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 優衣


   黃子佼放話在年后要把 孟耿如回家!當然,首先說的可是心疼女友在拍戲的時候受傷!這位孟耿如到底是誰呢?竟然能讓現在 44歲的黃子佼動了結婚的年頭!孟耿如資料背景揭秘。


    據臺灣媒體報道,黃子佼近來接下23場尾牙,進帳近700萬元臺幣(約152萬元人民幣),女友孟耿如去年底拍《麻醉風暴2》撞頭造成輕微腦震蕩,黃子佼昨出席活動感嘆:“耿如拍戲時,現場兩條鋼絲有一條沒拉好,因(兩根一起插進去)而出事,拜托,這是別人的命啊!”  他透露,過年要到孟家見孟耿如奶奶,等她結束新戲宣傳,就準備把她娶回家。


    44歲的黃子佼終于“婚頭”,想盡快把25歲孟耿如娶回家,因為“去年太多人結婚生子了,包括舒淇、林心如,現在想想這種感覺還蠻甜蜜的。


  ”  黃子佼 求婚孟耿如可不是第一次了據說曾兩次被拒絕呢!  2015年,黃子佼獲得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他上臺領獎時當眾向交往近2年的24歲女友孟耿如求婚:“我們找時間結一結吧!”  但她繼先前在臉書 發文說“要冷靜一下”,昨又發文“人生大事需要 時間計劃”,二度拒絕 男友求婚。


    黃子佼強裝鎮定:“不管訂婚或結婚,我都尊重她的想法。


  ”  黃子佼獲金鐘獎,他領獎時先向工作人員、觀眾、歌手及評審道謝,接著當眾向孟耿如求婚,“最后我要謝謝最親愛的耿如,不管得幾座,我們找時間結一結吧”!但孟耿如卻在臉書發文表示:“恭喜所有得獎 的人,我大概需要冷靜一下。


  ”  孟耿如后來又發文表示,感情跟事業并不沖突,不過她正處于事業沖刺期。


  對于男友求婚,她表示“需要冷靜因感動大于驚訝,感情事業本就不需二選一,人生大事需要時間計劃”,等于間接拒絕黃子佼的求婚,文末不忘幽默說“我知道我不感性卻很性感”。


    對此,黃子佼無奈回應:“結婚本來就是2個人、2個家庭,甚至是2家經紀公司的事,她怎幺說就怎幺算吧。


  而且她沒否定呀,回到現實面,我們還是會很客觀地去計劃,沒問題的。


  ”  孟耿如拍攝了《火車情人Memory》,再拍微電影等,并有新加坡、大陸等地電影、電視邀約。


    網友普遍支持孟耿如的決定,“要中斷一切換成佼嫂身份這取舍,當事人一定很難決定”。


  也有網友認為她現階段結婚太早,“女方這幺年輕,還有很多時間”。


  另有人勸她點頭,“沒有人說一定要結婚,但是假如碰到懂你(你)的人,最好是把握”。


    還有人認為黃子佼求婚草率,“求婚詞沒誠意:什幺叫有空辦一辦。


  講得女方多渴望”、“沒準備10克拉鉆石是騙不到女孩子的”,也有人替黃子佼抱不平,“ 女人多的是..黃你有錢有事業..干嗎丟自己臉啊”。


    孟耿如名氣很大嗎?孟耿如資料背景揭秘!  孟耿如黃子佼的戀情是在2013年曝光的,黃子佼可是比她大19歲啊!  孟耿如,1991年7月20日生于臺灣,演員。


    孟耿如生于臺灣臺北市,父親是軍人,媽媽是服裝設計師。


  從小就開始學芭蕾舞,小學一直到高中都是念體育班。


  因不想跳舞以后成為職業,大學時放棄舞蹈,選擇就讀實踐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2007年,因擔任《nana》少女雜志平面模特被導演瞿友寧相中而參演電視劇《惡作劇2吻》,劇中飾演國中時期“林好美”一角,從此踏入演藝圈。


    2011年,在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中飾演“大仁妹”李淘淘。


    2012年,在偶像劇《剩女保鏢》中首次擔任女主角,同年出演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林正盛執導的電影《世界第一麥方》。


    2013年,孟耿如出演電影《親愛的奶奶》。


    2014年,孟耿如擔任女主角出演微電影《傾琴記》。


   “嘴上真不老實!”劉 二花說著話,手動了一下,略帶挑逗的指了指羅虎的褲襠:“你那不會也是馬馬虎虎吧?”“ 說啥呢!怎么會馬馬虎虎,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劉二花的話不停的撩撥著羅虎,羅虎一個轉身,將她抱住,雙手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游走了起來。


  “你就不能輕點!”劉二花被羅虎弄得氣喘吁吁,身體都 軟了,她瞪了羅虎一眼,她吐氣如蘭,指了指身后的布簾子。


  “好,好!!”羅虎壓低聲音,手上卻是沒停止動作,解開了劉二花身上的白大褂,眼珠子差點掉在了地上。


  因為劉二花那一對,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很是挺拔。


  劉二花看到羅虎的表情,自豪的 笑了兩聲:“怎么了,看傻了?以前沒見過這么大,這么好看的?”“沒,沒…”羅虎一邊說著,一邊咽了下口水,手慢慢的貼了上去,輕徑的摩挲著,今天他弄了兩個極品女人,真是走了桃花運了。


  “你說,是我的好摸,還是她好摸?”劉二花忽然道。


  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羅虎不知如何作答。


  劉二花說的她,當然指的是崔 寡婦


  她腦子里想了半天,這才緩緩說道:“姐,你說啥呢!我咋聽不懂呢?還有誰?”“少裝了,我又不是看不出來,還看不明白你和崔錦是咋回事啊!”崔錦就是崔寡婦的大名,這女人的眼睛真毒,一眼就看出了羅虎和崔寡婦之間的端倪!可羅虎知道,這事打死都不能承認啊,這一說出來豈不是被她抓住了把柄?“姐,你想哪兒去了,就是我腦瓜子蹭掉了點皮,她把我送這兒來了,你想的都是啥!我看你這人的思想不純潔啊。


  ”羅虎笑著道。


  “好,是我多想了,好吧?”劉二花當然不相信。


  為了不讓事情在繼續亂想,也為了堵住她的嘴,羅虎直接趴在了她身上,她不安的動了幾下。


  過了一會兒,劉二花的身子慢慢軟了下來,再也沒了剛才的模樣,她深深的被羅虎的技術所折服,全神的享受著羅虎的挑逗。


  “劉醫生,咋這么長時間啊,羅虎到底有沒有事兒啊?”崔寡婦突然 在外面開口, 嚇得羅虎一陣哆嗦。


  “崔寡婦,你急什么,還得等會兒,你以為這是跑肚拉稀啊!”劉二花假裝平靜的說道。


  “真的?用不用我叫鎮上的大夫過來看看?”崔寡婦在外面回答。


  劉二花聽完后,臉色不由得變了變:“不用了,一會兒就好,那個縫合傷口的線不夠用,你能不能去我家取點?線就在我家桌上!”說完后,她順著布簾底下扔出去一串鑰匙。


  明擺著,她這是想支開崔寡婦,想和羅虎單獨相處。


  崔寡婦大概沒想到羅虎和劉二花會這么大膽,所以只說了聲“那等著”,就撿起鑰匙離開了。


  劉二花的家離衛生所不算近,以崔寡婦走路的速度,來回起碼也得半個小時。


  聽見鑰匙叮叮當當的聲音越來越遠,羅虎開始不安分起來。


  他的手從劉二花略顯寬松的白大褂下擺探了進去,直接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然后慢慢的向上移動。


  劉二花臉上頓時露出一絲蕩漾的神采,她眼神迷離的看著羅虎,雙唇微微張開,那風騷的樣子,看得羅虎一陣興奮。


  伴隨著手上的揉搓,她腫脹得燥熱難耐,粗魯的將劉二花的白大褂向上掀開。


  “你,你…你咋這么厲害,姐都快受不了了。


  ”劉二花滿臉緋紅,雙眼直勾勾盯著羅虎某個地方。


  “當然了,還有更厲害的,要不要瞧瞧?”羅虎得意的回答,雙手依舊不停動作,劉二花那傲人之處,在我的手掌之中變幻形狀,那手感,別提多爽了。


  “難怪崔寡婦看你的樣子是那樣的…我感覺得出來,她一定很喜歡你,你和她之間的關系,別人看不出來,但是我能看出來。


  ”劉二花抿了抿嘴,有些嫉妒的樣子。


  見她這般模樣,羅虎頓時覺得好笑,這女人跟他還沒咋地呢,竟然就吃起別人的醋來了。


  “那你喜歡我這樣對你嗎?”羅虎壞笑道,劉二花那彈性,那手感,跟崔寡婦比起來絕對是不逞多讓,不愧是還未出嫁的年輕閨女。


  “你壞死了,那還用說嗎?人家…人家都快受不了了。


  ”劉二花扭著身子,臉色變得潮紅了起來。


  面對如此尤物,羅虎突然想到要是把她拍下來放到”狼牙”上去直播會怎樣?那些在上面給我刷汽車、豪宅的餓狼不是最愛看這種畫面么?越浪越蕩越真實他們就越嗨,票子自然嘩啦啦的跟著來。


  想到這里,我趕緊停手,然后去掏手機。


  “虎子,你干嘛?別停呀。


  ”見羅虎突然撤手,劉二花不滿的轉過身來,很顯然,剛才羅虎對她那樣,她是很享受的,當見到羅虎手上的手機時,她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興奮。


  “你也喜歡整這個?”“這…姐別生氣,我不是想偷拍,我只是看你背影太美,想留個紀念。


  ”“喜歡就多拍幾張,想要姐擺什么姿勢都行。


  ”劉二花看了看窗外:“不過我怕時間來不及,待會崔寡婦要是回來了可不好,要不回頭去我家?”我了個去的,羅虎本來還怕她會生氣,看這情形想必這女人還挺喜歡別人拍她這副模樣的。


  “你家?去啊,晚上一定去,不過現在,我可等不及哦。


  ”羅虎壞笑,繼續動作了起來,劉二花尖叫一聲,然后就呻吟起來,很滿足的樣子。


  事實上羅虎已經打開軟件拍攝,劉二花享受的全過程都被直播在了”狼牙”上。


  羅虎這個人雖然色,但是不是很壞,手機拍攝的時候,沒對著頭,因此,網上看直播的人,只要不是對劉二花很熟悉的,就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崔寡婦回來前,羅虎和劉二花已經收拾好戰場,劉二花繼續裝模作樣的給羅虎處理傷口。


  “你怎么一身汗?”趁著送縫合線的機會,崔寡婦探進頭來,沒想到一進來就發現羅虎的異樣。


  “疼…處理傷口疼的。


  ”羅虎趕忙編著謊話。


  崔寡婦將信將疑的看了羅虎一眼,接著又看了看劉二花,很顯然,她輕易就發現了蛛絲馬跡。


  更讓羅虎擔心的是,劉二花竟略帶挑釁的朝崔寡婦輕蔑一笑,嚇得他趕緊轉過頭,裝作什么也沒看見。


  讓(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羅虎意外的是,崔寡婦什么都沒說,反倒溫柔的拿紙巾替他擦汗,隨后又守在邊上擺出一副不走的樣子。


  劉二花畢竟不像崔寡婦那樣敢拉下臉,見她這次擺明了要在邊上監督,只好幫羅虎縫好傷口了事。


  走的時候,劉二花追到了門外,匆匆把一小瓶酒精塞到羅虎手里,又趁著崔寡婦不注意悄悄道:“晚上我家沒人,別忘了來我家拍照,想怎么樣都行。


  ”說完,她嫵媚的笑了一下,就轉身返回衛生所去了。


  劉二花走后,羅虎愣了下神,冷不丁手臂被人揪了一下,不重,但有一點點疼,原來是崔寡婦。


  “虎子,你可不能這么沒良心,這么快就被別人勾引走了。


  ”崔寡婦很是不滿地道。


  “我草,她竟然也看出來了,這女人的心果然都很敏感。


  ”羅虎心中一動,嘴上卻是道:“不會的不會的,你放心,我只是想多找點賺錢的機會,這錢賺了自然少不了你的份。


  ”“真的?”“當然是真的。


  ”“那你剛才和她…那個了?”羅虎沒想到她會這么直接,一時間支支吾吾的不知怎么回答好。


  見羅虎不回答,她又問:“那拍了嗎?”羅虎只好點了點頭。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1529275.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1032551.html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719881.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941193.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7151131.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195257.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4235833.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9521961.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2962717.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872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