口后,竟然發出一聲慘叫,好像被咬的是她一樣,迅速放開蘇銘,退回到床下去。


  “你沒事吧?”我看見蘇銘肩上的血跡,竟然心里一緊,怕他被咬出什么事來。


  “沒事。


  ”蘇銘回了一句,迅速把我從地上抱起來,然后直接把我擋在身后道:“她現在情況異常,你先不要靠近她。


  ”說完他竟然不顧危險的伸出手,一把拽住表妹的胳膊,將她從床下拖出來。


  與此同時我看見蘇銘的嘴唇微動,好像在念叨什么一樣,卻沒發出任何聲音,而表妹在他默念什么東西之后,竟然神奇的安靜下來,乖乖躺在床上,雙眼呆滯的看著蘇銘。


  蘇銘嘴里念叨一會后,又伸手扒開表妹的眼皮,看了看,隨后拿起一旁的勺子,撬開表妹的嘴。


  表妹嘴里已經全是鮮血,還殘存著些許碎指甲,更驚人的是,表妹的舌頭此時已經變成紫黑色,好像中了劇毒一樣。


  蘇銘隨后又檢查了表妹的手腳,全部檢查完以后,蘇銘皺起眉來,面色有些難看:“是 活儡,她根本不是受了刺激,而是被人下了活儡。


  ”舅媽聽見這個頓時不哭了,直接湊到蘇銘身邊,一把攥住蘇銘的手,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什么是活儡?王瑋,你有辦法救她對不對,救救你 妹妹,她從小就跟鹿瑤感情好,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說著舅媽又忍不住哭起來。


  蘇銘不禁皺眉,不動聲色的把手從舅媽手里抽出來,沒吭氣。


  我見表妹這個樣子心里也不好受,便湊到蘇銘身邊道:“你能看出她是怎么回事,一定也能救她對不對,你能不能救救我妹妹?”“我憑什么救她?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救她能有什么好處?”蘇銘壓低聲音道。


  “你想要什么好處?我都已經答應幫你找林邀月了,你還想怎么樣?”我不禁急了,表妹變成這樣我是真的心痛啊,他既然能讓瘋癲的表妹安靜下來,就一定有救表妹的辦法!他低頭看著我,眼底猶如一汪深潭,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說:“咱們出去談。


  ”說完他拽著我出了病房,找了個沒人的走廊道:“你知道活儡是什么嗎,一種用尸體養出來的蟲子,能寄居在活人的身體里,專門吃人的魂魄,所以中了活儡的人都瘋瘋傻傻的,還具有很強的攻擊性,就是因為她們的魂魄已經被活儡啃食,變成一具活的傀儡,這種情況你還不如(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直接殺了她,根本沒有救人的必要了。


  ”“怎么會這樣?”我的心狠狠一縮,眼前頓時被淚模糊了,我只以為表妹是受了驚嚇所以才神志不清,沒想到情況會這么嚴重。


  “你的意思是,我妹妹沒救了?有沒有什么驅蟲藥能把活儡驅出來?或者其他辦法,我舅舅只有她這一個孩子啊,要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我舅舅舅媽怎么活?你不是鬼么,一百多年的老鬼了,就沒有什么辦法能救她?”我一邊哭一邊拽著蘇銘的袖子問。


  “注意措辭,我不是老鬼,只是做鬼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蘇銘糾正道,他顯然沒想到我會哭,眼底閃過一絲慌亂,抬手幫我抹掉眼淚,嘆氣道:“如果你執意要救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不過要付出些代價。


  ”“什么代價?”我見蘇銘松口,頓時來了希望,問他。


  “親我一下,來個法式長吻。


  ”蘇銘道,說著他的目光已經下移到我嘴上,嘴角勾起一絲壞笑。


  “你……”我老臉一紅,怎么都沒想到這么嚴肅的時候,他竟然提出這個要求。


  但我現在顧不了那么多了,好在他現在仍舊頂著王瑋的臉,這張臉雖然沒有蘇銘帥,但多少能緩解我的尷尬,于是我一狠心,踮起腳來,主動貼上他的唇,把舌頭小心翼翼的探出去。


  他的手順勢落在我腰上,將我摟進他懷里,舌頭到了他的地盤后,他立即反客為主,臉不知什么時候也變成他原本的樣子,狠狠地吮.吸我。


  
https://twassad.weebly.com/9991638.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310350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1379007.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6382723.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83096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4020934.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95779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6558170.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2298448.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2374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