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井 いちご


嘿,兒子,來這兒,我們來聊一聊。


  我看到你在看那個路過的 女人


  我不是想評判或者羞辱你,我知道你為什么這樣做。


  但我們必須得談談這個問題,因為你怎樣“ 看女人”,這很重要。


  很多人會告訴你,女人應該注意自己的 穿著,以免招來 男人不當的目光。


  但我想告訴你 的是:女人如何穿著打扮是她的事,但像看一個人那樣去看她是你的責任,不管她穿什么。


  當你被一個女人的穿著所誘惑,忍不住游移雙眼、上下打量時,可能你會歸咎于她穿了什么,或者沒穿什么。


  但不要這么做。


  不要扮演受害者。


  因為當它發生時,你并不是一個無助的受害者。


  你完全能夠控制你自己,試一試。


  試著去看她的眼睛,而不是衣服或 身體


  當你扮演受害者時,你就陷入了男人一受到外界刺激 就會與生俱來地產生反應以至于無法自控、喪失判斷能力的謊言中。


  這是個荒謬的謊言。


  你能做到的遠不止是那樣。


  那個被你看的女人也遠不只是她的衣服和身體。


  社會上有很多男人物化女人的說法,這廣泛存在。


  人類會物化他們試圖去控制的事物。


  但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不要把她們簡化為一件物品。


  當你物化一些人——無論男女時,你也就放棄了你的人性。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兒子的話關于女人的著裝,有兩種常見的觀點迫使你去相信。


  一種觀點認為,女人需要靠穿著打扮來吸引男性,另一種則說女人得靠穿著來保護自己,避免男人的傷害。


  但兒子,你可以做得比這兩種要好得多。


  一個女人,或任何一個人,都不需要靠穿著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你需要給予她們應有的全部注意,僅僅因為你們都是人。


  另一方面,女人也不應該感到她要遠離你來自我保護,因為你能夠控制自己。


  不幸的是,現在不同性別之間的大多數互動,都根植于 恐懼:對拒絕的恐懼、對被虐待的恐懼、對失去控制的恐懼。


  我們害怕他人,因為我們被這樣教育:他人是危險的;女人的身體會導致男人犯罪;如果一個女人展露了太多身體,男人就會做 蠢事


  但我們必須得說清楚:一個女人的身體不是危險源,她既不會對你造成傷害,也不應招致你做出蠢事。


  如果你做了蠢事,那也僅僅是因為你選擇這樣做了。


  所以,不要散播男人和女人間的恐懼。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兒子的話女性的身體很美好、很奇妙也很神秘。


  尊重她,把她當成同樣有希望、有夢想、有經歷、有 感情和有追求的個體來尊重,讓她更自信,鼓勵她更自信。


  但這么做不是因為她是弱者。


  這是最大的胡扯。


  女人并不比男人弱。


  她們不是弱勢的性別,是另一個性別。


     愛上瀝木是我今生的宿命。


  6年前,當我第一眼看到她時,我有了此生第一次的心動,也是惟一的一次心動,從此,我的命運與這個女人緊緊地聯系在一起,她左右著我所有的喜怒哀樂,她是我活著的全部動力與希望……  2002年六月的驕陽,照得天地之間白蒙蒙的,空氣中彌漫著果蔬的香氣,而街上漂亮的姑娘,用絢麗的衣裙、嬌嫩的肌膚沖擊著人們的視線。


  對于這座邊疆城市,夏天永遠是最美的季節,熱烈而充實,流動的空氣中,隱匿著某種動蕩的激情。


  我是一年前跟著親戚來這里做建筑工程的。


    20歲,正是一個充滿青春躁動的年齡,可是枯燥的工地生活,讓我寂寞著。


  所以,每每有到集市上的機會,對于我來說,那一天,就是一個節日。


  而這一天,我遇到了瀝木,我的人生也從此與眾不同。


    那天,我在表叔的帶領下,去集市為建筑隊采購東西。


  中午時分,辦完所有事情后,表叔帶我走進了路邊一家小飯店吃午飯。


  店面里沒人,我和表叔便先坐了下來,當表叔叫道有人嗎,一聲輕脆的聲音從后面的廚房處傳來,來了,只是很短的時間,一個婀娜的身影便閃了進來,當她出現 在我的面前時,我呆住了。


  很多年后,當我讀到驚艷這個詞時,我知道這足以代表我當時見到瀝木時的感覺。


   父母接受我的 姐弟戀(2/2)  瀝木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子,明眸皓齒、膚若凝脂,而那天,她穿了一件紫羅蘭色雪紡綢的連衣裙,嬌艷的顏色襯著白皙的肌膚,還有裸露的肩頭、瘦削的鎖骨,讓她渾身上下蕩漾著一種說不出的風情。


  那天,表叔在看菜單,瀝木則在一邊介紹著什么,而我一直在直視著她。


  突然間,瀝木的眼神轉向 了我,在目光相對的那一瞬間,她笑著向我擠了一下眼睛,眼神里滿是一個女人的嫵媚與可愛,那一刻,我的心臟一陣狂跳,而臉頰在隱隱發燙。


    那天,瀝木用她那風鈴般清脆的聲音、蝶一樣輕盈的身影,催生了 我對男女之情的敏感,從此,她的花容月貌、萬種風情充斥了我的腦海。


  而在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里,瀝木予以我的,是代表著尚顯生疏的整個女性世界全部誘人的內涵。


  女人,瀝木,如同一個未解的謎,深深吸引著我、誘惑著我。


  于是,走進那家小飯店,感受著她的存在,是我那段自閉青春期惟一的沖動。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戀(2/2)  以后,我常常找各種理由與機會,去那家飯店,而我終于與瀝木熟悉了起來。


  瀝木大我5歲,她以一個成熟女人的魅力,收獲著我對她的喜愛。


  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不吸引著我的視線,讓我的心被她所牽、為她所動。


  可是第一次接觸感情,我還有著太多的生澀,在瀝木的面前,我永遠表現得頑固笨拙、不合時宜。


  我只會傻傻地為她做著一些事情,卻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內心對她的喜歡。


    那時,瀝木正經受著感情的折磨。


  她深深愛著一個男人,但那個男人卻無法給她一個交待,于是,她痛苦著、無助著。


  有人說,愛是一份深深的疼惜。


  瀝木痛苦的神情讓我心疼著,于是,我總是陪在她身邊,也想盡一切辦法,去幫助她做許多事情,對于我來說,她的笑容,便是我的天堂所在。


  (女人私房話sifanghua)  瀝木是懂得我對她的感情的,可是對她而言,我還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大男孩,實在沒有吸引力,以致很長一段時間,她對我不冷不熱。


  但或許瀝木太寂寞了,她內心的萬千情緒需要宣泄,而我是最好的傾聽者。


  瀝木經常向我講述她和那個男人的故事,還有她的痛苦與惶惑,我陪著她度過了很多個安靜的黃昏與晚上。


  漸漸地,瀝木望向我眼神里多了些溫柔,或許她知道我對她的感情有著雨滴般的透明與簡單。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戀(2/2)  時間讓瀝木依賴上了我的存在。


  一天晚上,瀝木將我攬入了她的懷里。


  她胸前的那處柔軟,還有那淡淡的體香,給了我無以言說的溫暖,我像一個貪婪的孩子,在她的胸前拱動著,卻不知道在尋求什么。


  而瀝木輕嘆了一口氣,將我的頭緩緩扶起,然后,將她的唇貼在了我的唇上,于是,我有了平生第一次身心震顫的感覺。


  以后,瀝木引領著我領略男女之間的歡情。


  直到有一天,她將我帶入了她的身體。


  那天,那來自瀝木身體深處的溫暖與柔潤,給了我此生巨大的愉悅與幸福,也讓我在以后的 日子里,深深地依賴上了她。


    我深愛著瀝木。


  而有一天,瀝木終于黯然神傷地結束了那段無望的愛情。


  那時,我們在新疆的工程已全部結束,于是,我邀請瀝木和我一起回徐州,因為我想和她開始新的生活。


  瀝木左思右量,終于答應了。


  坐在南下的火車上,擁著瀝木,我的心情激動而幸福,我渴望和瀝木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戀(2/2)  經過一路的顛簸,我帶著瀝木終于回到了徐州的家中。


  可是當父母知道瀝木比我大5歲時,他們的臉色在瞬間凝重起來。


  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父母,包括很多親戚都無法接受瀝木,在他們看來,我的條件這樣好,沒有必要去找一個大姐姐型的妻子,況且瀝木的家遠在重慶,背景不明。


  可我無法放棄瀝木,我苦苦抗爭著。


    在那個家庭里,瀝木飽受我的家人和親戚的冷眼,她很痛苦,也不再自信這段感情,很多次,她哭著對我說,她想回家,可我對她說,我愛她,我不能沒有她,而我的家人左右不了我的感情。


  日歷一天天翻開,當父母看到我不愿放手瀝木時,他們采取了極端的方法,切斷了我所有的經濟來源。


    我沒有退縮,為了證明自己對瀝木的愛,我帶著瀝木離開了家。


  我們在一處工地住下,我在那里打工,瀝木則每天在工棚里等著我回來。


  那是一段無比艱苦的日子,最窮的時候,我們吃的是開水煮白菜,但我卻開心著,如那首歌所唱,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苦過你的苦,有瀝木陪伴,所有的苦都不再是苦。


  曾經我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但為了瀝木,我放棄了一切。


  瀝木終于被感動了,有一天,她撲到我的懷里,哭著對我說,我愛你。


  那一刻,我落了淚,我終于用行動贏得了瀝木的芳心。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戀(2/2)  我和瀝木在外面漂泊了很久,當父母看到我愛瀝木的決心不可動搖時,終于作了妥協。


  我們被準許回家。


  我和瀝木回到了家中,可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父母和親戚們心里依然有疙瘩,他們對瀝木依然不冷不熱。


  這讓瀝木(兩根一起插進去)非常痛苦,也非常絕望,于是,她經常提到 分手,我告訴她,愛情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與任何人無關。


    日歷一天天翻過,瀝木結婚的心情越來越迫近,畢竟她的年齡比我大。


  可我讓她耐心等待,因為我希望我們的婚姻能夠得到祝福。


  瀝木答應了。


  那時,我和瀝木深深地以為我們會在一起。


  很多個黃昏,我們依偎在云龍湖邊,憧憬著我們未來的生活,也常常唱起一首歌,任時光飛逝,我只在乎你,心苦情愿感染你的氣息……這是我和瀝木相愛的心情。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戀(2/2)  瀝木拼命想討得我父母的歡心,而我的父母也漸漸地被她打動了,他們對瀝木的態度在漸漸回暖。


  可是就在我們以為幸福近在眼前時,生活又出了難題。


  我和瀝木在一起數年,她始終沒有懷孕,以致她的心中有了陰影,而父母剛剛好轉的態度又開始轉淡。


  我帶著瀝木去醫院診斷,但懷孕的希望非常渺茫,瀝木痛苦極了,也絕望極了,因為我是家里的獨子,還有著一份家族事業等著我繼續。


  于是,瀝木又一次提到了分手。


  我告訴她,我愛她,有沒有孩子,我不介意。


  可是無論我怎樣表白,瀝木的自信全無。


  以致后來,分手一詞常被她掛在嘴邊。


    2008年10月,瀝木回重慶探親。


  她回去后不久,便提出分手。


  我痛苦萬分,瀝木是我今生惟一的感情,我不可能輕易放棄。


  我連夜開車趕往重慶,四千多公里的路程啊,我一路奔襲,太多的心焦,讓我的唇邊起了水泡。


  當我出現在瀝木面前時,她被深深地感動了,她答應我不再提分手。


  (女人私房話sifanghua)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戀(2/2)  我先行回到了徐州,半個月后,瀝木回來了。


  以后,我們度過了非常幸福的一個月。


  那段時間,我們倆仿佛回到了熱戀期,耳鬢廝磨、濃情蜜意。


  只是事后才知道,這是我們感情的回光返照期,幸福像一只小鳥,在作了短暫的停留后,永遠地飛走了。


    一個月后,我和瀝木關于婚姻與孩子的爭吵多了起來,而她表現得異常狂躁。


  而有一天,當她又一次大叫著分手時,我感到一股涼意從我的心臟深處漫出。


  幾年了,我終于累了,也終于受傷了,我不知道瀝木為何感覺不到我對她的好。


  無數的現實,終于將我的幸福支解得傷感而滄桑。


    瀝木又一次回了重慶。


  而我則選擇回到了老家。


  我一個人呆在鄉下偌大的房子里,獨自體會著失去瀝木的痛,那種心臟陣陣抽緊的感覺,讓我的眼淚不知不覺地落下來。


  曾經對瀝木說,我不想讓她走在我的前面,我怕自己會孤獨,我也不想讓她走在我的后面,因為害怕沒有人照顧她……可是我們沒有相守的幸運,在人生的中途,我們便失去了對方。


  曾經愛瀝木是我惟一的事情,而我現在茫然得不知該去往何方。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戀(2/2)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3161954.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4287366.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7204276.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613105.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9323594.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8053128.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8415180.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571468.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9144425.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2101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