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dom loser


口述: 葉染整理: 慕城親戚好久都沒有來,我還是有點心慌慌。


  本來就不太準確,前 陣子“活動”也比較多。


  估計是累著,必須的自我安慰。


  都快兩個月了,我開始不那么淡定。


  買來了驗孕棒,卻遲遲不敢動手。


  一拖再拖,只希望清晨醒來就能看到一片嫣紅。


  失望再失望,還是乖乖的驗驗吧。


  糟糕,結果是這個!剩女的悲哀,并非不愛自己、而是希望得到更多的愛。


  現代都市,愛與性、情與欲一概傻傻分不清。


  在這么多 情人里,我還沒有決定選誰比較靠譜。


  情到濃時,也不免恩恩愛愛一番。


  總以為安全期,沒有太大關系。


  這不,中招了還懵然不知。


  我太大意了,可如今也找不到后悔藥來解決問題。


  流產之后還要補身,否則定然落下后遺癥。


  這都是不小的花費,我找哪個情人 買單呢?不幸中招 我懷孕了該找哪個情人來買單我拿出記事本,列舉出有身體接觸的若干人等。


  用完排除法,還剩下三個可以下手的:一公務員 林濤林濤的好,在于對我有求必應。


  他也說過:“葉染,嫁給我、讓我照顧你吧!”如果我說,肚里的孩子是他的——那他準會開心得跳起來。


  可麻煩接踵而至,他一定不會讓我去墮胎。


  他巴不得讓我懷孕,但我旨在騙人騙錢,可不想真的嫁給他。


  容易得手,卻不容易甩開。


  長遠打算,這號人物待定。


  二大老板 方佳方佳不止一次,將我領到朋友面前說:“我女人。


  ”那種有權有地位的男人,帶個美艷小三出去是種無上榮耀。


  那次,方佳更是帶著我上游艇狂歡了兩天兩夜。


  我不算冤枉他,說不定這個經手人就是他。


  他最豪爽,就是寫下若干面額的支票“拿去”。


  可是他一家四口的歐洲游,啥時候回來不知道。


  不幸中招我懷孕了該找哪個情人來買單三富三代 張輝富不及三代,可張輝卻是當中例外。


  前陣子,他被個過氣小明星狂甩。


  于是哭個稀里嘩啦,我連續陪了兩個夜晚。


  他說:“可惜,你有男朋友了。


  ”我笑了笑,心里在吶喊:“你追我啊,你追我就放棄其他人。


  ”他沒有下文,卻說:“(兒童益智故事)要幫忙找我。


  ”總不能說:“我被人搞大肚子,你來買單”吧?想來想去不得其法,我東張西望之際有驚人發現:那避孕棒,竟然是過期產品。


  耶,一陣狂喜伴隨著一陣腹痛。


  我的親戚,終于姍姍來遲。


  放心了,一切無恙…… 這么的想著, 光頭也就彪呼呼的回道:“好!你大爺我就給 你這機會!讓你小子跟我單挑!”可是光頭的話剛落音,那位眼鏡男就緊忙上前來勸阻道:“ 五哥,你還是別中了他小子的圈套吧!這小子太雞賊了!再說,五哥,這小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燈!”聽得這話,光頭可是不高興了:“臥槽!他小子不是省油的燈,難道我老五就是省油的么?”“不是!那個……”眼鏡男又是急忙道,“五哥,你聽我說,這小子還是挺 能打的,所以別中了他的圈套!”這話,光頭更是不愛聽,便道:“麻痹的!就他能打?我老五就是祟包了?就是個孬種了?告訴你們,我當年出來混的時候,你們還穿開襠褲呢! 老子當年就是拿著根扁擔,從菜潭村一直打到鄔柳鎮,就這么出名的!臥槽,就他小子再能打,又能咋樣?”眼鏡男忙道:“不是不是!五哥,你聽我說,我們都知道你挺牛的!都知道你挺能打的!但是也沒有必要跟他小子單挑不是?”忽聽這話,光頭不由得一愣,呃?對哦?我……我他媽憑啥就要跟他小子單挑呢?他算他娘個球呀?想著,他忽地扭頭瞧了瞧 楊小川……楊小川便道:“老子就知道你個禿子沒種,不敢跟老子單挑!就你這種沒種的貨,還號稱是他們的大哥呢?怪不得你們 琛哥剛剛會扇你,原來你還真是個廢物!”“臥槽!!!”光頭忽地一聲震怒,急得脖頸鼓鼓的,青筋外露,揮手就怒要給楊小川一個大嘴巴子……可楊小川忙道:“喂喂喂,你想干嘛?咱們不是說好了是單挑么?你這算他媽咋回事呀?”但,光頭那一巴掌還是打了下去……而楊小川則是仰頭往后一閃,閃躲了過去。


  忽見都這樣竟是沒有打著他小子,光頭更是有些激惱了:“喲呵?!!你這兔崽子!!!你真以為自己很能打是吧?!!”楊小川則是回道:“我沒覺著自己很能打,但是有種跟你單挑,你有嗎?”光頭這個激惱呀,忽地一聲令下:“松開他小子!!!”眼鏡男忽見情勢如此,又是急忙道:“五哥五哥,你……你還是冷靜一些吧!別中了他小子的圈套!他小子這就是激將法!”可光頭就是一股激惱:“松開他小子!!!老子管他什么激將法不激將法呢!!!就算是個圈套又能咋樣呢?!!就他小子還能打過你們五哥咋地?!!”見得五哥如此,沒轍了,其中有兩名單瘦的 小弟也只好朝楊小川那方走去,打算給楊小川松綁了……就這時,楊小川卻是急忙道:“等等!”忽聽這個,光頭來勁了:“咋了?你小子怕了?怕挨揍了?”“不是。


  ”楊小川回道,“先說好,咱們得立個規矩。


  ”“你小子說!”光頭忙道。


  楊小川便道:“那成,先好說,要是你一會兒輸了的話,不許再公報私仇。


  輸了就是輸了,咱們得按照江湖規矩不是?要輸得心服口服不是?當然了,贏也得贏得光明磊落了。


  ”“成!”光頭許諾道,“就按照你小子的規矩!”話畢,光頭沖那兩個小弟說道:“給他小子松綁!”于是,那兩個小弟也就上前來給楊小川松綁了……在那兩個小弟在給他松綁的時候,他小子的兩珠子則是在賊溜溜的瞄來瞄去的,貌似是尋機會逃走……事實上,單挑挑個球呀?楊小川這廝只不過是想找個機會開溜而已。


  再說,他早就看出他們的這個五哥有點兒二百五,所以他這激將法也是奏效了。


  待一會兒,給松了綁之后,楊小川這廝站起身來,裝模作樣的活動了一下手腕,然后又是活動了一下腳腕,裝出一副單挑前的準備……光頭瞧著,有些急不可耐了:“臥槽!你小子還有沒有完了呀?準備好沒?”可是哪曉得楊小川丟下一句‘準備尼瑪個蛋蛋呀?’,扭身就朝后窗的那方跑去了……忽見情況不對,光頭惶急嚷嚷了起來:“逮住那小子!!!別讓他跑了!!!”光頭的話還沒落音,就只見楊小川就縱身撲向了后窗……‘蓬!’兩扇破爛的窗戶百葉,一撞即開,只見楊小川整個人就撲向窗戶外了……可是意外的是,‘轟!’的一聲,便是一陣雞飛狗跳的……原來是咱們小川醫生不巧撲在了雞窩中,很是狼狽,弄得一身雞毛,滿頭滿腦都是。


  更加不巧的是,待咱們小川醫生惶急的爬起身來之后,就有一槍口瞄準了他……‘鏜!’潛意識中,咱們小川醫生說了句‘尼瑪個蛋蛋呀!’,然后整個人便是歪歪扭扭的又倒在了雞窩中……‘噗!’的一聲,一地雞毛濺起。


  原來又是中了麻醉槍。


  接下來發生了什么,咱們小川醫生又不知道了?只是那個開槍的平頭一臉得意的說道:“麻痹的,你小子再狡猾,能跑得過我這麻醉槍?我他媽早就說了嘛,這可是一個高科技時代了,懂么?”而那光頭則是扭頭沖平頭罵道:“高你妹呀?快去把那小子拖進來!”……一個小時后,縣城,近郊的一套仿古式四合院內。


  一位兩鬢斑白的老頭正站在窗前凝神的望著窗外的風景,手里還攥著兩個核桃在轉動著,忽地,一位模樣還算憨實的老伯進了稟報道:“ 坤叔,阿琛來了。


  ”“嗯。


  ”那被稱為坤叔的老頭頭也沒回的應聲道,“叫他進來吧。


  ”隨后,不一會兒,只見之前在鄔柳鎮出現的那位矮戳戳的胖墩墩的背頭男,也就人稱的琛哥,他走了進來……聽著腳步聲,那叫坤叔的老頭仍是沒回頭,仍是就那樣的看著窗外,問了句:“秦羽國的那事辦得怎么樣了?”“嗯……”那位人稱的琛哥吱吱嗯嗯的,有些膽怯,貌似不敢說實話似的,但又沒轍,只好實話道,“還下落不明。


  ”坤叔面色忽變:“你怎么辦事的呀?”“嗯……那個……坤叔,是這樣的,本來是要辦妥了的,只是……只是后來被一小子給救了。


  ”“救了秦羽國的那小子是誰?”聽得坤叔那么的問著,那位琛哥有些膽怯怯的看了看坤叔的背影……那位坤叔仍是那樣,面向窗外,手心里在轉動著那兩個核桃。


  聽得阿琛沒敢吱聲,那位坤叔便有些氣怒的說了句:“我在問你話呢,救了秦羽國的那小子是誰?”“那個……”那位琛哥吞吞吐吐的,像是一時記不起來了似的,“就是……就是一個小村民,哦不,他說他自己是個小村醫。


  ”“小村醫?”那位坤叔忽怔了一下,然后又是問道,“哪個村的?”“是……好像是……小漁村的?”“什么叫好像是呀?到底哪個村的?”“小漁村。


  ”聽說是小漁村,那位坤叔又是忽怔了一下,然后追問了一句:“他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姓楊?叫楊什么……川?哦對了,叫楊小川!”“楊小川?!!”那位坤叔的臉色忽地變得格外的嚴肅了起來,嚴肅的有些嚇人,手心攥著的那兩個核桃也忽地停止了轉動……那位琛哥似乎也不明是咋回事,只好膽怯怯的點了點頭:“嗯。


  是的。


  楊小川。


  ”這話剛落音,也不知道咋了,只見那位坤叔忽地氣怒的轉過身來,一副怒要吃人的樣子,抬手就是一怒的掌拍在了那位琛哥的大背頭上……‘咔!’只見那兩個核桃在那位琛哥的(倆性故事)大背頭上被拍得粉碎的同時,一股鮮紅的血液就順著他額頭溜下來了……待那位琛哥反應過來之后,這才后怕的渾身一抖,當即就被嚇得尿了褲子,隨之只見他兩腿哆嗦得厲害。


  隨即,哪曉得那位坤叔又是怒的一巴掌扇了過來……‘啪!’隨著這一聲脆響,只見那位琛哥的頭都被打歪了。


  這時,那位坤叔才問道:“你們對他怎么樣了?”這一問,嚇得那位琛哥又是渾身一抖,哆哆嗦嗦的:“那……那、那個……沒、沒、沒對他怎么樣!就、就、就是……就是老五……老五把他綁起來了!”聽得這話之后,那位坤叔則是忽地震怒道:“馬上、立刻放了他!!!他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要你們這幫飯桶全他娘去陪葬!!!”這話嚇得那位琛哥的腿也不聽使喚了似的,便是‘噗通!’一聲,就跪倒在了地上!……這會兒,鄔柳鎮。


  當楊小川再次被水給潑醒后,他仍是不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處,只是知道自己目前還是沒能逃脫賊窩,還在原來那幫家伙的掌控下。


  由此,他心里這個郁悶呀,心說,尼瑪,有種的話,你們就別他娘用麻醉槍呀!那光頭見他醒來,那個惱怒呀,沖他啐了一口痰:“呸!媽的!你這小兔崽子喜歡玩是吧?成,那你大爺我就陪你玩玩吧!”說著,光頭扭頭沖兄弟們一聲令下:“把這小兔崽子丟到那間小屋里去,老子要玩死他!”那位眼鏡男頓時不解,一臉困惑:“五哥,那個……秦羽國的女人不是關在那間小屋里么?”聽得這話,那光頭不由得沖那眼鏡男罵道:“媽的!你這狗娘養的四眼仔平時不是挺聰明的么?這回咋就他娘犯糊涂了呢?老子要把這小兔崽子給秦羽國的女人丟在一起,難道你不明白啥意思么?”那些個小弟們聽得這話,一個個都不由得哈哈的樂了起來:“哈哈哈……”然后,其中的那個平頭樂嘿道:“四眼,五哥的意思是要讓我們看現場表演,懂球了么?”聽得平頭這么的一說,他們又是哈哈的樂了起來:“哈哈哈……”楊小川則是忽地緊張了起來,臉頰隨之漲紅不已的,暗自心說,麻痹的,他們不會真想看老子和一女的搞啥現場表演吧?老子可還是尼瑪童子之身呢,這事……臥槽……盡管如此,但是這可就由不得他了。


  忽然,上來了四個弟兄,也就直接將楊小川給架走了……由此,楊小川慌是掙扎道:“喂!你們想要干啥呀?”那光頭則是得意的樂嘿嘿的回道:“你這小兔崽子不是喜歡玩么?那你大爺我就陪你玩玩唄!一會兒表演可要賣點兒力哦,否則的話,你大爺我就剁了你的那個玩意!”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9519044.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456016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1231463.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9715564.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153404.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4797974.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309963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203838.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1152538.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1555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