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ohamaru x moegi


她忍不住 想著,如果是自己騎在曾 大膽身上的話,應該是非常深的才對,一想到這里她竟然潤了起來,嚇她一跳……光想一下就變得這樣,連她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怎么啦?還等什么?不下車嗎?”曾大膽剛才就是故意的,他已經察覺得出來, 白鷺就是那種口是心非的 女人,只要稍微聊過一下就知道了,而且生完小孩又沒有辦法和 老公溫存,再加上他昨天晚上偷窺到的 方志明那一方面,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滿足得了白鷺,他知道她現在應該是身心都十分饑渴。


  反正他和白鷺沒有任何關系,而且他和方志明的關系也只是表面和諧,做這樣 的事情他還真的是一丁半點的壓力都沒有。


  白鷺心中忽然警鈴大作,因為曾大膽說這話的時候是貼在她的耳邊說的,低沉性感的聲音傳入到了她的耳中,讓她感受到了 男人的渾厚,半邊身子馬上就禁不住軟了下去,底下更是洶涌得厲害。


  她輕輕地咳嗽了一聲,說今天拉練的有點嚴重,所以腿有點軟,讓曾大膽先下車,自己隨后就下。


  曾大膽那雙澀瞇瞇的眼睛盯上了白鷺,她今天穿的還是健美褲,所以那一團包裹起來有那么一點亮眼,不過她這次穿的這一條褲子比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有什么異樣。


  曾大膽有一點失望的下了車,白鷺看見他下車了之后趕緊的張開伸手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她臉上火辣辣的。


  白鷺暗暗懊惱,覺得自己不應該這么想的,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 身體還是不可遏制的想要得到某樣 東西填滿……她有些燥熱難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


  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下了車跟在曾大膽的后面,兩個人若無其事一般的上了電梯,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剛走進屋子,白鷺就看見喝醉了酒歪倒在沙發上面,已經睡得像一只豬一樣的方志明。


  白鷺瞧見方志明居然喝成這個樣子,心里的氣頓時不打一處來:“志明,你醒醒啊,你怎么在這里睡著了?”白鷺把手里面的包往旁邊一放,匆匆忙忙的上前去,蹲下來的時候那渾圓正好對著曾大膽。


  剛才在車庫里面看不到,因為那里光線非常昏暗,但是家里面的光線十分充足。


  曾大膽看著那條緊身的健美褲底下赫然出現了一小團…這還真是一個瘙貨!曾大膽在心里面這樣想著,眼睛卻緊緊盯著不放,那褲下的春光一覽無遺。


  白鷺可能察覺到了自己彎下腰來可能會被站在身后的舅舅所看到,所以趕緊又直起身來,果然,她轉過頭去便瞧見了曾大膽那一副意味深長的笑容,她不禁咳嗽一聲,和曾大膽說道:“舅舅,你看志明喝的太多了,而且身體又很沉,我沒有辦法把他拖到臥室里面去,要不你幫幫忙吧?”曾大膽笑著點了 點頭,隨后把人從沙發上面架了起來,往臥室那里去,而白鷺則是跟在身后伸手掏了一把,當下便紅了臉。


  剛才自己彎腰肯定被這大澀狼所看到了,心中又惱又怒,可是又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蔓延在自己的心底。


  白鷺還在想著曾大膽在車子上面所說的那一句話,她知道項曾大膽這樣的身價,還有身材和樣貌,從來都不缺女人,之所以會在地鐵上面猥褻人,不過就是為了尋求刺激罷了,偏偏下手的對象還是她。


  所以,這是不是代表她就是他口中那一個尤物?白鷺一想到這一個就覺得心潮澎湃,她嫁給方志明之前也有過不少的前任,甚至還出去約過見過不少人,也和很多人上過床,各種各樣的她都嘗試過了。


  方志明的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好在他花樣多,也算是能彌補一下先天的不足,而且方志明這人和她相處起來特別的好,對她也很愛護,所以白鷺才會心甘情愿的給他生小孩。


  只是婚姻并不是兩個人的事情,生完小孩之后一系列的問題才接踵而至,讓白鷺有些疲憊,要不是小孩可以丟回娘家那里幫忙看著,她現在估計已經和方志明吵得天昏地暗了,哪里還有時間去健身和賺錢。


  白鷺在身后看著曾大膽架著自己老公往臥室里面去,突然覺得老公和曾大膽相比,可以說是一個天一個地,一個是發福走形的身材,另一個是一副健碩高大的身軀,看起來特別可靠,而且富有男人味兒,讓白鷺心跳不已。


  曾大膽把人帶進去之后,也沒有想到方志明竟然一把趴在了他的身上,口中胡言亂語 說了一大串,曾大膽還沒有反應過來,方志明哇的一聲竟然吐了他一身,曾大膽被這酒氣還有吐出來的東西熏的一臉。


  他急忙把臉別到一邊去,可是衣服已經沾滿了這吐出來的東西,白鷺見狀立刻上前去:“舅舅,實在是太對不起了,你先回房間休息一下換件衣服吧,這里我來收拾。


  ”白鷺一邊說著一邊就要上前,但是曾大膽尋思著,這可是一個刷好感度的好機會,于是攔在了白鷺的面前:“算了,反正我現在也臟兮兮的,何必再讓你沾手,你就在旁邊看著吧,拿個拖把還有垃圾鏟過來,我把這里收拾一下。


  ”白鷺這才忙不迭的點了點頭,匆忙的走到陽臺那里拿了垃圾鏟還有掃把,回來的(兒童智力故事)時候發現曾大膽竟然已經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給脫掉了。


  她今天早上倒是有看見赤果著身體的曾大膽,可是因為自己當時所有的目光都被底下的那地方給吸引了,所以沒有看得太清楚。


  剛才在車庫里面倒是上手摸了一下,雖然感受過那美好的觸感,但直截了當的看見輪廓還真的是第一回。


  曾大膽的身材要比別的男人好上一些,這個年齡段有這樣的身材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他的肌肉比較緊實,但腹肌還有胸肌什么的,倒不算是太過于成形,可這一切都沒有什么所謂,最讓人著迷的還是他下半的某個地方。


  那里光是看一眼就讓人覺得臉紅心跳,呼吸急促,特別像是白鷺這種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親密的女人。


  每到夜深人靜,瞧著在身邊睡的已經打鼾的老公,白鷺就覺得心中一陣空虛,不光是心里面,就連身體里也希望別人來填滿她。


  要是被那塞的滿滿的,這種感覺肯定非常的美妙吧?白鷺癡癡的想著,曾大膽看她有些走神,于是叫了一聲:“白鷺,你怎么了這是?”白鷺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把手里面的掃把還有垃圾鏟遞了過去,然后看著這健碩的男人將地上的污穢清理了干凈,還順帶的幫方志明擦了一把身子,才把人送到了床上。


  看著方志明在床上呼呼大睡,白鷺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兒,明明知道他半年多沒有回來了,回來之后肯定會疲于各種各樣的應酬,可是這個男人卻完全忘記還有 老婆在家里。


  “我先去把垃圾給倒了,你能不能去屋子里面給我放點熱水,我回來的時候想洗個澡。


  ”曾大膽跟白鷺這么一說,白鷺聽了之后趕緊點頭,這個男人還是挺體貼的,除了好澀一些之外,她心里面這么想著。


  回來的時候曾大膽就直接進到了浴室里面去,把浴室門一打開便覺得熱氣升騰撲面而來,朦朦朧朧之中,他看見了一個碩大在他面前晃動,穿著健美褲的女人,顯得曲線非常的好看,讓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一把,曾大膽尋思著這樣的臀,如果是從后來一次的話,肯定會浴仙浴死……他努力的控制住,讓自己的手不要貼上去,隨后咳嗽了一聲看向了白鷺,白鷺把水放好了之后立刻站起了來:“舅舅那你先洗個澡吧,我現在出去。


  ”白鷺說完便朝著門那一邊走了過去,可誰知道腳下一滑差一點就摔倒了,還好曾大膽眼疾手快把人往懷里面一撈。


  但因為白鷺當時正好是背對著曾大膽的,而此刻曾大膽的腹部正好貼在了白鷺那柔軟挺翹上,而穿著健美褲的她透過薄薄的布料,感覺到了曾大膽抵著自己。


  她不禁發出了一陣驚呼聲,曾大膽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忍不住的往前一下,白鷺知道曾大膽是故意使壞,趕緊拉住了門,雙腿有些發顫,但身體卻十分配合的微微敞開了一些,似乎要把自己展露給后面的人……不過白鷺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這樣做很對不起方志明,于是趕緊站直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舅舅對不起,這里實在是太滑了,我剛才站不穩差點就摔倒了,你在里面也要多加注意。


  ”白鷺說完拉開了門就走了出去,樣子有點狼狽。


  曾大膽欣賞著她曼妙的身姿離去,回身坐在浴缸里面,可能太久沒有發泄過了,自己居然這么容易起來。


  他伸出手來撥了一下,暗道:“沒用的東西,看見女的就起來了!”他把手放在了脹得有些發疼的地方上下滑動了一下,沒有察覺到浴室的門還沒有關上。


  而白鷺回到房間之后,忽然想起浴室的 沐浴露好像已經沒 有了,她還沒來得及換新的。


  于是她趕緊出去拿了一瓶沐浴露折返回了浴室,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就聽見了嘩啦啦的水聲傳了過來。


  白鷺十分好奇的拉開了一點點的門縫,從門縫外面朝著里面看,這門縫不是很開,只能夠看到一半的光景,雖然看不到曾大膽的上半身,但是白鷺看到了曾大膽粗壯粗糙的手,握住了,正上下滑動著!而且他每次上都會導致浴缸里面的水發出噗嗤的聲音來,一開始還是很慢的,但后面漸漸變得更快了。


  好大啊……白鷺禁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雙腿也忍不住張大了一些,可正是因為張開了腿的緣故,她忽然感覺身體一片空虛寂寞,她又趕緊收緊了一些。


  可最后再也忍不住了,悄悄伸出了手覆蓋在了……她一開始也只是按照曾大膽的頻率去觸碰摩擦,隨后沒過多久,她隔著褲子也能感覺到泛濫蔓延,這下就再也忍不住了,把沐浴露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探入到了自己上方。


  可能因為剛生了小孩又母汝喂養的緣故,她那傲人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樣的了,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好看一些她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功夫的。


  可惜都沒有什么作用,而且還變的比之前更大了一些,隨便一碰就變得十分的容易來感覺。


  她雙眼迷離的用細嫩的手掌心去觸碰著,輕輕的點上幾下,而另外一只手也根本不停歇,早就已經是不滿足隔著褲子了,而是伸進了褲子里面去。


  她張得很大,臉則是貼在了冰涼的瓷磚上,那引以為傲也翹起來,玉足高高踮著,中指伸過去,沒幾下就感覺泛濫成災了……白鷺張大嘴,像是母狗一樣哈著氣,雙眼朝上翻著,一副又快樂又痛苦的樣子,白鷺覺得聽著曾大膽擼的時候發出來的低沉的富有男人味的聲音實在是太刺激了,讓自己忍不住像癡女一樣的站在門外偷聽偷看,最后竟然也跟著做了起來,太不可思議了。


  曾大膽這邊則漸入佳境了,白鷺可能沒辦法受得了這樣的折騰,手指終于忍不住的朝著伸過去。


  可惜手指還是太細了,根本滿足不了這個已經生了小孩兒的女人,她只好緊緊的夾著,喘著氣,在最后達到了最高點。


  快樂的余韻在白鷺的身體里面蔓延著,白鷺差點就腿軟癱在了地上,可能是剛才太刺激了,她穿著薄薄的運動內衣里面也應聲而起,把那薄薄的布料撐得很高,還潤了,白鷺驚嘆了一聲,沒想到自己剛才太激動了,竟然都出這個了……曾大膽自己弄了一會兒之后也交代了,他匆忙的洗了一個澡,出去的時候發現外面有一瓶沐浴露,于是有些奇怪,尋思著怎么會有沐浴露放在外面。


  于是拿了起來,可剛拿起來就感覺到了這沐浴露瓶身上面滑溜溜的,曾大膽摸了一下,還以為是沐浴露掉過在地上沾了水。


  他湊近了看了一眼,忽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這個味道實在是太過于熟悉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這個味道是什么?到屋子里面就他們三個人,方志明已經睡的就好像是死豬一樣了,能把沐浴露拿過來的不就只剩下白鷺了嗎?而且自己這扇門剛才好像是沒有關上,難不成白鷺剛才站在門外看他?這樣一想,曾大膽當下興奮了起來,他就知道這個小瘙貨絕對是浴求不滿了,看看那身材就知道了,肯定是個會吸干男人精氣的瘙浪賤貨。


  曾大膽拿著沐浴露正想著呢,白鷺已經從屋子里走出來了,她手里還抱著衣服,見曾大膽手里拿著那瓶沐浴露,臉一瞬間發紅,隨后咳嗽了一聲:“舅舅,你洗好澡了嗎?”曾大膽點了點頭:“剛才洗澡的時候發現里面的沐浴露沒多少了,剛想要和你說來著。


  ”大膽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樣,一下子就鎖定了白鷺……白鷺越過了曾大膽,伸手你拿過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膽明顯還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鷺的,于是開口說:“奇怪了,剛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臟臟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會進去的時候洗一下吧。


  ”白鷺吃了一驚,想著是不是自己剛才弄自己的時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當下十分的心心虛:“可能是吧,我待會洗干凈就好了。


  ”說完這句話,白鷺就進去了,曾大膽瞇著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去了。


  白鷺洗了澡出來,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緣故,所以她很快就睡過去了,睡著的時候她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個高大的男人把她壓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滿足,幾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斷的叫著,“快一點,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厲害啊……”最后她到達了最高點了,結果也從夢里醒了過來。


  她醒過來的時候還覺得這個夢特別的真實,而且那種被貫穿了的感覺十分的清楚,她嬌喘連連,高聳起伏著,好半天才緩過來,轉過頭一看,方志明還沒有醒。


  白鷺想著可能是這幾天自己浴求不滿了,一看老公那起來了,她當下就特別的興奮,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褲子給拖拽了下來,只看到那里赫然出來,可把她給饞壞了,她立刻將自己湊過去,緊緊貼在一起的感覺可比手指要來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著來,雙眼迷離了起來,一邊賣力的叫著一邊搖晃著自己,填滿自己的空虛,白鷺的手又伸進了薄如蟬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誘或人的馬甲線,隨著她晃動一下自己的身軀,那馬甲線也會跟著蠕動一下,看的人血脈噴張,她的手緊緊的貼著,緊緊的捏著,肥美從她的手指縫里擠出來。


     老婆和別人干,我在等著干朋友老婆楊瑞1 我也瘋狂了起來  偌大的房間里,只有我和她兩個人的聲音,暖色的燈光下,她低聲說著愛我,我難辨其中真假各有幾分,不過即便如此,但是面對迷人的她,我又怎么舍得拒絕,迷醉在恍若如夢境,奇幻而沉香的美妙中。


    我們不是戀人也不是夫妻,遇到她的時候我剛剛失戀,失戀后,我可以說是放縱的過著,整天和一些哥們聚會喝酒,他們看我每天那么消沉以為我是想不開(啊啊……),其實我有點是喜歡上那種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不過他們還是給我支了很多招,說什么去簺客,那是個空虛時候的好去處什么的。


  男人嘛,總歸是不愛消停的,我也不例外。


  當時聽了就一時心動跟著去買了套四星級別墅,很快 我就收到了系統的自動推薦,多到讓你眼花繚亂。


    她就是我在其中認識的“干 妹妹”,但其實說是妹妹,她卻比我大個幾歲,還是個女強人,在一家500強的外企做主管,感情上的事她就沒有再告訴我了。


   原本我印象中的女強人永遠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不茍言笑的一本正經,但是沒想到她卻喜歡被叫妹妹,而且聊了幾句之后,就發現她比 我想象中的更要溫柔健談多了。


    因為我職業是個建筑師,以前說話都是有些正經,但或許是她的這種反差更 讓我著迷,跟她聊天我也開始變得“嘴甜”起來。


  她說話的語氣是很小女人的,很會撒嬌,我呢每次也都像是個“大叔”一般,說了很多挑逗的話,每次的互動都讓我心癢癢的,只是我們之間始終還是隔著一層模糊的網絡,不過我知道如果我和她見面,應該是件很容易的事情,畢竟在那上面的很多女人大多都是有故事的。


    不過開始的幾次,不是我有事就是她在忙,一直沒湊到時間。


  認識了大概有一個星期吧,她主動約我見面,正巧我也沒什么事情,我們就約好了去郊外泡溫泉。


  其實對于第一次見面約在那種地方,我是 很開心的,但是又怕我很開心答應了,她會多想,但是她說正好是朋友開的,而且最近一直很忙,想去 放松放松,我也就說了好。


    第一眼看到她,目測有1米63,勻稱的身材顯得凹凸有致,化著淡淡的妝容,第一眼見她,我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了,雖然長得很清純,不過或許因為工作環境,穿著打扮都很嫵媚。


  開車載著她去那的路上,她顯得很開心,一路放著音樂,說自己最近忙死了,還問我前幾次爽了約怪不怪她。


    我當然不會怪了,然后又跟她聊了些工作上的事。


  不知不覺很快就到了那個度假山莊,那的環境很好,溫泉的位置也很隱蔽,周圍都被草樹環繞著。


  本來到的時候就有些晚了,那天我們一直泡到了晚上,在池水里打情罵俏,動手動腳。


  我必須承認我心里是有些想法的,尤其剛才看到換了泳衣的她,再加上剛才潑水時候的互動,讓我也確信她對我也是有好感的。


    而且剛到山莊去訂房間的時候,只剩下一間房,我正不知該怎么辦的時候,她卻笑著跟我說:“難道你原本想定兩間嗎?”這些種種不難讓我心有悸動。


  后來玩累了,兩個人就靠在旁邊的石頭上,贊嘆著如畫的景色,看著她的側臉,逆著月光,我不自覺就說了“你今晚真美”。


    而且沒想到那時的自己還會有小鹿亂撞般的興奮,隨后我不再忍耐,吻了她。


  她沒有拒絕,后來,我就把她橫空抱起,回了定好的房間,有了開始說的一幕。


    說實話,我確實不知道她說的愛我是不是真的,畢竟哥們也說過簺客的很多人都是為了一時的孤單,可能玩玩也就散了,很少有人會放真感情。


  后來回到家,過了沒幾天她果真是很快就解除了我們的關系,沒有再聯系我。


    有了之前的心理準備,我就沒有再去打擾她,再說她沒說自己的感情,可能也有什么難言之隱吧,已經有了家庭也說不準。


  不過這般自由瀟灑的生活,我也從此愛上了。


     導讀:接到 雨落的短信時,我正在刷牙,噙著滿嘴的泡沫,我沖到臥室里,拔掉充電器,打開,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我很好。


    心,莫名的就覺得很快樂,我怎么覺得一整晚都心不在焉的,原來就為了等這三個字。


     妻子湘正坐在梳妝臺上梳頭,看到透過反射到鏡子中眉開眼笑的我,問,什么事兒?這么高興。


    我說,呃,那什么,老婆今天就麻煩你了,女兒你送她上學吧?  湘站起來,隨意把頭發挽在腦后,不是昨晚給你說了嘛,我今早公司有個很重要的參觀,我要提前去布置會場,我很忙的,再說了,你那工作我知道的,晚去一會兒不打緊兒的。


    哦,不是的,老婆,親愛的,今天很不巧,我的老板娘你是見過的,母老虎嘛,新上任的主管大人,最煩員工遲到,抓到典型就殺一儆百的。


  前不久,一個干了三年的兢兢業業的老員工,就晚了不足十五分鐘,錯過了她的班前會,她就劈頭蓋臉一頓罵,后來,辭了……我把眼睛睜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盯著湘,試圖騙取她的信任。


  她如 小鳥被老公 簇進 大衣淚奔(2/2)  不會吧,你老板人挺好的,怎么討了個那樣的媳婦?湘像是在自言自語,寶貝兒,收拾好了嗎?爸爸有事兒,今天媽媽送你上學,好不好啊。


  不一會兒,女兒走了出來,湘牽著女兒的手,臨出門,站在門口。


    我問,怎么了?  湘臉蛋紅撲撲的,側了側臉,我立刻會意,來,親愛的,啵一個。


    爸爸羞,爸爸羞,女兒開心的大喊,我擰她的臉蛋,小丫頭片子,你懂什么。


    走了,湘拉著女兒的手進了電梯,臉上是心滿意足的笑。


    站在陽臺上看著湘走出小區,我立刻給雨落打了過去。


    寶貝兒,你在什么地方?  我問,剛才給你打電話 為什么不接?雨落語氣里有絲絲的不滿。


    我老婆在哪,我給你說很多遍了,這個時間點不要打過來,我說道。


    可是,人家就這個點很想你啊,想念清晨我們在被窩里翻滾的樣子……雨落又開始絮叨了,不過我聽的很得意。


  你知道嗎?下雪了,天很冷的,前天你說感冒了,好了沒?她如小鳥般被老公簇進大衣我淚奔(2/2)  我故意吸溜了下鼻涕,還沒哪?你呢?在什么地兒?我去找你。


    在哪兒和你有關系嘛,就權當我死了不就成了,反正你也離不開那個丑婆娘,我死我活,我樂意,你管得著嘛,再說,你是我什么人?雨落說著說著,情緒起伏很大。


  我也真是的,自從那日分開,已有半月了,我都沒去找她了,可我真的分身乏術啊,一個人劈成兩個,都嫌不夠用。


    別鬧了,乖兒,我上午請了假,我找你。


  我說,句句肺腑之言,和雨落認識以來,她單(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純,她漂亮,關鍵是她會撒嬌,會懂我的心,我很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早已經融合在一起了,她中有了我,我有了她,任誰是都無法將我們分開。


    我在老地方,雨落說完,就掛了電話。


    我看著手機屏幕,傻傻的,樂呵呵的,很想親一下。


    僅僅是半個小時的車程,我就到了河堤處,遠遠看去,雨落穿著紅色鴨絨襖站在垂柳下面,雙手插兜,長發披肩,面朝冬冷的河水,河面上小風徐徐,吹的她發絲輕輕飛揚,她是惹眼奪目的,在寂寥無人的河對岸,像一株盛開的木棉花,在天寒地凍的一隅,兀自妖嬈芬芳。


  我躡手躡腳的走過去,生怕一不小心驚擾了她。


  這樣的安靜的美,這樣嫻靜的優雅,不是每個女人能擁有的。


  她如小鳥般被老公簇進大衣我淚奔(2/2)  我幾乎是躡著步子的,就差最后五米時,雨落轉過身,因為激動,呼吸變得熱絡,面色緋紅,像是紅紅的蘋果;因為喜悅,她壓抑不住揚起的嘴角,和眉梢彌漫開來的笑,她笑彎了腰,再度直起身,對我喊,你站住,別動,讓我跑過去。


    我就杵在原地,雨落快步的飛奔過來,我蹲下身,一把抱起她,來了個360°大旋轉。


    雨落就像是一滴雨水,那么透明,落到我的眼里,從此眼里多了一抹凝望的深情,我盯著她,讓我好好看看你,你知不知道,我也想你,好想,好想,好想,想你想到發瘋。


    雨落嘟起嘴,眼淚靜然而落,你騙人,你騙人,你要是想我,為什么不來找我,為什么?她捶打著我的胸膛,我卻感到那里有種被撫慰的快感。


    你打吧,你使勁兒打,你想打多久就打多久,只要你能原諒我,我用手擦干她的淚,是熱乎乎的。


    你這個壞人,壞人,嗚嗚嗚……雨落靠 在我的肩頭,漸漸的放大聲音去哭。


  她如小鳥般被老公簇進大衣我淚奔(2/2)  好了,別哭了,我答應你,我會盡快給她攤牌的,我要的是你,我喜歡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凈身出戶我也愿意,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多大的代價都在所不惜,我敢對天發誓,如果有虛假……雨落用手封住我的唇,她手指冰涼,涼到我的心里。


    不要,我不要,哪怕我們不在一起,我也要你好好的,你們男人就這樣,發誓,發誓,發哪門子誓,我才不要你發誓,我要你一直好好地,答應我,好不好?雨落胸前潮動不已,整個人看上去嬌小而可愛。


    好,我答應你……這時,一陣風吹來,雨落打了個噴嚏,我趕忙從車里拿出軍大衣,穿上身,示意,來吧,雨落。


  雨落有了片刻的猶豫,可下一秒,她就如小鳥般被我簇進懷里,懷里有這么個小人兒,即使時間不再走了,即使我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她如小鳥般被老公簇進大衣我淚奔(2/2)  老公,你在干什么?  雨落在我懷里蹭著我的胸膛,猛地從大衣里鉆出來,我們同時看向身后,是妻子,彼時的她淚流滿面!   導語:老公總喜歡看日本的動作 大片,所以每次都逼我也學著大片中的女優穿上學生裝跟老公 房事,老公說他特別喜歡制服誘惑, 尤其是女人 扮上 學生妹,比護士制服更加喜歡呢,我開始也慢慢的搔首弄姿的擺出各種不雅動作,為了老公我咬牙忍著。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結果,因為我們結婚這么多年算是為高中戀愛畫上圓滿句話,可高中畢業后沒有考上大學的老公寧肯選擇就業也不愿意復讀,他說考不上就考不上大學吧,有很多不是大學畢業的照樣可以當老板,我拗不過 男友的想法,反正我大學也是需要花錢的,我不想讓家里繼續替我負擔,于是我鼓勵男友供我上大學。


    家庭生活困難,不僅要負擔幾個哥哥上學,還要供我上學,于是父母希望我不要繼續上學了,反正就算考上大學也不會出錢了。


  我不能不上大學,因為這是我的一個夢想,尤其是這個小山村里,家里是不能繼續出錢了,于是我只能依靠我的高中男友了,我希望他能夠支(左手握右手)持我,那么他只能犧牲自己的大學夢來掙學費讓我上大學了。


  口述:每次房事老公都逼我扮學生妹老公房事學生妹  我很感謝男友對我這些年的照顧,沒有他我不可能順利完成大學,可是我就在我大學畢業找到工作準備跟男友結婚的時候我突然發現男友開始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每次跟我說話都是油嘴滑舌的,像是一個社會老混子一樣奸猾,我不知道是當今的社會改變了男友,還會男友無意之中學會了社會的不良風氣竟然如此的讓人惡心。


    即便是如此的讓我不能接受,還是依然兌現了我的承諾,我要嫁給男友,畢竟我欠他一個大大的人情,我們高中的時候認識也算是情竇初開吧。


  雖然沒有能夠一起生活四年,但是這四年的生活讓我感覺還有那種校園味,即便是男友再怎么讓我不舒服,他還是愛我的,這就是足夠了,我會慢慢習慣他的,或者我還可以改變他的呢。


    結婚后我越來越發現老公已經不是過去的男友了,有很多的習慣是我沒有辦法接受的,老公總喜歡看日本的動作大片,所以每次都逼我也學著大片中的女優穿上學生裝跟老公房事,老公說他特別喜歡制服誘惑,尤其是女人扮上學生妹,比護士制服更加喜歡呢,我開始也慢慢的搔首弄姿的擺出各種不雅動作,為了老公我咬牙忍著。


  口述:每次房事老公都逼我扮學生妹老公房事學生妹  可是一次兩次也就是罷了,問題關鍵是每一次房事老公都讓我扮上學生妹,我就不理解這到底是啥意思,難道我就是老公的一個性工具嗎?心里想著大片中的女優胴體,而我就是一個軀殼任由老公折騰,甚至有一次老公狠狠的拍打著我的屁股,我想老公真的與過去單純的男友大相徑庭,說變態真的一點都不委屈他現在的性行為。


    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話: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人的思想是同樣的道理,從善如登,從惡如崩。


  老公的行為思想無法改變,能夠改變的就是我們個人,我想選擇離開,雖然老公為我付出很多,我會把錢還給他,我不想因為大學學費就把自己的活脫脫的出賣了,我也想屬于我的愛情,這就是一個交易婚姻,沒有任何愛情在里面。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 劉士功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2693020.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9417714.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2103767.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3035679.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974111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017733.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4975990.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2720697.html
https://twghtyrtghyui.weebly.com/745114.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7453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