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body porn


有線電視新聞網(cyewang)05電: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 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 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 表叔,怎么了? 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 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 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 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 差點沒站穩。


   不行,這是長輩,不能胡思亂想。


   蘇倩一個勁安慰自己。


   許文看得出蘇倩的掙扎,于是火上澆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幫我捏一下不。


   蘇倩一愣,瞥了一眼許文,發現他神色如常,于是應了一聲,輕輕揉捏起來。


   不得不說,她柔嫩的小手很靈活,每捏一下,許文的渴望就強上一分,不一會兒,那處直接把褲子撐了起來。


   蘇倩發現這一幕,完全移不開視線了。


   倩倩,你和阿杰結婚兩年了,還沒打算要個孩子嗎?許文問道。


   蘇倩反應過來,現在還年輕,先掙錢,以后再生也不遲。


   該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


  許文故意道。


   蘇倩臉一紅,還真被表叔說準了,每次兩三分鐘,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樣。


   不過她倒是沒想到許文會問這種話題,嬌嗔一句,哎呀表叔,這種問題,很難說出口啦。


   撒嬌似的語氣和柔媚的模樣,越發吸引著許文。


   在渴望趨勢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嚨干澀的說了句。


   倩倩,我好難受,你能幫幫我嗎? 真是想什么就來什么,可到了這一步,蘇倩反而猶豫了。


   也就是在這時候,一陣開門聲響起。


   蘇倩大驚失色,囑咐許文自己穿衣服,然后跑到了廚房。


   許文有些失落,關鍵時刻表侄子回來了,不過轉念一想,從今天表侄媳婦兒的反應來看,以后有的是機會。


   想著,他就打算出去,可剛走出來,就聽見廚房傳來蘇倩嬌滴滴的聲音。


   別弄人家了,表叔還在呢,要弄也回房間弄啊。


   吳杰輕聲笑道:沒關系,咱們動靜小點,反正表叔也看不見。


   聽到這話,許文激動了。


   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摸索著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來。


   他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廚房里面,為了不引起懷疑,他故意對著那邊喊了一聲。


   阿杰回來了吧,過來陪叔吹吹牛。


   吳杰此刻剛好把蘇倩的裙擺撩到腰部,嘿笑一聲,表叔,我在幫倩倩做飯呢,等會兒就陪您哈。


   說著,他一把扯掉蘇倩的丁字褲,扶住蘇倩的腰,腰身一挺。


   啊……蘇倩忍不住叫了出來。


   那么誘惑的姿勢,要不是吳杰突然回來,說不定就是自己和蘇倩弄了。


   許文撇撇嘴,倩倩怎么叫那么大聲,切到手了嗎? 沒有沒有,我們鬧著玩呢。


  吳杰喘息道。


   蘇倩撩了撩額前的秀發,胸前微微顫顫的,咬著嘴唇輕吟。


   嗯……你輕點,不然表叔發現了多尷尬。


   (啊啊啊好棒)嘿嘿,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么,旁邊就有個男人。


   蘇倩嬌嗔道:就你鬼主意多,啊…… 你沒發現,有人在旁邊,我更猛…… 許文話沒說完,就宛如死狗一樣,趴在蘇倩背上氣喘吁吁起來。


   這就,完事兒了? 許文嘴皮抽了下,他怎么也想不到,表侄子這么差勁,這一分鐘都不到啊。


   難怪表侄媳婦那么渴望,一個女人,得不到滿足,不想偷吃才怪呢。


   這要是自己,恐怕會弄得蘇倩來好幾次。


   兩人戰斗結束,吳杰就出來陪許文聊天了,兩人年紀也就相差十歲,所以話題還是比較多的。


   吃過晚飯后,許文就回了房間,過了會兒,吳杰推門進來。


   表叔,今天在按摩店工作還順利吧?吳杰關心道。


   許文點點頭,挺好的,還得謝謝你小子給我找了份活兒做。


   那就好,我剛聽倩倩說表叔你腿有些酸,要不,我給你叫個按摩 小妹放松放松。


   許文一愣,想不到這小子還挺會關心人,不過還是搖搖頭,算了吧,睡一晚上就好了。


   哪能呢,你就別推辭了,雖然你輩分比我高,可咱們這關系,跟哥們兒一樣,別不好意思。


   不等許文回答,吳杰趕緊道:樓下就有按摩小妹,賊漂亮,我這就去給你叫。


   說完吳杰就出去了,許文有些不開心,按摩小妹終歸是紅塵女子,哪有蘇倩給自己的感覺好。


   在心里嘆了后氣,躺在床上,腦海里全是蘇倩的嫵媚多姿的身影。


   幾分鐘后,吳杰再次進來,嘿嘿一笑,表叔,小妹來了。


   許文翻身一看,站在吳杰身后的,居然是蘇倩! 什么情況? 許文有些發懵,難道吳杰所說的小妹,就是蘇倩? 看蘇倩的樣子,沒有絲毫不情愿,反而眼神中充滿了渴望和期待。


   如果說蘇倩真的被自己吸引到了,想和自己做點什么,本應該瞞著吳杰才對,可現在…… 表叔,你們忙,我睡覺去了。


  吳杰扭頭瞥了眼蘇倩,叮囑道:這是我表叔,可得好好伺候,知道嗎? 他沖蘇倩擠眉弄眼了兩下,直接回了房間。


   許文還處于失神當中,這時候蘇倩走進來關上門,柔聲說了句。


   老板,您先躺著,我這就為您服務。


   蘇倩明顯刻意壓低了聲音,聽起來和之前不同。


   許文想不通吳杰和蘇倩為什么這么做,可對于蘇倩身體的渴望,容不得他想太多,直接躺在床上。


   呼吸急促道:來,來吧。


   蘇倩笑了笑,走到床邊,開始給許文按摩起來,她的手法并不專業,但是很舒服。


   由于她穿著一套薄紗睡裙,里面是真空的,胸前的雪白,徹底暴露在許文眼里。


   嘻嘻,老板受不受力?蘇倩的聲音十分魅惑。


   許文道:受力,你用力些吧。


   嗯呢…… 蘇倩臉蛋兒紅撲撲的,手指在許文胸膛處轉了兩圈后,一路下滑。


   動作有些生澀,可許文依然感覺很舒服! 嘶…… 那感覺真的很奇妙,許文沒忍住,伸手搭在蘇倩纖細的腰間,然后從睡裙里往上挪動,托住了兩片雪白。


   真大啊! 終于如愿以償摸到了。


   妹子,你的好大。


   蘇倩有些慌張,下意識躲了一下,表……老,老板,別這樣。


   情急之下,差點就露餡了。


   不好意思啊,我眼睛看不見。


  許文故意道。


   蘇倩嬌嗔一聲,沒事,老板你別亂動,人家好好給你按。


   許文也不再亂碰,他可不想因為自己太莽撞,而把表侄媳婦兒給嚇跑了。


   雖然不知道吳杰和蘇倩到底想干嘛,但這種福利,那令他相當滿意,可真是好表侄啊。


   好一會兒后,許文被按得有了感覺,下面的反應越來越強,看著蘇倩胸前晃晃悠悠的,他咽了咽口水,突然道:對了妹子,有特殊服務嗎? 什么特殊服務啊?蘇倩愣了一下。


   你說呢?許文壞笑一聲,趁蘇倩不注意,翹起來,猛地一把握住她的小蠻腰,腦袋埋在胸前的雪白上。


   蘇倩立馬知道了許文什么意思,想要掙脫開,可想到自己老公的事情,她咬咬牙,用手推搡著許文,柔聲道:老板,小妹是正規按摩,不做其他服務的,你還是好好躺著,不然等會兒到鐘了,我還沒給你按完呢。


   我給你加錢,弄不弄?許文不死心。


   蘇倩看著表叔那雄偉的部位,喉嚨滾動,內心也十分渴望,平時吳杰根本滿足不了她,很多時候甚至連前戲都沒有,完全不顧及她的感受。


   這也就算了,每次都三兩分鐘完事兒,她剛來感覺,就沒了。


   空虛多年的她,此刻也很難受,看著許文那處,眼神變得迷離起來,可下一秒,她猛地一咬舌尖,不行的老板,這不是加不加錢的問題,不好意思啊。


   許文皺了皺眉,上下打量著蘇倩,這么個尤物,表侄子滿足不了她,簡直暴殄天物,今天自己把她給吃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想到這,他心里竄出一頭惡魔,直接將蘇倩壓在了身下,一把扯開底褲,伸了進去。


   妹子,你都來感覺了,就讓老哥滿足你吧, 肯定會讓你很舒服的。


   不,不要……啊…… 蘇倩大驚失色,用力夾緊雙腿,可她哪是許文的對手? 蘇倩雖然在掙扎,可感受到那雙粗糙大手的愛撫,她又覺得渾身發麻,這種感覺,很舒服!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結婚了,如果眼前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表叔,或許,她早就不顧一切,淪陷了吧? 想到這,蘇倩覺得有些羞恥,她居然對表叔有了這種想法。


   妹子,你身上好香啊。


   許文一只手抓住那兩片雪白,鼻尖蹭在蘇倩小腹處,使勁嗅了嗅,那氣味,令他異常興奮。


   但就在這時候,吳杰突然在外面敲門。


   時間不早了,我表叔眼睛不舒服,得早些休息。


   聽到這話,許文下意識抽出手,有種被抓奸在床的感覺,而蘇倩也急忙跳下床,松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失落的,戀戀不舍的看了看許文下半身,幽怨道:老板,那我先走了,下次有需要再叫我哦。


   尼瑪,什么情況! 許文準備伸手抓住蘇倩,可不能表現得太過,這要是被發現視力恢復了就完了。


   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蘇倩已經打開門出去了,然后吳杰就探著個腦袋,嘿嘿一笑,表叔,按得舒服吧? 阿杰,這才沒一會兒,怎么就讓小妹走了,我還沒享受夠呢。


  許文埋怨道。


   表叔,下次,下次再給你叫,今天不早了,你早點歇著。


   說完不等許文回答,關上門就溜之大吉了。


   許文一頭霧水,不知道吳杰和蘇倩兩口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事到如今,視力恢復的事情,必須瞞著吳杰,這樣興許就能發現端倪。


   想到表侄媳婦兒的倩影,許文在床上輾轉反側好久,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來,就看到蘇倩正在客廳里安慰一個少婦。


   曉月,那臭男人又動手打你,要我說的話,趕緊離婚得了,咱不受這個罪。


   許文定睛一看,不由得呼吸一窒。


   眼前的女人,年輕貌美,身材豐腴,看上去比蘇倩還更勝一籌。


   雖然沒見過這個女人,但是通過她們的對話來看,關系應該不錯。


   許文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打量,那潔白如玉的大長腿,和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讓人忍不住想愛撫一番。


   還真是個尤物! 倩倩,你也知道,我家那口子,稍微喝點酒就亂打人,可平時他對我挺好的,所以…… 張曉月哭得梨花帶雨。


   她和蘇倩是鄰居兼閨蜜,每每受到委屈,第一時間就會來找蘇倩。


   張曉月雖然比蘇倩大上幾歲,可身材風韻絲毫不比蘇倩差,年芳二十八,保養得卻跟剛二十出頭似的。


   家暴的男人,不管是不是醉酒,都不值得原諒,你要是不愿意離婚也行,但也別太慣著他,這幾天你就住我家,先把他給晾著。


   蘇倩輕輕拍打著張曉月的后背,以示安慰。


   這不太好吧? 張曉月有些猶豫,畢竟她一個女人,別人老公還在家呢,終究不太方便。


   也是這時候,許文摸索著,慢慢走出去。


   倩倩,阿杰,有人在家么,你們聊著,我去上班了啊。


   蘇倩看到許文,不禁想到昨晚的事兒,臉一紅,趕緊走過來扶著,關心道:表叔,阿杰已經出門了,要不我送您去吧。


   不礙事,按摩店就在小區門口,挺近的,我能摸到地兒,你忙自己的。


   張曉月一愣,抹了一把眼淚后,走過來,柔聲說了句。


   倩倩,正好我渾身酸痛,想去按摩一下,你先去上班吧,我送你表叔去。


   許文看了看張曉月,頓時氣血翻滾。


   剛剛距離有些遠,沒太看清,此刻近距離看到,簡直美得冒泡。


   聽她說話的語氣,也非常溫柔,這么好的一個女人,她男人竟然舍得打她。


   這要是換做自己,疼她還來不及呢。


   也行,那就麻煩你了。


  蘇倩也沒見外,不過,得說好了,這幾天住我家,把你老公先晾幾天,讓他長點記性。


   可是,你老公也在…… 沒事,他朋友多,能找到住處,你就放心吧。


   那好吧。


   得到應允,蘇倩滿意的點點頭,叮囑許文幾句后,就收拾東西準備出門了。


   而張曉月,扶著許文,慢慢往外走。


  她的胸太大,隨著走動,會有輕微的晃動,也會時有時無的碰到許文的胳膊。


   聞著她身上的芳香,許文感覺太幸福了。


   想到接下來的幾天,能跟兩大美女共處一室,他就激動得不行。


   麻煩妹子你了,扶我一個瞎子。


  許文道。


   張曉月笑了笑,不麻煩不麻煩,你是倩倩的表叔,也算是我的表叔,不過看你比我大不了幾歲,咱還是各叫各的吧。


   也行,我叫許文,你叫我文哥就成。


   兩人聊著聊著,就到了按摩店,因為張曉月要按摩,正好和許文認識,就點了他的鐘。


   包間里,許文拿出精油在掌心一邊搓著,一邊說道:妹子,把衣服換了吧,方便按摩一些。


     今年剛高中畢業的小姨子,因高考成績太差,名落孫山,決定不再讀書了。


  她來到城里,求我們 給她找份工作。


    我心里話,你能干啥呀?要長相沒長相,要文憑沒文憑。


  剛從校園出來,沒一點兒社會經驗,家務活也不懂,苦活兒臟活兒更不想做,去超市當了一天服務員,又嫌累。


    如今那里會有好吃懶做的美差呀?我只好對她說,你剛剛才“解放”,暫時不用急著找工作,先 在我家幫一陣子忙,再做打算吧。


  她也非常聽我的話,就在我家里給做起了保姆。


    我 老婆也就是她姐姐,跟我在同一個廠子里上班,每天我倆簡直就要忙死了,經常輪流著倒班,要不我白天,她黑夜,要不我黑夜,她白天。


  兩人同時能上下班的機會很少見。


    家里多了一個人,我們的生活習慣就徹底被打亂了,不再像當初那樣隨意,還好,有了小姨子之后,雖然不些不方便,可方便的時候也很多,起碼能在家里吃上口熱飯,也不用為涮鍋洗碗,相互推卸了。


  驚險我差點 不明不白的背上 黑鍋了(3/3)  小姨子也有她的事情可做,上網,看電視,幾乎成了她的主業。


  剛來第一周之后,還有些拘束,后來就完全融入了我倆的生活。


  一家人在一起,也沒啥可尷尬的。


    結婚2年,我早跟小姨子混熟了,她更是跟我沒大沒小的,因為,我們也比她大不了幾歲,只不過進入社會比較早,她上學時間長而已。


    我今年23,老婆小我一歲,小姨子19。


  我雖然結了婚,可還帶有很多孩子氣,相比較之下,老婆要比我有高見,家里她是一把手。


    起初,老婆晚上有班,留我和小姨子兩人在家,她總覺得有些不妥,經我一再蔑視她,說這種詆毀的懷疑,有侮辱我的人格之嫌,她也就不再說了。


    我猜,她私下對 妹妹也有交代。


  所以,一直到最近,小姨子在我家里已住了近兩個月,我對她從來畢恭畢敬,即使偶爾有賊心卻也沒賊膽……  在這中間,曾有過一次突發事件,小姨子白天可能是吃壞了肚子,到了晚上后半夜,她開始不停地上吐下瀉,我給她找了藥,還去了她房間,給她“放血”(用針刺破頭,擠血)。


  驚險我差點不明不白的背上黑鍋了(3/3)  這一關心舉動,居然還被老婆褻瀆了好幾天,導致我第一次因為小姨子而跟老婆生氣。


    現在想來挺后悔的,我一慣都是一個好老公,對老婆更是寵愛有加,就因為這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同她吹胡子瞪眼睛,何必呢?  讓小姨子回她家去,不就完事了嗎?可老婆猶豫再三后,還是沒忍心把妹子趕出去。


  她知道,妹妹,高考不順,已經很難過了,后來好不容易鼓足勇氣,上門求他們找工作沒結果,又是一次打擊。


    如果她作為姐姐,家里連妹妹都容不下,爹媽往后會怎樣說呢?妹妹長大了,出嫁了,又會如何看待這件事?  女人的心思,往往都很重。


  一件小事,竟能想出一番大道理。


  再加上,老婆多心,多疑,我那次生氣,說真的,也是故意將了她一軍,給她一個下馬威,說這話,是小姨子已在我家里住有一個月的事兒了。


    現在回想起來,那件事,似乎是個分水嶺,之后,她好像沒有之前老實,也不常呆家里了,常常出去逛,偶爾還不回家做飯,她去了那里,我們也不好意思問?驚險我差點不明不白的背上黑鍋了(3/3)  問了她也不會說,她就這個性,還有著90后特有的固執,做事獨來獨往,說話吞吞吐吐。


  總是說半句,藏半句。


  要是遇到急性子跟她理論,肯定會被活活氣死。


    一些都顯得那樣平靜,卻誰也不知暴風雨會突然來襲,讓我措手不急。


  前幾天,岳母過生日,正巧那天又是休息日,我陪老婆,還有小姨子,一并回老家為她祝壽。


    席間,正當我們舉杯歡慶之時,小姨子極不爭氣又難以遮掩的開始嘔吐了兩下。


    嘴快的我不知深淺的說了一句別又是吃壞了肚子吧?老婆白了我一眼,意思是別把上次給她“放血”的事兒說了,以免引起誤會。


    整個過程,還是被心細的 丈母娘,發現了痕跡,她看了下小姨子,又看了我倆。


  小姨子,因為剛剛嘔吐,她提前離席,說想去躺躺……  那頓飯,丈母娘吃得肯定心情不爽。


  可能也正是基于有各種懷疑與猜測,便有了后來的亂七八糟的事情……  那天下午,丈母娘執意帶小姨子去了村里的衛生所,結果老中醫先是給小姨子把了脈,后來又讓她用試紙檢測了尿液,最后悄悄的告訴我丈母娘說,說她是懷孕了。


  驚險我差點不明不白的背上黑鍋了(3/3)  未婚先孕,這在農村是大忌,當場就把丈母娘雷倒了,她只好求老中醫,千萬別把這事說出去……  從村衛生院出來后,丈母娘忍氣吞聲的并沒跟小姨子說啥,只是說村里條件差,等改天帶她去城里看看。


    善不懂事的小姨子反而還有抵觸情緒,她說她可能是坐車時間長了,暈車。


  當天下午,我們要返回城里時,小姨子還要一并同往,可丈母娘這次卻堅決不同意……  第二天,丈母娘急風暴雨的帶小姨子又去了縣城醫院重做了檢查。


  證實了村醫生的說法,當即就給了小女兒一巴掌,還是醫生勸住了她。


    當問起是怎么回事?小姨子的臉剎那變得像紅布,可死活都不講是誰造孽。


  那天,丈母娘,(秦檜兒子怎么死的)果斷的決定把這個孩子處理掉。


    回到家后,丈母娘,把小姨子的整件事情全盤告訴了岳父。


  岳父也非常鬧火,在三逼問小姨子仍是無動于衷,反而讓她惱羞成怒,幾次想要去自殺,嚇得二老再也不敢動粗了。


  驚險我差點不明不白的背上黑鍋了(3/3)  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只好給我老婆打了電話,讓她趕緊回來勸勸小姨子。


  電話里也隱約把這件事告訴了我老婆,我老婆聽了也被驚慌起來。


    她預感到,丈母娘話里有話,矛頭像是有意指向了我。


  推理上他們也應該是這樣想了,確實在這段時間,小姨子那兒都沒去,只在我家呆了,結果懷了孕,除了我還有誰?  老婆臨走的時候,已經給我摞下了話,如果這件傷風敗俗的丑事,是我做的,她跟我沒完……  我被他們無端的指責,心里當然也是很受傷?這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呢?可我心里也還是非常不踏實,到不是因為心虛,而是根本想不出小姨子怎會成這樣?  最后,在老婆的勸說下,小姨子說出來實情,同時也為我平反昭雪了。


  我心情似乎一下子感覺變得很輕松,仿佛像是重見天日。


    原來,小姨子住在我家不久,有幾次曾我和老婆同時上班,就打電話約了她高中的男友,兩人便偷食了禁果,因為都沒經驗,便成就了她這樣子……驚險我差點不明不白的背上黑鍋了(3/3)  我想,今后小姨子肯定不會再來我家長住。


  老婆也應該對我徹底放心了,幸虧有她的提醒和防范,要不然,倘若我當時沒控制好自己,  到如今,這個黑鍋,肯定得我背,那結果顯然就大不一樣了。


  人呢!不做虧心事,才不怕鬼高敲門,事實面前,良心不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2118690.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77779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9213420.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392272.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1090692.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1748630.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6268685.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399183.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4129603.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235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