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i hayes


上班族是一個很容易發胖的人群,大多數由于飲食習慣不健康造成的,下面一起來看看上班族 吃什么 減肥最快?上班族一周 減肥食譜


  上班族吃什么減肥最快不吃藥怎樣減肥最快?上班族減肥要 多吃 西蘭花牛肉洋蔥、豆腐和胡蘿卜等食材可以幫助快速減肥。


  1、西蘭花最快最有效減肥食譜,雖然說午餐也要吃好,但是對于減肥的朋友們來說,并不能吃高熱量的食物,只能夠多吃一些健康的食物,比如西蘭花。


  事實上,西蘭花里面 含有大量的抗氧化物質,也有豐富的胡蘿卜素和維生素C,既能夠達到美容的目的,又能夠幫助女性朋友減肥。


  其次,大家還可以多吃一些 圓白菜,因為圓白菜含有很多纖維素,能夠促進腸胃的蠕動,能將 身體中廢棄物排出。


  2、牛肉在眾多的紅肉食物里面,牛肉是營養最豐富的一種。


  從營養的角度上來說,牛肉里面含有的營養物質要比雞胸肉高很多倍,而且吃牛奶能夠令人體增強飽腹感。


  所以,想要減肥的朋友們在平常的生活里適當的吃一些牛肉。


  特別是在吃午餐的時候,更應該要多吃一些牛肉。


  這樣不但能夠給人體補充更多的維生素,還能夠起到非常好的減肥效果,帶來多種好處。


  3、洋蔥洋蔥作為飲食減肥食譜中的一種,具有很強的殺菌效果,因為洋蔥中含有植物殺菌素,不僅具有刺激食欲,還可幫助消化、清血,有助于降低膽固醇。


  4、豆腐三 表妹 蕓熙是癡癡得看著這位讓自己臉紅的 表哥,而二表妹雖然表面很不在意,但眼神還是偷偷瞄了幾眼,至于 表姐雖然被人追求無數,但表弟的那種(豁達大度) 男人魅力還是吸引了她。


  甚至連小姨都要煥發了第二春,對于這個無趣的老公,家里突然多了這么個帥氣而且還是村里當教師的男人更驕傲和欣喜的事了。


  “小羽,趕緊去洗洗喝稀飯,等下跟著三妹一起去 學校,你們正好同學校,也不知道你教哪個班,要是蕓熙是你學生那就好了。


  ”小姨笑道。


  “誰教都一樣,學習那么差,反正不指望她考個什么高中,我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來田里幫忙。


  ”姨父說話一向說不出好話,整一個農民樣,當初這么漂亮的小姨怎么就嫁了個這么個姨父呢, 楊羽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


  ”蕓熙撅著嘴巴,她可不想象隔壁張花那樣,好一個花季年齡天天往田里跑,整天泥巴嘻嘻的。


  楊羽卻沒聽見去,直接去了后院,剛才跑步時突然發現自己的左手掌心有個黑色印記,怎么搓也搓不掉,現在只想趕緊去后院洗洗掉,可怎么洗還是洗不掉。


  這印記昨晚睡前還沒有,今晚就有了,這中間只跟那個老太婆握過手,難道?楊羽越想越不對勁,心想可別是什么尸毒啊,運氣沒那么被吧。


  見洗了半天沒洗掉,也就不管,脫下背心和外褲就淋起水來。


  表姐正對著楊羽,楊羽的身材和脊背完全印入眼簾,寬闊,健壯,整個就是媛熙喜歡的男人類型。


  雖然大姐已經二十一歲,而且追她的男人無數,可在這個村里,她就是沒一個看上眼的,一直保持單身,誰知這老爹竟然要把她嫁給隔壁那個傻狗兒,她是打死也不肯,更不同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給那么一個男人,絕對不可能。


  要是楊羽不是我表弟該多好,大姐媛熙不禁在心中感慨。


  吃完飯,三表妹就帶著表哥一起去學校。


  這路上,蕓熙三妹心里不知道多開心,僅僅只是說了兩句話,看了兩眼,那顆情竇就馬上在心里發芽,瘋狂成長。


  至于楊羽,表姐的成熟和三妹的乖巧害羞這兩個極端的女孩都是他喜歡的類型,楊羽才不管你是誰,表姐表妹也都一樣,泡定了。


  而二表妹,昨晚見識過了,雖然外貌上絕對不屬于其他兩人,但是性格夠強勢潑辣,短時間內,楊羽可不敢惹。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學放學啊?”蕓熙低著頭,輕輕得問楊羽。


  楊羽微微一笑,看著眼前的表妹,胸口還完全沒有表姐那個尺度,屁股也很小,身材也瘦小,看起來,還在發育中,這種女孩子可不耐操,沒兩下估計就會哇哇叫。


  學校位于三谷半腰,要穿過半個村子,順著山路往山上爬才能到。


  蕓熙很聰明,她沒有帶楊羽走大路,心知以表哥的英俊村里的少女和少婦門都會主動上來勾引,到時這表哥還不知道會投到誰的懷抱里,所以她帶著楊羽從前山的桔園過,雖然路途遠了一點點,但是絕對不會遇到人,這樣就多點跟表哥相處的機會。


  過了桔園,學校就在眼前。


  這所學校真心破舊,就一個教學樓,還只有兩層,教學樓后面還有幢,看起來,住了些人,估計是學校的老師和食堂吧,然后就是個操場,操場啥也沒有,就是黃泥地。


  學校包含和小學和初中部,可全校加起來,還不到兩百人,平均每個班才十來人,于是,就兩個班混合一起,初三獨立一個班,總共才五個班級,老師上課都是各上一半。


  學生除了本村的,還有隔壁幾個村的,那都是爬過山來上學的。


  鄉村老師那就更少了,還不到十個,城里人壓根不會有人來,所以楊羽是個特例,甚至學校在門口打出了歡迎的字樣。


  蕓熙去了自己的班級,楊羽去了老師們的辦公室,全校六個老師全部在這里辦公。


  楊羽敲了敲門,隨著一聲請進,楊羽很有禮貌的走了進去。


  “你找誰?”前方一個帶著老花鏡的 老頭子看見這么個帥氣的年輕人,便問道。


  楊羽掃了一眼辦公室,除了這個糟老頭外,還坐著三名女老師,這三名女老師長得各有特色。


  一個短發瓜子臉,干脆利落,臉色很冷漠,跟楊羽差不多年紀,一個成熟富有女人味,看起來稍大,是個熟女,而另一個比楊羽小,看起來古靈精怪,給人一副很開放的感覺。


  楊羽進門,這三個 女教師幾乎同時抬頭,短發教師看了一眼就又低下,而那成熟的女人卻直勾勾得看著楊羽。


  楊羽微微一笑,走了上去:“你是 校長吧,我是楊羽,是新來報告的教師。


  ”“哎呀,你就是楊羽,可把你給盼來了,我們剛才還在討論你什么時候來呢。


  ”老頭子一下子高興起來。


  “校長,是討論會不會來吧。


  ”那古靈精怪的女教師還了嘴,還特意跑楊羽面前看了一眼:“哈哈,果然是個大帥哥,李若水同學,我贏了,蘋果拿來。


  ”那熟女教師李若水搖了搖頭,很是無奈,拿出個又大又紅的蘋果扔了過去:“塞住你的嘴巴。


  ”可誰知,那女教師接過蘋果,卻遞給了楊羽:“給你的,不過,你要先告訴我們,有沒女朋友?”楊羽心里樂開了花,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可別怪我不樂意,可表面卻還是裝著很斯文很紳士:“謝謝你的蘋果,不過你還是留著自己吃了。


  ”那女孩當場碰了壁,引得他人哈哈大笑。


  接著,楊羽拿出了教師資格證,學位證和縣里發的報告證遞給了校長,校長定睛一看,樂開了花:“我們學校終于來了個高才生了,華東師范大學本科,數學系,你們看,這可是我們學校最高的學歷啊。


  ”“校長過獎了!我只是名剛畢業的小屁孩,啥都不懂,還望你們多指導。


  ”楊羽基本的禮貌還是會的。


  聽到這句話,那短發女孩也抬起頭,看了一眼楊羽,而正好楊羽也瞄了過去,兩人四目一對,突然來了感覺,雙方均是微微一笑。


  “來,給你介紹下,這是我們校的美女教師李若水。


  ”校長介紹道。


  楊羽仔細一看,還是真美女,她的這種成熟美跟表姐不同,更富有女人味,是那種讓男人看了神魂顛倒的那種,說白了,更有狐貍精的味道。


  接著一一介紹,那古靈精怪的是鄭欣怡,像個00后,性格活潑,思想也超前,什么都不怕,什么話也多亂說,在辦公室還常常講黃色笑話,是最開放的一個女教師了,主要教小學。


  然后是介紹冰雪皇后冷蕭雪,可冷蕭雪從頭冷到尾,平時不太合群,也不愛說話,骨子里透著股寒意,村里也沒人敢追。


  除了這三人,還有三位女教師已經上課去了,楊羽才發現,這學校除了校長這個老頭外,其他六外竟然都是女教師,這讓楊羽樂開了花,這不是百花叢中一點綠嗎。


  這時,門被打開了,進來一人,楊羽定睛一看,驚愕道:“是你?”那人皺了下眉頭,馬上想了起來,也同樣吃驚道:“是你!”楊羽沒想到這女教師竟然就是昨日那山上水潭里的裸女子,這村子可真小。


  “楊琳,你們認識?”校長老頭子疑惑得問道。


  原來此人也是本校的教師,叫楊琳,楊琳一見到楊羽馬上想起昨天洗澡的事,就是被眼前這個男人看光了身子這種事,哪能說出來?“沒,不認識!”楊琳撅著嘴巴,看都不再看楊羽一眼,楊羽心中好笑,連你的桃花瓣都被哥看了,還害羞什么呢,但楊羽卻裝出一副紳士的形象。


  楊羽的泡妞準則就是要高貴,偽裝,不能像鴨一樣見女人就上,只有高貴的形象才能讓這村的女人各個投懷送抱,到時組建一隊后宮三千也不再話下。


  如今,楊羽的第一目標還是自己的表姐,他發現這個表姐最有味道,又刺激又爽,想著想著恨不得今晚就偷偷潛入表姐的房間大干一場。


  當然,這三姐妹,這些女教師,甚至女學生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楊羽暗自得意自己沒來錯地方。


  “小羽啊,你是高材生,所以校長決定,初三的數學和自然這兩門課就都給你帶了,然后,這全校的體育也是非你莫屬了。


  這初三班級比較特殊,我們已經連續七年全縣中考倒數第一了,這次真指望你打場漂亮的翻身仗,明天縣委還來檢查,我們任務艱巨啊。


  ”校長拍拍楊羽的肩膀,就像把一個重擔和所有的寄托都壓給了他一樣。


  這時上班的鈴聲響起了。


  辦公室那女教師紛紛出去上課,楊羽安排了個破解的辦公桌,就坐在那冰雪皇后冷蕭雪的右邊,而對面是熟女李若水,后面是墻,右邊的位置楊羽還不知道是誰,幾乎被一群美女教師圍在了中間。


  校長給了他一張課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楊羽一看課程表,排得挺滿,基本上都是兩節連在一起上,后面二三節就是他的課,很多教師都是連續四節,下午還有,工作嚴重飽和。


  楊羽花了些時間整理了下課桌,打掃了下辦公室,熟悉了下校園,一節課很快就過去了。


  課間的時候,全校的學生就又熱熱鬧鬧,無憂無慮,一起玩著游戲,很快第二節課的鈴聲很快就響了。


  楊羽呼了口氣,這是他人生的第一節課,總要給學生點好印象。


  這剛出了門,在樓梯口轉彎,迎面和一女學生撞個正著,那女學生一看楊羽,不認識,當然也不會認為是這里的老師,開口就罵:“你走路不長眼啊?”楊羽鄒了眉頭,看女孩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孤傲的樣子,還背著個書包正下樓:“同學,你不會是逃課吧?”那女同學見一語被識破,冷冷 說道:“你算老幾啊,要你管?”這農村的女孩子都這么有個性?這時,校長經過,看見了此景,說道:“姬茗,又想逃課?回教室去。


  ”那姬茗同學一看是校長,愣是冷哼了一聲,狠狠的白了楊羽一眼,就像就在都怪你,害我沒逃成,便徑直回了教室。


  “這女娃比較叛逆,你要看緊點!”校長吩咐了下,就回辦公室了。


  楊羽找到了初三班級,遠遠的在走廊上就聽到一片吵雜聲,跟菜市場一樣,而且還都是 女生


  楊羽保持著微笑,想給這些女生留個好印象,剛跨進教室,突然一東西直線往他飛來。


  啪的一聲!打在了楊羽的臉色,頓時楊羽滿臉粉塵,原來是個黑板擦,而且是個剛剛擦完還全是粉塵的黑板擦,楊羽的臉被一拍,這深深地洛下了一個方塊黑色粉印,像一個男人涂了胭脂一樣。


  頓時,全班同學哄堂大笑!可是,他們很快就笑不出來了,因為站他們面前的不是那個糟老頭校長!而是一個超級大帥哥,陽光帥氣健康充滿男人味的大帥哥!瞬間,全班從哄堂大笑到鴉雀無聲!不是因為他們怕才安靜的,而是因為全班都被楊羽的男人魅力吸引了。


  這學校唯一的一個男老師就是那個糟老頭校長。


  剩下的就是后面坐著的幾個土癟子男生,穿著解放鞋,撈取褲腳,襯衫敞開著膛,被重活壓得還沒她們女生高,曬得跟肯尼亞來的一樣,整個就一群非洲難民,這幾個男同學在女學生的眼里那壓根就不叫男人,因為實在是太丑了。


  而眼前的楊羽對比那個糟老頭和班級的土鱉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楊羽的帥氣在原來的基礎上又翻了幾番,你能想象一群剛發育好正處于青春期幻想的少女們,天天想著男人的少女們看見楊羽那是多么讓人興奮的事。


  楊羽就像一個白馬王子一樣粉墨登場,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楊羽撿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講臺上,拿出了紙巾擦干凈了臉,絲毫沒有露出生氣,反而是微微一笑:“你們就是這樣歡迎新來的班主任嗎?”楊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幾個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罰就罰我吧。


  ”楊羽循著聲音望去,發現后排一位女生站著,一看是剛才逃課的姬茗,說道:“好啊!就罰你吃了這個蘋果吧!”說著,不知哪里掏出個蘋果扔了過去。


  這個蘋果是鄭欣怡硬塞給他的。


  楊羽的‘懲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還沒有老師是這樣懲罰學生的。


  “哇!好帥哦!”片刻之后,臺下已經議論紛紛。


  “老師,你有女朋友嗎?”楊羽不知道是哪個學生喊的這句話,這句話惹得全班又一陣哄堂大笑。


  “還沒有,如果你們想談戀愛的話……”楊羽故意停了下。


  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學都知道老師要說什么話了,因為校長天天訓斥她們:不要談戀愛,不要找男生,不許牽手,不許接吻,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楊羽又笑了笑,其實楊羽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只是不太明顯,但是笑起來更讓女人著迷,可楊羽卻說道:“你們正好是處于戀愛的好年紀,現在不戀愛怎么時候戀愛?老師非常歡迎你們在班級,學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們的學弟都可以。


  ”這一番話當場雷翻了所有人,這話是從一個老師嘴上說出來的?真的嗎?我們沒聽錯吧?老師竟然鼓勵我們談戀愛?“當然,如果班級里有老師喜歡的女生,老師肯定追她!”這番話如同一個炸彈,讓全班的女生都熱血沸騰。


  其實楊羽只是換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時候就開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卻沒談,現在都還在后悔,為什么,一個花樣年紀的青春不可以談戀愛,為什么不可以?為什么老師不讓你初中談戀愛,高中也不讓,連大學還不讓,可大學一畢業,畢業證才剛拿到,父母就逼著你去相親!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連愛都還沒學會,就要先學會婚姻?楊羽不知道!所以他不會如此約束他的學生,戀愛是她們的權利和自由。


  也包括自己的師生戀,楊羽的觀念非常簡單,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就可以了,我管你是表姐表妹,管你是老師學生,管你是屌絲白富美,只要彼此喜歡,就足夠了!“好了,大家安靜,我自我介紹下,我叫楊羽,是你們的班主任,教你們數學,自然還有體育!希望跟大家合作愉快!”于是,在興奮中,同學們也開始自我介紹,楊羽記不了那么多人,但還是有些讓他印象深刻,除了姬茗這個特別叛逆的學生外,李蕓熙表妹也恰巧在這個班級。


  “我叫李蕓熙!喜歡爬山!”蕓熙在自我介紹時,楊羽一直看著她,楊羽發現這個妹真不是一般的美,簡直就是美極了,看得如癡如醉,而李蕓熙被表哥這樣打量,臉羞得通紅。


  “李蕓熙同學,你臉這么紅干嘛嗎?是不是喜歡上楊老師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這兩人外,還有個女孩叫紫舒,紫舒起來時,直勾勾的看著楊羽,自我介紹也特別雷人:“我叫紫舒,喜歡楊老師,可以追嗎?”楊羽沒料到,初三女學生就有如此大膽不怕羞的,只能尷尬的以笑示答。


  還有幾個超級美女,楊羽也特別有印象,一個是村長的女兒,叫張美若,長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楊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別媛熙年輕太多了,才十六歲。


  一個叫韓清芳,氣質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個,不當模特真可惜了,這張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貴人家,氣度非凡,就是高貴!與別人就是不一樣。


  還有個叫白雪,長得超級有女人味,整個就狐貍精樣,眼睛超大,會放電,楊羽都快被電得全身發麻了。


  第一節就在認識和聊天中度過了,第二節課楊羽嘗試著講點東西,但是這些女同學壓根沒聽,不是聊天,就是拿楊羽調戲,哭笑不得。


  下午的課就沒那么滿,很多學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學都比較早,楊羽也帶著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發現空無一人,小姨她們應該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見家里碗都沒洗,很乖的先準備做家務活,楊羽準備先上樓,備下課。


  可剛上了樓,走到表姐門口時,突然聽到房內傳來了呻吟聲,楊羽急忙肅起耳朵一聽,這竟然是表姐的聲音,表姐正在房內大白天的偷漢子?那呻吟聲起起伏伏,楊羽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楊羽急忙脫了鞋子,捏著腳,免得走路發出聲音,將耳朵貼在表姐的門上。


   “馬上把褲子脫掉,你剛剛抽完血,如果猛然起身會造成大腦顱內血壓不足,很有可能昏厥過去。


  ” 楊麗華 教授不再跟我廢話,直接動手把我褲子拔了下去。


  霍然間,楊麗華教授嬌容失色,小手不由捂住嘴巴驚呼了一聲。


  其實我不愿意讓楊麗華教授給我擦拭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我有反應了。


  沒有辦法,剛才被那個神經質的老頭一番忽悠,我還真有點鬼迷心竅了,滿懷期待的能和楊麗華教授發生點什么。


  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剛才還縈繞在我心頭的旖旎幻想,此刻竟然變為現實。


  被楊麗華教授看光,我面色膛紅,不由汗涔涔地低聲道:“教授,你能不能快點,我怕有人進來。


  ”“好!”楊麗華教授緩過神來兒,抓起床頭的紙巾,小心翼翼擦拭著。


  楊麗華教授的動作十分輕柔緩慢,但我總能感受到她好像一直在盯著我那塊看,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


  身體完全暴露在外面, 讓我內心陷入了焦灼之中。


  既有些期待楊麗華教授真能用溫潤小手替我撫摸,又希望這個尷尬而并不愉快的過程能盡早結束。


  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的確出乎我的意料,足以讓我回味一生……殊不知楊麗華教授有意還是無心,溫暖細膩的手背總是似有似無的觸碰著雷區。


  再加上從楊麗華挺翹瓊鼻中噴薄出來的熱氣,更是讓我內心蠢蠢欲動的邪念瞬間噴井而出。


  “嘭”的一聲悶響,那個好像打了成長激素的之物,眨眼間增高五六厘米,還不小心觸碰在楊麗華教授的面頰上。


  “啊!”楊麗華教授先是一聲驚呼,而后羞澀含笑道:“真是不老實,待會兒看我怎么收拾它。


  ”“這塊也有點……有點濕了,我給你擦擦。


  ”楊麗華教授給自己荒唐的行為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她現在可以不用在偷偷摸摸了,而是光明正大的進行撫摸。


  “它必須要保持干燥,這對于男人的健康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雖然楊麗華教授振振有詞,但全程幾乎都是用溫柔的小手在進行著清理。


  不過,楊麗華教授的處理方法甚是讓我舒爽,舒爽的幾乎全身每一寸毛孔都完全張開,貪婪的吞噬著空氣。


  以至于我開始期待更為刺激的事情,那就是楊麗華教授的身體……“快點,最好速度能在快一點。


  ”我在心里暗暗默念著。


  楊麗華教授似乎感受到我全身肌肉繃緊,洞察出我即將投降,便心領神會的加快了速度。


  “嗤嗤嗤……”我緊緊抓住白色床單的手掌隨即無力攤開。


  我“呼呼呼”的劇烈喘息著,本來身體已經極度虛弱,再加上遇到這種刺激,我幾乎脫力的即將昏厥過去。


  視線有些模糊,我用盡全身力氣想要睜開雙眼,可還是做不到。


  只能透過模糊的視線觀察整個世界!“教授,我……我好暈。


  ”嘴唇微微翕動著,我竭盡全力想要睜開不斷垂下的眼皮,可依舊無濟于事。


  楊麗華教授溫柔撫摸著我冒著虛汗的額頭,柔聲道:“沒事,放心睡吧,睡一覺就好了,我一直在這里陪著你!”楊麗華教授的聲音越來越小,也越來越模糊。


  可就在我即將陷入混沌世界的前一刻,耳畔卻響起楊麗華教授柔美悅耳的聲音。


  “以后不要再叫我楊麗華教授了,叫我 秀兒,記住了嗎?”秀兒,秀兒,秀兒……這一覺我睡得很踏實,在睡夢中我還看到母親的背影輪廓。


  可等我急匆匆跑過去時,卻發現那個女人并不是我母親,而是楊麗華教授。


  不知為何,我一頭撲到楊麗華教授的懷里,享受著她給予我的溫柔撫摸和慈愛囈語。


  不得不說,我從小就是個缺失母愛的孩子。


  倒不是說母親對我不好,如果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我覺得冷漠更為恰當。


  我生活的地方是個小山村,崇尚尊師重道,儒家禮節。


  正所謂長子為大,這個不公平的教條也同樣束縛著母親和父親的思維。


  從小到大,在他們眼里,無論大哥如何惹是生非,他們只是在言語上教訓幾句便可,從來不打不罵。


  或許對于父母來說,大哥畢竟是這個家的長子,以后也要承擔起這個家庭的重擔,甚至要盡到贍養他們的責任。


  所以,對老大要盡可能的放縱和溺愛。


  而作為一奶同胞的我,卻沒有這種特權。


  無論我如何努力上進學習,企圖考取更好的成績給父母臉上增光添彩。


  可每每換來的都是父母一句‘知道了’,便草草了事。


  我依稀記得,當初我剛上高中考取了全縣第三名的好成績時,興高采烈的給母親打過去一通電話。


  本以為母親能對我夸贊幾分,卻沒有想到母親竟然指責我說電話費太貴,沒有大事就不要往家里面打電話。


  從那以后,我和母親之間便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芥蒂。


  我對母親的介懷也不是仇恨,不是埋怨,而是不咸不淡的冷漠。


  甚至當初我被醫學院錄取之后,也沒有選擇和家里人一同慶祝,而是去縣城打了兩個月的工。


  美其名曰是勤工儉學,可我自己很清楚,那只不過是為了躲避父母方法而已。


  我已經不太習慣他們對我的贊揚和寵愛……“秀兒,秀兒!”迷迷糊糊的我從睡夢中醒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醒來的第一句話,竟然只有這兩個陌生的字眼!扭頭一看,楊麗華教授正趴在床前,那雙水吟吟的美眸含著無限風情凝視著我。


  我臉色不由通紅,低聲道:“教授,你怎么沒有回家?”楊麗華教授褪去羞澀的偽裝,吐了吐香舌,嬌嗔道:“小家伙,剛才你叫了好幾聲‘秀兒秀兒’的,這個秀兒是誰呀?”我木訥的搖了搖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垂下頭,低聲道:“我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我睡糊涂了。


  ”“跟你開玩笑呢。


  ”楊麗華教授莞爾淡笑,吐氣如蘭的說道:“秀兒是我的小名,以后在人前你必須叫我楊麗華教授,若是在沒人的情況下,你可以稱呼我秀兒。


  記住沒,這只是你的特權,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特權?我內心頓時有些竊喜,甚至我還有些感謝那個神經質的老頭,如果不是他,或許我與楊麗華教授將會一直保持莊嚴不容侵犯的師生關系!或許我被抽血也不算是一樁壞事,這就是因禍得福吧!美眸漣漣看著我,楊麗華教授關切道:“在醫院一直住下去也不是個事兒,這里的伙食標準營養明顯不夠。


  這樣吧,既然你已經醒了,我馬上去辦出院手續。


  ”楊麗華教授是雷厲風行的直爽性格,即說即做,不容拖沓。


  剛說完話,她便轉身走出了病房。


  “臭 小子,現在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哎呦,真是受不了你們,嘀嘀咕咕的情話說起來沒完。


  還秀兒,我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兒。


  ”尼瑪,這老家伙剛才竟然是裝睡,一直偷聽我跟楊麗華教授的對話。


  訕訕一笑,我腆著大臉的笑說道:“老爺爺,今天的事情多謝(三個洞都被塞滿爽)你了。


  不過我可能馬上就要出院了,不能在這里陪著你老人家了。


  ”老頭瞪著鼓泡眼兒,瞪了我一眼后,語氣驟然變得惆悵起來。


  “嘿嘿,你小子心腸倒是不壞。


  既然已是分別之際,我在給你小子幾句忠告吧。


  信則有,不信則無,全憑你自己決斷。


  ”“洗耳恭聽!”“我已經跟你說了,這個女人顴骨突出,面相既為克夫。


  故而只可與其盡夫妻露水之情,切莫貪圖夫妻之實。


  否則飲鴆止渴,后患無窮呀。


  ”老頭憂心忡忡地慨嘆道。


  “老爺爺,你的忠告我會銘記一生一世。


  如果可以,還希望老爺爺給我留個聯系方式。


  以后等你出院了,我也好去拜訪你。


  ”對于我的好意,老頭沒有絲毫領情,反而梗著脖子說道:“你小子面光隱隱泛著喜色,是命犯桃花之相。


  可你左眉骨末梢處有一道疤痕,說明出現在你生命中的女人既能祝你成就一番王圖霸業,也能使你深陷囹圄,乃至萬劫不復之地。


  放心吧,最近你小子必定有血光之災,說不定咱們爺倆還能有緣在此處相見呢。


  ”血光之災!老頭的預言頓時讓我內心惴惴不安起來,可還沒等我詳細的追尋下去,楊麗華教授滿面春風的推門而入,生生打斷了我的思緒。


  “王凱,出院手續已經辦好了,現在咱們可以走了。


  ”楊麗華教授先是讓我換好衣物,便攙扶著我離開了病房。


  此時已經是深夜,浩瀚的蒼穹上點綴著閃爍耀眼的群星,好像是一雙雙眼睛,一眨一眨的。


  夜幕的降臨,倒是讓這座繁華的都市陷入一種靜謐氛圍當中。


  四周草坪上傳來蟬蟲鳴叫聲,底底切切,如絲如縷,不絕于耳。


  我深吸了一口摻雜著嫩草芬芳的涼爽空氣,精神頓時有些抖擻起來。


  可環視陌生的四周,內心頓生出一種舉目茫然的悲愴情緒。


  由于昨天說了不該說的話,我跟嫂子之間產生了隔閡,我突然覺得自己無法再面對嫂子!思忖良久,我嚅囁著嘴唇,低聲道:“教授,我想回學校。


  ”對于我回學校的提議,剛脫口而出便被楊麗華教授給矢口否決了。


  “你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學校寢室恐怕早就關門了。


  ”楊麗華教授美眸瞟了我一眼,含笑道:“這樣吧,先去我家怎么樣。


  正好你身體還需要調養,也方便我照顧你。


  ”去楊麗華教授家!這……這未免也太唐突了。


  更讓我不安的是,楊麗華教授竟然要照顧我。


  這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對楊麗華教授的聲譽影響很大!“嘿嘿,不用了。


  ”我汗涔涔的說道:“教授,我就不給你添麻煩了。


  要不然你先把我送到附近賓館,明天我自己打車回學校。


  ”我對楊麗華教授依舊保持著尊敬,雖然剛剛我和她還發生了不可描述的妙事。


  可我完完全全忽略了一個女人的心思,尤其是成熟女人的敏感心緒。


  對于像楊麗華教授這樣的事業女強人,表面看上去是巾幗不讓須眉,性格極為堅韌剛強。


  可無論她在事業上發展的如何風生水起,名滿天下。


  她終究還是個女人,需要一個男人讓她依靠。


  而且,只要這個男人出現,并且闖入她的心扉。


  那她就會全心全意的為這個男人付出,絕不會計較利弊得失。


  十分不巧的是,我現在就是闖入楊麗華教授心扉的第一人。


  “你不用在推脫了,馬上跟我回家,而且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離開我家。


  ”楊麗華教授擺出師長應有的威嚴,語氣也驟然間變得強硬,強硬的甚至我都不敢反駁了。


  “至于學校的事情,我會跟你們專業的導員說一聲,給你請幾天假期。


  ”楊麗華教授將我塞進白色奧迪車內,便驅車朝著她家的方向趕了回去。


  這一路無言,十幾分鐘的車程我沒有跟楊麗華教授說一句話。


  或許是我們各自懷著幽幽心事,亦或是我們對這種全新的關系有一種模棱兩可的陌生感。


  時間過得飛快,不多時奧迪車便停在了一棟豪華公寓樓下。


  對于大學教授能住上這種高級公寓樓,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相比于普普通通的大學教師,教授享受的好待遇太多。


  住房補貼,還有一系列的項目啟動資金,都掌握在教授手里。


  毫不夸張的說,每一位大學教授基本上都是中產階級,身價至少上千萬。


  當我瞪著眼睛來回巡視眼前這棟高級公寓樓時,楊麗華教授解開安全帶,杏眼迷離的含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覺得大學老師能住上這樣的樓房有些夸張!”“沒有啦!”我傻笑著撓了撓頭。


  楊麗華教授急匆匆打開車門,將我攙扶下來。


  可就在剛要推開房門時,楊麗華教授突然柳眉緊蹙,小心翼翼的叮囑我,“忘了告訴你,我女兒 楊蕾前不久剛從國外回來。


  那丫頭從小就在國外生活,有些任性嬌蠻。


  待會兒你要是看見她,千萬要小心說話的分寸。


  另外,她要是說了什么不中聽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


  ”楊麗華教授的女兒回來了!怎么不早說,要是知道她女兒在家,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來她家的。


  但現在就差臨門一腳了,我也沒有辦法在推辭,只得點頭應允著。


  “吱呀!”隨著一道冗長的門扉開啟聲響起,客廳內便傳來一陣賭氣抱怨聲。


  “ 老媽,你大晚上去干嗎了。


  害的我一直擔心你睡不著覺。


  ”話音剛落,只見一個穿著粉紅色卡通睡裙的女孩便映入眼簾。


  女孩年齡不大,似乎跟我相仿。


  一頭烏黑秀長的頭發猶如倒懸瀑布般散披著。


  圓潤略帶嬰兒肥的小臉完全是遺傳了楊麗華,再加上保養的很好,女孩的肌膚非常細膩白嫩,就好像是剛出生嬰兒一般嬌嫩。


  她應該就是楊蕾!“啊……”當楊蕾看到我時,水吟吟的鳳眸頓時瞪大,下意識地從沙發上跳了下來,兩只小手捧著抱枕,一臉警惕地看著我。


  “你是誰?快點給我出去,要不然我可就報警了。


  ”楊蕾溫潤的薄唇和嘴角還有薯片的殘渣,倒顯得有些率真可愛。


  見女兒大呼小叫,楊麗華教授急忙換好拖鞋,急匆匆的從玄關走了出來。


  “小蕾,他是我的學生王凱。


  ”楊麗華教授簡單解釋一句后,將沙發上凌亂的薯片包裝袋撿了起來,“都說過你多少次了,少吃這種膨化油炸食品,對身體不好。


  ”雖然楊麗華教授已經聲明我是她的學生,可這并沒有讓楊蕾放下戒心。


  楊蕾黛眉緊皺,圓臉緊繃著,“媽,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


  ”說著,楊蕾便將楊麗華教授生拉硬拽到了廚房,嘀嘀咕咕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我有些尷尬的站在客廳內,一時間也不知道是去是留。


  可當我在客廳內踱步時,竟然無意間聽到了楊蕾和楊麗華之間的對話。


  “媽,大晚上你竟然領了一個男人回家。


  怎么著,這個該不會是我以后的小爸吧。


  ”“對,他就是你的小爸,我的丈夫。


  ”楊麗華教授語調中含著笑音!小爸,丈夫!而且這個人選還是我。


  這個消息如同五雷轟頂一般,讓我大腦思維驀得陷入呆滯狀態。


  “這……是什么情況。


  ”我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讓我做楊麗華教授的丈夫,做跟我年齡相仿的楊蕾的父親。


  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且不說楊麗華教授年齡比我大了二十多歲,就算我心里能夠坦然接受這種老妻少夫,恐怕在其他人眼里也是鄙夷的。


  以后學校老師和同學該怎么看我,估計那些流言蜚語和涂抹都能把我給罵死淹死。


  而且我還會被扣上貪圖楊麗華教授地位錢財的帽子和標簽,這輩子注定是無法抬頭的。


  現在我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該相信那個老頭的話。


  如果不是他從中作梗,推波助瀾,我和楊麗華教授還保持著單純的師生關系呢!正在我細思極恐的聯想時,廚房的對話聲再次響徹起來。


  “啊!老媽,你該不會真是發燒了吧。


  就算你要給我找個后爸,最起碼也要找個年齡身份地位都合適的才行。


  反正我不管,你要是跟客廳那個小白臉結婚,到時候我就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


  ”“呵呵,傻丫頭,剛才我是在逗你呢。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他只是我的學生而已。


  ”“學生?就算是你的得意門生,也不用深夜十二點多領回來吧。


  哼!我也不是小孩,你少用這種話來哄騙我。


  ”“死丫頭,也不知道你腦袋里面想的都是什么。


  他今天原本是跟我去醫院實習的,可沒想到在醫院碰上一位大出血的病人。


  而且那位病人的血型還很罕見,正好王凱的血型般配,便抽了800毫升的血。


  這不剛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再加上學校寢室都關門了,我就把他帶了回來。


  ”“800毫升,我的乖乖,那個小白臉不要命了。


  好吧,照你這么說,他人還算是不錯。


  那就看在他救人一命的份上,我就不在追究這件事了。


  不過嘞,想要讓我對他客客氣氣的,老媽你是不是要賄賂賄賂我呀。


  ”廚房傳來楊蕾發出的狡黠嬉笑聲。


  “死丫頭,就知道敲你老媽的竹杠。


  這次打算要多少錢?五千夠嗎?”“就五千吧,唉,國內物價怎么比國外還高呀。


  最要命的是工資還低的離譜。


  國外最低時薪每小時十三美金,可到了國內,一個月累死累活才三四千塊。


  ”楊蕾發了一通牢騷后,便挽著楊麗華教授走了出來。


  為了避免讓她們看出我偷聽到了談話,我故意背對著她們,看著掛在墻壁上的油畫和照片。


  “王凱,你剛剛抽完血,身子骨還很虛弱,快點坐下來。


  正好晚上我也沒有吃飯,我現在就去做菜。


  ”楊麗華教授關切叮囑道。


  一提到吃飯,我肚子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陣咕嚕嚕的叫聲。


  可楊蕾的反應卻與我相反,性感薄唇嘟嘟著,毫不掩飾地笑說道:“老媽,你可省省吧。


  你老做出來的飯我這個親生閨女都不敢吃,更別說他了,咱們還是點外賣配送吧。


  ”說道這里,楊蕾那雙漣漣美眸忽而斜瞟了我一眼,含著冷嘲熱諷地說道:“喂,小白……不,小弟弟,你會做飯嗎?”小白臉!直到現在楊蕾還對我保持著本能的鄙夷和蔑視!雖然我也很無奈,但還是訕笑道:“我會一點,如果不麻煩的話,我可以簡單做幾道菜。


  ”楊麗華教授雖然不想讓我受累,奈何她那個寶貝留洋閨女將她攔下,并聲稱想要嘗嘗我的手藝。


  不得已,這頓飯結果還是輪到我的頭上!從冰箱里面翻出一些肉食和蔬菜,我在廚房便開始敲敲打打起來。


  忙碌了近乎一個小時,總算是將四菜一湯端上了飯桌。


  客廳空氣中縈繞著菜肴的香氣,足以挑起舌尖上的味蕾。


  雖說我對自己做菜的手藝頗有信心,但也不清楚究竟適不適合楊麗華母女兩人的口味,我內心始終是忐忑不安的。


  “這味道聞著的確很香,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楊蕾漫不經心地吃下一口宮保雞丁。


  驀得,楊蕾俏臉上流露出來的蔑視表情,轉瞬間一掃而空。


  她又嘗了其他三道菜,甚至那張櫻桃小口被塞得滿滿的。


  “唉我去,簡直比外面的餐館做出來的還好吃。


  ”楊蕾莞爾一笑,也來不及在對我進行夸贊,直接抄起筷子風卷殘云的吃了起來……享受了一頓美味佳肴,我主動起身收拾碗筷,這讓楊蕾對我更是刮目相看。


  “老媽,這個王凱看上去還真是不錯。


  我在國外認識的那些男人,基本上沒有幾個會做飯的,而且還如此好吃,簡直就是大快朵頤。


  ”楊蕾說話的聲音雖說不大,但在廚房的我還是能夠聽到的,而且她似乎也沒有絲毫避諱。


  看樣子還真如楊麗華教授所說的那樣,她這個女兒脾氣秉性還真是有一股留洋范。


  率真而不做作!“你要是看著不錯的話,要不然就跟他試試。


  反正我挺欣賞王凱這孩子的,任勞任怨,在醫學上也有天賦。


  如果能孜孜以求鉆研,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楊麗華教授評說道。


  “試試?”楊蕾還是用一貫的鄙夷口氣,“還是算了吧,我現在對感情沒啥興趣。


  倒是老媽你,也該找個人談戀愛了。


  現在這個王凱在我眼里還算是馬馬虎虎的及格了,如果老媽你不在乎的話,我也不會多說什么。


  反正老妻少夫老夫少妻在國外很流行,你閨女我可沒有那么封建守舊!”說道這里,楊蕾刻意壓低了聲音,揶揄偷笑道:“嘿嘿,老媽。


  要不然今天晚上就讓他睡在你的臥室吧。


  我呢,就裝作看不見聽不著,你覺得怎么樣。


  ”睡在臥室?噗!這句話隱約傳入我耳朵時,我嚇得差點沒有將手中的瓷碗摔在地上。


  “唉我去,楊麗華教授這個女兒也有點太開放了吧。


  還沒怎么著就慫恿老媽跟我睡在一起,這……這還真是少見!雖說楊蕾已經開始對我有一絲絲的好感,可當晚我并沒有和楊麗華教授睡在一個房間。


  這自然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1315827.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8387933.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9112572.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7048453.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450222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802222.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5540611.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3871571.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502192.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619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