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 日本


  幾個姐妹聚會時,聊起了一個話題:如果 嫁人以后的生活狀態還不如現在,那為什么要嫁人呢?是呀,如果兩個人不如一個人,何必嫁人!我們都在期待一種壓軸的愛情。


    記得剛參加工作時,碰到鄰居親戚朋友,總會關切地詢問我的終身大事。


  所有的人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我應該有男朋友了,每次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們,我還單身呢。


  常常他們的神色變得嚴肅起來,說 女孩子這個年紀,可得抓緊了。


  轉而又笑瞇瞇地說:要不要替你介紹啊?我哭笑不得。


    確認我真的沒有男朋友,親戚圈同事圈朋友圈開始熱心起來。


  他們會把那些不同種類的 男人從城市的各個角落里拉出來,其中不乏有潘安之貌的、有體面職業的、有富裕家境的、有良好教育背景的。


  我從不拒絕這些相親,無論是酷暑還是寒冬,無論是在大排擋或者星巴克還是在公園。


  可是無論怎樣,總沒有我期待的那一種壓軸的感覺。


    由于成功概率很小,親戚朋友們也大多灰了心,總是不解地問我到底要什么樣的,差不多就成了。


  我會羅列很多標準。


  他們會說,你那不是找對象是招聘。


  記得一個同事曾經勸 我說,別太挑了,女孩子過了二十五,每過一天,男人對她的興趣便少一點。


  二十七八仍未婚的,在他們眼里,根本就是滯銷品,再也別想賣出去。


  趁自己還有點資本,趕緊嫁人!我不以為然。


  我覺得不能委屈自己的感覺。


    一個閨中女友終于喜歡上了一男人,男人對她很好,是很好的那種, 給她買她喜歡的任何 東西,有人欺負她,他會把那人揍個半死,我們覺得有這樣一個男人的保護是件很愜意的事情。


  可后來,閨中女友還是選擇了離開。


    男人千方百計找到我,講完之后一臉茫然地問我,你說,我哪里做錯了?我這么愛她,她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靜地聽完,沒辦法給這個疑惑的男人一個滿意的答案。


  我們從咖啡店走出來,過馬路時男人瞅到一個空當便快步跑到對面向車流這邊的我招手說,快啊。


  我有些無奈地笑了。


    我問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牽女孩的手。


  他說,在公園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


  我說他過馬路時一定比女孩快。


  他 點頭說,你怎么知道?我說女孩在刷碗掃地的時候,他一定是悠閑地看著自己的報紙或者DVD。


  男人摸著頭說自己似乎 明白了


  我說,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一個陽光午后,我接到那個男人的電話。


  他很興奮地告訴我,說女孩又回到了他身邊。


  我問他是怎么做的。


  他說費了很大力氣才約到女孩散步,還專挑路口走,過馬路時站在女孩左邊,緊緊握住她的手。


  而且每天給她做飯洗衣服,收拾房間,早晨買早點給她。


  我笑了,說你現在明白了吧。


  男人嘿嘿地說,明白了,明白了,她跟著我,是需要我疼的。


    女人,就是女人,是需要一個人來疼的。


    終于,我也決定嫁了,在姐妹們的逼供下我終于招供:開始,盡管和他交往了一兩年,但從沒動過要嫁給他的念頭。


  我的嘴很刁,只吃一家的燒餅夾肉。


  于是,他每天早上坐兩站車買燒餅,再坐五站車來到我家。


  有天晚上下雨了,他送我到家門口,盡管他渾身透濕,還是把手機熒光燈打開,照著我從容地找到鑰匙、開門、進門,并堅持一定要看我進門,一層層地上樓,并且等我扭亮窗前的燈后方才離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晚再也沒能合眼。


  到天亮,就決定嫁給他了。


    誰是愛情的壓軸?不見得是條件最佳或人氣最旺的那一個,但他一定得是最能打動女人心的。


    她原來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


  她的 母親常逼著她去見不同的人,不斷地相親,讓她不勝其煩。


  她的朋友是個兩肋插刀的熱心人,就把我拉來替她擋駕。


  這樣我和她才相互認識。


    在雙休日的時候,她就把我領 回家,目的是向母親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勞煩她老人家整天擔心她嫁不出去。


  那天我在她的母親面前表現得極好,我衣著光鮮、談吐得體,一切都進行得挺順利的,只是在臨走之前,她的母親對我說:“我們家住得比較偏,小婷要常上早班和夜班,我怕她不(豁達大度)安全,你能不能抽空來接送她?”她是醫院的護士,上早晚班是常事,而她們家又住在城邊近郊,小街小路的,有一段地方還荒廢著沒有建房子,晚上也沒有路燈,黑漆漆的。


  我馬上點頭答應:“這以后就是我的責任了。


  ”  從她家出來,她滿是歉意地說:“真是對不起,又讓你攬了一件苦差。


  看來我要欠你越來越多了。


  ”我卻微微一笑,說沒什么。


  其實,我還求之不得呢,我早就已經對她有好感了。


    從那天起,我就成了她的專職司機,常用我那輛益豪摩托車載她上下班,有時是早上,有時是晚上,好在我是做家裝設計的,時間由自己來支配。


  我最喜歡早晨去接她了,因為那時可以看見最清鮮的她,一塵不染的像個天使。


  還有,我也喜歡通向她家的那條小路,兩旁種滿了花花草草,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騎車帶著她掠過開滿茉莉花梢枝蔓邊,有一股清透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是,茉莉花給我帶來馨香的同時,也給了我一份迷茫:她也會像我愛她一樣愛上我嗎?我幫她在她母親面前演戲,如果我要再進一步的話,就好像是幫過人家就要人家有所回報,太有點乘人之急的意味了,所以我根本就無法主動表白。


  而她似乎是一個靦腆矜持的女孩,也不會把愛說出口。


  難道我與她之間,永遠就只能是假戀人的緣分?  我向一個知心朋友傾訴我的苦惱,朋友試著幫我解迷:“你用摩托車帶她的時候,會不會感覺到背部暖暖的?”我不解:“這有什么關系?”朋友說:“有點說頭,如果你感覺到背后空空沒感覺的話,那就證明她離你的身子遠遠的,表示她要與你分清界線。


  如果你感覺到背部有暖意的話,嘻嘻,就有戲了,她把她的身子和臉往你背上肩上貼呢。


  ”  聽了朋友的這番話,我茅塞頓開。


  在一次我接她回家的晚上,我清楚地感到背上肩上暖暖的,那股子暖流,滲進體內,直達我的心間。


  在經過茉莉花叢的時候,我把車停了下來。


  她輕問:“怎么了?”我說:“你看,今晚的月色真不錯,我們到那邊的草地上坐一坐好嗎?”她微笑著點頭答應了。


  那一晚我們從假戀人變成了真愛人。


  后來她成了我的妻子。


    原來,愛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等著我回頭去發覺。


   這樣想著,她逐漸地放松了 身體


   老劉見蘇曉雯不那么緊張了,便又向前靠近了一些,輕聲 說道:“曉雯,劉 爺爺給你活血,如果你感覺有什么異樣,你別緊張,這是正常的……”“嗯,謝謝劉爺爺……”蘇曉雯回道。


  老劉看著蘇曉雯緊閉著的雙眼上那修長的睫毛,心里樂了,真是個有禮貌的好姑娘,得到了蘇曉雯的同意,他便開始肆意妄為。


  “嗯……啊……”蘇曉雯不自覺地就從口中發出了輕微的聲音,她似乎覺得這種聲音有些羞恥,急忙咬嘴了嘴唇,不敢再吱聲。


  可是胸口那酥酥麻麻還有些癢癢的感覺,讓她幾乎忍受不了了,甚至 這種感覺已經朝著全身擴散,最后匯聚在了一點,蘇曉雯不由得夾緊了腿,她覺得自己肯定有問題了。


  但是老劉不說話,她也不敢出聲,又過了一會兒,那種感覺好舒服,又好難受,蘇曉雯終于有些受不了了,忙抱住了老劉的頭:“劉爺爺,不,不行了,我感覺好難過,我是不是傷的很重?是不是得病了?”老劉心里一緊,懷疑自己的動作是不是太大,又嚇著這小丫頭了,忙問道:“曉雯,你哪里難受?告訴劉爺爺,有病可別瞞著……”蘇曉雯臉色羞紅,緩慢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雙腿之間……“可能是傷了,這個麻煩了,弄不好,可能會要命的……”老劉知道這小丫頭是動情了,卻并不聲張,反而一臉凝重地說道。


  果然,他這副模樣,讓蘇曉雯緊張起來,蘇曉雯從未體會過這種感覺,被老劉一唬,就六神無主了,急忙問道:“劉爺爺,那可怎么辦啊?”“你先別著急,讓劉爺爺看看再說……”老劉一本正經地說道。


  “怎、怎么看啊……”“你先把褲子脫掉……”老劉看著蘇曉雯扭捏的模樣,怕她害羞不肯脫,還補了一句,“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拖得久了,怕是就不好治了……”蘇曉雯不疑有他,只是羞的不行,想了想,一咬牙道:“好,劉爺爺,我脫……”說著,她扭扭捏捏地開始脫牛仔褲,脫到一半,老劉看到她竟然把內褲留了下來,忙道,“這個也要脫……”蘇曉雯咬了咬嘴唇,又把內褲一起脫了下來,隨后,就羞得捂住了自己的下身。


  老劉看著眼前這雙潔白如玉的玉腿,頓時覺得口干舌燥,這兩條腿修長圓潤,腿型堪稱完美。


  這會兒老劉才注意到這丫頭的腳很小,腳趾如同十個晶瑩透剔的貝殼俏皮可愛,因為羞澀的關系,蘇曉雯的雙腿并攏著,還用手擋著。


  即便如此,卻已讓他血脈膨脹,難以忍受,差點忍不住就撲上去,不過,老劉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急躁,于是便說道:“曉雯,你這樣捂著,劉爺爺怎么看病啊,你的手拿開……”蘇曉雯緩慢地把手拿開,又捂在了自己的臉上,但雙腿依舊并攏著。


  “曉雯,把腿分開,劉爺爺還是看不見……”老劉將手放在了蘇曉雯的膝蓋上,蘇曉雯猶豫了一下,緩緩地將雙腿分開……她覺得自己快羞死了,心怦怦直跳,想著此刻老劉正盯著她下面看,那種異樣的感覺愈發強(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烈了起來。


  手不由得就就解開了褲腰帶,蘇曉雯卻突然驚呼出聲:“劉爺爺,那、那是什么……”老劉一愣,卻見蘇曉雯正驚慌地指著他那根大家伙,隨即眼珠一轉道:“你其實早就病了,只是一直沒發作,這次摔傷,把病給引出來了,老爺爺正準備發功給你 治病……”蘇曉雯有些詫異,沒想到老劉還會功法,她和二叔一起洗過澡,自然也見過男人的那東西,但她二叔的那根東西,永遠都是小小的,從來沒有變這么大過,一時之間,竟然信了……不過,看著老劉那大家伙,她還是有些害怕,忍不住問道:“劉爺爺,你要怎么治?”老劉道:“怎么治和你說了,你也不太懂,你只要躺著別動就行……”老劉說著,就把自己那東西靠了上去。


  蘇曉雯只覺得身體更加的難受和奇怪了,她不由得發出了聲,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劉爺爺,我好難受……”“劉爺爺現在就給你治,一會兒就不難受了,還會很舒服,不過,剛開始的時候,會有些疼,你忍著點……”老劉說著,雙手抓住了蘇曉雯的腰……蘇曉雯喘息著,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無法形容,她覺得,自己肯定是病了,不然的話,怎么會這樣,他等待著老劉給她治病。


  她看著劉爺爺有些害怕,發功的時候,也不知道會有多疼,可是身體卻希望劉爺爺快些進來……就在這種矛盾的心態中,蘇曉雯又是嬌羞,又是期待,心思難明……他怕太用力嚇著了蘇曉雯,心跳頓時加快了幾分。


  老劉猶豫著,最后,覺得這樣耽擱下去,可能夜長夢多,萬一出了變故,豈不是后悔?于是,深吸了一口,就準備突破。


  就在這時,突然房門被敲響了。


  老劉被嚇了一跳,差點就軟了,扭頭一看, 蘇海已經推門走了進來,瞅了他一眼,順手就把他從床上拽了下來。


  老劉不知道蘇海怎么突然變卦了,竟然悄悄的溜回來盯著他,他深怕蘇海因為憤怒揍他一頓,嚇得急忙提起了褲子:“這、這個……”蘇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劉叔咱們出去說。


  ”說完,蘇海又對蘇曉雯說道,“今天劉爺爺累了,就到這里吧,回頭再給你治病……”“哦!”蘇曉雯的臉羞紅著,剛才“治病”時,還不覺得如何,此刻卻是臉紅的仿佛能擰出水來,忙揪了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老劉被蘇海攬著肩膀,跟著他一路來到外面,蘇海這才說道:“劉叔,我想過了,目前走到這一步差不多了。


  ”“啥、啥意思?不能睡了?”老劉問道。


  蘇海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意思,劉叔現在我的誠意你看到了,你也該拿出你的誠意來了……”蘇海拉著老劉坐下,未等老劉說話,就又說道:“咱們廠里張會計的媳婦你知道吧?”老劉點了點頭,張會計說起來,還和老劉沾點親,是他遠房的表侄,也沒啥血緣關系,早些年的大學生,在廠里混得不錯,深得許江的信任。


  他媳婦叫孫倩倩,也是這一帶有名的俊俏小娘們兒,二十五六歲,小臉大屁股,皮膚又細又白,和綢緞似得,可謂天生麗質,嫵媚動人。


  老劉不知道蘇海為什么突然提起她來。


  只聽蘇海道:“先睡了她,然后我侄女就是你的了……”“啥?”老劉瞪大了眼睛,這蘇海真是想到一出是一出啊,天下的女人難道都特么你說了算?說睡誰就睡誰?“那個、蘇老弟,張會計和你也有仇嗎?”老劉疑惑地問了一句。


  蘇海似乎預料到了老劉會有此一問,淡淡地說道:“沒仇,不過他是許江的狗,我看不慣他,咱不是要睡了方雨嗎?方雨比較難上手,先拿他媳婦練練手……”“咳咳……”老劉干咳了兩聲,在他看來,不管是方雨還是孫倩倩,都他媽挺難上手的,平日里兩個人如果能有一個給他睡,他做夢都能笑醒了。


  怎么話到了蘇海這里,就變得好像揮之即來一般。


  蘇海瞅了老劉一眼:“劉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可能隨便找個人就讓你去睡,這里面有些事你不知道……”老劉忙問道:“啥事,蘇老弟你說說……”蘇海道:“張會計前兩年不是出過車禍嗎?你聽說了嗎?”老劉點頭。


  “那他出車禍把下面那玩意兒砸廢了,你知道嗎?”蘇海又問。


  老劉很是詫異,這事他都不知道,蘇海是怎么知道的?蘇海看老劉的反應,就知道他并不知道這件事,于是又說道:“當時把他抬到醫院的人剛好有我,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我算一個,你想那孫倩倩年紀輕輕,就守了活寡,肯定有需要,上手是不是容易些?”“真有這事?”老劉瞪大了眼睛。


  蘇海道:“劉叔,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可是,即便這樣,也不是說睡就睡的啊,人家能看上我一個老頭子嗎?”老劉說道。


  蘇海笑了笑:“這你就不用管了,我早安排好了。


  ”“啥意思?”老劉一頭霧水。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2061801.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3527331.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9422621.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337906.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9332496.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4067972.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276796.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3751260.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1316381.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9875103.html