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小说


其实 二宝这些年不断 上山打猎,他整整追踪了 狼王半年的时间,将蟒砀山的狼王击败,是王二宝的毕生理想,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跟它一较高下了。


  他无法抑制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嘴巴里呼出来的呵气都兴奋地颤抖起来。


  二宝把旁边的 丁香往怀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却对二宝会心一笑。


  女孩子虽然第一次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场面,可是因为有二 宝哥在身边,她充满了勇气。


  狼王晃动着巨大的头颅,同样纹丝不动。


  一双狼眼瞬间瞪得溜圆,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狰狞的刺猬,它冲着王二宝呲牙咧嘴,胡子抖动,露出一口狰狞的牙齿,嘴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仇恨声,恨不得把王二宝立刻撕成碎片。


  从前的仇恨一股脑显现在脑海里,狼王终于把持不住,要为自己的那条伤腿讨个公道。


  它低吼一声,身后的四条 大狼匍匐在地上,开始向着二宝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动。


  好比五只悬挂在墙壁上的壁虎在扑食,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到它们在移动。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一条大狼从草丛的背后探出了脑袋,冲着王二宝飞身就扑。


  哪知道大狼刚刚探起脑袋,王二宝就叩响了手里的扳机,嗖的一声,那根 利箭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射中了那条大狼的右眼。


  这把弓弩非常的强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气射穿了大狼的脑袋,几乎将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打着滚嚎叫起来,不到数秒,两腿一蹬,就跟耶稣哥哥下棋去鸟。


  剩下的四条大狼浑身颤抖了一下,但是它们没有撤退,而是 身子一纵,凑凑凑,一起跳在了王二宝和丁香的面前。


  这四条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们呲着牙,咧着嘴,冲着王二宝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个蟒砀山立刻抖了三抖,树上的枯枝烂叶也哗哗只掉。


  丁香 吓得妈呀一声,跳起来老高,身子一下子挂在了王二宝的身上,双手抱住了二宝的脖子,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不敢看。


  二宝一下将丁香护在身后,身子一转,飞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响了弓弩的扳机。


  另一支利箭呼啸而出,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条大狼的脖子,箭杆整整扎进去四寸还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样剧烈翻滚起来。


  剩下的三条大狼速度不减,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宝和丁香扑来。


  弓箭就是这样,距离远的话还可以射杀,距离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宝已经没有时间从箭壶里抽箭射击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将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飞身迎了上去,直扑狼群。


  为了保护丁香的安全,王二宝决定豁了出去。


  一刀划过,最前面的那条大狼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二宝的匕首生生拉断了它脖子上的气管,一腔颅血喷洒出来,二宝下面一脚,把它踹出去老远。


  那条狼的身子还没有倒地,第四条就扑了过来,咬的是王二宝的大腿。


  王二宝手里的匕首一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狠命刺了过去,扑地一声,刀锋扎进了进了第四条狼的脖子里。


  也赶上二宝的力气大了点,一刀将它的脖子穿了个透心凉,刀子从狼脖子的左边进去,右边都露出了刀尖。


  那条狼呜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同样不动了。


  短短几秒的时间,四条成年大狼被王二宝干掉,干净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条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 身体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它被王二宝凌厉的气势震住了。


  它冲二宝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缩,身体就像一阵剧烈的骤风,抹头就跑,转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宝吁了口气,疲惫不堪,浑身跟散了架一样倒在了地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好险,好险,他妈的老子差点报销,报销了没地方说理去。


  二宝抬手擦了擦汗,冲着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从恍惚中惊醒,女孩子都被刚才的一场大战惊呆了,她害怕二宝受伤,嚎哭一声扑了过去:“二宝哥,你怎么样?伤到没有?伤到没有?”王二宝摇摇头笑了:“没事,好险好险。


  别怕别怕?”没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进了二宝的怀里:“二宝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呜呜呜呜……”女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惊险的厮杀,也不知道蟒砀山的野狼会这么凶残,如果不是二宝哥在身边,几乎成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强壮征服了。


  二宝赶紧帮她擦去眼泪,哄她说:“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宝哥给你买新衣服穿。


  ”丁香的脸蛋却红了,羞答答说:“二宝哥,俺……裤子湿了,你找个地方,让俺换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宝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才看清楚丁香的裤子已经湿透了,是刚才被野狼袭击的时候吓得。


  女孩子就是胆子小,竟然会吓得尿裤子,王二宝咕嘟一声:“你们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嘴巴里埋怨,还是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递给了丁香让她换上。


  丁香接过二宝的裤子羞答答问:“二宝哥,俺穿你的裤子,那你穿啥?”王二宝说:“我里面有短裤,不穿也没事,这样比较凉快。


  ”丁香问:“这么冷的天,你冻着咋办?”二宝说:“没事,我是男人,耐冻。


  ”丁香破涕为笑,拿起二宝的衣服躲在了一块岩石的后面。


  冲他莞尔一笑,说了声:“不许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阵风,北天边飘来一片浓密的乌云,咔嚓一个惊雷在头顶上炸响,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王二宝嘻嘻哈哈背着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个山洞,冲进去以后,他们已经淋成了水鸭子。


  丁香冻得浑身打哆嗦,颤抖成一团,脸色都青了。


  两个人就像秋雨里的树叶,一起颤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墙壁上还有火柴和半截蜡烛。


  这个山洞二宝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时候栖息的地方。


  二宝是小中医,长年上山采药,有时候采药回不去,需要找个地方暂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这里收拾一下,当做了暂时的小窝。


  划着了火柴,点着了那半截蜡烛,二宝升起一团篝火。


  干柴很潮湿,放进火堆里比比伯伯作响,冒出阵阵青烟。


  中秋的后半夜开始寒冷,两个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个劲的往二宝这边靠。


  篝火映红了两个人的脸。


  王二宝心疼地不行,用力搓着丁香的手问:“丁香,冷不冷?”丁香 笑着摇摇头:“不冷。


  ”嘴巴里说不冷,身子却一个劲的往二宝的身上靠。


  现在的丁香美极了,因为刚淋了一场雨的缘故,女孩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剔透的曲线,的确良衬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宝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来,心跳起伏。


  二宝说:“丁香,把衣服脱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会生病的。


  ”丁香摇摇头说:“不,脱光衣服,还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宝说:“这有啥,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对,你会看到我的一切,我也会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会把身子给我嘛……”丁香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说:“二宝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宝会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怀里,双臂一用力,丁香的脸靠(豁达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怀抱宽广无垠,散发出一股成熟的朝气。


  丁香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


  王二宝可以清楚地听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声。


  “丁香,不如在这里,你把身子……给我吧。


  ”丁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静了,不等她明白过来,王二宝已经吻住了女孩的嘴! 想着 张岚不自觉得朝 老李的那里伸出手去。


   而一直装睡的老李,透过眼睛缝看到这一幕,心里乐开了花,身体的反应越加强烈。


   正在这时,意乱情迷的张岚,轻轻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我不能对不起张三。


   于是她收回了伸出了手,站起身来。


   但是她心底的渴望却没有减退,于是她站起身来,往浴室走去。


   当张岚关上浴室门的时候,老李坐了起来,一脸的失望,张岚怎么就突然收手了呢。


   正在老李懊恼之际,卫生间里传来了一阵压抑的低吟声,老李立马精神了。


   难道说,张岚在卫生间里…… 于是,老李麻溜的爬了起来,走到卫生间门口。


   老李竟然发现卫生间的门,没有关严实,还有留了道缝,老李立马凑了上去。


   只见张岚坐在马桶上,双腿微张,一只手在胸前的雪白上来回捏弄着,另一只手早已经伸入了裙底…… 老李看的眼睛都直了,恨不得立马冲进去,跟她来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但是他知道,除非他用强,不然不可能得到张岚,只能用手抓住自己的那 东西,来回活动的。


   几分钟之后,突然,只见张岚抽搐了一下,满脸潮红,一个异味充斥着整个卫生间。


   老李嗅着这特殊的气味,身体的反应越加强烈了。


   老李知道张岚已经到了,倒是老李却还没有释放出来,但是老李知道,张岚快出来了,要是被她发现就不好了。


   于是,立马转身回去装睡。


  只是裸露的那东西,依旧是那么的狰狞。


   不一会儿,张岚收拾完毕,走出卫生间,一回来就看见老李的那东西。


   张岚刚刚稍微满足的身体,又开始透漏出了渴望,她知道她想要这东西!她想要用它填满自己…… 张岚的身体想要它,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么做。


   她的脑中仿佛又两个小人,一个再说上吧没关系的,放纵一次吧,谁让张三满足不了她!另个声音说到,你是一名教师,怎么可以这么浪荡,你要有自己的底线,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张岚直直的盯着老李的兄弟。


   暗道:我不碰它,我就看看总可以吧。


   张岚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 看着那东西,越看越喜欢,脸离老李的那东西越来越近,鼻息也越来越急促。


   装睡的老李,也感觉到了异样,那里好像有什么气体打在了上面。


   老李微微睁开眼,发现张岚蹲在地上,面色潮红的看着自己的那玩意,猩红的小嘴离自己那里只有一点点距离,炙热的鼻息都已经打在了那东西上面。


   看到这一幕,老李的反应越来强烈了,那里也大了几分。


   张岚看见老李的那东西又变大了,惊的小嘴都张开了。


   老李看见她那微张的小嘴,想到要是能把自己的那东西放进去,那该是多舒服。


   老李这念头一起,就在也克制不住了,看着张岚所在的位置,老李一个翻身,往前一挺。


   那东西直直的打在了张岚的嘴角,那瞬间柔软的触感,让老李打了一个哆嗦。


   而张岚也被这突然的一幕惊醒,羞红着脸,跑到一旁躺下了。


   老李懊恼无比,但是也知道没有机会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张岚早早的就起来了,看着熟睡的老李,已经老李因为早晨而起来的那里,俏脸微红,早早就去上班了。


   等老李醒来的时候,张岚早就不见了。


   之后的几天,张岚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样,一直躲着老李。


   直到有一天,张岚的表妹 张凤突然搬家,张凤是张三的小姨子,比张岚小两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刚找到工作,为了离公司近点,张凤重新租一套房子,张岚一时之间找不到人帮忙,就喊上了老李,去给她表妹搬东西。


   老李开上了他的面包车,带上了张岚,就去找张凤了。


   李叔好。


   第一次见她表妹,老李就被惊艳了,一米七的个头,身穿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老李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李叔,我脸上有东西吗?张凤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


  老李害怕被张凤看出来了自己的窘迫,赶紧转移了话题。


   好的,李叔,今天谢谢你了。


   说完她就对老李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张凤的那里跟张岚不相伯仲,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老李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张岚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老李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张凤同样如此,她的衣服,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看上去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老李突然在床底下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


   蕾丝做成的丁字裤,在丁字裤的中间,还有一块斑驳的痕迹,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 张凤发现老李手中的底裤,立马花容失色。


   尖叫一声,就跑过来把底裤从老李的手里抢了过去。


   忘了洗了! 张凤的一张俏脸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她慌忙底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老李笑了一下,当做回应,就继续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才把张凤的东西收拾好,然后上车准备去新家。


   张岚坐在了车后排,张凤坐在副驾驶,老李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 房东在不在家,一时半会回不来,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也没什么事干,没过一会儿,张岚和张凤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因为老李没有开空调,不一会儿的时间,张凤和张岚就香汗淋漓了。


   张凤为了散热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臀部,清晰可见。


   老李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张岚已经睡的很香了。


   老李忍不住把她和张凤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张岚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张凤的身材跟张岚不相伯仲,但是身上多了一丝青春靓丽的味道。


   老李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


   如果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拿下,也算是此生无憾了!老李暗自想道。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张凤娇躯失去平衡,缓缓的倒在了老李的怀里。


   老李抱住了张凤,只感觉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以及一阵淡淡的香气从张凤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张岚表妹的身子这么软,还这么香,老李吞了口口水,暗暗想道。


   倒在老李怀里后,张凤依旧没有醒过来。


   昨晚,张凤玩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现在她睡的很沉,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老李抱着她,看着她没有一点反应,不由得胆子慢慢变大了起来,老李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臀部上摸了一把,张凤的臀部没有张岚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臀部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张凤突然哼了一声,老李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张凤仍旧紧闭着双眼,老李放心了下来。


   老李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臀部抚摸了起来。


   老李摸了一阵,觉得不过瘾,手指伸向了她那让人心驰神往的地方,在那里轻轻摩挲着。


   张凤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脸色也变得潮红。


   老李顿了一下,发现张凤依然没有清醒过来,于是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张凤的玉体抽搐了一下,张凤动情了。


   老李乐了,这么敏感,以后自己得手的机会就更大了。


   老李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张凤的手机响了,吓得老李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李凤瞬间从梦中惊醒,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老李的怀里趴着,一阵害羞。


   立马坐着了身子,接起电话来了。


   喂,您回来了是吗?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电话是房东打来的,张凤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张凤接完电话,然后羞红着脸对老李 说道


   抱歉啊,李叔,影响你休息了吧。


   没事。


  老李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张凤尴尬的回应了一下,然后去叫张岚起床。


   表姐,起来了,房东回来了。


   张岚醒过来之后,老李几个就开始搬东西了。


   张凤租的房子在5楼,而且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老李跟张岚两个人帮她(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搬完东西,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李叔,表姐,我请你们吃饭吧! 看着时间也快到饭点了,老李帮张凤搬了这么多东西,张凤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提议说清老李他们吃饭 好啊,不过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张岚笑着问道。


   去云天酒店吧,请你们吃西餐张凤想了一下道。


   云天酒店?哪儿太贵了吧!云天酒店吃一顿饭怎么也得上千块,张岚有些不舍得。


   没事,今天你们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也不能小气啊!张凤大方的道。


   那我先去洗个澡!一身都是汗。


  张岚说道。


   我也去!张岚钻进浴室后,张凤也跟了进去关上了浴室门。


   臭丫头,你我洗澡你跟进来干嘛啊!浴室里传来了张岚的抱怨声。


   怕什么啊,我们小时候不都是一起洗澡的吗?张凤不以为然的说着。


   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


  张岚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老李可以清晰的看到,张岚和张凤两人的轮廓。


  张 岚和张凤都是人间极品,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表姐,你的怎么看上去比我大了,让我摸摸。


  两人洗澡时,张凤突然发现,张岚的那两团,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张岚有些羞怒了。


   她嬉笑着,朝张凤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表姐,痒死了,我投降,不要在摸我了。


   臭丫头,还敢不敢摸我了。


   表姐,你跟我说,你哪里突然别大,是不是姐夫帮你弄大的? 浴室内,张岚和张凤不停的嬉闹,老李在门外听着她们的打闹声,家伙都起反应了。


   隔着玻璃门,看着她们两人若隐若现的玉体,老李心中浮想联翩。


   他很想冲进去,把这里面的两人全都给享受了,但是老李还是忍住了。


   不过,老李感觉那里都快炸了。


   老李捏着那东西,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


   突然老李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张岚和张凤丢在了阳台上的 里衣


   老李如获至宝,拿起来了她们的里衣,就把她们的里衣套在了那东西上,轻轻晃动了起来。


   这让老李兴奋不已,老李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一样,内心兴奋无比。


   几分钟后,老李一个哆嗦,终于释放了,将所有东西都留在了她两的里衣里面。


   得到满足后,老李才清醒过来,看着里衣上面斑驳的痕迹,有些慌了,赶忙找一张纸巾将里衣擦干净。


   然后,把里衣放回了原位。


   过了一阵,张岚和张凤才从浴室出来。


   然后两人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张凤对老李笑着招呼道:李叔,走吧! 老李点了点头,便跟着她们一起朝门外走去。


  坐上了面包车,老李载着她们朝云天酒店驶去。


   云天酒店是全市最大的西餐厅,价格昂贵,张凤今天请老李和张岚吃饭,确实下了血本的。


   老李几人刚刚走进餐厅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有的男人都被张岚跟张凤吸引了目光,老李则有些高兴,吸引他们的张岚张凤两姐妹,都被他占了便宜。


   老李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他们开始点东西了。


   表妹,点了这么多东西啊,我们吃不完的。


  张岚说道。


   好不容易请你和李叔吃一次饭,一定要吃开心了才行张凤坚持道。


   通过点菜,老李能感觉的出来张凤是个热情大方的姑娘 虽然是姐妹,但是,张岚更加温柔,更加细心,她们姐妹俩的性格差距挺大的。


  饭吃到一半,突然间,有一个身上纹着刺青的壮汉来找张岚和张凤要联系方式。


  张岚和张凤 不愿意给他,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大,壮汉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他抓住了张凤的玉臂,死活不松手,张凤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给我松开手!关键时刻,老李站了起来,一声怒喊。


   你TM谁啊?给老子滚蛋?壮汉看了老李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轻蔑。


   哼!找死!老李冷冰冰的说道,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老李一把抓住了壮汉的胳膊,用力一掰! 啊!松手,快松手啊,手要断了,断了啊!壮汉歇斯底里的惨叫了起来。


   还要嚣不嚣张了?老李笑着问道。


   我错了!大爷,你快松手啊,胳膊真的要断了!壮汉求饶道。


   给我滚!在让我看见你,我打死你。


  老李暴喝一声,就松开了手。


   壮汉甩了甩手,立马跑了。


   李叔,您可真是老当益壮,一下就把小混混打跑了!张凤有些崇拜的道。


   还是老子,要是放在以前,对付这种人的,我一个人打十个都是轻轻松松的老李笑着说道。


   李叔最厉害了,我敬您一杯!张凤笑着举起了酒杯。


   我一会还要开车。


  老李委婉的拒绝道。


   那就喝以水代酒!张凤笑着,递了过来一杯水。


   老李笑着接过水,喝了一口。


   吃过饭之后几人也没干啥,老李先把张凤送回了家,然后带着张岚回了家。


   不过,离开前张凤主动加了老李的微信。


   回家后,生活再次陷入了平静之中,张岚依旧每天上班,下班。


   张三出差的日期再次后退了好多天,张岚对他有些不满。


   但张岚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她知道张三的事业正在关键的时候,她身为贤内助,必须支持丈夫的事业。


   又过了几天,突然下了一场小雨,气候变得凉爽了不少,张岚又穿上了她心爱的紧身牛仔裤。


   她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她丰满的玉臀在老李面前晃来晃去的,每次都把老李看得心猿意马。


   一天张岚很晚才下班回来。


   回家后,她脸色有些难受的回到了卧室。


   老李知道张岚的身体不太舒服。


   老李在厨房熬了一碗乌鸡汤,端着给张岚送了过去。


   张岚躺在卧室的席梦思上,她的紧身牛仔裤已经脱了,她上身穿了一件清凉的小背心,下身穿了一件只能到大腿根的短裤,她正躺在床上玩手机。


   房东,你怎么进来了? 见老李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张岚下意识的说道。


   张岚,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来,我给你熬了一碗乌鸡汤,暖暖身子。


   老李笑着把乌鸡汤递了过去 如今脚受伤更加的脆弱,过去很久, 林子惠才放开他,眼底闪烁着,只是没了原来的拒绝, 陈正一喜,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小心翼翼的将 嫂子放到床上,可怜的看着嫂子,将红花油重新取出来,慢慢的替嫂子擦药,可能是陈正刚才的动作,林子惠卸下防备,安静的任由陈正擦药。


   空气中有种莫名的因素,一点一点眩晕开来。


   待擦完药,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林子惠看他虽然痴傻,按摩的技术实在不错,坐起身正准备道谢,隐约觉得后背有些不太舒服,陈正立马看出她的不对劲,上前扶住林子惠,关切的询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


  林子惠也没有察觉出异样,摇摇头道。


   想了想腿上还是不太舒服,陈正刚才的按摩确实很不错,便试探着看向陈正:要不然你再帮嫂子按一按? 陈正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忙不迭答应下来,手掌熟练的在林子惠的腿上按摩着,半点儿不像是个傻子。


   林子惠就这么斜靠在被子上,左手抵在脑袋上,眼睛看着陈正不知道想什么。


   陈正更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绽。


   所以更加卖力的给林子惠按摩。


   正想着,手掌不经意触碰到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林子惠不由得呻吟出口,比刚才的幅度还要大,陈正想了想昨天晚上的 事情,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正巧这一幕被林子惠看在眼里。


   手缓缓伸过去,抓住陈正的手,陈正愣了愣,不过很快装作傻乎乎的模样:嫂子,怎么了? 陪嫂子玩个游戏好吗?林子惠讳莫如深的笑着,本来她不打算做对不起陈伟的事情,可是如今,陈家只有他们两个人,虽然说是个傻子,但也算是男人,尤其是昨晚看到陈正的伟岸之后,林子惠心里也是犹豫不决。


   一面是道德伦理,一面是正常需求,就这么想了想,指了指旁边的柜子:你帮嫂子取个东西,好吗? 什么东西?陈正一头雾水,又等不到什么回答,听话的走过去,将柜子打开,然后就看见一条红绳,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好歹陈正现在也算是个正常男人,怎么会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把戏。


   转过身看向林子惠的时候,又是那种天真的模样:嫂子,要绳子干什么? 来,陪嫂子玩了这个游戏,嫂子给你奖励。


  林子惠诱惑的说着,将红绳套在陈正的脖子上,看陈正一脸迷糊,不由得起了玩意,阿正,不愿意? 没有。


  陈正连连摇头,装作不知道道,嫂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现在帮嫂子舔一舔脚好吗?林子惠继续诱惑着说道,嫂子的脚现在受伤了,阿正愿意帮嫂子这个忙吗? 当然愿意。


  陈正连连点头,不等林子惠说什么,走到炕边,蹲在林子惠的脚边,长时间的劳作并没有让她的脚变形,反而清瘦白皙,比起农村那些粗糙的脚,好了太多。


   林子惠温柔的看着陈正,见他缓缓的用嘴咬住小拇指,吮吸的时候整个人再也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口,双手死死的抓住被子,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了魔一般。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会,以前都是她提起来,陈伟勉为其难的附和,算不上尽心,后来怀孕,这些更是变成了奢望。


   林子惠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傻子会让她情动到如此的地步。


   啊……身体不住的颤抖着,陈正看她一脸魔怔的样子,再也控制不住,直接起身将林子惠压在身下,身上的碎花裙被尽数扯下,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陈正整个人压在林子惠的身上,准备将运动裤脱下的时候,脸上结实的挨了一巴掌,随后听见林子惠的斥责声,你要干什么? 陈正当时愣住,手足无措的看着林子惠,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林子惠挣扎着起身,将衣服披上,冷眼看着陈正。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憨傻痴笨的小叔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嫂子,我……陈正一脸委屈,不敢看嫂子的脸,他害怕一个不小心,会让嫂子看出什么破绽,他不想让嫂子伤心,更不愿意让嫂子恨他。


   如果让嫂子知道他已经恢复神智,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清楚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肯定会把自己从陈家赶出去的。


   我错了。


  过去很久,陈正低着头,活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林子惠原本还想责备,不过看到陈正这个样子,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你出去吧。


   说来这件事情她也有错,如果不是她勾引陈正,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低头,看到陈正的运动裤被硕大顶起来,又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联想翩翩,能跟这样的极品在一起,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想归想,现实归现实,她终究是跨不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陈正点点头,不敢看林子惠的脸,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整个一下午林子惠都没有再出来,陈正饿的头晕眼花,又不敢去找林子惠,只能巴巴的望着头顶的云,心里难受不已。


   从小到大,真正给过他关心的只有嫂子,所以陈正心里很清楚,他对嫂子不仅仅只是依恋,更多的是喜欢,他想让嫂子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种想法如春笋一般,在心里一旦生根发芽,就很难去除。


   陈正很想把自己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嫂子,很想光明正大的跟嫂子在一起,可是又不敢去说,他害怕嫂子知道真相之后会赶走他。


   他宁愿就这么以痴傻的身份留在嫂子的身边,也不愿意从她身边离开。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陈正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被一股浓浓的饭香味吸引过来,抬眸看了眼窗外,天色早就已经暗了,陈正吸了吸鼻子,准备下炕听见了敲门声,抬头,看到嫂子端着饭菜进屋,橘黄色的灯光下,嫂子的脸柔和的过分,注意到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笑了笑:一天没吃饭,饿了吧? 嫂子答应给你的奖励,吃吧。


  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鸡蛋和肉片,顺带还有两碟凉拌菜,陈正本来胃里饿的不行,现下看到热气腾腾的面,顾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林子惠看着他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将心底的想法压了下去,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恢复了神智。


   本来陈正今天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林子惠有些多想,他的动作不像是傻子可以做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看……是她想多了。


   等陈正吃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嫂子一晚上都没有动,甚至姿势都没有改变,陈正本来想问问,可是后来想想发生的事情,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吃笑着将碗放到边上:嫂子,饱了。


   嗯,那就行。


  林子惠从回忆中醒来,冲陈正笑笑,起身习惯性的摸了摸陈正的脑袋,温柔道,那你早点睡吧。


   嗯。


  陈正点点头,模样活脱脱就是还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着林子惠从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渐被清冷所取代。


   转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听(性插故事)着外面的虫叫声,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算起来,他这个 大哥对他也是极为照顾的,在陈正生病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虽说不是尽心尽力,至少也是衣食无缺。


   后来嫂子嫁给大哥,次年便有了儿子,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据,给他的东西从未变过。


   陈正心里清楚,他对于嫂子的依恋,远远的超过了男女之间的感情。


   唉……想到这儿陈正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幸亏白天的时候嫂子一把推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开了自己,他们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大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更加没有了睡意。


   而这边,林子惠将儿子哄睡下,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对面的房间,刚才看陈正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人会有这样的一天。


   如今这个情况倒好,他不过是个傻子,就算心里别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当这是一场春梦,梦醒了,她也该回到现实当中。


   次日,天一大亮,林子惠便出门准备捕鱼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鱼,虽说个头不大,味道还可以。


   正好她生了儿子之后也没时间去城里犒劳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林子惠有自己的傲气,不愿意整天家长里短的说闲话,便一大清早的准备去池塘里捕鱼,刚出了巷子口,听见有人叫她,林子惠转过头,看见一身黑色紧身裙的 刘玉芳站在路口,花枝招展的看着她。


   头发烫了大波浪卷,画了精致的妆容,只是太白,远远看着就像鬼一样。


   林子惠好半天才看清楚来人,随手将网放在边上,走过去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说刘玉芳前几年外出打工,这一走就是五六年,因着和陈正的关系不错,那时候经常来陈家玩,以前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现在也打扮的这么时髦,实在叫人眼前一亮。


   刚到不久。


  刘玉芳笑着走到林子惠的跟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傲人的胸围,就算不穿内衣也不受丝毫影响。


   白里透红的脸上透出一点朴实,身材匀称,眼里早就没了当初的青涩,活脱脱就是家庭妇女,不过比村里的女人保养的好,一张脸上愣是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嫂子,这是去哪儿? 准备去村口抓几条鱼回来。


  林子惠笑意盈盈,给陈正补身子。


   说着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刘玉芳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走到刘玉芳的跟前,顺势搂住刘玉芳的腰,指了指不远处的院门:阿正还是老样子? 是啊。


  林子惠叹叹气道,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说不准她和陈正真的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子惠想好了,只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照顾儿子和陈正就是。


   刘玉芳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同情林子惠,想了想在她耳边道:我送你个东西。


   什么啊?林子惠好奇的看着刘玉芳,顾不得将网拿上,被刘玉芳拽着离开。


   陈正是被一股浓浓的鸡汤味给勾引醒来的,睁开眼,早就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将自己收拾利索,准备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故意将鞋子穿反,撒娇着走到门口,靠在门沿上,一边撒娇,一边打呵欠道: 嫂子,我……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光被人挡住,从上往下看,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擦的发亮,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正,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刘玉芳笑着捏了捏陈正的鼻子,只觉得可爱至极。


   小的时候,陈正就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