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xxx


換做自尊心強烈的 女人,可能現在都該尋死覓活的了。


  “今天的事,你不準出去亂講,不然的話……” 趙媛媛開始威脅著我,聽著她冷冰冰的話,我竟然有些害怕。


  不應該是我威脅她,用那些令人羞恥的照片,讓她臣服于我的嗎?可現在,為什么我會害怕?我 是在擔心事情敗露后我被炒魷魚嗎?不,可能我是在害怕我以后再也見不到她了,不知道在什么時候,我好像已經愛上了她,我喜歡趙媛媛,不光光是喜歡她的 身體


  我如同小雞啄米般的 點頭,并且保證說:“媛姐,我絕對不會和任何人提起的,你放心吧。


  ”我的話趙媛媛稍微安心了些,她嘆了口氣,很無奈似的。


  我其實很費解,從平常的點滴中來看,趙媛媛是很渴望 男人的,這點毋庸置疑,可是,她為什么又會這么排斥男人呢?甚至,哪怕她在和我發生了關系之后,還對我這么冷淡,也不希望別人知道這件事情。


  是因為看不起我嗎?肯定不是,至于是否有別的原因,那我就不知道了。


  這時,趙媛媛沖我擺了擺手,對我說:“行了,沒事你就先走吧。


  ”因為好奇,我實在忍不住,問她:“媛姐,你現在是不是特別后悔,特別恨我?因為你喝醉了,我得到了你?”趙媛媛立馬抬起頭,水汪汪的眼睛瞪著我看。


  她說:“你沒有得到我,你以后還是你,我還是我,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瓜葛。


  ”趙媛媛的話強硬到了我根本就無法抗拒與反駁的一個地步, 看著她的目光,我覺得這個女人是恨我的,別看她剛才叫的那么歡,那么的主動。


  事后,絕對的翻臉不認人。


   我沒有再問她什么,而是很識趣的低下頭,輕聲道:“媛姐,對不起。


  ”她又嘆了口氣,哀怨的眼神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憐憫,她說:“算了,都過去了。


  ”“ 張言,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多想,我還是那句話,從今以后,你還是你,我還是我,我依舊你的媛姐,你的領導,我們是上下級的關系。


  ”“我不恨你,或者說,我可能還有一點感激你。


  ”就在我即將離開她辦公室的時候,趙媛媛的一句話,讓我頓時停住了腳步。


  她感激我,感激我什么?我疑惑的看著趙媛媛,她忽然笑了,笑的有些凄慘,是真真正正的凄慘美。


  “謝謝你讓我再一次感受到做女人的快樂,如果時光還能倒退幾年的話,當初的我,現在可能早已將你默認為 我的男人了……”說真的,當她把這句話說完的時候,我已經徹底愣住了。


  這個女人,到底經歷了什么?我只知道她是個離異的女人,可從她的話里聽,我覺得,這個女人肯定有著不一般的經歷。


  究竟是什么,能讓一天美若天仙的女人,對男人近乎死心?趙媛媛笑的很凄慘,卻依舊很美,那種笑意,讓我心疼。


  我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話好了,不知所措,我甚至忘記了現在本該要走,要離開的。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她又是一笑,說道:“我也不知道今天為什么會突然和你說這些,本來,我都該忘記了的,呵呵……”如果說之前,我只是單純的由迷戀她的身體變成愛上了她這個人的話,那么現在,我或許更想進一步的了解她,深入她,知道她的每一段過往。


  因為,我想從今天,從這一刻起,好好的呵護這個女人,讓她不再受傷。


  我想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好男人的,我就是。


  我情不自禁的走了回去,我站在她的面前,輕聲說:“媛姐,有什么心事你就說出來吧,說出來,心里就會好受一點。


  你可以當我是你的弟弟,有什么話,你對我說。


  ”我看著她的眸子,很真誠,我的真誠是發自內心的,我相信趙媛媛能感覺的到。


  “有煙嗎,給我來一根……”趙媛媛苦笑著,我拿了一根煙給她,然后點著。


  我以為她會抽煙,雖然我對抽煙的女人近乎沒有好感,但是我可以接受她的一切。


  只不過,趙媛媛猛地吸了一口后就嗆得咳嗽,眼淚兒都擠了出來。


  我一把搶下了她掐著的煙,我說:“不會抽就別抽了。


  ”趙媛媛生氣的瞪著我,“我要你管嗎,你是我誰啊?”借著酒后的微醺,她沖我發火,但是我卻一點都不生氣,我微笑著說:“如果我說,我是你的男人呢?”“我的男人?呵!我的男人早就死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在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竟然靠近了趙媛媛。


  我溫柔的捧著她精致粉嫩的臉蛋,看著她嬌艷動人的模樣,這是一張多么漂亮的臉啊。


  鵝蛋臉,細眉好似柳條,櫻桃小口,那雙仿佛會說話的眼睛清澈又朦朧,水汪汪的黑白分明,流露出來的目光,似哀傷也似柔情愛戀,配上長長的睫毛,格外的攝人心魄。


  我忍不住想要封住她的唇,可是我又怕她對我反抗,甚至對我更加的反感。


  我說:“媛姐,從第一次見你我就喜歡上你了,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脫俗,如果能夠和你在一起,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趙媛媛彎彎的睫毛抖了抖,淚眼中朦朦朧朧的。


  終于,我沒有能忍住,還是吻了上去。


  “唔……”我溫柔的吻讓趙媛媛抗拒著,我沒有強迫她,所以她反抗的比較厲害,兩只小手抵在我的胸前,想要將我推開。


  當然,我沒有去強迫她,也不會這么容易就被她給拆開。


  我的唇依舊抵在她的嘴邊,只是她的皓齒關得死死的,讓我沒有一點可乘之機。


  到最后放棄 的人還是我,掙扎了許久后,我被她推開,我有些意猶未盡。


  她有些厭惡的看著我,說:“張言,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膽子很大?”我撫摸著她柔滑的粉臉,她生氣了,身子有些發抖,但是沒有再拒絕我,任由我撫著。


  “媛姐,難道你剛才的快樂都是偽裝出來的嗎?不,我相信一定不是這樣的。


  我張言可以對天發誓,我給你的快樂也不僅僅只是身體上的,還有精神的享受!”“媛姐,我愛你,相信我好嗎,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快樂的女人,成為所有女人都羨慕的女王!”趙媛媛看向我的神情逐漸變了,她說:“你是認真的?”我不可否認的點點頭,在那一刻,我是真的愿意守護她一輩子,我不嫌棄她曾經結過婚,更不嫌棄她現在是個離異的單身女人。


  她把我放在她臉上的手拿開,不緊不慢道:“你說的這種話,我聽的實在是太多了,我憑什么信你?”“那你要我怎樣做才信我?”我說:“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趙媛媛仰起了頭,她吧眼眸中的淡淡淚珠全部擠了回去,然后說道:“三個條件,能做到的話,我可以考慮做你的女人。


  ”我點了點頭,靜靜的等待著她的條件。


  “第一,我趙媛媛雖然不敢說自己有多么優秀,但多多少少還算有點才華,我也不希望以后有人戳著我的脊梁骨,說我的男人靠我活,是個吃軟飯的,這意思你懂吧?”我再一點頭,我當然懂,她是真的很優秀,相信趙媛媛也不會隨意嫁給一個窩囊廢一般的男人,以后出門都抬不起頭,給人說三道四的。


  “第二,我離過婚,所以我父母也特別擔心我的未來丈夫人品如何,即便你能過的了我這關,還得二老點頭,這才算完。


  ”“第三,說實話,我從來沒有談過一次戀愛,我當初結婚也是被催的,結果……唉,說真的,我想要體會一次戀愛的感受,那種讓我可以怦然心動的感覺,你能做到嗎?”趙媛媛的三個條件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但是為了能夠抱得美人歸,我決定還是得拼一把。


  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嘛,有時候不逼自己一下,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廢物!信心在胸口點燃的那一瞬,(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我緊緊握住了趙媛媛白皙滑嫩的小手,她沒有對我進行躲閃,看著我,眼神柔情而又復雜。


  我說:“首先,我對你的愛絕對是真正的,或許我現在不夠優秀,但是請你好好看著,這個月我會將自己的銷售提升,別的不說,我一定會超過李東和程明。


  其次,我張言雖然說不上什么高風亮節,但大丈夫有可為有可不為,我清楚的很,相信伯父伯母見過我后,一定會相信我的。


  最后,我想說……我其實也沒談過戀愛,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當我把話全部說話,我的后背已經滲出了大量的汗水,浸濕了我的衣裳。


  緊張,不安,趙媛媛會接受我嗎?空氣仿佛都在這一瞬間內凝結了,我緊張到了連大氣都不敢喘的那個地步,我真的很怕趙媛媛連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都不給我。


  我不想讓那一次的美妙永遠失去,以后只能在那虛幻的夢境中回味,我不想……趙媛媛似乎是在猶豫,因為她看著我,水汪汪的大眼睛時不時的輕眨著。


  “噗嗤。


  ” 一夜情與買春的本質 區別是什么?一夜情是渴望 欲望的男女雙方為了彼此 性欲望的滿足去發生的一種性愛,而買春只是一方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欲望。


  一夜情讓男女雙方回歸了社會最原始的時期,此時學識、品格都居于次要地位,性是首位。


  我們總是從道德層面譴責一夜情,只是一夜情真的只是道德退敗的表現?一夜情是本我的 呼喚按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一夜情”的欲望源自“本我”的呼喚,是人性本能的流露。


  弗洛伊德曾在《一個幻覺的未來》中指出,“人是一個受本能愿望支配的低能弱智的生物。


  ”所以,渴求“一夜情”,乃是人之常情。


  而按照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性愛是人類的原始需求滿足,是隨時隨刻存在的,也是沒有選擇的;而情愛則是人類高層次的精神追求,是在特定情況下發生的,也是有選擇的。


  馬斯洛曾言:“人類區別于動物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他有自制力。


  ”所以,心動不等于行動,人在大部分條件下,都能克制“一夜情”的沖動欲望。


  一夜情漸漸走向大眾一夜情在學歷高者身上比較普遍,因為它主要在網上傳播,同時越是高學歷的人,就越能為自己的行為做合理化解釋,從而獲得心理的平衡。


  發生“一夜情”者以社會白領居多。


  原因就在于這些人結婚比較晚,有的甚至恐懼結婚,但又需要性,所以會尋找性伙伴。


  調查顯示,一夜情正在向低齡化、低層次化發展,由此,一夜情正在通過各種途徑從小眾化的“高端”走向大眾化的“低端”。


  調查中易發生一夜情的人群主要以學生、異鄉打工者為主。


  大部分一夜情易發人群是在尋求刺激,首先因為他們沒有明確的 生活目標,于是希望通過不負責任的性來擺脫生活的空虛,這樣的行為最終可能發展成心理學上所說的“性成癮者”。


  再者,由于性文化的逐漸開放,傳統道德的束縛 能力變弱,人們對待性的態度更開放了,而打工者和學生由于本身是非辨別能力和自制力的欠缺,極易被“一夜情”所誘惑。


  虛幻性愛無法改變現狀一夜情只能一時緩解某種焦慮與壓抑,卻不能永久加以緩解。


  換言之,一夜情在滿足著一個人肉體欲望的同時,也在欺騙著一個人的心靈。


  由此,那種指望一夜情后男女會產生感情,甚至帶來婚姻的想法,大多是在自欺欺人。


  一夜情會造成個人的諸多危機,如道德危機,對于縱欲的自我譴責,尤其是對于有家庭的人而言,“一夜情”在心理上是種新鮮的生活調料,但更能引發自我心理危機和家庭危機。


  男女在一夜情中的區別男性的欲望較多受到身體化學的影響,需要適時發泄,而 女性的欲望則更多受到大腦的影響,需要充分地鋪墊。


  所以,男性在“一夜情”中尋求 的是刺激和新鮮,而女性則尋求的是感情和希望。


  換言之,男性嘗試“一夜情”,其結局大多是一個圓點,性是起點,也是終點;而女性嘗試“一夜情”,其結局則大多是一個三角形,性、情、自我保護三條線各守一邊,他們喜歡使用LELO的情趣用具。


  一夜情-挫折的逃避地美國著名婚姻顧問格雷有個觀點,即“男人鉆洞,女人挖井”。


  就是說,當男人遇到挫折時,他首先想到的是逃避,恰如躲在地洞里不出來,然后再慢慢恢復;而女人遇到挫折時,她首先想到的是求助,如沉在井底等待救援,十分渴望得到別人的理解和安慰。


  由此,“一夜情”的目的往往不在于性本身,而在于舒緩緊繃的情緒。


  事實上,生理學的研究也表明,人處在緊張狀況下,性激素會被激活,性欲望也會提高。


  “一夜情”,到底會給當事人帶來(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什么,恐怕只有男女雙方的良知最清楚。


   輝哥的全名叫 陳輝,是個標準的地痞流氓,幾年前陳輝的姐姐陳爽嫁給了鎮派出所的所長劉雄,有了劉雄這個姐夫做靠山,陳輝短短幾年的時間就在鎮上開設賭場、酒店、KTV…… 吳 大壯的錢,全都輸在了陳輝開設的賭場,并且欠了陳輝兩萬多塊錢的賭債,半年前吳大壯下面的寶貝被廢,喪失了男人的尊嚴,正是陳輝的杰作。


   而吳大壯死不悔改,越輸越賭,越賭輸的也就越多,債臺高筑,根本沒有償還的能力,于是,陳輝就把主意打到了吳大壯那個漂亮媳婦兒 孫雪娥的身上。


   陳輝開出的條件很變-態,讓孫雪娥陪他睡一晚上,就抵消吳大壯五千塊錢的賭債,只要睡個四五次,基本上就能抵清所有的債務。


   陳輝帶著吳大壯來中原大藥房,其實目的和 林嫻一樣,都是為了那種吃了以后能讓人意亂的藥。


   不一樣的是,林嫻準備給 牛蛋吃,陳輝卻是讓吳大壯帶回家給孫雪娥吃。


   呦,輝哥今天怎么有空親自過來了?柜臺前的中年婦女看到陳輝,馬上就笑著迎了上來,她走到陳輝跟前,剛巧聽見后面那個小青年的話,于是伸手指著林嫻的背影夸贊道:輝哥的眼光真是不錯,剛才那個姑娘白白-嫩嫩的,如果能把她弄進KTV去當公主,肯定招人喜歡。


   陳輝點了點頭,朝身后的兩個小青年道:你們開我的車,現在就跟上去看一下,那個妞兒是哪個村子的。


   好咧。


   兩個小青年對視一眼,轉身便走。


   輝哥,那個妞兒我認識。


  吳大壯見陳輝居然對林嫻有意思,于是趕緊插話道:她叫林嫻,是我們村子的,而且跟我是錯對門的鄰居,早就死了爹,家里只有一個媽,一個妹妹,還有一個收養的臭瞎子,聽說她和那個臭瞎子從小就訂了娃娃親…… 末了,吳大壯道:只是……她和那個臭瞎子從小住在一起,不知道有沒有睡過,還是不是個雛兒。


   是雛兒!絕對是個雛兒!旁邊的中年婦女拍著胸脯道:慧姐看女人,一看一個準,剛才她來買藥,我一眼就看出來她是干凈的…… 話到此處,自稱慧姐的中年婦女稍微頓了一下,然后話鋒一轉,道:不過,她現在是個雛兒不假,估計很快就不是了,所以,輝哥如果想收了她,下手一定要快。


   什么意思?陳輝疑惑道。


   慧姐笑道:她剛才從我這里買走了兩枚烈女散,肯定是打算讓那個臭瞎子睡了她。


   聞言,陳輝一怔,扭頭看向吳大壯,哼道:她,我要定了,既然她是你的鄰居,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今天晚上睡了你媳婦兒,我給你抵五千的債,如果你能讓我要了她,我給你抵一萬! 一萬?吳大壯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林嫻竟然比孫雪娥更加值(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錢,早知道這樣,他早就把林嫻介紹給陳輝了。


   輝哥放心,包在我身上! 吳大壯感覺這是撿了個大便宜,他拍著胸膛接下了這個任務,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陰狠的冷笑,暗自腹誹道:臭瞎子,敢碰老子的女人,娃娃親是吧?未婚妻是吧?好啊,老子這次就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讓你他媽也償償自己的女人被別人弄的滋味兒…… 吳大壯坐著陳輝的車,和陳輝一起回了杏花村,到了村口,陳輝把車停下,然后把一枚黑色小藥丸遞給吳大壯,冷笑道:回家想辦法讓你媳婦兒把它吃了,等藥效發作,你再回來,我一個人去,今天晚上肯定把你媳婦兒伺候的服服貼貼,三天下不了床。


   好。


   吳大壯接過那枚小藥丸,緊緊攥在手里,臉色有些難看,不管怎么說,孫雪娥畢竟是他的媳婦兒,胸大、腰細、腿長,是個男人見了都會眼饞,為了五千塊錢讓陳輝去睡自己的媳婦兒,他想想都覺得窩囊。


   陳輝看出了吳大壯的猶豫,于是伸手拍了拍吳大壯的肩膀,笑道:當初是我不小心踩碎了你下面的東西,現在讓我去和你媳婦兒睡覺,我辛苦一下,說不定還能把她的肚子搞大,到時候你既拿了錢,又白撿一個大胖小子,豈不是一箭雙雕,兩全其美? 這……吳大壯的臉一黑,咬牙道:輝哥等著,我這就去! 牛蛋回到家以后,就跑進自己的臥室,關上門,悄悄在屋子里研究他的那雙眼睛。


   眼睛突然 復明,這讓牛蛋又驚又喜,而驚喜過后,他更多的還是疑惑,搞不懂瞎了十幾年的眼睛,為什么會突然間莫名其妙的復明。


   最重要的是,牛蛋的眼睛復明以后,不僅能夠看到一般人看見的東西,而且,似乎可以一眼看穿女人身上的衣服。


   小牛,你姐回來了,快出來吃飯。


   王艷梅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把牛蛋嚇了一跳,他回過神,趕緊應道:嗯,我知道了。


   在把事情徹底搞清楚之前,牛蛋并不打算把眼睛復明的事告訴王艷梅和林嫻,所以他拿起床邊那根用了十幾年的竹桿,繼續裝出一副瞎了眼的樣子,敲著竹桿走出了臥室。


   王艷梅和林嫻把香噴噴的雞湯端進堂屋,放在了餐桌上,見牛蛋出來,王艷梅趕緊把其中一碗雞湯往前推了推,笑道:小牛快過來,這碗雞湯是你的,多喝點兒。


   好,謝謝王嬸兒。


   王艷梅對牛蛋向來很好,牛蛋哪里會想到,王艷梅給他的這碗雞湯里面,其實放了藥,而且為了增強藥效,王艷梅把林嫻買來的那兩枚黑色小藥丸一次性全都放進了牛蛋的飯碗里。


   牛蛋來到餐桌前坐下,把竹桿隨手放在一旁,朝著林嫻看了幾眼。


   六歲之前的記憶對牛蛋來說十分模糊,已經忘了林嫻小時候的樣子,所以這一眼,算是牛蛋第一次真正看清林嫻的樣子。


   漂亮! 和孫雪娥一樣的漂亮。


   別傻愣著了,小牛快吃,吃完讓你姐給你洗個澡,然后趕緊回屋睡覺。


  王艷梅不知道牛蛋的眼睛復明,見牛蛋不動筷子,她頓時就急眼了。


   林嫻瞪了王艷梅一眼,俏臉刷的一下就紅透了。


   洗澡?牛蛋愣道:王嬸兒,不是一直都是你幫我洗澡的么?怎么今天要讓小嫻姐…… 王艷梅隨口說道:嬸子今天干活的時候不小心把手給崴了,現在連筷子都拿不動,正好你姐等會兒也要洗澡,干脆你們兩個一起洗得了。


   啊? 牛蛋低頭看了一眼王艷梅的手,端著碗吃的正香呢,那叫拿不動筷子? 有古怪! 牛蛋意識到有些不太對勁,可是他不想這么快就暴露自己眼睛復明的事,所以干咳一聲,假裝什么都沒有看到,埋頭吃飯。


   這邊雞湯剛吃完,那邊,王艷梅已經迫不及待的去浴室放好了水,朝林嫻催促道:小嫻,攤子媽來收拾就行,你快點兒帶著小牛進去洗澡。


   我……知道了。


   該來的總是要來,林嫻雖然有些不太情愿,可是略微猶豫一下,還是乖乖的走到牛蛋跟前,牽住牛蛋的右手,慢慢走向對面的浴室。


   牛蛋的眼睛雖然復明了,卻突然感覺自己的腦子好像不夠用了,像是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著頭腦,搞不懂王艷梅和林嫻搞了這么一出,究竟是要做什么。


   到了浴室門口,林嫻紅著臉道:小牛,來,先把衣服脫了。


   嗯。


   以前都是王艷梅給牛蛋洗澡,脫衣服這種事他早就習慣了,所以沒有任何遲疑,三下五除二,直接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個一干二凈。


   林嫻硬著頭皮把牛蛋拉進浴室,讓牛蛋坐進浴缸里,然后她拿了一條白毛巾,蹲在浴缸旁邊,小心翼翼的擦拭牛蛋的身體,從頭到腳無一疏漏。


   特別是擦到牛蛋那個特殊位置的時候,擦著擦著,牛蛋下面竟然漸漸的有了反應,猶如一頭被喚醒的雄獅。


   突然間的變化把林嫻嚇了一跳,頓時臉紅耳赤。


   牛蛋也感覺到了下面的異樣,苦著臉道:小嫻姐,我……我好像有點兒不太舒服,肚子里面火熱火熱的,身體脹得難受…… 牛蛋沒有撒謊,他肚子里面確實一片火熱,就好像有一個火球正在炙烤他的身體。


   小牛你……你別著急,姐有辦法。


   林嫻一看眼前這種情況,就知道是那兩枚藥效開始發作了,于是咬咬牙,豁出去了似的,騰的一下站起身,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給扒了個干干凈凈。


   小嫻姐,你這是…… 牛蛋傻眼了,抬頭一瞧,林嫻那玲瓏的身段,在毫無遮掩的情況下,瞬間就映入了他的眼簾,他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咕嚕咽了口唾沫,只看一眼,鼻血就差點兒流了出來。


   虧得林嫻現在羞臊不堪,沒敢去看牛蛋的眼睛,要不然,看到牛蛋那瞠目結舌的樣子,傻子也能看得出來,他的眼睛其實已經復明了。


   林嫻脫完衣服以后,背對著牛蛋站在浴缸旁邊,羞道:小牛,你站起來。


   站起來? 牛蛋一愣,雖然疑惑不解,卻還是乖乖照做,隨著嘩啦一陣水響,他那魁梧的身體就站在了林嫻身后。


   小嫻姐,然后呢?牛蛋低頭看著林嫻那光滑而平坦的后背,強忍著內心那股火熱的沖動,一臉好奇的問道。


   然后……林嫻頓了一下,道:你不是難受嗎?姐能讓你很快就會不難受了…… 林嫻也是拼了,話落,她突然回過頭,彎下腰,然后右手微微一用力……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2890174.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7074135.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4834294.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7689270.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5031382.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517215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372477.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9967954.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3656045.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6579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